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279、緋村劍心死了(求全訂)

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
小說推薦從白鹿原開始的諸天从白鹿原开始的诸天
“西方史吧。”
“西方史中的希腊罗马历史,我看选课表中最近刚好缺了希腊史和罗马史的小型讨论课,这两个课程热度可以。”
白贵翻着詹姆斯教授递给他的材料,片刻后说道。
他讲述这种研究生小型讨论课,主要是为了尽快修够研究生所需的学分,可没有多大兴趣,去给耶鲁大学的本科生讲述历史。这种小型讨论课即使讲的出彩,也就那样,不可能有演讲一次,就全校轰动,然后名声远扬的程度。
耶鲁大学的学生,还没那么闲全部跑来听讲。
而且他讲的再有深度,对于这种古代历史,实际上,翻来覆去也就那些知识,只是剖析的角度不同。
另外他现在名气不小,外界新闻报道频繁,正是降降温的时候,哪会在这种事情上多费心思,走个过场而已。
“希腊-罗马史,好,我会向校方替你申请。”
“你这段时间准备好。”
詹姆斯教授点了点头。
如他们这些历史学家,说是专研某一个方面的历史,但对其他方面的历史还是了如指掌的,给本科生上课,绰绰有余。
……
一周后。
讲堂的一间教授。
报名白贵这堂课的本科生只有十二人。
各个学院的都有,不仅有历史系,还有其他学院,例如神学院、戏剧学院、建筑学院、艺术学院等等。
“古希腊文明始于爱琴海文明,它的忠心在爱琴海上的克里特岛和希腊半岛南部的迈锡尼城,所以又称为‘克里特-迈锡尼文明时代’……”
“迈锡尼文明是希腊的青铜文明……”
“多利亚人毁灭迈锡尼各国后并未建立自己的国家,希腊的文明传统断绝了两三百年,反应它主要情况的历史文献资料是《荷马史诗》……”
白贵侃侃而谈,镇定自若。
既然是研究生讨论课,那么上课的形式自然和普通大学的课程不同,有如圆桌会议一样,是互相探讨讲述,以此来加深学习。
滋铃铃,窗外铃响。
“这节课就上到这里。”
他合上课本,起身对着面前的十二名学生微微躬身,径直离去。
这十二名学生一多半是国内的留学生,听说他开设了研究生讨论课,纷纷报名。
毕竟如他这么在耶鲁和阿妹肯国出名的人不多。
“想不到白美和在国内有个跑跑先生的名号。”
“到了国外,亦是如此。”
几个年轻的华夏留学生低声交流,笑道。
一刻钟后。
白贵回到了公寓。
“现在积攒的道功已经有两千八百多点,而黄粱一梦的道功所需是三千九百点,还差一千一百点。”
“想要攒下一千一百点,估计得等到我博士毕业之后了。”
他冥想出昆仑镜,看到上面的道功,心里暗道。
以他提前毕业,修学分的速度,即使博士毕业,也要不了几年时间。
这时是午时。
他趁着这个时间,打坐练功。
默念功法,周身慢慢的开始放松,冥想到了无边无际的太空之中,不时就似乎感到了一滴又一滴的甘露,形似荷叶凝露,从头顶徐徐而下,进入身中,从上到下,从内到外,将全身冲洗干净……
“百日筑基只是一个虚指,我根基太深,想要达到完美筑基,就必须借助外力,以白鹿仙草的程度,估计这个时间需要十数年,才能补足。”
“不过即使到了百日筑基之境,后面的长养圣胎境界虽是修性……,但若无机缘,也无法达到。”
白贵默默想道。
他打坐收功,炁行于督脉化作金津,行于任脉化作玉液,,两者相遇化作甘露,他使用吞津法将其吞入腹中,此为全真百日筑基的修行功之一。
吕祖有诗为证:“白云朝顶上,甘露洒须弥。”
“南樵子曰:‘道子所以长养圣胎者,不独玄门为然。释氏亦有形成出胎之语,修真之士……’
偈曰:
男儿怀孕是胎仙。
只为蟾光夜夜圆。
夺得天机真造化。
身中自有玉清天。”——《老子常清静经》
他走出别墅。
到了隔壁。
隔壁是山田光子租借的别墅。
“绯村前辈,你回来了?”
自从上次一别,白贵再次看到了绯村剑心,只是这时的绯村剑心精神状态和以往差得远,垂垂老矣,似乎下一刻就要步入黄泉。
“谢谢你的手枪,要不是这支手枪,我险些在重华楼就被无敌杀了。”
“比起剑道,还是枪好使。”
绯村剑心将勃朗宁手枪扔给白贵,像是了解了一个心愿。
他重重的躺在沙发上,喘了一口粗气。
“阿妹肯国我已经游览过了,本来和你比试剑道的时候,就削去了不少余寿,现在又和无敌那个武痴大战一场……”
“无敌练了绝情绝义剑法后,他……”
绯村剑心说道。
说完后。
他死了,正如很多年迈的老人死去一样。
无声无息!
他老死了,身上藏着许多暗伤,能活到现在这岁数,已经很不错了。
白贵帮助山田光子,将绯村剑心的尸骨送到了火葬场,而后将骨灰盒托人邮递到东瀛京都右京区的妙心寺安葬。
东瀛人不像华夏人讲究土葬。
东瀛是最早开始火葬的国家,火化后,将骨灰盒埋葬在寺院是东瀛的风俗。
山田光子和绯村剑心相处时间不长,又没有什么深刻的感情。
这事只是微不足道的寻常小事。
只是……,让人看到了生命的脆弱。
“我离开你后,回到了秦省,回到了家乡,刚回去的时候,就听到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死了,我在年关后拜祭了他的坟墓,甚至我现在都不知道他的名字。”
白贵拥着山田光子,陈述道。
此刻山田光子和他的心情差不多,知晓了一个生命的逝去,不足以沉悲,但心里难免掩上一层翳,快乐不起来。
……
雲海仙廚錄
时光流逝,白驹过隙。
眨眼便到了四月份,白贵正式从耶鲁大学研究生院毕业,获得了研究生学位。
而这时,也到了雄辩俱乐部纳新的日子。
“不知道到底有什么神异?”
白贵再次走到这幢希腊史神庙的小楼旁,好奇道。
他刚才看到一群年轻学生,胸口佩戴者骷髅头标志的徽章,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