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兩千七百四十六章 落花流水熱推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肖舜一声吼,犹如平地一声惊雷。
正在院子内打砸的壮汉们,纷纷被这道声音震慑。
与此同时,王麻子抬眼朝着肖舜所在的方位看了过去,语调带着几分戏谑:“嗓门倒是挺洪亮的,看来你小子恢复的不错啊!”
“当家的,你回去,这里的事情我能处理。”
李温婉快步走到肖舜身旁,想要将人往屋子里拽。
使了使劲儿,这在发现眼前的肖舜居然纹丝不动。
见状,她心里可谓是万分焦急。
不久之前,王麻子曾经来过家里一趟,当时陈青牛为了保住家里那块地,跟对方发生了冲突。
后者虽然是个庄稼汉子,身强体壮力大如牛,可惜王麻子狐朋狗友众多,陈青牛一人之力,又岂会是那帮流氓的对手,被打了个死去活来,甚至连脑门都被锄头给来了一下。
李温婉劝说道:“你才恢复没多久,赶紧回屋里去待着!”
显然,她是准备自己来处理今天的事情、
肖舜从来不会站在女人的背后,哪怕他跟眼前的李温婉非亲非故,但也不会放任王麻子等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胡作非为。
他拍了拍李温婉的肩膀,笑道:“没事,我自己能够处理。”
由于丹田无法启用,肖舜一身修为根本无法施展。
饶是如此,他此刻却气势十足,缓缓朝着王麻子等人走去。
看到这里,王麻子咧嘴一笑:“小子,挺有种的呀,是不是上次还没有将你收拾够?”
他在城里有关系,平日在村子里谁都不放在眼里,区区一个庄稼汉子,就跟一只能够随意捏死的蝼蚁一般!
迎着王麻子那轻蔑的目光,肖舜淡淡开口:“从这里滚出去!”
话音刚落,在场众人顿时一愣。
好家伙,这憨货什么时候也学会用这样嚣张的话语了?
王麻子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感觉自己刚才出现了幻听。
陈青牛的好脾气,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平时跟谁都是笑脸相迎,从来就没有红过脸,而且哪家有事儿,他也是第一次帮忙。
因此,王麻子没少欺负这个老实人。
他第一次见到陈青牛发火,还是上次占有陈家背后那块地的时候,双方闹的是非常不愉快。
眼见有人居然敢跟自己过不去,王麻子一气之下拿起锄头就往陈青牛脑门上砸去,几乎要了后者半条命!
瞥了眼站在眼前寸步不让的肖舜,王麻子恼怒道:“你特么刚才说什么?有种的在给老子说一句?”
肖舜板着脸道:“我说让你们滚!”
这下子,王麻子算是清楚了,感情这小子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
娘的,可恨上次没一锄头将孙子给拍死!
王麻子心里恨恨不已的想着,觉得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
这时,一名五大三粗的汉子拿着要跟粗壮的木棍,神色不善的朝着肖舜走了过去:“你特么个杂种,也敢跟王爷嚣张?”
他嘴里说这话,手上并没有闲着,举起木棍往肖舜身上招呼。
“嗡!”
破空声呼啸而起,肖舜心中一凛。
今时不同往日,他现在实力被封印,体魄也随之变得孱弱,若是硬接这一棍,只怕是要伤筋动骨。
看着那迎面而来的凶器,肖舜脚步向后一退。
虽然实力下降严重,但他身体的本能反应,却并没有随之减弱太多,完美的避开了对手的攻击。
一击不中,壮汉恼羞成怒道:“你特么还敢躲?”
说着,抡圆了就木棍继续砸。
肖舜心想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手里的扫帚打算跟那壮汉较量一番。
桃花 香
“砰!”
扫帚跟木棍重重的撞击在一起,随即断成了两截。
见状,壮汉讥笑一声:“废材果然是废材,就连武器也一样那么废!”
肖舜还从来没有被一个普通人这样嘲笑过,心里也是有些恼怒,只可惜他现在空有一身本领,但却无从施展。
手里的扫帚现在是不能用了,他随手扔在地上,打算赤手空拳跟对方搏斗一场。
“你特么给我去死!”
壮汉怒吼着,又一次将手中的木棍挥落。
就在对方出招的一瞬间,肖舜瞅准时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随即一击炮拳破空而出。
壮汉此刻空门大开,根本就避不开他这一拳,重重挨了一下。
“咚!”
一声闷响荡开,壮汉只感觉自己被一拳头砸断了几根,疼的是冷汗涔涔。
即便如此,肖舜并没有打算要放过此人,又是一击老拳轰向壮汉面门。
猝不及防之下,后者被打了个正着,脸上顿时鲜血飞溅。
这一幕,让王麻子有些意想不到。
在他看来,今天对那块地势在必得,可谁知道这小子居然如此冥顽不灵,之前脑壳都快要被打爆了,还敢继续跟自己作对!
一念至此,王麻子怒道:“愣着干什么,给老子弄死这混蛋!”
老大发话了,壮汉们不敢有丝毫怠慢,纷纷抄起武器朝着肖舜冲了过去。
一旁的李温婉见状,心里忐忑不安,想要上去帮忙,却又好怕增加肖舜的负担,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就在她担忧不已之际,肖舜跟壮汉们的战斗已经打响。
小院内,顿时乱象纷呈。
此刻,肖舜以一敌六,气势兀自不减。
面对众多敌人的进攻,他不退反进,整个人锋芒毕露。
毕竟拥有修者的眼力以及见识,哪怕肖舜现在是个普通人,但他战斗本能也绝对普通人能够比拟。
闪转腾挪之间,他愣是让壮汉们连自己的衣角都没有摸到,反而是凭借着对手们出招的奸细,偷袭了好几下。
壮汉见久战不下,脸上的表情也非常的难看。
那么多人打一个重伤未愈的家伙,场面还这样的胶着,此事要是传扬出去,他们的脸面真没地方搁啊!
混乱之中,有人愤愤不已的说了句:“妈的,这小子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有人回答:“该不会是脑子被打,突然领悟了什么神功吧?”
“去你二大爷的,赶紧将这混蛋收拾了,不然王爷怪罪下来,咱们哥几个全都得去喝西北风!”
话至于此,壮汉们立刻精神一振。
他们如今能够过上好日子,那可全都是王麻子所赐,但今天要是连一个废物都搞不定,对方又咱们可能继续重用自己等人。
在此前提下,一帮壮汉是不敢在多想上面,铆足了劲儿想要将眼前的肖舜大卸八块,以此来获取老大的信任。
想法从来都是美好的,但现实却往往很残酷。
纵然壮汉们重整旗鼓杀来,肖舜竟越战越勇。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身体的掌控也是更加得心应手。
仅仅十几个回合而已,肖舜便将壮汉打的人仰马翻,一个个就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躺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见状,王麻子瞪圆了眼睛,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这家伙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强了?
不久之前,他也是带着这帮手下过来找陈青牛,后者之前虽然也极力反抗,可最后被打的都快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这才过去了几天的时间,怎么结局就发生这样巨大的转变?
对此,王麻子是百思不得其解。
另一边,李温婉同样也是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肖舜。
不知怎地,她突然感觉站在不远处的人,变得渔鸥写陌生!
他真的是阿牛吗?
这个问题,在李温婉心中飘荡而起,毕竟她认识的那个阿牛,绝对没有现在这样的本事啊!
正当她错愕不已之际,肖舜朝着王麻子喝道:“带着你的人,立刻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