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愛下-306 老李的發財之路(求月票)相伴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结果没过多久,土匪打劫敌占区的序幕拉开了。
消息是铺天盖地的传来,鬼子周边治安力量相对薄弱的大小城镇,被土匪们抢了不少。
最让李云龙和赵刚有些傻眼的是,消息传来,说前不久抢劫日伪军银行的事都是土匪们干的。
土匪们也都承认了,而且一个个还争着说这事是自己干的。
逗比鎖
这下子李云龙和赵刚也有些困惑了,原本两人还做出了一致的判断,认为这事绝对是独立团突击队干的。
可眼前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真是土匪干的?
“绝对不可能,土匪他娘的要是都有这份本事了,还要咱们八路军做什么?”李云龙并不相信。
赵刚苦笑道:“我和老李你的看法一致,这事绝对不是土匪干的,可问题是,眼前的情况到底是怎么出现的?这些土匪们为什么要跳出来抢着背黑锅?”
李云龙没有说话,总觉得眼前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
遥想不久之前……可能是自己还在新一团当团长的时候,也可能是自己在独立团当副团长的时候,每次老孔那家伙出兵,干了坏事,捞了好处,可黑锅到头来好像都是自己背的!
眼前的手法何其相似啊!
“不会是老孔找土匪背了锅吧?”
异口同声的判断说出口,李云龙和赵刚望着彼此,面面相觑。
好家伙,想到一块儿去了。
接着,李云龙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
“老赵,还记得两周之前,独立团在黑云峰清剿了黑云寨的土匪吧?我听说和尚还俘虏了一批土匪回去。”
“这么一想,独立团就和土匪扯上关系了,老孔要是真想找土匪背锅的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赵刚赞同道:“有道理,只是老孔手头就只有黑云寨这一伙土匪,有一个谢宝庆,他是怎么做到让整个晋西北的土匪,都突然动乱起来,四处抢劫鬼子占领区呢?”
两人对视了一眼,苦笑着摇了摇头,完全不清楚状况。
李云龙道:“先不管这么多,眼前可是发财的机会。
老赵,说来也是巧了,老孔抢劫了日伪军银行之后,咱们这边眼红,就开始加紧大刀队的训练,这段日子训练的也算不错,不就刚好派上用场了?
眼下土匪们四处抢劫,我听说老孔的独立团和老丁的新一团也都有动作,这两个家伙绝对是坐不住的。
咱们新二团可不能落下。
一个要趁着鬼子对付土匪,趁机打下日军控制的郊区村镇。另外,这段时间让张大彪带着大刀队,也学着土匪,到周边的县城、镇子里打劫去。”
赵刚提醒道:“那可要和大刀队的同志们交代清楚了,咱们和土匪不一样,老百姓的东西是半点不能碰的。”
李云龙笑道:“老赵,你放心,大彪那小子这些方面还是清楚的,大刀队的主要目标是日伪军的银行、物资库、军火库和日伪军所开的一些商铺。”
赵刚这也才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接着,李云龙和赵刚就着如何安排全团,进行趁机的反击军事行动,以及打劫日伪军县城各处物资的计划,做了详细的讨论和安排。
…………
而除了晋西北铁三角之外。
八路军其他团长们也都不傻,再加上不久前的破袭作战,因为大部分打得都是攻坚战,虽然打赢了胜仗,落到手头的缴获也没有多少,这段时间日子正过的苦着呢!
国军方面又彻底断了八路军的军费供应。
眼见着寒冬就要彻底来临了,再不弄点物资回来,过年怕是都得饿肚子。
八路军各团,自然抓住眼下土匪祸乱小鬼子的机会,趁机在各地打伏击、游击,搞缴获,捞油水。
最后就连地方部队,甚至是民兵同志们,收到风向之后,也纷纷加入了对敌占区物资武装抢夺的阵营。
八路军总部这边自然也收到消息。
龍組之戰神異骸
领导们都有些发愣。
国军方面不再供应八路军的经费之后,八路军这边经费立马变得空前紧张起来。
总部也没办法了,只能鼓励前线作战部队,一方面扩大根据地生产,另一方面通过与日伪军的作战,缴获物资,供应本身部队的物资所需。
大的方面自然是以游击战为主。
原以为也就是小打小闹的事情。
谁知道,局势越来越乱。
各方传递过来的情报表明,这场乱局,似乎是由土匪们发疯似的四处抢劫敌占区引起的。
接着,八路军这边不少队伍参与到武装夺取敌占区现金流,与物资流的行动之中。
连锁效应之下,晋绥军也坐不住了。
这土匪和八路军纷纷出手,小鬼子忙的焦头烂额。
占领区这么大,鬼子和伪军就算是兵力再雄厚,也总有忙不过来,捉襟见肘的时候。
鬼子伪军的便宜似乎非常好占,谁来凑凑热闹,好像都能抢上一把。
听说不少土匪更是抢的钵满盆满。
晋绥军里边有不少军官可都是见钱眼开的主,自然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
也纷纷加入武装夺取鬼子占领区现金流与物资流的阵营。
这下子,占领区的鬼子和伪军们更是双拳难敌四手了。
最后就连处在敌后的一些中央军、顽军也都来凑了一把热闹。
大有以抢劫手段,瓜分鬼子占领区的意思。
由于事情主要发生在三八六旅负责的游击区域,老总打电话询问旅长,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局势的混乱。
实际上,旅部这边同样是两眼一抹黑,搞不清楚状况。
旅长和老总都知道,前几次打劫日伪军银行是独立团突击队干的。
毕竟打劫回来的钱都送到总部去了。
眼前土匪这事,虽然两人都觉得还是和孔捷有关系,却又始终猜不透其中的缘由。
最终挂断电话的时候,旅长只感慨了一句话:
“这就是孔捷最滑头的地方,干了坏事,你还别想轻易把他揪出来!”
参谋长笑道:“旅长,最先抢劫日伪军银行这事,咱们知道是突击队干的,可眼下掀起这么大的风波,难道您认为还是孔捷一手造成的?”
旅长道:“少不得这小子在背后推波助澜。”
“可孔捷也就是个团长,往小了说,也就是他独立团这一亩三分地,他说了算回事,眼下土匪、顽军、中央军、晋绥军,甚至咱们好多部队都被间接调动起来了,这小子这么能折腾?”
旅长道:“具体的,我现在也没搞清楚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这事绝对和孔捷有关系,咱们只需要知道,孔捷这小子抢了人家日伪军的银行,结果黑锅却背到了土匪的头上,就该明白,一准儿是这滑头干的好事。”
“旅长,与其咱们在这儿瞎猜,要不派个人去独立团问问?”
“不去,绝对不能去,咱们现在要是派人过去问情况,孔捷那小子还不把尾巴翘到天上去?
好家伙,弄出这么大的阵仗,咱们都被他蒙在了鼓里,到时候他不得偷偷的笑话咱们?”旅长黑着脸说道。
農家 小 寡婦
参谋长笑道:“也对,不管怎么说,这事总归是好事,给咱们创造了作战的绝佳契机,希望咱们各前线部队能够抓住机会,囤积到足够的物资和装备,以支撑后续的作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