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莫求仙緣 蒙面怪客-755 繼承讀書

莫求仙緣
小說推薦莫求仙緣莫求仙缘
帝喾面带苦笑,从身上取出一枚带有自己言令法咒的秘牌,朝着莫求叹道:
“莫道主,你不必有此担心。”
“先不说我们两人此番的交情,就算在下成为鲁王,此后抵抗昭王,也需借助道主之力。”
“更何况道主还是太真师尊,我又怎会对你不利?”
“宫主说的是。”莫求点头,动作却不见迟疑,收起秘牌打入法咒:
“莫某也只是以防万一,毕竟宫主成为鲁王,一声令下,怕就能让在下死无葬身之地。”
“届时,上清玄幽洞天怕也难逃一劫,莫某可不敢赌。”
“说笑了,说笑了。”
帝喾连连摇头。
不过不论他怎么说,莫求都要在目前占据优势的情况下,让对方以自己本命鬼体立誓。
如此,方能心安。
“宫主。”
虚空晃动,白叔现身附近,恭恭敬敬拱手:
“开始了。”
“好。”
帝喾精神一震,伸手前引:
“道主,请!”
“宫主请!”
两人略作谦让,由帝喾在前,鬼物附身的全真道十余人在后,化作道道流光朝前飞掠。
三年过去。
来的人、鬼,大半都已永远留在葬龙天。
而回去的,无不实力大进,莫求、帝喾不提,白叔修为逼近鬼王中阶,王虎也曾力斩一头九阶龙族。
全真道十余人,不是已经成为金丹宗师,就是有着金丹战力。
底蕴,陡然一深。
“嗡……”
峡谷某处,虚空突有涟漪浮现,一个漆黑深邃不知通往何处的通道,缓缓扩张开来。
随着通道浮现,一道道鬼影从四面八方涌来。
蒙山、承天侯、阳侯、心剑郡主等等……
他们身边跟随的鬼物同样寥寥无几,更有一些郡侯以惊疑不定的眼神,看向帝喾所在。
这些是游离在葬龙天其他地方的鬼物,目前也已从其他兄弟姐妹口中知晓此前之事。
龙族精血,几乎都在帝喾身上。
一时间。
道道杀机若隐若现。
现在还没回去,这么多鬼物一起出手,未必不能趁机拿下帝喾,夺下他手中的精血。
“哼!”
莫求见状,轻哼一声,迈步上前。
他扫眼四周,一股凌厉杀机横扫四方,视线所过,众鬼一时间竟为之震慑,不少鬼物下意识后退。
即使是强如蒙山,也忍不住双眼一缩。
‘怎么会?’
心剑郡主与阳侯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狐疑。
他们此前早已打听过,莫求本身的实力虽然不错,却也不过刚刚进阶元婴之境不久。
之所以能硬抗十一阶鬼族,靠的是此界先民遗族的众力加持。
本人,
算不得太强。
至少,与一干鬼王比,强也强的有限。
现今看来,怕是小觑了此人。
“莫道主。”帝喾也是眼眉微挑,面露惊疑:
“想不到,区区月余不见,道主的修为又有进展,在下佩服。”
“客气了。”莫求面色不变:
“不过是略有所悟而已,算不得什么。”
他的修为并未有什么增加,毕竟手上的几十朵灵火还未炼化,但杀伐之意却有进展。
太上长老手中之物,让他对自身所学法门有了更深的了解。
十方杀道,
已然开始融于自身。
举手抬足,都可外放杀意,念头一起,即可自成杀界,对于武道法门,算是更上一层楼。
此时的他,无需施展阎罗法体,单靠自身所学的武技秘法,怕就能与中阶鬼王相抗。
这种明悟,自然而然浮现脑海。
至于如何做到的,却无需朝帝喾等鬼物解释。
“来了!”
有鬼物低喝。
与此同时,场中通道成型,一股浩瀚神念自内里涌出,横扫四方,把场中鬼物尽数包裹。
“通道开启仅有一刻钟。”
“尔等速回!”
苍老嘶哑之音隔空传来,闻声,帝喾面色微变,眼中似有喜色,挥手示意众鬼跟上。
“唰!”
“唰唰!”
一道道鬼影没入通道,转瞬消失不见。
下 堂 後
莫求紧跟帝喾,身形在没入通道的瞬间眉心微动,皮肉裂开,大罗法眼朝外悄悄窥探。
感知中,幽暗深邃的通道,在大罗法眼看来却是七彩斑斓、美轮美奂。
通道曲折、变换,道道流光受某种力量的牵引朝前飞掠,直至接连扎入一滴水滴之中。
‘水滴?’
莫求愣神,还未回过神来,眼前一花,幽冷死寂、阴森苍凉的阴间,已然浮现感知。
绝品神医 狐颜乱语
一干鬼物出现在广场上,正自晃神之际,一位身着白色长袍、面带沧桑的鬼物飘至半空:
“诸位。”
“暂且在这里修行三个阳日,三日后再谈其他。”
“当然!”
老者扫视众鬼,淡然道:
“若是尔等以为自己无望鲁王之位,自可先行离开,他日直接参加鲁王继承大典即可。”
“哼!”
蒙山冷哼,猛然拂袖,大踏步朝场外行去。
其他几位郡侯面色变换数次,最终朝着帝喾看了一眼,也无声叹气,扭头跟着远去。
片刻后。
除了帝喾一行,仅剩几位驻地就在附近的鬼物留下,其他鬼物尽皆一一离开。
“想不到。”
白衣老鬼垂首看来,眼露欣喜和惊讶:
“竟然是七非宫拔得头筹,而且看清楚,你那些弟兄虽心有不甘,对此却无多少怨言。”
无需多言,此行谁胜胜负,一眼即明。
“惭愧。”帝喾朝着对方拱手:
“晚辈不过是一时侥幸,得贵人相助,不过六伯此番却是为何,不是直接会鲁王宫吗?”
“嗯。”
白衣老鬼双眼一缩,面露凝重:
“你随我来。”
“是。”帝喾应是,迈步前行之际,又看向白叔、莫求:
“白叔、莫道主,不妨一起过来。”
作为身边跟随多年的亲信,他自是信得过白叔,而叫上莫求,则是在表达自己的善意。
“好。”
莫求点头,转身叮嘱了王虎几句。
一人三鬼离开广场,遁向城池正中的大殿。
“莫道主,这位是我三伯,自父王还是郡侯之时就追随左右,实力深不可测,对我……”
醫 妃 有毒
帝喾小声传念:
“也颇为照顾。”
莫求缓缓点头。
对于鲁王的家事,他也有所了解,毕竟要做到知己知彼。
阆政候燕平,随母性,无间鬼体,中阶鬼王,虽然传闻说此侯空有境界,但不善杀伐。
但在莫求看来,传言怕是不真。
此鬼浑身气息凝练,无一丝一毫外泄,举手抬足间劲力浑然如一,远非普通鬼王相比。
深藏不露?
难怪能追随鲁王那么多年,始终安然无恙。
盘坐大殿一侧,阆政侯伸手示意:
“宫主,坐。”
“三伯……”帝喾一愣:
“这,不合适吧?”
两鬼一个是长辈,一个是晚辈,理应尊卑有序,而今对方竟然把上首的位置让了除了。
语气,更是透着股恭谨。
“宫主无需介意。”阆政侯挥手:
“你即已在众兄弟姐妹中拔得头筹,就是下任鲁王,燕平以后就是下属,岂敢逾越。”
“坐吧!”
他叹了口气,道:
“不过,事情怕是会生出变故。”
“变故?”
帝喾面色一凝,顾不得再次谦让,坐下后道:
“三伯此言何意?”
“这……”
阆政侯面带迟疑,欲言又止。
“三伯。”帝喾面色一肃,拱手开口:
“帝喾小的时候,就多番承情,七非宫初立之际,更是多亏了三伯关照、上下打点。”
“若是我继承鲁王之位,定然不敢忘三伯的谆谆教导。”
“若违此言,天诛地灭!”
说着,他单手虚伸,一脸正色。
“唉!”
阆政侯急急摆手:
“宫主何出此言,你的品性我又岂会不知,自是信得过。我所说的,与这些没有关系。”
说着,视线掠过帝喾,看向一旁的白叔、莫求,尤其是莫求,审视的目光来回打量。
“这两位,可信得过?”
帝喾家仆白叔,他自是认识。
但莫求……
因为遮掩了气息、相貌,他却没能认出这位全真道道主来。
“三伯放心。”
帝喾闻言一笑,道:
“这两位,在下可以毫无保留的托付身家性命,有话尽管直说,他们绝对值得信任。”
“那就好。”
阆政侯点头,收敛了一下精神,才缓缓开口:
“宫主有所不知,在你们进入葬龙天的这段时间,鲁王境高手暂时空缺,昭王趁机进犯。”
“原本以为,三年时间不长,稍作抵抗也就过去了。”
“谁曾想……”
他轻叹一声,道:
“昭王进兵神速,屡屡斩杀鬼王,鲁王无奈,不得不强撑病体与昭王大战白木鬼原。”
“结果。”
“王爷,陨了!”
“什么?”
“啊!”
此言落下,不止帝喾变色,就连白叔都忍不住惊叫出声。
“怎么可能?”
帝喾更是猛然站起:
“我能察觉到父王的气息还在。”
作为掌控所有血脉生死的存在,鲁王若是身陨,他的后辈血脉,是可以感受到的。
但现在,并未有那种空落落的感觉。
可是……
阆政侯也没必要骗自己。
“宫主莫慌。”阆政侯挥手虚按,道:
“此事知道的鬼物很少,王府也是秘不发丧,不然定会引得大乱,昭王也会趁机进犯。”
“至于你感受不到,自是秘法之功。”
“那也无妨。”莫求在一旁开口:
“即使鲁王身陨,只要七非宫继任鲁王之位,自可稳定王境众鬼之心,齐力抗衡鬼王。”
“毕竟。”
“在此之前,鲁王就已定下葬龙天考验,此番七非宫得胜,理应继任,其他鬼物当无异议。”
“话是这么说。”阆政侯有些疑惑的看了眼莫求,似乎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插口此事。
随即道:
“但,王爷身陨之际,只有芸王妃留在身边。”
“而据我听来的消息,是王爷在自己最后弥留的那一刻,手书一封,把王位传于芸王妃之子承天侯。”
“什么!”
帝喾勃然变色。
莫求,也是面色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