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 txt-840 大家想念黑買買江鑒賞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医路坦途
如果说C期刊的封面有点略微的远离普通老百姓的视野的话,那么央妈的一句话的新闻就直接让老百姓八卦的内心跳动起来了。当然了,对于什么经贸委,什么两桶油,这玩意虽然和老百姓天天都有关系。
可还是毕竟太遥远了,而茶素医院就不一样了,特别是茶素市区一些或远或近和茶素医院有点关系的人,最近几天打疯了一样的去打听。
其实,说实话,就算茶素医院倒卖天然气,也不可能给他们开个条子,让他们有什么利益,可人这个好面子或者好奇心,永远是那么的奇特。
邵华这两天都快烦死了,外面的人打不通张凡的电话,他们就给邵华打电话,关系亲近一点的,直接说给张凡邵华送点海鲜,不太熟悉的就拖着关系找邵华。
甚至邵华以前上班的银行的理事长都打来电话,回顾了半天的往昔后,人家说要请邵华回银行做顾问!邵华都差点笑出来了,心说老娘以前当柜员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这么热心的。
当然,肯定不会说出来,不过也就是好言好语的拒绝了。
别说其他人了,就连贾苏越都好奇的要死,因为央妈的威力太大了。用老百姓的话来说,话越少,事越大。
周末,贾苏越拉着邵华还有王亚男出去吃火锅,有时候不得不感慨一下三川的这个火锅,张凡刚来茶素的时候,这里的餐饮业还是百花齐放的。
有民族特色的手抓羊肉,牛棒骨,配置用土法酿制的酸奶,虽然算不得什么珍馐美食,但在冬天大雪的天气下,真有一种塞外豪迈的感觉。
不光有牛羊肉,还有锡伯大饼卷菜,大鹅炖面饼,哈族的马肉马肠子,蒙族的纳人面、酥油茶,俄族的黄油火腿加大列巴。夜晚的烤肉摊子,各种的面肺子米肠子,真的,虽然不能登上大雅之堂,但风味还是相当不错的。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就一两年的时间,这些当地特色被三川陪都麻辣火锅给打的全进了农家乐,你不开车出城跑个几十公里都吃不到。
至于城市里面,清一色的三川大龙坎火锅,陪都的什么大将火锅,甚至因为到底三川火锅好吃还是陪都火锅正宗,年轻人都成了派系了,都形成了鄙视链。
对于这种变化,张凡唯一能做到的是越来越不喜欢去外面吃饭了。
不过邵华她们好像还是挺喜欢吃的,虽然吃完第二天唉声叹气的说再也不去吃麻辣火锅了,脸上都涨豆豆了,可下一次的时候,还是兴致勃勃的乐此不疲。
贾苏越一牵头,邵华和王亚男都不带犹豫的。
“你这次怎么没去首都?”邵华好奇的问王亚男。
“这次是内科的事情,我去干什么,我也不惜得去。倒是你们家黑买买江啥时候回来啊,这几天让闫魔王快给弄死我们了。”
王亚男一副生死不如的表情,这几天医院里的领导都去首都了,家里就闫晓玉一个人。
张凡当时也明说了,家里的一切就交给闫院长了,一定不能出事。
这话既是信任,也是压力。医院这个地方一旦出事,就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所以,从未做过一号领导的闫晓玉,这几天如同夜晚的老猫一样,眼睛瞪的小灯笼一样。不光每天清晨第一个站在门口抓迟到,而且下班前半个小时也站在大门口。
更可怕的是,闫晓玉直接下了住院部医生双待命的命令。
这里就要说一说夜晚的医院了,为什么不建议一般的病情晚上去医院呢。
孫二十三 小說
首先人手不够,没个科室几乎都是一个医生值班,特别是外科,往往到了主治都不直接在科室值班的,都是住院医一个人在科室秃噜的。
而住院医的上级则在家里待命,原则上待命期间,不能离开市区,不能关机,随叫随到。
可下级医生如果不遇上非常麻烦的病情,也不会轻易呼叫自己上级的,一般能打发的打发了,能脱的就脱。
至于急诊科,往往忙的时候,也是让相关科室来处理。所以,不要觉得晚上患者少,看病效率高。
而闫晓玉,直接让住院医和主治共同值班,然后让副主任和主任待命。还下了命令,每一台手术都必须她签字。
这就让医院工作量变大了,坏处有,医生们怨声载道的,因为好多医生,特别是主治以上的医生,往往都是有白天手术的。
可也有好处,那就是出事故的几率降到了最低。弄的老百姓都感觉最近茶素医院是不是也要过年了,大晚上的医生一堆一堆的。
可不是一堆一堆的吗,一个主治手底下好几个住院医,主治都来了住院医能不来?
所以,忽然间,医生护士开始怀念张凡了,怀念张凡举重若轻的感觉,好像那个黑小子啥事都不干,只要他的酷路泽在院子里停着,只要他在办公室里坐着,这个世界就还是美好的一样。
“少给我家张凡起外号,他哪里黑了!”邵华捏着王亚男还没消退的婴儿肥。
也奇怪,三个姑娘里,论长相,贾苏越最有女人味。而王亚男则到现在还是假小子一样,甚至有一种停在青春期的感觉,或许这就是技术女性的特点吧。
“嘿嘿,黑不黑的,你不让人说也是存在的,听说茶素医院都开始贩天然气了,怎么回事?”贾苏越帮着王亚男脱离了邵华的魔手后问道。
邵华肯定不知道,她几乎不问张凡单位的事情。
“不能说,你们还没到级别知道这个事情!”王亚男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啊!啊!你个平板公主竟然这样说,华子快,捏她!”
闹了一会,王亚男才道:“黑买买江给沙漠国的元首……”
两个女的听天书一样,邵华越听眼睛越亮,一闪一闪的,听的她都有一种,我家石头就是黑,怎么了的感觉。
贾苏越听的也傻了!“给元首做手术?还成立了国家实验室?手底下还带着六七个院士?没喝酒啊,你怎么就说胡话呢?”
真的,她真的想不到,当年哪个吃顿牛排都想着要跑路的山里人竟然现在都走到了这一步。
忽然,麻辣的火锅一点都不辣了,一点没有让人痛快爽快的感觉了。
人生啊,就TM这么奇怪。
……
去的时候,军区负责,如果说直升飞机是重武器的话,他们真的是被重兵保护的,可回来的时候待遇一下从天上掉到了地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张凡在香山吃的太多了,尼玛回来的机票都是茶素医院走账的,这让飞机上的张凡浑身都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
看着张凡牛来扭去的,老陈悄悄问:“张院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这是飞茶素最大的飞机了,再大的机型茶素也落不下去啊。”
“这是大小的问题吗?走之前办公厅你就没联系一下吗?”
老陈还没明白,纳闷的说道:“没有啊,怎么了?”然后忽然悟了一样,“机票我没好意思问!”
“哎!你说你,和他们客气什么啊,你说你以后有机会进中央吗?没有把,你客气什么?还弄的头等舱、商务舱,哎!”
“嘿嘿,这些人要伺候后,我打问过了,这些老头一年的科研经费加起来估计有好几亿呢。”
“哦,现在还有项目?”
“不光现在,估计明年的项目都已经准备好了,咱要是全给留下,都不用在科研里面投钱了。”
“不错,陈院长还是办事老道啊,问问机务,都头等舱了,能不能给老头们弄杯牛奶什么的!”
说说笑笑的,从华国的心脏,迎着降落的夕阳,直奔茶素,当一丝夕阳挂在天边的时候,张凡他们安全抵达。
闫晓玉要组织漂亮的护士来接机,被医务处的小陈给拦住了,说张院最讨厌指使医院的护士迎来送往的,就算咱去公关公司租几个都行,千万不能让护士们去。
所以,接机的只有闫晓玉从政府借来的几辆考斯特。
现在政府对于茶素医院这种不要脸的单位已经没办法了,你说论钱,政府领导瞅着茶素张凡大手大脚的花,羡慕的口水都留下了。
可抠门的时候,真尼玛抠出了一种境界,用政府的车不说,还要用政府办的招待所,用完了还不给钱。
……
随着茶素TB实验的论证完成,第一批招募的结核患者也进入茶素医院,一千人的患者群,直接把茶素医院的二分院三分院住的满满的。
少量的传染患者还可以在茶素传染科治疗,可现在都上千了,已经不能在本部治疗,这样对其他患者不公平不说,还容易造成院内感染。
大量的各地医生也进入了茶素,说实话,华国干小事,这个不好说。干大事,真的不得不让人夸奖。
当张凡他们回到茶素没两天,患者群都还没有抵达的时候,全国各个肺科医院的顶流医生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了茶素医院。
天南海北的,茶素地区一时间聚集全国最顶尖数量最多的TB方面的医生。
一看就架势,就是要干大事的架势。
弄的连丸子国都发来了申请,想加入进入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