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起點-第2486章 無賴分享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剑卒过河
贾大夫很快就被找了来,一番操作下,男人后菊的菊刺被顺利拔出,再周身检查,发现起码在四肢骨骼上没有问题。但内腑中事就谁也说不清楚,哪怕是大夫也不能保证什么。
男人就摸着腰,“这里疼……”
又揉揉肚子,“好像这里也乱了,纠结一团,别说走路,就是下咽东西都很困难……”
几个女人实在是无奈,就把贾大夫拉到一边,仔细询问,老郎中一摊手,
“老夫又没有透视眼,如何能看透一个人的身体五脏内腑?不过我看这棚顶大洞,还有地面狼籍,想来当时的冲击力是非常猛烈的,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有不受伤的!”
看了一眼几个女人,作为邻居,他也很清楚这些女人到底在担心什么,叹了口气,
“从医理上来说,如此静卧观察三日,内腑有没有问题就基本定论;十日之后没有咳血便血,那就证明过去了这一关,以后再有什么问题也和这次撞击无干。
我会留下几副草药,都是调理内脏的好方,按时服药,应无大碍!”
他说得还是有些保留,作为行医数十年的老郎中,有没问题他只需一摸一切一号,大概也就明明白白,蒙骗不了他!
但他却不能下此保证,这是所有医生的通病,总要給自己留点余地,话不可落实;最重要的是,关于这个小女子的事早已在马蹄镇传得沸沸扬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其实在他心里和女人们一样,也是怀疑有人故意使的计策,只为逼迫这个女子罢了。
所以他就不能做出判断,就证明此人彻底无事,结果坏了那些有背景的大人物的好事!对这些人,他一样无能为力,招惹不起。
但他也留下了自己的善意,比如就暗暗点出,现在赶人可能会招来麻烦,但十日后赶就光明正大,如果心情迫切,你怎么也要看管他三日才好!
莫名其妙的砸了人家的房子,还要让人家救助治疗,收留将养,这说出来有点不可思议,好像黑白对错完全颠倒了?
但在这个真实的世界中,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仅仅因为背后的那些不怀好意者,普通老百姓就只能忍气吞声。
相送老郎中离开,三个女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因为现场就多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大麻烦,还是个事事儿的老爷!
“嗯,后面轻松多了!人都说心中一根刺,神思无所制;在我看来,心中刺就不如这背刺,更加的让人心神不宁,时时刻刻!
喂,水也喝过了,休息也休息过了,什么时候开饭啊?”
正妻谋略
虎妞心中不爽,就要张嘴发难,却被小凡止住,
“这位老爷,姓字名谁?家居何处?身体既然有恙,小女子这里条件简陋,十分的不便,不如就通知了家人,先回家将养将养?
您放心,我等绝不是推卸责任,您伤于此,在伤势尽复之前我们都会承担相应的责任,只不过您也损坏了花坊之物,这里面的方方面面,我们是不是还要稍微协商一下?”
男人就有些不讲理!
“没家!没家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一人蹬腿全家撂倒!
本物天下霸唱 小说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损失的多少我自然照价赔偿,药水食物都包括在内;误入花坊错不在你们而在我,这个我当然知道。
但老子我现在无处可去,腹内怕还有些糟糕,就想先在你这花坊打个地铺将养几日,没问题吧?”
男人摆出一副赶我出去老子就死在你家花坊门前的架式,这是最让小凡头疼的!
最好的结果,就是把这家伙送回家,一切就有了圈转的余地,哪怕不要他的赔偿,白白給他治疗,早早送走这可能給花坊带来灾难的瘟神,她也愿意。
破财免灾,就是普通老百姓最朴素的想法!
所以这人一不肯走,其实就是对花坊最大的威胁!
光 之子 遊戲
谁没家人?谁又没家?这么说的意思就是摆明了要在这里赖下去,然后通过伤情的反复来把她们拖入官司中,接下来就会有幕后人物出场,露出真正的獠牙。
独自支撑数年后,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其实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女人一生中最好的时期没有多长时间,是有保质期保鲜期的,几个人为争她也不会等多久,能争个几年已经很出乎她的意料了,所以这一切来得很突然,但也在意料之中!
就显得很平静,倒要看看这家伙到底是四方势力中哪一方派来的!
愿意睡在花房内?那就睡吧!可惜她们这里没有猪圏!到了这时,她几乎已经可以完全确定这个陌生男人的用意所在,在他的来历不明,目的不清,胡搅蛮缠,死皮赖脸……
唯一奇怪的就是,以这样的方式来侵入她家花坊,就不怕真的把自己摔成半身不遂么?
像这样的亡命之徒,到处都是,就为了一点好处,甘为豪门的打手走狗,吃的就是这碗泼皮无赖的饭,也不奇怪。
恢复了平静,该来的总会来,于是淡淡道:
“小凡花坊都是女眷,所以上房偏房几间就不合适招待客人,官人既然执意留在花房养伤,我也不为已甚,晚间自会照料被褥过来,三餐饮食也不会少了官人半顿。
人在做,天在看!锦绣虽然没有神明执掌,却有阴司渡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还望官人好自为之!”
那男人毫不在乎,“阴曹地府?老子就是他们的祖宗!还敢管辖于我?信不信我叫几个阎罗王过来給老子端茶送水,洗脚搓背?”
几个女人都直摇头,这人要么是被摔傻了,要么就是街上的无赖,浑没个忌惮。
无知者无畏,总有他得报应的那一日!
几个女人都离开了花房,谁也不愿意和一条疯狗待在一起!
官路淘宝
牛嫂自去打整吃食,虎妞少见的前去帮手,就只剩下小凡一个在那里无法自处。
花房的活计是耽误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明日等待她们的会是什么?
是蜂拥而至的商贾打手?还是如狼似虎的官差?或者趾高气扬的大族跟班?还是一群附庸风雅的酸臭文人?
她不知道!生活在她眼里已经失去了色彩,哪怕她就处身在五彩缤纷的花团锦簇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