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踏星》-第三千三百三十七章 無聲對無聲推薦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暴岐,一个奇特的人,天生为声音而生,出生之日,万籁俱静,唯独他,哭声震天,传为奇闻,小时候就被收入天外天,专门修炼音之序列之法,他在这门序列之法上的修炼天赋奇高,超越古今任何一个修炼音序列之法的人。
尤其他的灵化天赋是拟音,配合序列之法与他本身的天赋,更是无比可怕,修炼到始境几乎不存在太大的难关,即便没有鼎钟,他在始境之中也是绝顶强者,得到鼎钟,直接成就桑天之位。
御桑天曾言,鼎钟,专为暴岐而生。
不动用鼎钟,暴岐是强大的始境高手,动用了鼎钟,灵化宇宙都会为之震动。
当暴岐取出鼎钟的一刻,意味着这位桑天,要真正出手了。
鼎钟并不算大,刚好将一个人罩进去。
以裝備制作系開掛技能自由的過活
暴岐站在鼎钟后面,再次露出狞笑,五颜六色的光芒顺着手臂涌入鼎钟之上,刹那间,鼎钟光芒万丈,如利刃刺向四面八方,整片战场被这股光芒笼罩,武器,战技,虚空,一切的一切都在轻微震颤,自鼎钟为起,星空坍塌,无尽磅礴的序列粒子暴涨。
珈蓝之洛瞳孔陡缩,身后,斗胜天尊,虚主皆骇然,这是何等力量,序列粒子如同汪洋,似乎蔓延到整个星穹,哪怕始境的规则不近身也无法驱逐,最多将自身周边很小的范围护住。
陆隐警惕圆脸老者的印之界,目光再次看向暴岐,皮肤有些发麻,明明不是攻击。
这就是序列之基的威力。
之前若非逆转一秒时间,他就没那么好过了,印之界如此,那个鼎钟一样可怕。
这才是最强悍的外物。
“小辈,你有时间看别处吗?”圆脸老者印之界对准陆隐,手中,金笔挥舞,不断点亮星空。
陆隐对他的招数已经熟悉,不看印之界,避免被天人倒转,同时避开金笔所向。
他们头顶,圆脸老者的神照与封神图录而出的武天,红颜梅比斯他们对战,他们这片战场无人敢踏足。
“呵呵,你们无人挡得住暴岐,一个真正桑天的实力,你们天元宇宙如何抵挡?暴岐最善攻伐,他出手,足以决定战局。”圆脸老者笑道,对暴岐极具信心。
暴岐与他不同,他善于控制,如果敌人摸透了他的招数,他就难打了,而暴岐专攻杀伐破坏,尤其范围攻击极其强悍。
陆隐目光冷冽:“我天元宇宙若那么容易败,早就被你们重启了。”
远方,瑶宫主皱眉,看向暴岐,这个疯子。
若非鼎钟,她与暴岐谁是桑天还不一定,有了鼎钟的暴岐实力无比可怕。
对面,初一同样看向远处,战争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了,灵化宇宙入侵,他们知道会有一场恶战,却没想到这么激烈。
太古城之战,人类与永恒族数量更多,但绝顶高手却没有这么多。
那一战,三擎六昊包括他们三界六道都要比木先生,原起老怪他们低一个层次,难以对抗那个层次的强者,而今,在这片战场,那个层次的强者,敌人就有两个,眼前这个女人同样不弱,若非突破始境,他都挡不住。
灵化宇宙不下二十位序列规则强者,近百位祖境。
这绝非灵化宇宙所有的力量。
初一面色低沉,光靠天元宇宙真的很难对抗。
暴岐的序列粒子自鼎钟而出,强压星空,令所有人呼吸凝滞。
随着他一掌拍下,鼎钟周边,虚空呈现绝对的黑暗,那是无之世界,直接扩散开来,撕开了宇宙的帷幕,以无声状态蔓延四方。
珈蓝之洛他们极速后退,没人愿意触碰,他们根本不清楚鼎钟配合暴岐究竟发挥了何等破坏力,但那种发自内心的寒意不断警告他们,退,退,退。
无之世界蔓延的并不远,刚刚囊括珈蓝之洛他们之前所在的方位。
暴岐狞笑,再次拍在鼎钟之上,这一次,无声的力量扩大,整个星空就像不断坍塌的深渊,唯有暴岐所在位置有支撑点,其余一切都在坍塌。
无论灵化宇宙还是天元宇宙,所有修炼者都在退,远离战场。
暴岐狂笑,目光扫过珈蓝之洛,再次看向陆隐,一掌拍下,无声的力量继续扩大,有人来不及退出,被这股无声的力量直接撕碎,消失于无之世界。
天元宇宙,灵化宇宙都有人死去,毫无反抗之力。
灵化宇宙不少人暗骂暴岐是疯子。
石门外,战舟不断后退,唯恐被吞噬进去,里面的人个个面色苍白,他们没有被天元宇宙打退,却被暴岐这个疯子给逼退,这个疯子。
无之世界内什么都没有,无尽的黑暗,星空坍缩,当暴岐第四次拍打在鼎钟之上的时候,一道长虹自他体内而出,接天连地。
暴岐一愣,抬头,什么东西?
不止他,整片战场,一道道长虹出现,来自每一个人,不管是天元宇宙修炼者还是灵化宇宙修炼者,皆有长虹而上,在那道道长虹内,有一人行走。
“疯院长?”有人惊呼。
推定部員的艦娘合集
行走于长虹的正是疯院长少尘,而这些长虹,就是记忆,是每个人的红尘记忆。
唯有疯院长少尘以红尘记忆为载体,踏上修炼之路,这条路,只有他能走。
他走过一道道长虹,不受物质的束缚,即便那扩散的无之世界,以及被无声力量坍塌的宇宙星空,同样没能阻止他的脚步,一步踏出,来到暴岐的记忆长虹内。
暴岐目光狂躁:“找死。”
疯院长只是祖境,虽然走自己的路,但不代表他可以越级对战暴岐这种绝顶强者,哪怕行走红尘载体之上,暴岐也可轻易杀他。
疯院长低头看着暴岐:“你的路,很顺,却唯独多了一座山,你应该搬离那座山。”说完,一掌打出,不知他做了什么,暴岐身后出现模糊的影子,带着迷惘的目光。
暴岐本人目光陡睁,抬手抓向疯院长。
疯院长根本避不开,行走红尘又如何,绝对的差距弥补不了。
疯院长平静看着,死亡,也是红尘历练的一种。
他看透世间,大彻大悟,跨有境为无境,以无境破有境,红尘即我,我为红尘!
就在暴岐要抓到疯院长的一刻,熟悉的力量传来,令他惊愕,转头看去,不可能。
只见远方,无声的力量扩大,朝着他而来。
暴岐呆滞,那不是他的力量吗?
珈蓝之洛施展了八星珈蓝,只要在一片范围内,都可以借用出现的力量,她借用的就是暴岐的力量,以暴制暴,以无声对无声。
无声的力量不断朝着暴岐这边扩散,看的灵化宇宙修炼者懵了,还有这种事?
就连圆脸老者,瑶宫主那些人都懵了。
陆隐趁机一掌打出:“你还有闲心看别的地方?”
圆脸老者收回目光,深深看向陆隐,他们确实小看了天元宇宙,这个宇宙虽没有统一的修炼模式,各自发展,但发展出的奇异力量却不少,总能在关键时刻扭转战局。
陆隐松口气,疯院长出手是他没料到的,暴岐的实力带来太大压迫,绝对的实力不是机巧可以弥补,他也没办法遏制暴岐,还好有疯院长与珈蓝之洛。
但珈蓝之洛的天赋,短时间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怎么办?还有,疯院长刚刚对暴岐做了什么?
暴岐一掌拍在鼎钟之上,无声的力量扩散,与珈蓝之洛牵引而出的力量接触,如同两股绝对的黑暗互相吞噬,彼此消磨。
疯院长趁机跑了,他虽看透红尘,但不是要找死,若非实在没办法,他也不会对暴岐出手,差距太大了,他的对手一直是祖境,连序列规则都没到。
暴岐疯狂盯着珈蓝之洛:“居然有这种天赋,女人,你引起我兴趣了,跟我走,我保你加入天外天。”
珈蓝之洛一言不发,她也在想此次八星珈蓝后怎么办。
黑暗力量的剿杀不断扩散,令战场也在扩大。
遥远之外,冰封星空,一个女子站在破碎的机甲上,这台十二环机甲全身冰封,里面的人早已死亡,周围还有一个天元宇宙祖境强者身死,正是曾经举办过蜃域石头拍卖的仰伽上人。
不断有天元宇宙祖境强者赶来这片战场,但那些普通祖境在战场上的生存率不会比机甲好多少。
当然,机甲是最惨的,体积太大,尽管攻击与防御达到祖境层次,但灵化宇宙的强者太多了,如今整片战场,还有不到一半机甲,半数破碎。
武道大帝 忘情至尊
女子踩碎机甲,身前,一道道冰刃斩向四方,撕开了无之世界。
原本充满危险与惊悚的无之世界,却是强者出手的标志。
女子名为水画,是天外天碧水宫长老,宫主正是桑天之下第一人的瑶。
而水画能成为碧水宫长老,其实力在天外天都是排的上名号的。
又一台机甲破碎,冰魄直接洞穿机甲。
这台机甲不过十环,根本挡不住水画的攻击。
这时,凛冽刀锋自上而下斩出。
水画抬眼,头顶,极寒之气形成穹顶,任凭刀锋斩落,毫发无损。
冰寒顺着刀锋蔓延。
出手之人是冷青,刀锋触碰冰寒的一刻,下意识松手,再晚就被冰封了。
这个女人拥有绝顶强大的冰寒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