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玄幻小說 星門 愛下-第362章 空中銀月(求訂閱月票)展示

星門
小說推薦星門星门
西方神国。
神国有神灵庇护,还算富裕。
极西之地,天气环境都算不错,并非极寒极热地带,加上神灵庇护,也没什么战乱,建筑高大,有些异域风情。
这是李皓第一次进入异国他乡。
分身去过一次大离,不过没有回归。
其他几国,也只是在边境地带,和他们的军队交锋过,却是从未跨入过他国领土。
充满异域风情的神国,李皓跨入对方领土的瞬间,就感受到了一些神灵的气息,也许是往日溢散而出,也许是最近复苏导致。。
冥冥中,有股声音,好像要归化那些进入神国的凡人。
自从李皓斩杀了多位神灵,神国混乱了一些时日,不过如今,女王还活着,神国倒是再次安定了下来。
这里,神庙很多。
一座城市,几乎都有多个神庙,信奉着各种神灵,也许其他神灵不同,可每一座城,都有一座月神庙,这也是神国信奉的最强神灵。
月神,代表了空中那颗银色的月亮。
只是如今,银色的月亮,其实已经开始泛红,那是被红月之力侵袭导致的,只是凡俗之人,不懂这些,也没人在意便是。
神国的人,和中原大地也有些不同。
金发碧眼的有,黑发黑瞳的也有。
作为原本四国最强的神国,境内,修士也不少,这些人,倒是有些超能修士的手段,和大离的初武手段,也不一样,这里,还擅长借用神灵之力,其实在李皓看来,这就是借用大道之力。
神国的修士,其实都是神灵的附属品,对方修炼,其实是在帮神灵修炼。
一旦神灵陨落,大道断裂,本命星辰破碎,这些修炼神灵一道的修士,也会失去力量,这才是完全的外来力量,比中原地区的超能还要不靠谱。
此刻,李皓带着黑豹,行走在大街小巷之上,却是没人可以发现他的存在。
迈步行进。
李皓跨入了一座神庙,神庙中,有信徒在叩拜,也有神殿祭祀存在,只是,依旧无人可以发现李皓。
李皓看向神殿中央那座雕像,露出了一些笑容。
愚蠢的神灵!
或者说,无可奈何的神灵。
每一座雕像,其实都依附了一些神灵的精神力附着,如此一来,也好接收信仰之力,可如此一来,一旦有敌人进入此地,很容易通过这些联系,找到对方的本尊。
西方神灵,死了许多,不过也有一些活着。
李皓进入的,是号称死亡之神的神殿。
也就是中原地区,常说的阎王,都是一个意思。
死神,在神灵中算是实力强大的存在。
李皓进入的瞬间,那凶神恶煞的死神雕像,好像颤动了一下,一股淡淡的精神力,扫荡了一下四方,仿佛感知到了什么,或者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只是,区区一丝精神力,如何能探查到李皓的存在?
李皓身边,黑豹鼻子抽动了一下,看了一眼李皓,它已经闻到了味道。
那些家伙,本体距离此地不算太远。
李皓在原地逗留了瞬间,很快,带着黑豹进入了下一个神殿,正是无处不在的月神殿。
一尊威严、神圣、美丽动人的雕塑,栩栩如生,和女王有几分相似,却又不完全相似,可能是第一代月神的模样,而今的女王,却是二代月神。
雕像中,存在了一些信仰之力。
李皓探手一抓,抓取了一些。
仔细探查了一番,微微扬眉,有意思,神国的信仰之力,其实也是一种大道之力,这么说起来,其实神国这边,很多年前,就在研究大道了。
或者说,无意中触发了大道。
大道宇宙,是一直存在的。
只是说,每个人发现的时间不同,李皓和袁硕,深入研究之下,发现了大道宇宙的存在,结合了道脉,从而跨入了大道宇宙。
“也许……除了我之外,其他人,其实也可以进入大道宇宙之中,只是相当的危险,很容易迷失在大道宇宙之中。”
“上次的大星,应该是……张安?”
李皓心中想着,若是张安凝聚了新道,也许也曾进入过大道宇宙,而自己却是不知道。
这代表……大道宇宙,其实其他人是有机会进入的。
新道修炼者,大道宇宙并不抗拒对方进入。
这宇宙,也并非自己的专属之地。
只是,进去容易出来难。
神灵一方,应该也开始在研究大道宇宙了,西方的信仰之力,也有些大道之力的影子,李道恒这些人若是在外,很可能会来神国,研究信仰之力,从而寻找大道宇宙。
“但是我肯定,道脉之发现,道脉联系星辰,是我第一个发现的!”
李皓心中想着,若非如此,不可能天地奖赏了自己一枚神文,“道”字神文。
所以,通过道脉,联系大道宇宙,一定是自己首次发现的。
以前的人,也许没有道脉。
就算有,也只是一些神灵,懵懂中诞生了道脉,却是没被人注意到。
而通过道脉,直接进入大道宇宙,自己和老师,一定是第一第二。
正想着,那神灵雕像,好像感知到了什么,眼睛睁开,一旁的信徒,却是没有发现丝毫。
这些神庙,其实也有充当眼线的作用。
月神雕像睁眼,探查了一番。
好像有些疑惑。
而李皓,眼神微动,忽然笑了一声,原本隐身不见的他,瞬间浮现了踪影,那雕像正要闭眼,陡然再次睁眼,忽然看到了一人,一狗。
一瞬间,雕像好像都僵硬了一下。
眼神,肉眼可见的从惊讶,化为愤怒,从愤怒,化为色厉内荏!
李皓!
李皓来神国了!
……
同一时间。
正在避开追杀的月神,陡然眼神一变,身旁,几位神灵急忙看向月神,女王脸色有些难看:“不好了!”
“陛下……”
“李皓,来神国了!”
總裁爹地好狂野
“什么?”
几人大惊!
神灵一直都很骄傲,而且,神灵不惧死亡,死亡也可复苏,迟早还会归来,哪怕当年面对新武,他们也没那么惧怕,我就算死了,无数岁月后,我们也会再次归来。
可他们,真的怕李皓。
因为李皓杀了他们,是真的彻底击杀,根本不可能再次复苏,当然,前提是本命星辰被对方彻底击碎。
其他人做不到,李皓可以。
所以,这些神灵不惧其他人,就是怕李皓杀来。
女王脸色难看无比。
“他主动现身的……该死的!”
原本她没发现李皓的,可李皓主动现身,这是挑衅吗?
可心中,的确有些惶恐,她自己其实不太怕,李皓就算能杀她,也未必敢,何况她本命星辰和其他神灵不一样。
可其他神灵……若是被李皓寻找到了本命星辰,那就完蛋了。
女王脸色变幻一阵,回头看了一眼,一咬牙:“去找映红月谈谈!”
该死!
原本不太想搭理映红月的,可现在……也许该去找他谈谈了。
还有,李皓来了,要小心了。
此人,也许是来杀他们的。
……
神殿之中。
黑豹有些疑惑地看着李皓,偷偷地追杀好了,为啥要现身呢?
被人知道你来了,人家不就跑了吗?
李皓轻笑一声,离开了月神殿,轻声道:“不让对方知道我来了,没点压力,怎么会有绝望感?没点绝望感,遇到映红月,怎么和人斗呢?”
黑豹没听懂,但是没关系,李皓说是就是吧。
而李皓,四处看了看,并未让黑豹急匆匆地去追踪这些神灵,给他们一点时间。
他继续游走整个西方神国。
剑意,渐渐开始溢散一些。
渐渐地,开始弥漫四方,弱者感知不到,强者必然可以感知到一些,而李皓,并非为了这些家伙,而是为了另外可能躲在这里的一些家伙。
……
同一时间。
随着李皓的剑意,开始在西方扩散弥漫,忽然,一座神殿之中,有人抬头,朝外看了一眼,感应了一番,微微蹙眉。
许久,轻声呢喃一句:“长生剑意……李皓?”
李皓,来西方了。
来就来好了,如此大张旗鼓,如此的嚣张跋扈,是觉得天下无人可以限制他了,还是别有他因?
古怪!
……
另外一地。
映红月脸色微变,朝一个方向看去,一股淡淡的剑意,弥漫而来。
映红月还没开口,飞剑仙脸色一变:“剑意!”
映红月没说话,附近,那些组织成员,却是瞬间骚动了起来,剑意?
哪来的剑意?
“李皓!”
飞剑仙咬牙,看向映红月,是李皓吗?
映红月没理会,沉默一会,忽然开口:“李皓来西方了,红月宇宙的人,红尘首领麾下强者,我们再继续厮杀下去,毫无意义!联手吧,不要再内耗了,否则……便宜的只有李皓。”
李皓来了,而且,如此的张扬,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是,大家都知道他来了,原本乱糟糟的几方势力,应该不会再乱来了。
坏事是……大家居然都如此惶恐。
这不是好事!
人还没出现,莫名的压力,就让许多人有些被压垮的感觉。
此刻,黑暗中,有人声音缥缈:“李皓来了……我们该离开西方了……”
显然,有人不想在这和李皓碰面。
可映红月却是微微皱眉:“不妥!他一来,我们就走,怕就怕……回不去了!”
回不去?
这一刻,黑暗中,一尊红袍浮现,看向映红月,轻声道:“映首领此话何意?李皓就算跨入圣道,也只是一人,吾等此刻离开,他难道有三头六臂,可以覆盖整个银月大陆?”
还回不去?
怎么可能呢!
映红月没说什么,只是迅速探查一番,很快,开口道:“西方神国边缘,无边城、战天城可能都已经抵达,守株待兔,此刻离开,反而中了他的诡计!”
“这……”
会吗?
大家也不知道。
可李皓如此张扬,也许就是为了逼迫他们离开西方,从而逐一击破他们。
……
这些人,迅速开始商量对策。
而李皓,继续溢散剑意。
至于是否有人提前逃走,无所谓的事,反正映红月大概率不会逃,西方女王也是,这就够了,那些家伙,指不定还会多心,担心自己只是逼迫他们离开,逐一击破他们。
实际上……李皓没安排人守着。
没必要。
浪费时间,耽误精力。
让他们疑神疑鬼就好,越是聪明人,越是不敢走,越是蠢人,越是会逃,而逃走的蠢人,其实都不足为虑,而聪明人……也只会觉得,自己是在算计他们。
一静不如一动!
动一动,会让一些暗中的事情,都浮出水面来。
也许,不需要自己动手,映红月会帮我解决一些人,比如红月一方,比如郑宇一方,那家伙,也许也惦记着这些家伙呢。
剑意,继续弥漫四方。
一枚枚残破的星空剑碎片,此刻忽然浮现,朝四面八方散落而去。
李皓并未遮掩行踪,走的正大光明。
心中,却是想着其他的事。
信仰之力……神灵……大道宇宙……
此刻,他将自己代入到李道恒的位置去,此人若是走出了剑城,来到了西方,他会做什么?
他所追求的是什么?
这些人,昔年背叛剑尊,背叛新武,到底为什么?
实力?
大道?
还是其他?
若是为了实力提升,为了大道……那所做一切,都会是为了提升自己。
一直不露面,也许是为了寻找机会,强大自己,而西方,存在神灵,存在信仰之力,甚至有机会沟通大道宇宙,可对方应该之前没能进入大道宇宙……那如何利用信仰之力,强大自己?
道脉?
信仰?
如何让人信仰?
念头闪现,李皓心中一动,忽然,瞬间浮现在一处神殿之中,探手一抓,一位祭祀被他抓入手中,那人脸色大变。
李皓眼神有些虚幻,轻声道:“西方,有剑神吗?”
神灵!
汲取信仰之力!
那祭祀有些茫然,眼神渐渐有些浑浊,喃喃道:“剑神?没……没有剑神……”
西方没有剑神。
从古至今都没有,就算真有……当剑尊来到这,也没有了,谁敢在剑尊面前,敢称剑神?
李皓微微皱眉,自己推测错误吗?
捡到一个末世世界 幻想下的星空
按照他的想法,若是李家人,想感知大道之力,想吸收信仰之力,若是有剑神,冒充剑神是最好的,取而代之,以剑神之身,汲取西方信仰之力。
不知不觉,就能渗透进入西方体系,甚至进入大道宇宙。
可是……西方没有剑神。
“我判断出错了?”
李皓微微皱眉,这是他自己代入对方的身份,选择出来的结果,若是西方存在剑神,我就取而代之,让西方亿万生灵信奉我,不王而王!
“居然没有……”
他看着弥漫在天地之间的信仰之力,心中微动,“黑豹,走,去找神灵!”
黑豹都被他弄糊涂了,刚刚不找,现在又去找?
干嘛呢!
你都暴露了!
李皓却是不说话,黑豹没办法,只好抽动鼻子,迅速穿梭虚空而去,而李皓,也迅速跟上,不断抓取一些虚空中弥漫的信仰之力。
很是杂乱!
各种信仰之力都有,而这些信仰之力,其实也是大道之力,西方神灵,的确得天独厚,只是这些神灵,对大道不太了解,其实浪费了许多机会。
否则,要是早早了解大道宇宙,这些神灵,也许早就统一了天下。
……
另外一边。
一座神殿中,之前感知到剑意的那人,再次抬头看天,微微皱眉,李皓弥漫剑意,好像别有所图。
和自己有关吗?
还是说,只是为了对付月神他们而来?
这年轻人……做事,倒是有些看不透彻。
……
再一边。
这一刻,四方汇聚,红袍,黑袍,三大组织,女王一方。
月神脸色清冷,看向三方强者,最后看向映红月,脸色有些不好看:“李皓来了!”
“我知道。”
映红月点头,看着整个西方都弥漫而起的剑意,若有所思,开口道:“不用太过担心,他真来了,也不敢贸然对付女王陛下,真要对付……也许上一次,女王陛下就没命了。”
“哼!”
女王冷哼一声,愈加冷漠,又看向红袍一方,脸色冷漠无比:“你们这群家伙,一直追踪本王,凭你们,也想杀本王不成?”
红袍一方,寂静无声。
映红月插话道:“陛下,现在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现在我们当务之急,不是彼此针对,而是想办法,压制李皓,对付李皓!”
“你有办法?”
女王却是有些看不上他的意思:“你和李皓斗到今日,你除了杀了他父母,杀了他朋友,好像什么也没做到,他从弱小到现在……都是你在养虎为患!”
映红月有些无奈,轻笑一声:“有些时候,是天意……李皓秉承天意而生,很难杀死他的!他21岁,21年前,天地复苏……21年前,天意诞生……21年前,皓月当空,女王继承了一代月神之灵,也开始复苏……”
这些话,让女王微微一怔,看向映红月:“何意?”
映红月轻叹道:“还不明白吗?他秉承天地之意而生,天意诞生的一刻,诞生了李皓,而他有李家血脉,又掌握了星空剑,又处于银城……他其实是各方相争,而诞生的命运之子,如同昔年的新武天帝一般。红月的帝尊、各大主城、神灵道脉、大道宇宙,都在那时候爆发出了辉煌,平衡之下,便有了李皓的诞生……”
女王冷笑:“那这么说,我神灵才该是天地宠儿,也轮不到他李皓!”
这映红月,斗不过李皓,就将一切归咎于天意。
真是笑话!
而映红月,微微耸肩,笑了笑,也没再说。
事实就是如此!
信与不信,他也没办法,但是他知道,李皓就是当时天地妥协的产物,各方都希望复苏,各方都在争夺,反而最终成就了李皓。
李皓这人,短短时日,走到了这一步,天赋太强了,而这种天赋……是集合了整个天地的余韵。
当然,命运难以捉摸。
这一切,是他的推测。
可他相信,八九不离十,要不然,李皓哪有那么简单,就发现了大道宇宙。
他也不再说这个,而是迅速道:“不管这些,当务之急,我们既然联手,我想做到几点……第一,复苏一些没彻底死亡的神灵!第二,我、红月宇宙、神灵三方联手,释放一些银月之力,也释放一些红月之力,强大我们和陛下!”
说罢,看向黑袍一方:“红尘前辈,此刻应该还在银月附近吧?”
一尊黑袍沉默一会,点头:“在。”
“那红尘前辈……能否强化一下封印,我们目前的敌人,都是李皓!月神担心银月之力流逝,封印削弱,红月的帝尊大人,担心红月之力流逝,削弱了自己,红尘大人担心封印不稳……大家都有些忌惮彼此……也正因为如此,给了李皓机会!”
“这一次,我们既然能凑到一起,那我希望……大家能够开诚布公,能够暂时放下一些成见,彼此合作,也借着这次机会,给予李皓重创,甚至击杀李皓!”
“我们无法做主!”
两方无法做主。
黑袍又道:“通讯体系被李皓掌握,我们也无法传讯回去,大人无法得知消息,除非现在回去……”
那时间要的太久。
映红月笑道:“你我三方,除了神灵这边,都有红月之力,新武传讯体系的确被李皓掌控了,可通过红月之力,也可以联系到一些的……只要有诚意,大家是可以合作的。”
“当然,我知道,各位都在担心什么……担心强大的是我和月神陛下,而你们,没能获得什么好处……可是,我们强大,也是为了对付李皓,李皓一死,那就是最大的收获!”
一尊红袍,幽幽笑道:“映首领,说来说去,此次四方聚集,你还是为了成全你自己而已!从一开始,你就一直在逃避,躲避李皓,你让我们如何相信,你获得了力量,会去对付李皓,而不是获得了力量之后,选择再次逃离?”
显然,映红月信誉受损。
映红月也不着急,轻声道:“到了这个地步,李皓不死,我比你们更麻烦!逃,也只是因为实力不足,若是实力足够,何须逃跑?”
“除此之外……我还希望,红月帝尊这边,还有红尘领袖这边,可以发动一些突袭,留在古城中的一些人,已经不再安全,不如此刻夺取古城,给李皓制造更大的压力,让他的人,无暇他顾!”
“一直等待……二次复苏,遥遥无期!”
映红月沉默一会又道:“作为代价,作为交换,我可以发动一些我的布置,将禁忌海搅动,释放一些禁忌海中的能量,加速二次复苏的步伐!我相信,二位领袖,都会答应的!”
两方陷入了沉思中。
而女王,也没吭声。
若是可以释放一部分银月之力,又复苏一些神灵,强大神国一方,至于其他几方,如何安排,如何妥协,她不在乎。
四方若是真的合作,还是有很大好处的。
只是,之前各方彼此忌惮,都担心出问题,一直没能达成一致。
现在,李皓现身也好,倒是可以给他们一些机会,放下一些戒心,先完成合作。
映红月见状,又道:“尝试一下吧,要不然,我们没机会了!”
两方思考一瞬间,很快,有人开口:“我们尝试联系一下,只是能否成功……无法确定!还有一点,若是真能成功,希望映首领,能够守诺……”
当然,只是这么一说。
守不守的,还得看映红月自己。
映红月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双方开始尝试联系,至于是联系红月帝尊本人,还是联系红月世界在这方世界的其他强者,也没人知晓。
……
弒神之王
而这时候的李皓,却是在不断靠近他们。
很快,黑豹还想再前行,李皓止住了步伐,停下了脚步,前方,他隐约察觉到了一些人的存在,甚至察觉到了一些红月之力的存在。
李皓止步不前。
停下了脚步,想了想,通过铠甲传讯,问道:“乾无亮在吗?”
“在,侯爷!”
“你去一趟银城,不用靠太近,隔空查看,和赵署长一起,感应一下,封印是否有些波动!另外,我要所有神国神灵的资料,齐所长他们之前研究神灵,对神灵有些了解,我要全部资料!所有神灵的名称、能力一类的资料。”
齐所长声音,也缓缓浮现:“好,那我整理一下,很快传给侯爷,只是……我们对神灵虽然有些了解,可并非全部……”
“无妨!”
李皓也没在意,思索一番又道:“九师长在吗?”
“在。”
“将李道恒……包括剑城其他重要人物的全部资料给我,包括姓名、样貌、性格,以及一些重要事件,全部传递给我。”
九师长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才道:“好……只是我对他们并非全部了解。”
“嗯,给我就行,我自己判断。”
“好。”
几人没再多说什么,各自准备材料去了。
而李皓,环顾一圈,看了一眼西方区域,忽然凭空消失了,出现在了皓星界中。
此刻的他,迅速走到了星河区域,查看了一番,将所有星辰的亮度、强度,全部牢记在心,又看了看远处的黑暗宇宙,到如今,他也没有全部探查完毕。
一些神灵的道脉,也许还在宇宙星空深处。
一枚“道”字神文浮现,很快,迅速放大,几乎笼罩了整个星河区域,溢散出淡淡的光芒,如此一来,一旦有神灵强大,自己很有希望找到他们隐藏的本命星辰。
前提是,在自己这片星河区域。
别的不说,他起码知道一颗,肉身道区域,有一颗星辰,是属于月神的,只是……这玩意,对月神而言,可有可无,道脉无数,对方都没开过这条道脉。
不过,李皓还是锁定了一下这颗星辰,虽然击碎了这颗星辰,对方也不会有大概,甚至无动于衷,可这颗星辰在,其实月神就逃不过自己的锁定。
而这颗星辰,也能做一些对比,判断,若是月神更强大了,这颗星辰也许也有一些变化。
做完了这一切,李皓离开了皓星界。
……
同一时间,远处,四方汇合,没多久,另外两方有了消息传回来。
“大人同意了!”
“帝尊同意了!”
双方都给出了答复。
映红月心中一喜!
想让郑宇和红月帝尊,都同意,还是很难的,没想到,这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有了李皓的压迫,双方居然都同意了。
这是好事!
郑宇担心封印破碎,红月的那位帝尊,也担心映红月汲取太多力量,导致他虚弱,也导致封印强大。
现在,双方互相妥协之下,倒是便宜了他。
李皓总算是做了一回好事了!
“事不宜迟!”
映红月迅速道:“那就行动,先释放一些银月之力,让月神陛下强大起来,神灵不受天地限制,如今,李皓能跨入圣阶,月神也许也可以!”
“李皓也许会觉得,我们会彼此厮杀……那倒是小瞧我们了,希望月神陛下……能够明白!”
他看了一眼月神,有些无奈,希望这女人别因为实力强大了,就选择互相厮杀。
很麻烦的!
月神冷冷瞥了他一眼,也懒得多说什么,冷冷道:“何时释放银月之力?”
“很快!”
红袍一方有人沉声道:“月神抽取银月之力便是,帝尊会同时释放一些红月之力,达成平衡,诸位无需担心什么!”
说不担心,自然是假的。
大家其实都怕,怕那位帝尊破封而出,可此刻,也只能先试试看了。
月神也不客气,迅速盘膝坐下,身体若隐若现,此刻,天色已黑,天空中,一轮有些微红的月亮浮现,这一刻,忽然溢散出一股淡淡的银色光辉。
而那股银色,照耀天地,落入月神身上,月神气息,开始迅速强化。
与此同时,那月亮之上,一股微弱的红色,渐渐退去,而映红月身上,忽然浮现出九道光柱,八道联合一体,剩下的一道,原本虚弱无比,此刻,却是开始强化起来。
这一幕,让一些红袍微微变色。
之前映红月体内的红月之力,居然消散了许多!
这家伙,将那些红月之力弄到哪去了?
……
而这一刻,李皓也感知到了,加上乾无亮他们那边传来了讯息,银城上空的封印虽然他们看的不清晰,也难看到,可这一次,他们都说,银城上空,波动的厉害。
而银城下方,飓风城可能就在原地,一股气血之力涌现,正在强化封印。
那是郑宇,在稳固封印!
乾无亮迅速传讯:“侯爷,有些异动,有红月之力溢散而出,飓风城好像在稳固封印,是否要上前破坏……”
“不用!”
李皓笑了,他等的就是这个。
当然,这样自己会更危险一些。
可是……谁在乎呢?
李皓思索一番,又道:“盯紧了各大古城!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他们不是兔子!我们要收编各大古城,他们也清楚,若是有异动……先静观其变!”
“明白!”
李皓不再多说,此刻的他,也有了动作,剑意愈加厚重,朝着之前感应到的方向蔓延而去。
也许是感知到了这一切,也许是觉得李皓要来了,那边,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迅速动荡,大量的信仰之力,也随之朝着那边蔓延而去。
而李皓,停下了脚步,默默感知着空中的信仰之力。
一股股信仰之力被抽走,还有不少却是稳固不动。
有些是已经死去的神灵的,处于一种溢散状态,有些,却是没人抽取,一直停滞不动,也许是没复苏,也许是……不敢抽取。
李皓眼神微动。
捕捉到了一些信仰之力,仔细探查一番,朝四处看了看,忽然露出一些笑容。
李道恒吗?
若是你在这……也许,这一次我就可以把你揪出来了!
至于对方是好是坏,和我无关。
我只知道,你们一直藏着……就不是好人了。
月神这蠢货,神国居然被对方渗透到了这个地步,若非自己杀了不少神灵,对方隐藏的只会更深。
不过,很快,李皓又皱起了眉头。
原本,没动弹的那些信仰之力,忽然朝月神他们所在区域流动而去,李皓脸色微变,喃喃道:“被月神抽取了……不……不对……”
摇头,眼中露出一抹疑色。
下一刻,抬头看天,看到了那轮银月,李皓脸色微变。
忽然,腾空而起,直奔天空而去。
银月,处于世界壁垒之中,处于封印之中,可看不可及,是不存在于现实空间的。
所以,哪怕你能看到月亮,其实你也触碰不到。
久而久之,强者们都知道了这个道理,不会再去管这随处可见的银月。
所以,哪怕李皓,知道了这个事,也不会没事干,往天上飞,去找那不存在的月亮,可这一刻,他却是迅速腾空而起,不断上升。
一千米,两千米,三千米……
天地,好像无极限。
月亮,始终无法触碰。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皓止步,看向远处,那里,一轮明月悬挂!
李皓脸色一变再变,没有继续上前。
他看了一会,迅速离去。
等他离去一会,忽然,月亮上好像有人影闪烁,朝下方看去,一人背负长剑,朝下方看去,面色有些沉重,是……李皓?
……
而李皓,脸色变幻,迅速遁空而去,有些震动。
“好手段!”
遗迹,都在地下。
这是所有人的共识。
遗迹,都藏着掩着,不敢出现。
可若是,有人将遗迹,打造成了一轮假月亮呢?
若是将这遗迹,悬挂在高空之中,所有人都能看到呢?
若是大家都知道,月亮是在世界壁垒之中,无人可以触碰到呢?
若是没人会一直朝空中飞,去追逐不存在的月亮呢?
大隐隐于市!
灯下黑?
或者说,手段太高超,让哪怕身为月神的女王,都觉得,空中那一轮明月,只是银月投射而来呢?
自己也从未想过这一点,只是今日,从信仰之力探查,居然好像发现了对方的隐藏之地,这……太有手段了!
“他们一直在封印中,如何出来的?还是说……其实早就出来了,根本不在封印之中?”
李皓脑海中浮现无数念头。
一个人,可以做到吗?
欺骗整个世界!
甚至,连郑家的郑宇,甚至连红月那位帝尊,都玩弄于股掌之中,这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
这时候的李皓,有些兴奋,有些激动。
而上空的那一轮明月,依旧照耀天地。
下方,还在修炼的月神,也是一无所知,压根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存在。
……
空中。
明月之上,一座神殿,屹立其中。
而神殿之中,一尊雕塑浮现,不是别人,而是……月神殿中的月神模样。
这时候,雕塑下方,一人浮现,背负长剑,微微皱眉。
许久,轻声道:“李皓浮空而来,是否发现了什么?”
很久,没有任何声音传出。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神殿之中,那尊雕像忽然复活一般,睁眼,开口:“他能发现什么?”
背负长剑的男子,轻声道:“也许……发现了你我呢?”
“不会。”
“你确定?”
“不确定……只是,他有什么理由,有什么判断,就会笃定,我们在这呢?”
“今日不对劲……”长剑男子轻声道:“他弥漫剑意,不管其他人强大,而是一直在蹲守,我怀疑,他此次来西方,就是为了寻找我们而来。”
“也许吧,就算发现了又如何?”
“……”
长剑男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俯瞰下方,俯瞰天地,陷入了沉思中。
许久,忽然道:“月神,天意,成熟了吗?何时可以捕捉?”
“还差点。”
“尽快吧!”
“我会的。”
“……”
两人的对话,就此告终,而长剑男子的称呼,却是让人震动。
此刻,无人听到。
否则,恐怕会震撼莫名,女王,不就是月神吗?
……
而这一切,下方还在修炼的女王,压根不知,只知道,自己实力不断在壮大,兴奋无比。
她也许要成就圣道了!
李皓,成了圣人,本王也不惧你!
天下人只知李皓年轻,却不知,她月神,西方女王,也是21年前诞生的,她可不比李皓大,而今,也将恢复圣道战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