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萬古神帝 起點-第三千五百一十章 生死兩重棺讀書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麒麟拳套发出震世啸声,无数雷电跟随拳劲一起飞出,与涌来的冥河对碰。
冥河被雷电拳劲分开,从张若尘左右两侧涌出去。
僵持大概一个呼吸后,张若尘后退了一步,随即,背后太阳“幻灭星海”显化出来,就像一片无边无际的星空,为他提供源源不断的神气和规则神纹。
又三个呼吸过去,亥子囚双臂一合,冥河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难以置信的,看向站在下方的张若尘,道:“大尊的绝学,不动明王拳?”
张若尘散去一身神力,道:“没错,但可惜尚未学到半成火候。”
在过去神宫修炼的这段时间,实际上,张若尘的不动明王拳有着极大突破,已经第十九重拳意大成。
亥子囚道:“今日本座算是见识到了当世第一人杰的风采,你这一身战力,足以与各族的巨头平起平坐了!”
白尊哪里想到,短短一千多年过去,张若尘就达到能够与第二战神交手的地步,且只是稍落下风。
虽只是试探性的交手,第二战神远远没有拿出真正实力,但张若尘又何尝没有别的底牌?
血叶梧桐察觉到动静,赶了回来,道:“张若尘,你怎么又在惹事?就不能消停一些?我还以为绯玛王和阊郃打过来了!”
“……”张若尘道。
亥子囚和白尊看见血叶梧桐,立即陷入沉思。
亥子囚问道:“凤天可在此处?”
血叶梧桐对亥子囚二人也没有什么好脸色,道:“张若尘如今是凤天的人,你们冥族动他,这是丝毫没将凤天放在眼里?”
亥子囚淡然应对,道:“本座一贯敬重凤天,这里面有误会。凤天在何处?本座有重要的事,与她商议。”
“轰!”
有毒
空间震荡,大地摇晃。
张若尘脸色一变,立即向三途河这条支流的上游望去。
只见,千万里之外,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向这边蔓延过来。而且越来越快!
黑色风暴盖压天地,所过之处,河道崩裂,大地化为齑粉,空间支离破碎,天地规则都随之断开。
“走,赶紧离开!”
张若尘率先冲了出去。
血叶梧桐不敢多言,紧紧跟在张若尘身后。
“好浓烈的鬼气!”
亥子囚和白尊自然察觉到了那股强劲的神力波动,但他们反应慢了许多,黑色的鬼气风暴来得迅疾,顷刻间就跨越千万里之地。
“你先走,我助凤天一臂之力。”
亥子囚在那片鬼气风暴中,感应到了凤天的气息。
凤天像是在追击什么东西。
亥子囚双臂抬起,百万里冥河,恒星般巨大的冥城,顶天立地的冥祖光影,一望无边的冥国……各种冥法景象在天地间衍化,阻断黑色鬼气风暴的去路。
拳皇97
“战!”
亥子囚长啸一声,不退反进,与鬼气风暴对撞在一起。
那些浩浩荡荡的冥法景象,仅阻挡了鬼气风暴半个呼吸的时间,就被吞没,消失得无影无踪。
逃到远处的张若尘,问道:“他一直这么勇猛吗?敢参与进凤天他们那种层次的交锋?”
白尊听到这话,只觉刺耳,道:“自囚战神至少敢于一战,心念坚定,不像某人,明明实力强大,却只知道逃。刚才,我们若是联手,必可将其挡下。”
“你知道那片鬼气风暴中是谁吗?”张若尘道。
白尊道:“是任何人,都不是你恐惧的理由。”
张若尘见鬼气风暴没有向这边追来,于是停下,双手箕张,一面真理光镜悬浮在了前方。
光镜上,黑色鬼气弥漫。
渐渐的,鬼气被一层层揭开,一具形状奇特的棺椁显现出来。
棺椁,不是方形,而是圆柱形,首尾都有一颗骷髅头,无数锁链缠绕在上面。亥子囚此刻就被锁链绑住,无法挣脱,神躯在不断碎裂,像是要被拉扯进棺中。
“嘭!”
真理光镜爆碎,如有一击重拳击在张若尘胸口,五脏剧痛。
“好霸道,连看都不能看。”张若尘道。
白尊并非没有见识之人,惊道:“是传说中黄泉大帝的生死两重棺?”
“现在知道了吧?若对手是那些没有达到不灭无量的诸天,我们都可联手一试,阻其离开。但,那是黄泉大帝,棺中是始祖尸!黄泉大帝有可能已经活出第二世!”张若尘道。
死居
血叶梧桐难得赞同张若尘一次,道:“张若尘说得有道理!我这就传讯,通知虚天。白尊,你也传讯,通知龏天。”
张若尘望向凤天气息消失的方向,心中感叹,果然自己遇到的女子一个比一个胆子大,连始祖都敢追杀。以前觉得,修辰稳居第一,现在看来也不是那么稳了。
突然,张若尘察觉到了什么,立即将身上的始祖神行衣脱下。
始祖神行衣飞到三人上空旋转起来,形成一片独立空间,所有气息,全部被掩盖。
“唰!”
一片魔云,从黄泉禁域所在的方向冲出,飞向星空中。
后方,一片鬼云紧追上去。
血叶梧桐眉头紧皱,道:“这是什么情况,前面那道气息,是至上柱盖灭吗?追在后面的那位,应该是周乞鬼帝。他们怎么会在黄泉禁域?”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
张若尘道:“赶紧去追,盖灭是凤天的,可别让他逃了。”
血叶梧桐点了点头,道:“我们先跟上去,等凤天镇压了黄泉大帝的生死两重棺,再传讯给她。”
“不是我们,是你!”张若尘道。
血叶梧桐道:“张若尘,你就这么胆小怕事吗?只是跟上去,只要距离足够远,就算被他们发现,我们也能脱身逃走。你不是最擅长逃命?”
张若尘摇头,认真的道:“我是有很重要的事,必须现在就去做。你和虚穷赶紧去追,迟了,就追不上了!”
“啪啦!”
空间裂开,虚穷的庞大身躯,从虚无世界中飞出。
张若尘无视血叶梧桐冰冷的眼神,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你等着吧,凤天会收拾你的。”
血叶梧桐知晓不能再等了,飞落到虚穷背上,向盖灭和周乞鬼帝离开的方向追去。
发现只剩自己和张若尘后,白尊这才意识到不妙,立即化为一道白光远遁。
张若尘手指一招,一片空间倒压了回来,如同水浪,拍得白尊退回到他身边。
白尊取出七丧冥花,冷声道:“张若尘,本尊并不是没有一拼之力,死境之时,或能一换一。”
“我要去白衣谷,需要一个人带路。你是印雪天的弟子,出生白衣谷,应该知道路吧?”张若尘道。
白尊疑惑道:“你去白衣谷做什么?”
“问那么多做什么,探亲可以吗?”
张若尘向前走去,见白尊没有跟上来,转身看过去,道:“你觉得自己能从时空掌控者手中逃走吗?若是识趣,就跟上来。”
“去哪?”
“先去黄泉禁域看看。”
……
不多时,张若尘和白尊进入黄泉禁域。
对一些无量来说,都是禁地的黄泉禁域,已被打得支离破碎,一半真实,一半虚无,到处都充斥着凤天的神力。
“这就是不灭无量的实力,一人就踏平了一座自古长存的禁地。”白尊感叹,同时又很向往。
张若尘遍走禁域各地,发现了不少痕迹。
有吉祥如意留下的天坑,也有地狱无门残留的投影。
地狱无门,是凤天死亡之门的最强状态。
这一切,无疑是在说明,凤天除了没有使用天鼎,已经全力以赴。这就是始祖?哪怕死在了冥古,残魂归来,夺舍始祖鬼尸后,立即就能站到宇宙的巅峰。
张若尘发现了盖灭的痕迹,蹲下身,抓起一把血土,低声道:“你觉得,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月盘坐在玉树墨月下,笑道:“这个还真不好推测,但能够看出一些轮廓。盖灭逃走,必与黄泉大帝有关。”
“但,地狱界高手如云,他就算逃出酆都鬼城,很快也会被擒拿回去。应该是有人告诉了他,这里是一条生路。”
“于是盖灭从酆都鬼城中逃走后,便来到黄泉禁域。”
张若尘道:“既然黄泉大帝活出了第二世,那么这里就是一个陷阱,根本不是什么生路。盖灭逃来这里,无疑是会沦为黄泉大帝的补药。”
无月道:“凤天的到来,打破了黄泉大帝的谋划,盖灭这才得以脱身。”
“大概率是这样,但真相如何,还得等地狱界诸天镇压了黄泉大帝,擒拿回盖灭,才能印证。”张若尘道。
无月道:“未必镇压得了,未必擒拿得回。地狱界已不是千年的巅峰时期,鬼族和罗刹族都被重创了,有无形的手,在刻意削弱地狱界的力量。加之,星空防线、无定神海、黑暗之渊需要大量强者镇守,能赶来的天,最多一两位。”
“最重要的原因在于,黄泉大帝活出第二世,与酆都大帝被流放,是否有联系?”
“另外,酆都鬼城如今当家的三位老牌鬼帝中,至少有一位是黄泉大帝的人,是不是周乞鬼帝,就不得而知了!”
“你分析得有道理,这些问题还是交给他们诸天去解决吧!”
张若尘站起身,将盖灭鲜血染红的这片大地全部收走,存储了起来。
白尊飞落下来,问道:“你这是有什么发现?”
“没有,走吧,去白衣谷。”张若尘道。
……
提前说一下,明天有事,不一定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