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十方武聖-898 過去 下看書

十方武聖
小說推薦十方武聖十方武圣
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河系的范围大小,自然是穷极一生都逛不完。
都能对于君主而言,或许几十年就能全部逛遍河系的每一寸角落。
如今,巴伦已经在这里呆了十多万年。
他沉吟了下。
“确实,这片宇宙,在主宰口中,曾经被称为宇宙海。这里每分每秒,都会产生和消逝无数的宇宙。
所谓宇宙便是时间和空间的结合。因此自然有大有小。只要具有单独空间,并且会随着时间变化循环,都可以称之为宇宙。”
巴伦感慨道。“宇宙海无边无际,且每时每刻都在疯狂膨胀变大。星系河系之间的距离,也在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大。我曾进入第九层探索一切。但无数次都是一无所获。”
“既然如此,何不加入我们一起?”魏合正色道。他觉得巴伦是一个有理想有目标的好青年,不应该被星渊束缚留在原地,动弹不得。
他应该有更广阔的的未来。
比如加入复苏会,成为古神中的一员。
“我们神庭的目标,也是寻找和探索一切宇宙根源的秘密。我们应该是志同道合的同道。”魏合郑重道。
巴伦看了看一旁的其余黑炎领主,眼角抽搐了下。
“我大概明白,你们想要什么了。我可以答应配合,但前提是,你们先应付过去其余两位君主。他们固守星渊,绝不会愿意让你们乱来。”
魏合了然。大概清楚星渊内部的情况了。
从巴伦的言语中,已经能够猜测和推断,星渊主宰已经不怎么出手管辖一切了。
或许是无力,或许是其他原因。
所以巴伦的意思是,只要解决其余两位君主,他就愿意主动投诚。
“那么生命花园,什么时候能开启?”魏合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既然确定了主宰无法随意出手,那么星渊的清理计划也可以提上日程了。
“生命花园从未关闭过,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做足准备,没有进去罢了。”巴伦回答。
“重启者?龙机使?”魏合问了句。
“每百年一次机会,失败后会自动关闭。”巴伦解释道。“所以,如果没有做足准备,就不要轻易动身。”
魏合了然。
*
*
*
荒野之鏡
真界第九层——虚。
满是惨白人面雕像的星空中。
一道身后背负红色圆光的高大人影,缓缓浮现而出。
魏合抬起头,再度看向那片放射金光的大门,以及门边上的三道身影。
“三主宰么?”
他这次以夕象天帝的神权位格前来,也是为了真正弄清,星渊的根源到底隐藏着什么。
在动手入侵星渊前,他必须剔除一切隐患,将所有变量尽可能的掌握在手中。
女戰士與小服務員
这一次和之前进入,感觉明显不同。
大片的金光投射下来,比之前虚影龙状态感受的要强很多。
而且整个诸位星空宇宙,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切都若隐若现,模糊透明,有种不真实感。
魏合眼中泛起淡淡紫色。
这一次,以他此时的实力位格,并没有被无数的躁动规则点影响。
大片的彩色规则点,再度出现在他视野范围内。
“咦?”魏合忽然一顿。
在沾染了元始天尊气息的感知中,他清楚的看到,这些规则点,一开始只是一片片小点,然后慢慢链接成线段。
线段又链接成线,在链接成线的瞬间,其本体会瞬间消失在这片宇宙中。
“这就是这片宇宙的规则线的成因么?”魏合若有所思。
这其实和生命认知的过程一样。
那么…这些规则点,又是从哪里来的?
“很久没有来客人了….”曾经听到过的那个声音,此时再度在魏合耳边响起。
那是个有些疲惫,有些温和的男声。
魏合眯起眼,朝金光方向飞去。
飞了一段,他忽然发现不对,眼中紫光闪烁下。
他豁然明白关键。
“原来如此,这里根本不存在空间的概念么?”
“你发现了?”那声音微微讶然。“没错,这里是虚界。一切从无到有的源头。规则从这里延伸,流向其余各层。
这里没有空间,只有无数规则点形成的规则海。”
“规则海….”魏合瞬间想到了元始天尊的存在。
如果真的是规则海的话,那么这里这片宇宙,就相当于一个没有成型的元始天尊。
“那么你们呢?”难得有能和对方交流的机会,魏合第一时间想要弄清楚,对方的身份,来历。
“我们….只是三个因为无知而肆意妄为,最后不得不承担一切的傻瓜罢了….”男声平静道。
“星渊主宰?”魏合试着道。
“你可以称呼我临始。”男声回答,“我身边有翅膀的那位,是寇达。全身像树妖的那个,是衣朵拉亚。”
“看来就是你们了….”魏合心中对应主宰的名字,瞬间明白过来。
“那么你们守护的光门是什么?”
“那是寂静之门。”临始回答。“那里面关押着一个非常恐怖的东西….”
“所以你们是在守护一切?”魏合心中有种荒谬感。
星渊吞噬灵魂,化为血肉怪物,但最高的星渊主宰,却是在做守护之事?
“那么你觉得我们是在做什么?”临始听出了魏合的意思,但也没有生气,只是略带好笑的问。
魏合笑了笑,没有回话。
他心念一动,身体笔直朝着金光靠近过去。
这里不存在空间的概念,那么也就没有距离的概念。
要想靠近某些东西,其实方法就很简单了。
只要思想靠近,接近那个层次,自然就能靠拢过去。
换句话说。要想靠近三大主宰,你必须在境界层次上,生命位格上,达到对方的高度。
特殊能力抽獎系統
魏合笔直向上靠近…..
金光中的三名身影也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
只是让魏合有些诧异的是,所谓的三大主宰,居然完全和他想的不一样…..
咔。
他身形一顿,无法再靠近了…
“还差一点….”魏合悬停在空中。
以他此时的位置,如果按照普通宇宙尺度计算,距离三大主宰和光门,只有十几光年不到的长度。
但在这里,就是绝对无法靠近的距离。这代表他的位格,确实还差三大主宰一些。
而在这个距离,观察到的三大主宰。
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三个普普通通,看上去甚至有些平庸的人。
两男一女。
他们看上去就像三个研究机构里走出来的普通研究员。
一个睁着眼睛的男子,应该就是临始。
他看起来模样清秀,年纪三十几岁的样子,脸颊消瘦,有些虚弱感。完全没有身为主宰的强势恐怖。
临始右边的,是一个长了一对黑色翅膀的眼镜女子。女子紧闭双目,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的稚嫩。
第三个,则是一个穿着巨大怪物玩偶服的病态男子….
他看起来不会超过二十岁,整个人蜷缩在玩偶服的怀抱里,面朝着光门,双目紧闭,毫无声息。
“不用看了….他们已经在两百万年前,就失去了所有的人性。现在只剩下基本的神性心智在维持一切….”临始温和道。
“…..你们…是全人?”魏合眉头紧蹙起来。主宰的情况和他设想的完全不同。
他们不像是至高无上的权力者,而更像是….某种接受惩罚的囚犯。
“全人是我们,但我们不是全人。”临始柔和道,他似乎天性就是很柔和的性格。
“那么这光门到底是怎么回事?”魏合沉声问。
“那里面,关押着生命进化到极致的钥匙。你想要么?”临始忽然神秘道。
他看上去完全没有主宰的位格,反而更像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不想。”魏合摇头,“有些时候,过于极致,反而不会有好事。”
临始一愣,随即沉默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再度出声。
“很久没有遇到能这么接近我们,还能在这里待这么久的生灵了…你说的没错,太过走到极致,真的不是好事….”
他叹息一声。
“我们曾经以为,知识能决定一切,主宰一切。”
“后来,我们发现知识只是对规则的探索和认知。”
“我们曾经以为,规则能掌控一切,主宰一切。”
“后来,我们又发现,规则也必须适应的空间和变化。”
“我们最后认为,掌握空间和变化,就能一切无忧,踏入永恒。”
“但后来….你也看到了….万变的根源,空间的根源,都在这一层。”
“而我们….失败了….”临始语气里一片平静。明明应该是沮丧低沉的话语,但他似乎早已没有了最初的情绪。
“后来,我们试图挽回失败。扭转过去。
时间虽然是不存在的概念,但如果我们扭转变化,将周围一切的变化,重新复位,回到最初。或许就能重现一切。”
“毕竟时间只是变化的描述。只要我们扭转变化,就能改变一切。只是这中间需要扭转的量,太大太大。”
“然后你们失败了?”魏合皱眉。
他知道时间只是智慧生命创造出来,用来描述变化阶段的名词。
但如果一个人能扭转自己身体的变化,那么他就能在定义上,被认为是扭转时间。
而如果他还能扭转自己周围一定范围内的一切的变化。
那么他就能被认为是扭转周围一切的时间。
“不,我们成功了。”临始回答。“我们掌握了变化,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