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光怪陸離偵探社》-九十八.復仇與謎底分享

光怪陸離偵探社
小說推薦光怪陸離偵探社光怪陆离侦探社
强烈,哀鸣般的呼唤随恐怖震颤传荡脚下,灰尘碎石簌簌遮蔽矿洞之中,威尔·肯苍老声音响起。
“我们犯了一个错误……”
他们从开始就被矿道深处的呼唤影响。
像之前的帕夏·里瓦斯,托特,还有努内斯一样,他们以为“寻找同伴”源于内心坚持,实际只是寻找到的合适深入矿道的理由。
沼泽地无处不在的晦涩气息又蒙蔽了他们的感知。
陆离召唤商人安东尼,克莱尔正在路上,其他三条矿道的伊达,海茵茨·艾利斯,凯瑟则联系不上。
他们出现意外,还只是单纯矿道屏蔽外界?但为何陆离没事。
等恐怖鸣颤消失,尘埃落定,陆离退回矿道起点——背后是货真价实的岩壁,一无所获的【灯塔】说明周围并不虚假。
即使勘破矿道真实目的,陆离仍然只能继续向前,迎接矿道背后存在给予他的惩罚。
陆离像是被搁浅水泊的海鱼,没有退路,只能等待命运审判——潮水将它带离,或枯死在沙滩。
最后一条坑道比想象中漫长,并伴随深入,岩壁呈现出坑洼开凿的痕迹,脚下散落会被踢动的碎石。
渐渐地,陆离听到矿洞深处回荡起微弱的,并不孤独的叮铛凿石声。
“我们出来了……前面是矿区的矿奴……”
威尔·肯讶异低语响起,为陆离形容他见到的景象。
随着前进,开凿声变得清晰,陆离看到开采岩壁矿石的轮廓,仿佛肌肉组成的矿奴。
铁镐落下,火星迸溅。
它们因矿洞深处走来的光亮身影暂时放缓,脖颈闭合的口器咧开低囔声。
“……人类……来这里……”
陆离提着矿灯,平静从这些巨大、怪形的矿奴身边走过,离开矿洞。
蚁穴般连接每条矿洞的枢纽大厅,地居人早已等候在此,迎接陆离到来。
“尊贵的地核级客户,欢迎您来到挖掘矿区核心店。”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尊敬对待。
“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陆离注视着妖精般的地居人。
“这是店长大人的圣器。地界守护者的呼唤会源源不断引来本土生灵,放置圣器能让它们迷失和分散,成为圣器养料。”陆离客户等级让地居人足够尊敬与知无不言。
“当然,作为地居人贵客的您是例外的。”
陆离环视地下枢纽大厅,边缘竖井升降台落不进一抹微光,不知在地底几百米深处。
噬謊者
“我的同伴呢。”
“很遗憾陆离大人,您的同伴因为客户等级不够,已经因为违反密令被处决了。”
显然陆离被排除在外——能站在这里,而非遭受与同伴相等的噩耗便是佐证。
陆离默然。
脑海此刻响起威尔·肯的低语:“我没感受到地面……但就在我们下面,有一团……难以描述,被束缚的力量涌动。陆离,你来决定……”
“带我去。”
特種兵之一秒滿級 共工
陆离黑眸低垂,平静地说。
地居人误解了陆离的意思,带领他前往挖掘矿区核心的秘密——
但陆离仍然看到了那些同伴的……结局。
染血的骑士盔甲无用般丢弃角落,与垃圾粪便混在一起;一杆长火枪架在篝火上,烤着肉块;旁边矿奴捏着对比身型犹如细剑,响起噼啪爆裂声的节肢……
“不用为他们伤感……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灵魂不在此地……”
威尔·肯缓缓低语。
“什么意思。”
“这是一场试炼不是吗?我们那时为新驱魔人安排的试炼危险而绝望,但也会保护他们,让他们免遭真正危险……无论何时,内耗都是最愚蠢的行为……希望我的判断能让你心情好一些。”
“这是个好消息。”
起码陆离能相对坦然扫过那堆烤德熟透,花纹外壳变成橙红色的食物残渣,
跟随地居人的带领深入核心,在尽头溶洞中,陆离窥见此地地居人的秘辛。
那像是座巨型石塑,栩栩如生镶嵌岩壁中,石像只雕刻完成尾部,犹如锈铁的,人类历史最伟大炼金产物之一的红铜奢侈地熔铸成铁链,拴起桎梏它的三节尾部,穿入岩石,让它难以逃离。
地界守护者。
陆离想到地居人说出的陌生词汇。
“你们有意向出售‘杀戮权’吗。”
陆离看到架在地界守护者边缘,刚刚完工,捕鲸枪般的巨型矛枪,问道。
片刻,地居人与矿奴围聚中,陆离握住巨型矛枪的扳机。
地居人就是这样会出售它们能出售的一切。比恶龙更严重的对财富的垂涎深入它们的灵魂。
然后,震颤再次出现。
陆离从未如此接近震动的源头。溶洞像是被拿起的摇晃盒子。红铜铁链绷得笔直,牵强约束那只尾巴。震颤之中,陆离同样感受到悲鸣,感受到它的故事,它的痛苦。
沼泽地是怪异。
吞噬岩石,吞噬泥土,吞噬触及的一切,生长名为沼泽地的身躯。
地界守护者们蚕食沼泽地的身躯,阻止它无休止的生长,保护这座世界不被吞噬。
地居人抓住了一只地界守护者,它具有的人性不会逊色任何邪神……
震颤褪去的尾声,陆离抬起巨型矛枪,扣动迟缓扳机。
肉眼无法捕捉的残影激射出去。
嘣——
火光迸溅,一条红铜铁链应声断裂,砸落。
陆离平静看向身旁露出滑稽骇然的地居人。
“我赔。”
地居人俩弄狰狞着扑向陆离,就在这时,恐怖剧震席卷整座溶洞。
陆离只跑到一名矿奴身边,余光看到地界守护者的尾巴缩进岩壁后,下一刻,砸落的碎石将溶洞掩埋。
……
恒古般的宁静在幽暗之中流淌。
哗啦——
碎石滚落,缓缓伸展的幼树散发朦胧微光,显露一道爬出石堆的轮廓,显露边缘的薄雾。
一片雾泊不知何时弥漫在溶洞里。
【由爱生忧,由爱生怖,离于爱者,无忧无怖】
【它像是一直在我们身边,像是随手放下的物件,像是到处可见的东西……】
第一关的答案随之浮现:当你寻找它时,它会消失不见。当你忘记了它,也许不经意就会瞥到它在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