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c7yz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撿漏討論-4274 死道友不死貧道閲讀-j0ww4

撿漏
小說推薦撿漏
“你这个老不死的老猪狗。天下无耻莫过于你!”
“现在,你满足了吧!”
“我要让你活着,让你亲眼看到你的信徒们在你面前一个个倒下,一个个死去,无论他们怎么祝祷上帝圣子和圣母……”
“无论是任何肤色任何种族,大人还是小孩,男人或是女人,老人或是病残……”
“审判日,已经到来!”
金锋的话如南极十二月最锋利的罡风,如厉鬼的血誓,似撒旦的狂欢,更如幽冥血海炼狱中血魔凄厉的咆哮。
“这一次没有人能逃过杀劫。你,你,你还有你们,你们所有人。都是封神榜上那一缕缕的冤魂!”
“就算你们祈祷赎罪悔过忏悔可以升入天堂,那这天罚也会随你们的灵魂而去,将整个天堂化作焚天地狱!”
轰轰轰轰……
一个又一个惊雷爆响,炸得每个人化作焦炭化作灰灰!
贼老头一口气吃完药粉,逮着水杯狂饮一气,那样子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他的身下已是尿翔齐流,恶臭满空却是浑然不觉。
他,就像是一只濒死垂暮的老狗。所有的尊严所有威信,所有的高傲和骄傲,在这一刻都被金锋碾压成渣!
“金。你的灵魂已经被黑暗侵蚀。你已经堕入了千百万劫永无出期的无间黑暗!”
“别忘了。”
“你有天罚,我们也有末日病毒!潘多拉的魔盒一旦开启,你的族人你的同胞,他们,也逃不过!”
铿锵有力毫不畏惧的话语从Michael大长老嘴里冒出。
一时间,诺曼、李海云、隐修会和神圣之城众多顶层面露悲壮和肃杀,齐齐望向金锋。
“啧啧啧……”
清脆的黄铜打火机回音在避难中心回荡。金锋叼着烟曼声说道:“Michael大长老,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骨气了?”
“凭你掌握着神圣小屋的权力?凭你负责监督五大势力的信仰顺便再监督整个人类的走向?”
“还是……凭你是在姜钟墓里活下来活了了一百多岁的老法师?”
姜钟二字再出口,Michael大长老勃然色变惊悚凝望金锋,颤声叫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
金锋手里拿着一块块约柜的金片细细磋磨,嘴里冷冷说道:“妮可曾曾祖父的日记本里,记录得清清楚楚。”
“万皇之皇英诺森三世当年将神圣之城带到巅峰。他也学起了每个帝王都想要的永生。”
“约柜能永生。九州鼎也能永生!”
“小希当年找约柜找圣杯,为的是永生……”
“你,找九州鼎,也是永生!”
说到这里,Michael大长老已经是战栗不停。
“你当年碰着九州鼎了,一百多年你永远定格在十六岁的容貌,就像是各个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或许,那电视剧就是按照你的原型拍的。”
“一百多年来,你成为了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先知。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你发现,约柜太难集齐,而九州鼎,你亲眼看过。但是,你永远都无法解开九州鼎的秘密。”
Michael大长老战战兢兢看着金锋,眼睛里燃起灭世般的暴徒狂浪,身子忍不住的打起了摆子。
说到这里,金锋又指了指李海云冷笑狰狞叫道。
“李海云,你这个吃里扒外卖师求荣的老东西,你他妈还天真的认为九州鼎只是镇压火努努岛你们李家风水大运的炼龙金!”
“老傻逼!”
“为了达到你们的盟友战略,你他妈还把两块炼龙金分别给了神圣之城和隐修会!”
“你他妈知不知道——”
金锋厉声爆吼:“当年夜仙子为了炼龙金,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为了不让白皮崛起,她曾经舍身斩了欧罗巴的大龙脉!”
“你他妈对得起她老人家吗?”
“自甘堕落同流合污。你们李家对付老子倒是够狠够毒,窝里横!”
“狗杂种有何面目去见夜仙子!”
李海云同样被金锋的话所震惊震骇,海龙眼睛里掀起滔滔巨浪,沉声叫道;“九州鼎的秘密,是师尊告诉你的?”
“当然是她告诉我的?”
金锋咬牙切齿恨声叫道:“她还告诉我,你们李家所有人,包括你,生死予夺,都随我心意!”
“我不信!我不信师尊会对你这么好!”
“我要你信!”
抬臂化作指剑指着李海云:“你回去买好寿衣准备好棺材!”
“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
李海云精亮如太阳的眼睛直直盯着金锋,杀意迸发,漠然说了一句话:“你来就是!”
一连挑了四大势力四个人王,金锋如同一头风魔的巨兽,四下都是臣服的蝼蚁。
Michael大长老双手掌心朝上悲呛哀嚎:“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啊?”
“有什么事不可以好好商量吗?”
“至于吗?”
“至于嘛?”
“上帝啊!”
刚才还在豪横无比的Michael大长老被金锋戳成千疮百孔,彻底变成软蛋。
金锋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神情一片冷漠肃杀:“曾经在我还是阴沟里烂木片的时候,没人把我当回事。”
“曾经我还是那只你们都不屑低头俯瞰的小小蝼蚁的时候,没人当我当成是人。”
“曾经,当我有了自己的本钱可以跟你们过手的时候,你们一个个把老子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杀而后快!”
“你们总是以为老子好欺负总认为老子吃了亏就会闷在心里总是以为老子不敢掀桌子!”
砰!
突然间,金锋抄起一个金罐砸在Michael大长老脚下:“你们总是以为老子是无能狂怒!”
“老子现在就告诉你们。老子没得玩,那也无所谓,老子就掀桌子,大家都没得玩。”
“你们这群凌驾在规则之上的腐臭烂肉的傻逼!”
“敢对我动核武!?”
说着,另外一个金罐子又砸向大铁头!
“许你们做初一,不许我做十五!”
“你们没下限,老子也不要考虑那么多!”
“要死,大家一起死!”
“这个球,不转了就是!”
金罐子被砸瘪,希伯来人流浪荒野四十年中吃的食物吗那散落一地。
吗那碎片打在大铁头的脸上,痛得大铁头钻心。
远远的,大铁头对着金锋奋力嘶吼:“我他妈都说了。那是误炸!
“误炸你妈!”
金锋抓起赎罪金板双手攥着狠狠砸过去。
“别砸!”
“别砸!”
“别砸坏了!”
一瞬间的刹那,Michael大长老和罗德几个人惊恐万状的叫喊着。
然而金锋却根本不理会。
金板重重砸过去的当口,大铁头眼瞳收紧急速闪避。那金板重重落在地上径自弹起老高。
罗本慌不迭扑过去将金板捧在怀里,心痛得滴血!
金锋指着大铁头厉声叫道:“李旖雪把老子抓了关在霸王卸甲岛。什么都给老子说了。”
“你们四家人联合起来灭我!”
“还他妈敢说是误炸?”
金锋厉声叫道:“你他妈再敢说一句误炸,老子叫你盎格鲁萨克逊在这次天罚中绝种。”
这话出来,大铁头面色剧变狂变,径自怔立原地,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青,青了又紫。
他的眼睛里浮现出深深的痛楚与后悔,还有强烈的愤慨和不甘。
“那不是我的主意。”
“用核爆轰你,是伟大的代言人陛下想出来的法子……”
“计划,是你青梅竹马的雪女皇制定出来的。”
“我。只不过是执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