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一品丹仙 八寶飯-第四章 外間有我

一品丹仙
小說推薦一品丹仙一品丹仙
庸仁堂已经开办大半年了,尤其是最近的几个月,一直以坐诊的方式为上庸国人延医诊治,前来问医求丹者,大多数都只是收个成本,往往有那些家贫的,更是只收取象征性的工钱,丹药甚至免费施舍。
说穿了,庸仁堂在以茅贡灵丹的盈利补贴普通患者,真正体现了什么叫做医者仁心。
穿越女闖天下
在下鏟屎官:喵王在上
吴升也的确见不得病患的痛苦,尤其是那些可怜的孩子,他若是见了,必得想办法解决,因此在上庸国人心中,庸仁堂声望极高。
好在大多数都是普通病患,甚至都用不着吃丹,需要他贴补的开销听上去可怕,实则并不算多,每月填补个一、两金的窟窿便到头了,对于身家豪富的吴升而言,并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
普通病患都由冬笋上人出手,只有疑难重症才交给他来诊治,而在诊治疑难重症的同时,他的炼丹术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每一例病患,都需要探寻病源,通过太极球的观想来思考分析疗法,从观谱表中选取适合的灵力色泽,然后对应找到所需灵材,研究相应的丹方。
之前,他已经掌握了八种灵丹的炼制之法,而对庸直之女小环的诊治,则让他能炼制的灵丹达到了九种。
在送走庸直之后,吴升将其记入自己的丹方表中,思索片刻,取名为护脉丹。小环的病症是修行不慎而导致的气海破损,他还无法炼制可以修补气海的生元丹——目前只分析出灵材配方,投料次序和控火手法则琢磨出来一半,还没能完全尽功。
但这种温养经脉的护脉丹的创制成功,对很多因修行产生的病症都有治疗之效,已经跨入中品灵丹之列,算得上他炼丹生涯中的一件大事。
如今吴升掌握的丹方如下:
上品灵丹有延年益寿的六味地黄丸;
中品灵丹有温养经脉的护脉丹;
下品灵丹有治疗外伤的冬笋丹、清除经脉毒素的化疗丹、化解蛇虫之毒的大黄丹、补充真元的乌参丸、清心静气的静宁丹、驱除瘴气的凝香露、诊治关节疼痛的风湿丹。
其中,护脉丹、化疗丹、冬笋丹和风湿丹都是他独创的灵丹,坊市中尚未见到同等类型,如果传扬出去,说他吴升能够自创行之有效的丹方,恐怕他的大名马上会席卷南楚大地了。
当然,这种事情他肯定不会自己往外鼓吹的,身份不允许,能低调还是要尽量低调的。
技能 書
他现在已经瞄上了生元丹和龙虎金丹,并且开炉试炼了多次,虽然全部失败,但有太极球这种大杀器在,每失败一次,都意味着他向成功又迈进了一步。也许再过几个月,他就能将这两种上品灵丹的丹方研究出来,添入自己的丹方表了。
正琢磨间,刀白凤过门拜访了。
吴升和庸仁堂处于风口浪尖处,一举一动都引入注目,他又身为公子庆予门客,此时当然不能随意前往公子府邸,甚至去元司马府也不行,故此便由刀白凤往来通传消息。
进屋之后,刀白凤道:“扬州有消息传回,申斗克已领兵出征了,出征之前,多次与扬州尹、扬州右徒饮宴,谈及国君之疾,评说国中人物,尤其是两位公子。”
吴升道:“是贬成双之名而褒奖庆予公子?”
刀白凤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道:“丹师怎么知道……公子和司马都料差了。”
吴升笑了笑:“接着说。”
刀白凤道:“扬州传回来的消息,说申斗克于宴间大赞咱们公子,反而对成双多有贬损之意。他说庆予公子乃人中龙凤,有英主之相,说成双公子才干庸碌,唯知诺诺。故此,扬州上下,对庆予公子风评极佳,都认为成双公子无人君之仪。公子和司马很是不解,让刀某问计于丹师。”
吴升笑着摇头:“姓申的果然不是好人,你去回复公子和司马,此所谓话术,他称公子为英主,是要置公子于死地啊。道理其实很简单,换位思考而已,试想,楚国君臣能容一个英主承继庸侯之爵么?”
重生過去當傳奇 小說
刀白凤呆了呆,终于明白了,咬牙道:“果然如此,这么说来,公子危矣,我们该动手了!”
吴升道:“这么说还为时尚早,结果还难以预料。申斗克对州尹的影响有多大?州尹会不会依照他的说法上书郢都,一切都在未知之间。若是州尹与申斗克意见相左,又或者,两人其实不合,因此向郢都举荐庆予公子袭爵呢?咱们这边贸然起事就太过鲁莽了。扬州那边还有什么消息?州尹上书郢都了么?”
刀白凤摇头:“这却不知。”
吴升问:“公子在扬州的人查不到么?”
刀白凤反问:“这等机密,当如何与闻?”
吴升想了想,道:“不早说?你速请司马准备最快的好马,我派人上扬州。”
当夜,元司马很快就准备了几匹好马,冬笋上人坐在马上,紧了紧身上的包裹,又看向准备和他一同出发的丁冉,犹豫道:“居士,还是老夫自己去吧,让丁大档留下来护着你,上庸局面危急,出了事,居士这边应付不来。老夫已经破境资深,足能自保。”
吴升道:“你这趟远行很是要紧,两个人一道去我才放心。这边有董大在,你怕什么?难道董大还护不住庸仁堂?”
董大在旁嘿然道:“冬掌柜,何故看不起我董大郎?”
冬笋上人无奈,只得向吴升拱手,和丁冉骑马来到城门前。门尹是公子庆予的人,早将门闸升起,两骑策马扬鞭,于深夜之中出城,奔扬州而去。
元司马借来的快马据称可日行六百里,算上路途中的休息时间,三天内便能赶到扬州,如果快的话,五、六天内就能传回来第一手最确切的消息。
董大陪着吴升返回庸仁堂,却在门前发现一条黑影,趺坐于墙角。董大吃了一惊,抽出铁棍,挡在吴升身前:“是谁?”
最強唐玄奘
那黑影却向吴升拜了下去:“惊扰丹师,直之过也,直无他意,惟近日城中不靖,特来护卫。董大郎,你陪丹师入内,外间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