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黃金召喚師 醉虎-第六百八十三章 踐踏看書

黃金召喚師
小說推薦黃金召喚師黄金召唤师
夏平安也发现了远处传来的波动和天边飞速闪溜过来的那一道火光,知道胡家的高手已经发现了璇玑城中的情况,正飞速赶来。
那个谷长老应该就在璇玑城附近,这里这么大动静,胡家堡都被自己轰没了,再加上自己五行拳凝聚出来的五行之力产生的扰动,作为一个九阳境的召唤师,那个谷长老要是还不知道璇玑城中出了事,那未免也太迟钝了。
胡盛吐血,重伤,跌落到地面,在地上都砸出了一个大坑。
而听到天边传来的波动,胡盛就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一根浮木一样,他手一动,拿出一把丹药,想都不想就塞到自己嘴里,丹药下肚的一瞬间,他全身的伤势就开始迅速恢复,碎裂的骨骼也在啪啪作响,在重新聚合。
“看你怎么死……”胡盛凄厉的瞪了天空之中夏平安一眼,狂叫一声,吐了一口血之后,整个人一挥手,他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坛城的虚影,密密麻麻的战阵战兵就出现在他的身边,那些召唤物,不能飞的,全部在地面上结成了战阵,连接为一体,把胡盛守在其中,能飞的,全部朝着夏平安冲了过来。
胡盛秘密坛城中的召唤物,几乎倾巢而出,地面上的战阵战兵战偶一下子就有数万,天空之中飞舞冲来的各种召唤物,数量也有数千,各种鸟,怪兽,龙吟虎啸,冒火的,带风的,差不多是应有尽有。
他已经孤注一掷,不仅如此,在召唤出自己秘密坛城几乎所有战力的同时,胡盛一咬牙,拿出一个阵盘,往地上一摔,一道金色的光华就冲天而起,那阵盘显化出一座七层的宝塔,直接把胡盛罩在其中,一下子守护了起来。
“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
“没想到胡盛身上还带着这种保命的玩意儿!”
“废话,那可是神裔家族的子弟,谁身上没有一点保命的东西,听说那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哪怕是九阳境的强者一时之间也无法完全摧毁,想要破阵,难上加上……”
“胡家的高手好像要来了,小狂神危险了……”
一直到这个时候,周围的天空之中,都是看热闹的人,大家议论纷纷,有的人震惊于之前夏平安的手段,但这种涉及到两个神裔家族之间的冲突,一般人,只是在旁边看热闹,根本不敢插手。
地面上乌云乍起,乌泱泱的一片召唤物朝着夏平安飞来,把周围的不少人都吓了一跳。
宠婚难逃:总裁的秘密情人
但是,还不等天空之中的那些面目狰狞的朝着夏平安冲来,夏平安身上就闪动起了光华,周围的人一下子就惊呼起来,“堕泪碑……”
“堕泪碑,小狂神居然会召唤堕泪碑……”
只见一块巨大肃穆的黑色石碑出现在夏平安身后,看到那块黑色的石碑,围观的无数召唤师都惊呼了起来——这个术法,几乎是所有召唤术法的克星,堕泪碑一出,你能召唤再强的东西都没用,堕泪碑等于可以把对手的召唤术的武装全部解除,特别是在这种一对一的较量之中,堕泪碑的威力,更是一下子显露无疑。
堕泪碑,是所有召唤师最敬畏,也是最渴望掌握的召唤术法之一,能掌握这个召唤术法的召唤师,寥寥无几。
堕泪碑一出,羊祜——羊公的身形光影就出现在堕泪碑之上,羊祜用悲悯和蔼的目光看着周围,犹如慈父看到幼子,对着四周遥行一礼,一瞬间,四周风云变色,局面瞬间逆转。
无论天空和地面上,所有胡盛召唤出来的东西,看到羊祜的瞬间,全部双眼流泪,战意全消,俯首行礼,然后飞退到一边。
之前被地面上无数战兵战偶凝结成大阵包围着的胡盛藏身的阵盘,一下子就显露了出来。
夏平安一声不吭,只是身形一闪,就在所有人的注释之下,一下子就没入到了胡盛的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之中。
“小狂神居然敢进入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惨了,他岂不是要被那大阵困死……”
“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普通人进去根本找不到出口……”
“小狂神狂虽然狂,有几分狂神的风采,但太鲁莽了,居然敢随意进入到别人的阵盘之中……”
武漢·抗疫日記
高樓大廈 小說
无数人看到夏平安进入到那阵盘之中,都在惋惜摇头。
而还不等周围的那些人反应过来,只是七八秒的时间,之前罩住胡盛的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的阵盘,突然一阵颤动,剧烈摇晃起来,然后下一秒,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已经化为一道光,一下子消失,反而出现在夏平安的手上。
地面上,夏平安凝立在距离地面十多米的空中,手上正抓着那滴溜溜旋转着的金色的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的阵盘,而胡盛则盘膝坐在地上,就像见鬼一样,一脸不可思议的抬着头,看着夏平安把阵盘装入到自己空间仓库的夏平安,惊愕失神的大叫,“不可能……”
只有那些超强的阵法师,才能在进入阵盘的瞬间,掌控或者摧毁阵盘的枢机秘钮,将阵盘反客为主控制在自己手上。
阵盘其实就是阵法师之间的较量交流的工具,普通人虽然能够使用阵盘,但根本不明白其中的关窍。
难道小狂神还是隐藏的强大的阵法师。
这一刻,无数人的脑袋上一下子闪过这个念头,除了强大的阵法师,没有人可以在进入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客为主,把阵盘控制权抢夺到自己手里。
夏平安其实能这么快的控制住这个阵盘,只是因为之前他在铁剑峰的时候,铁剑老人曾经用这个阵盘和他推演过无数次金刚连环护身宝塔阵的阵盘的变化之道,进行过无数次的攻防推演,当然,铁剑老人的阵法造诣,在夏平安看来,也就是小学生的水平,那样的推演,对铁剑老人来说可能就是乐趣,但对夏平安来说,他通过那些推演,早已经把这种阵盘玩得滚瓜烂熟,所以才能这么快就把这个阵盘给破了。
堕泪碑破了胡盛的召唤术!
阵法师的造诣又眨眼之间破了胡盛的阵盘!
万众瞩目之下,胡盛依仗的东西,居然没有能在夏平安面前坚持超过三十秒。
无数人震惊莫名。
还不等盘膝坐在地上的胡盛转身要逃,夏平安的一只铁拳,已经凌空而至,“轰”的一声巨响,只是一拳,就把刚刚要起身逃走的胡盛重新拍到了地下的大坑之中,胡盛全身骨骼一下子又碎了一半,他惨叫一声,七窍喷血,凄惨到难以形容。
胡盛在夏平安的铁拳之下,简直就像一个可怜的初中生在面对职业重量级拳击手,完全毫无反抗之力。
“我和你拼了……”胡盛怒吼一声,奋起最后的余力和凶残之气,手上出现一支魂器长剑,朝着夏平安斩了过来。
七星剑鞭出现在夏平安的手中,只是一剑,胡盛拿着长剑的手就被夏平安活生生斩断,夏平安一脚踏在胡盛的脸上,咔嚓一声,把胡盛的鼻子都踩塌了,嘴里的牙齿直接喷出一排,再接着,夏平安凌空转身,重重一脚,就把胡盛重新踩到了地上,像死猪一样再也无法动弹……
拾光
就在这时,胡家的谷长老已经化为一溜火光气势汹汹的飞来,而胡盛被夏平安踩着脑袋,七星长剑的剑尖抵着脖子,像死鱼一样,再也动弹不了。
谷长老已经看清了胡家堡的情况,整个胡家堡,已经被夷为平地,胡家堡的人一个都没见着,只有胡盛凄惨的倒在地上,被夏平安用一只脚踩住脑袋,像一条死鱼一样。
胡家几百年来,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胡家的人又何曾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如此羞辱过。
“好贼子……”谷长老的声音已经愤怒之极,轰隆隆的从天空之中传来,恨不得把夏平安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谷长老不知道夏平安是怎么来到璇玑城的,但眼前的局面,胡家在璇玑城的威风尊严,却已经被夏平安踩在了地上,成了笑话。
夏平安冷冷的看着谷长老盛怒之下飞来的模样,胸有成竹,一动不动,脸上还挂着一丝不屑的冷笑,他不是谷长老的对手,但眼前这种情况,谷长老也不可能耐他分毫。
果然,就在谷长老冲到距离夏平安万米的时候,天空之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屏障,胡家谷长老那飞窜的火光,一下子就被那屏障挡了下来。
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天空之中响起来。
“胡谷,都是神裔家族,小辈的事情,我们插手不合适,让他们说清楚再做定论吧……”
开口的,是之前被惊动出来,一直在旁边观战,但一直没有出声的笛家在璇玑城的一个长老笛璇。
靈夢總受合同誌 大家的靈夢!
笛家的这位长老长得温文尔雅,下巴上留着三缕长须,看起来温文如水,只是一双眼睛神光闪动,看起来也是不好惹的。
现在这种情况,笛璇也不得不出手,因为他要是不出手,让胡家的长老在这里把梅政干掉,那笛家的声威尊严,也就要被胡家踩在脚下。
天下人都知道,梅政可是笛家的女婿啊,哪怕这女婿在胡家高层来看就是一个名头,但这个名头,在这种时候,笛家也不能坐视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