人氣都市言情 差一步苟到最後 線上看-1493 重見天日鑒賞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两台越野车护送保姆车出了小区,丁大寡妇一身恶俗的短裙和貂皮,将双脚架在对面的赵官仁腿上,看着他身边的蒋涵狐疑道:“怎么问起郑洋洋了,她不是老龙的堂妹吗?”
“对!郑洋洋比郑萍萍小几岁,但远房姐妹并不熟……”
蒋涵点头道:“当年她跟你们一块进的山,五个陪玩的姑娘之一,在出事前才被王光辉送走,王光辉就是我的男朋友,去年她被人从酒店楼上抛尸,凶手还想栽赃金哥!”
海棠閒妻 海棠春睡早
“什么?酒店坠楼的是郑洋洋吗……”
丁寡妇猛地收腿坐了起来,震惊道:“我忘记当年的女孩是谁了,事发之后我也没再见过她,但郑洋洋在为老龙做事,我没想到她就是第五个女孩,况且老龙也没说他堂妹死了呀!”
“这件事很离奇,为什么要灭她的口,她当年醉的跟死猪一样……”
赵官仁沉声说道:“胡芯蕊跟孙玉麟亲热的照片泄露了,郑洋洋想勒索她几百万,可胡芯蕊根本不知道她认识孙玉麟,派人给她下药偷回照片,最后又出现了一路杀手,杀了她栽赃给我!”
“我知道怎么回事了,胡芯蕊的照片是偷拍的吧,郑洋洋知道她不敢声张才勒索她……”
丁寡妇说道:“老龙为了让你再离婚,故意让郑洋洋去勾引你,但郑洋洋说她没成功,正好胡芯蕊的老公要坏事,老龙就让她去偷黑账,还进了胡芯蕊的美容院当会计,就是去年的事!”
“我擦!那娘们是个无间道啊……”
赵官仁猛地拍腿说道:“郑洋洋成功了,拍了我跟她车震的视频,但老龙肯定没我给的多,所以她才一直隐瞒不报,不过她既然是老龙的堂妹,老龙当年怎么会不清楚疯牛案呢?”
“孙玉麟当时年轻胆又小,怕解释不清就给了她封口费……”
丁寡妇说道:“不过几年之后她还是告诉了郑维龙,郑维龙这才知道他家的牛被冤枉了,于是他跑去找孙玉麟对质,孙玉麟就开始带着他发家致富,他自然也就闭上了嘴!”
“唉~真是巧儿妈妈哭巧——巧死了……”
赵官仁郁闷道:“搞半天当年的事主都在我身边,怪不得这些破事总围着我打转,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一点,灭口的事孙玉麟也参与了,否则郑洋洋不清楚枪杀案,她不会第一个死!”
“他们是穿一条裤子的,要干肯定一起干……”
丁寡妇靠回去说道:“我帮你打听了一下,孙玉麟后天回国过年,估计他认为屁股擦干净了,所以今天这事不能露,露了他就不敢回来了,搞不好吴承光也会跑路!”
“吱~”
保姆车忽然靠边停了下来,张队长拉开车门钻了进来,还带着一位经过考验的老部下,赵官仁就让两个女的坐对面,他们三个男的坐一排,然后互相介绍了一下。
“哦!这就是陈法礼的夫人啊,幸会幸会……”
张队很热情的跟丁寡妇握了握手,可跟蒋涵握手就有些敷衍了,坐回去之后又跟丁寡妇闲聊了几句,最后才转头说道:“金总!你把两位大美女带着,是不是又有新发现啊?”
佐枝子的教室
Bitter Sweet
赵官仁递了两根烟给他们,笑道:“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你们警方呢?”
“唉~杀手太专业了,绝对是个老手中的老手……”
张队点上烟郁闷道:“队里干了一个通宵也没有眉目,许宁都累趴下了,而且水库女尸经过急冻,无法准确判断死亡时间,反正水库不是第一现场,怕是又在顾布迷阵!”
夢間集天鵝座
“急冻?这得有冷库或者大冰柜才行了……”
赵官仁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可张队明显心不在焉,东扯西拉一会之后就来到了乡下,三台车一路奔着山里去了。
“吔?”
赵官仁忽然惊疑道:“一直走就是永陵村水库了吧,怎么跑这里来了,不应该去姑姥山附近吗?”
“不是!你对这里不熟吧……”
蒋涵解释道:“从姑姥山去县城,永陵村的公路是必经之路,去城里才要走另外一条路,我说的地方就在这附近,当年的出事地点距离水库也不远,真的是巧到一块去了!”
“当年?你们在查疯牛案吗……”
张队长略带吃惊的坐了起来,赵官仁笑着说了句稍安勿躁,没多久前方就没有路了,车停在了一片连绵的小山脚下,蒋涵拉开车门带头下车,还调出手机的卫星地图查看。
“这地方有什么标志性建筑吗,你能不能找到啊……”
赵官仁狐疑的跳下了车,六名保镖也拎着铁锹下来了,谁知丁寡妇突然在车里惊呼了一声,跟着娇嗔道:“警察哥哥,你好坏呀,这可是光天化日,到底是不是警察呀你?”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扶你一下……”
张队长面红耳赤的松开了手,原来丁寡妇不小心绊了一下,他一把扶到了人家的胸口,张队的部下也是一脸的尴尬。
“坏死了你!”
丁寡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张队就像个小男生似的傻笑,而丁寡妇跳下车走到了赵官仁身边,低声说道:“那个坏警察想弄我,偷瞄老娘一路了,他到底靠不靠谱呀?”
“不能吧?”
赵官仁满脸怪异的看了看她,正好蒋涵已经找到了方向,领着保镖们走上了一条小土路,丁寡妇也撇撇嘴跟了上去。
“老张!寡妇你也有兴趣啊,要不要我帮你撮合啊……”
赵官仁一脸狭促的看着张队长,张队长满脸通红的说道:“寡妇怎么啦,你不能搞封建歧视啊,人家可是受害者家属,再说人家是个富婆,哪……哪能瞧上咱们这些干刑警的呀!”
“不是!你真考虑这事啊,你不是结婚有儿女了吗……”
赵官仁惊讶万分的昂起了头,张队长翻了他一个白眼就走了,还是他部下掩嘴笑道:“张队也是丧偶,单身好几年啦,他对寡妇特有同情心,而且就喜欢丰满开朗的!”
“哈~有意思!这事还真能撮合撮合……”
赵官仁笑呵呵的追了上去,故意把张队单身的事说了出来,正好泥巴小路不太好走,在他有意的引导下,张队长一路体贴的搀着丁寡妇,弄的丁寡妇反而不好意思了。
“我靠!那不是永陵村水库吗,距离这么近啊……”
赵官仁爬上小山头朝远处眺望,波光粼粼的水库就在几百米外,不过蒋涵却指向了另一边,山下有一段残缺不全的红砖高架桥,跟拱桥似的一个大洞连着一个大洞。
“这是什么东西,山里怎么会有高架桥,还这么窄……”
赵官仁纳闷的往山下走去,张队长牵着丁寡妇说道:“你连高架引水渠都不知道吗,这是上个世纪的水利工程,引水灌溉农田用的,你们一定是来找死者遗物的吧,这东西已经废弃二十多年了!”
“连环杀人灭口案,十三条人命,查出来你就是局长啦……”
赵官仁笑着拍了拍他的胳膊,两名警察吃惊的对视了一眼,赶忙掏出执法记录仪挂在胸口,没多久一行人就来到了山下,结果发现绕了一个大远路,上百米外就有一条柏油小路。
“应该就是这里,石头挖开……”
蒋涵指向了一座倒塌的红砖房,砖房紧挨着一截破烂的桥墩,应该是当年的水泵房,看样子还深入了地下一段,六名保镖有两个散开放哨,剩下四个拿起工具上去开挖。
“上去帮忙呀,总牵着人家干什么……”
丁寡妇傲娇的把手抽了回来,还噘嘴翻了张队长一眼,张队长傻呵呵的脱去外套上去帮忙,真的是阶级层面的歧视,丁寡妇昨晚急的像条狗,恨不得脱了衣服倒贴赵官仁。
“人家对你有兴趣,还是个副支队长,给个机会呗……”
赵官仁点了根烟靠过去,丁寡妇在他屁股上拧了一下,低声的骂道:“你个王八蛋,自己玩不动了还给老娘拉红线,不过……他长的倒是挺威猛,当警察的也挺有安全感!”
“废话!人家有枪,有他保护你,谁还敢灭你的口啊……”
赵官仁在她腰里戳了一下,丁寡妇娇羞的咬了咬嘴唇,拿起一瓶矿泉水上去递给张队,张队顿时激动的连连致谢,甩开膀子卖大力气搬砖,只怕丁寡妇不知道他有多强壮。
“是不是挖错了,什么都没有啊……”
张队长气喘吁吁的直起了腰,他半个人都已经在地坑里了,泵房中的碎砖都清出了一半,但已经见到了底部,只有受潮长草的红砖和水泥,根本就没有什么尸骨。
“不可能啊!这里就这一座倒塌的水泵房,不会让人运走了吧……”
蒋涵困惑的举目四望,可赵官仁却脱掉大衣跳了下去,拿过一把铁锹又铲了几锹碎砖,忽然一条水泥管道出现了,里面也塞满了泥土和碎砖,几人立即合力挖掘。
“这么深?应该找到正主了……”
张队长皱眉蹲在了管道前,水泥管只有半米多宽,可挖了将近一米深还有不少碎头,这显然有点不太正常,等他又一锹铲过去之后,忽然带出来一截牙黄色的东西。
“啊!骨头,有骨头……”
误惹霸道总裁 小说
蒋涵惊恐又惊喜的喊了起来,她是生怕两套房子落了空,而赵官仁把骨头扒拉出来一看,顿时兴奋道:“小臂尺骨!人类的,小心点继续挖,不要把遗物给破坏了!”
“好家伙!我看到骷髅头了,赶紧叫技术队的人来……”
张队长趴在管道前用执法仪照亮,可赵官仁却说道:“暂时别叫,这案子跟孙玉麟他们有关,一旦走漏了风声,他肯定不会回国了,还有吴承光搞不好也会潜逃出国!”
“好!咱们先扒出来看看再说……”
张队长等人轮番清理管中碎石,三台车也绕到了附近来,保镖取来了大功率的手电筒,等漆黑的管道被猛然照亮之后,一具较为完整的尸骨出现了,衣服早已经成了烂布条。
“不对啊!怎么是个女的,长头发……”
“女的?明明撞了个小伙子啊……”
蒋涵疑惑的蹲到了坑边,张队又扒拉出一个破旧的女式皮包,谁知道刚拿起来包底就漏了,掉出来一个钱包和几样化妆品,还有一张老式的驾驶证,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字——金永岩!
“我靠!这女的到底是谁……”
赵官仁难以置信的把驾驶证给抄了起来,可上面的照片不是年轻时的金永岩还有谁,但丁寡妇又突然惊呼道:“郑萍萍!那个进口的钱包是孙玉麟送给郑萍萍的,我记的非常清楚!”
“卧槽!不带这么坑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