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差一步苟到最後 愛下-1519 有證之罪看書

差一步苟到最後
小說推薦差一步苟到最後差一步苟到最后
“吱~”
赵官仁猛然打开脏兮兮的防盗门,强光手电瞬间射了进去,入眼就是一具悬吊的女尸,穿着一件纯白的婚纱,挂在客厅的老式吊扇上,半吐着舌头,死鱼眼直勾勾的望着天花板。
“咔~”
赵官仁用手电打开了客厅灯,两室一厅的房子一目了然,不过女尸死了应该没两天,臭味来自她体内渗出的油脂和污秽,于是赵官仁又掏出手机,拍摄了几张照片。
“你们上来看看,认识这女的吗……”
赵官仁将特意准备的手套和鞋套给穿戴起来,三个女人全都缩在二楼的转角处,闻言忐忑不安的走了上来,可一到门口就吓的摔倒两个,钟瑶更是猛地闭眼抱住了他。
“妈呀!吴倩,怎么是吴倩啊……”
高律师惊恐的爬到赵官仁身后,钟瑶把脸贴在赵官仁的背上,颤声道:“吴倩就是孙玉麟的女同学,做了他十多年的情人了,比你前妻还要早,但一直生不出孩子,所以没、没什么地位!”
“好可怕!麟哥前几天还跟她视频过……”
长腿车模蹲在地上快吓尿了,赵官仁独自走进去看了看,卧室和书房都收拾的整整齐齐,大概是有人来定期打扫,家具和地面都是一尘不染,但大床上明显被人睡过。
“殉情吗?”
赵官仁疑惑的走进了卧室,将衣柜和床头柜全都打开,可除了些旧衣服和旧被褥之外,包括床下也没什么异常,这种老式房子也不可能有密室,于是他又扭头走进了书房。
“钟瑶!这房子平常谁在打扫,她有钥匙吗……”
赵官仁同样没在书房发现什么,只好走出来观察上吊女尸,女尸保养的非常不错,看着就像三十出头一样,但姿色也就是中等偏上,不过发黄的婚纱显然准备很多年了。
“我不知道,我跟她关系不好,这里我好多年没来了……”
钟瑶躲在门外喊了一声,但小车模却说道:“就是她在打扫,回国前麟哥跟她视频,让她过来把老房子扫一扫,还说要吃她做的菜,她当时非常高兴,还说要包饺子!”
“饺子?”
赵官仁走进厨房打开了冰箱,可冰箱压根就没通电,厨房里也没有一片菜叶子,于是他又走到客厅的沙发边,打开女尸的皮包看了看,手机以及财物全都在其中。
“嗯!还有电……”
赵官仁拿着手机走到尸体边,用尸体的大拇指解开了手机,上面有几十个未接电话,署名大多是妹妹,最后联系的也都是家里人,相册里也大多是跟孙玉麟的合照或自拍。
“金哥!谋杀还是自杀呀,要不要报警啊……”
钟瑶怯生生的露出了半张脸,赵官仁掀起女尸的裙摆看了看,一股恶臭顿时扑面而来,人死后肌肉就会松弛,肚子里的东西都会流出来,但他就跟变态一样仔细观察。
赵官仁又拉了拉女尸的衣领,走到大门外点了一根香烟,问道:“这婚纱是她自己的吗,看上去不太合身啊?”
“不是的!”
钟瑶摇头说道:“麟哥从没说过婚纱是谁的,问多了他还会不高兴,现在想来的话,应该是郑萍萍留下的吧!”
赵官仁又问道:“孙玉麟对你们的内衣有讲究吗?”
“不算讲究,但有喜好……”
高律师插嘴说道:“麟哥不喜欢花里胡哨的款式,可以性感但不能低级,而且他偏好白色,黑色其次,尤其不能出现红色,黑丝也绝对不能穿,所以我们只有黑白两色,大部分都是白的!”
“你们觉得吴倩会用安全套吗……”
赵官仁朝她们吐了口烟气,但小车模却惊讶道:“怎么可能,吴倩一直都怀不上孩子,还用那东西干吗,她都恨不得去做试管婴儿了!”
“吴倩是让人谋杀的,大概率给孙玉麟戴了绿帽子……”
赵官仁顿时惊呆了女人们,还淡然道:“她死在了孙玉麟回国之前,包里装了一盒安全套,内衣是很风骚的情趣豹纹,但孙玉麟的品味一向不低,他女人穿这么低俗我才奇怪!”
“不会吧?”
钟瑶惊骇欲绝的说道:“吴倩跟了麟哥十几年了,怎么会突然出轨内,难不成奸夫就是凶手吗?”
“奸夫未必是凶手,但她绝对有奸夫……”
赵官仁摇头道:“安全套一盒三个,用的只剩下了一个,床上还有做那事的痕迹,而且吴倩手机里有几张那种自拍照,全都是前几天拍摄的,钟瑶!你会给孙玉麟发大特写吗?”
“不会!麟哥最反感女人不守妇道……”
钟瑶咬了咬唇又说道:“看来吴倩是耐不住寂寞出轨了,而且我们不经常在北江,她出轨了也没人知道,但她一个不孕的女人,为什么要用安全套呢,不会是找了鸭子吧?”
“如果你们的孩子都是孙玉麟亲生的,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性,对方也非常风流,她怕得病……”
赵官仁说完便拍了拍隔壁的大门,他们聊到现在也没邻居出来询问,情况实在不太正常,可他一摸防盗门的把手,竟然摸了一手的灰,他纳闷道:“这隔壁也没人住吗?”
“不知道!以前好像是他同事家……”
三个女人茫然的摇了摇头,他只好带着女人们往楼下走去,跟着拨了个电话给张队长,交谈了几句才挂上电话,然后拿过钟瑶复刻的钥匙串,让三个女人去车上等着。
“应该就在这里,不会出错啊……”
赵官仁狐疑的翻看钥匙串,上面足有三十多把钥匙,于是他挑出三把老式的十字钥匙,走回三楼的隔壁邻居家,挨个把钥匙插进去尝试,结果第二把就突然拧开了防盗门。
“哈~孙玉麟!你个鸡贼……”
赵官仁得意的打开了防盗门,用强光手电左右照射了一下,地上有一层厚厚的浮灰,不过弯下腰斜着去看的话,灰尘中有一排浅浅的脚印,应该是挺久之前留下的。
“唰~”
赵官仁抖开甩棍走了进去,一直顺着脚印来到了次卧,卧室的老旧家具都还在,但脚印却停在了一组衣柜旁,等他用力搬开衣柜之后,顿时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壁橱,而且装了电子密码门。
“773869!”
赵官仁记下了之前保险柜的密码,等他在键盘上输入密码之后,一米多高的小铁门立马弹开了,露出一间半人多深,分成上中下三层的铁柜壁橱来,让他的双眼猛然一亮。
“嘿嘿~鸡贼玩意,我就知道你会留一手……”
赵官仁得意的上下打量,底部是两只高档行李箱,打开后竟然全是金条,少说也有上百斤的重量,而中间是好几百万的美元和欧元,全用保鲜膜四四方方的包裹着。
最上层是一只黑色的皮箱,等他小心的打开一看,里面竟然全都是各种合同和账本,甚至还有几个公章在里面,他随手抽出来几份合同,第一份就是豆腐渣工程案。
“我去!这么多黑账,你到底干了多少缺德事啊……”
赵官仁又翻了翻其它东西,不仅能让孙玉麟牢底坐穿,连带吴承光他们都得一块倒霉,甚至让他们的靠山一块下马,估计这些钱就是他的跑路金,连他的女人都不知道。
“卢六海!”
暗魔师 小说
赵官仁忽然眉头一挑,在账本中发现了一个关键名称,居然是卢明佳的土豪父亲,但并没有涉及到豆腐渣工程案,而是一项旧城改造工程,不过能放在这里的东西肯定是罪证。
“折腾了这么久,终于看到点正道的光啦……”
赵官仁发现箱子里还有块移动硬盘,他把硬盘揣进外套口袋里,拎上文件箱关上了铁门,将密码修改了之后才把柜子复原,最后脱掉大衣盖住箱子,不动声色的走出去关上防盗门。
“金哥!找到东西了吗……”
钟瑶独自站在一楼的楼洞内,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手里的大衣,赵官仁牵着她上了一台空的越野车,关上车门才把箱子打开让她看,钟瑶急忙翻了翻文件以及黑账。
“没有债券或房产啊……”
钟瑶满脸失望的看着他,赵官仁把钥匙串扔给她,不屑道:“你觉得我会在乎你那三瓜两枣吗,要不你自己再上去翻翻,箱子就放在厕所的吊顶上,再说你的遗产已经够花了吧?”
“我十七岁就跟了他,整整十二年了,如果用钱可以换他复活,我愿意倾家荡产,但这种事不存在啊……”
钟瑶沮丧道:“我根本没有继承权的呀,婆婆把钱都抓在她手里,要留给她的孙子们,我最多分到几百万和几套房而已,我还得去替她当恶人,大家都以为是我想独吞遗产,我里外不是人!”
“可惜啦!你这么年轻漂亮,一辈子都要耗在孙家喽……”
赵官仁打开车门就要下去,谁知钟瑶一把拽住了他,噘嘴说道:“思思之前勾引你了吧,我看见她摸你腿了,你们男人就喜欢年轻的,一点良心都没有,人家冒着生命危险在帮你呢!”
“你这段位的小娘们,几百万根本不动心,再说我也结婚了,总不能把你娶回家吧……”
赵官仁没好气的关上了车门,钟瑶迫不及待的说道:“我听人说你用三倍的价钱,收了丁梅她们的虚拟币,要不你也收了我的呗,玉麟的都在我这,你就帮帮我吧!”
“哈~”
赵官仁蔑笑道:“你的胃口果然不小啊,这可是上亿的买卖啊!”
“哥!我是个良家妇女,不是想把自己买了,遗产也够我生活了……”
钟瑶羞涩的说道:“我就是觉得跟着你特有安全感,名分什么的我都可以不要,只要你对我好,我愿意没名没分的跟你一辈子,我绝不会让你吃亏的,我给你生儿子还不行嘛!”
“那让我亲一下先,看看你到底香不香……”
赵官仁坏笑了起来,钟瑶果然没有多少经验,呼吸急促的闭上了双眼,但赵官仁只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哈哈大笑着跳下了车,而两台警车也驶了过来,猛然停在了车边。
“还让不让人活了,怎么又谋杀啊……”
张队长满腹牢骚的下了车,赵官仁直接递上女死者的手机,指着微信界面说道:“你去把这个人带过来吧,他百分百是死者的奸夫,如果他没死的话,一定知道些什么!”
“你确定?聊天看起来很正常啊……”
“所以说嘛,你只适合干交警……”
“我呸~我去还不行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