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活埋大清朝-第405章 康麻子,你怎麼也不講武德了?(求月票、求訂閱)分享

活埋大清朝
小說推薦活埋大清朝活埋大清朝
“什么?”朱和墭笑了起来,“江南大营、江北大营?听着就不堪一击啊!”
这时朱大太孙终于发现哪儿不对了,忙问:“等等,江南大营设在哪儿?”
“紫金山!”于成龙道。
礦工縱橫三國
朱和墭一怔,“那不是孝陵所在吗?”
弒 神 弓
“正是!”于成龙咬着牙齿,一副恨极了的样子,“周培公那个阴险小人向昏君建议,要以太祖皇帝陵寝为质,迫使监国圣人不敢用大炮天雷猛轰,而只能以兵士血肉之躯强攻!”
“卑鄙!”
“无耻!”
“不讲武德!”
朱和墭身边的人听见这话就骂成一片了,朱和墭也气坏了,一张本来就很狰狞的面孔,现在看着就更可怕了,一副要活吃了康麻子的模样儿。
康麻子这回的确有点不地道!哪怕他要修个钢筋混凝土的棱堡,朱和墭也不会气成这样……只要能修出来,那也是麻子的本事。
可康麻子没本事搞钢筋混凝土,却把坏主意打在了朱和墭的祖坟上……用朱元璋的坟头当人质,不,是当“坟质”来要挟朱和墭,这实在是太无耻了!
而更可恨的是,朱和墭还真不能搞几十门火箭炮轰明孝陵。虽然埋在下面的朱元璋不会有什么意见,朱和墭的良心也不会有一丁点不安。
但是他还得考虑天下悠悠之口啊!
朱和墭是儒家圣人,是大明三太孙,这俩人设摆在那里,他怎么能用火箭炮轰朱元璋的坟?
就算他肯下命令,下面的人也不会答应啊!他们怎么能让自己热爱的圣人拿大炮炸自家祖坟?
于成龙这个时候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得脱了满清的官服啊!一边脱还一边说:“拿他人的祖坟为要挟……此等奸恶小人连夷狄之有君都配不上,只能算是夷狄之暴君、夷狄之昏君。于某居然给他们当了三十年的官,真是羞煞人也!”
说着话,他已经脱下了清朝的官服,还狠狠踩上了几脚。然后他又向朱和墭提议道:“监国,臣建议您挥军围攻紫金山的时候请梨洲先生和江南士林名流都去看看……让他们看看清妖皇帝的真面目!”
“于山的计策不错!”朱和墭点点头,又对于成龙道,“于山……如今新大明还在草创之中,孤家的监国府事务繁忙,继续能臣辅佐,你不如就当监国府的侍从大臣吧,这个官相当于康麻子的南书房大臣!”
南书房大臣啊!
于成龙早就认为自己该得到这个位子了——连周培公这样的小人都当上南书房大臣了,他凭什么当不上?没想到他梦寐以求的差事,现在居然从大清朝的敌人那里得到了。
想到这里,于成龙面色苍白,激动得都有点抽泣了:“圣恩深重!臣虽股脑涂地,不能稍报万一,敢不竭股肱之力……”
说着就要给朱和墭磕头,却被朱和墭一把扶住。
朱和墭认真地对他说:“于山,孤以侍从大臣授卿,实乃是因为卿有廉名,且又是能吏。清廷乃是污泥之朝也,既廉且能之官,恐怕万中无一。所以孤视卿为志同道合之人,卿非孤之仆妾,孤非卿之主子,你我亦师亦友,是为同志,所以不必动辄行跪礼。”
朱和墭对于《明夷待访录》中的原君、原臣的理论,还是非常认可的。
他不能,也不想将天下的土地和百姓都视为自己的财产,所以他也不会将大臣视为自己的奴仆。
如果他要存着这样的想法,就得接着搞愚民,就不能大办教育、广开民智了……没有义务教育和之后的中高等教育为基础,将来的产业升级和工业化就有点难搞了
而现在中国的人口少、产业强、人均(GDP)高,正好是花钱把义务教育办起来的时候。
如果现在不办,等将来人口恢复了,产业又跟不上去,人均肯定会下来,到时候再也办义务教育可就难了。
给于成龙安排了官职,又给他灌输了一堆“原君”、“原臣”的道理之后,朱和墭立即把跟随自己出征的侍从大臣颜元、庞思明,还有新大明这边的浙江巡抚陈永华,还有第七镇总兵刘炎(就是那个斩杀福全的刘炎)一块儿都叫了来举行军议。
……
“监国!咱们还是赶快向南京进兵,兵贵神速,一定要抢在吴三桂被盟之前兵临南京!”
“康麻子欺人太甚,监国,咱们可不能让他如愿了!”
“吴三桂是否背盟才是关键,监国,得让诸葛丞相小心了!”
“咱们手头的兵力还是太薄了,监国,不如令诸葛丞相解了安庆之围,把兵力都调去南京和咱们汇合。”
“诸葛丞相的兵不能动,否则吴三桂真的背盟而来咱们怎么办?康麻子屡战屡败,已经准备北逃了,哪怕在紫金山留下个钉子,咱们还是有机会拔了它的……如果吴三桂和咱打起来,那麻烦就大了!”
“吴三桂究竟居心何为?现在正是他北伐中原的好机会,为什么还不动手?”
朱和墭行辕的大堂内,邱荣、颜元、庞思明、刘炎、陈永华、于成龙等人的七嘴八舌,议论成了闹哄哄的一片。议论到最后,大家真正担心的并不是紫金山里的朱元璋“受委屈”……他老人家在天有灵,最不能忍的恐怕还是大明灭亡、华夏天倾!
只要能把这个局面扳回来,紫金山的坟没有了可以再修啊!
而防吴的关键,还是尽快把部队开到南京……哪怕暂时拔不掉紫金山上的钉子,只要大军到了南京城内,吴三桂即使会出兵向东,多半也会止于长江。
这样江南半壁总是姓朱了!
朱和墭握着拳头,坐在椅子上面,看上去就是一副被康麻子和周培公这两个烂人给气坏了的模样。
大堂当中的议论声音渐渐的停了下来,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朱和墭——该说的他们都已经说了,这大主意还是得朱和墭自己拿!
朱和墭开口了:“杭州有多少清兵?嘉兴有多少清兵?苏州有多少清兵?常州有多少清兵?镇江又有多少清兵?另外……梨洲先生现在在哪儿?”
这些问题都是问于成龙的。
于成龙刚刚从大清那边投靠过来,掌握的情报都是最“新鲜”的,而且他又和范承谟交好,应该知道不少机密。
“监国,”于成龙也不含糊,马上报告道,“杭州空城一座,清妖在浙江的兵力就是总督、提督、巡抚的标兵,还有南洋水师的战船。其中浙江提督杨捷这段日子都驻防在衢州,防着丞相的大兵从江西杀进来……现在浙江的形势崩得那么快,他应该不敢回援杭州,而且也回援不了。”
现在浙江的形势是清朝方面总崩,杨捷想要回杭州,恐怕连过水乡的船只、桥梁都找不到……所以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往江南省的徽州府逃。
“嘉兴肯定也是空城,”于成龙又道,“嘉兴属浙江管,浙江这边哪里还有兵?现在划入江南省的苏州、常州、镇江可能会有点兵力,不过也不会太多,康熙的心思还是用南京为饵引吴三桂上钩。至于梨洲先生,已经于日前回到了宁波城外的白云庄。”
朱和墭点了点头,道:“好,于山、易直,咱们一起走一趟白云书院!对了,易直,再叫莱布尼茨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