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lkh精彩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txt-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閲讀-c3k75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世民见陈正泰智珠在握的样子,此时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他其实也没有想到,大唐竟还有这么一个所在。
至少……在无数的奏报之中,他都没有在各部的奏报中,看到过提及这里。
这对于自以为自己掌控了天下,就算无法具体掌握到每一个州府,可至少以为天子脚下发生的事,他都已了然于胸的李世民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他抿着唇,徐徐踱步进去,这里显然并没有官吏。
其实也可以理解的,这里鱼龙混杂,高高在上的大臣们,根本触及不到此。
只是寻常的小吏呢?
李世民漫步在这满是泥泞的地上,甚至这里还弥漫着一股古怪难闻的气息。
李世民轻皱着眉头道:“朕怎么不知此地?”
陈正泰道:“有一句话……叫做灯下黑。”
李世民:“……”
视线所过之处,这里几乎没有像样的房子,只是一个个茅草堆砌而成。
若是放在后世,倒像是一个贫民窟。而这贫民窟占地很大,围绕着一座寺庙,竟是不断的延伸开来。街坊自然也没有任何的规划,只有无数的脚力和客商在此来回穿梭。
李世民边走边看着陈正泰道:“你如何知道此处的?”
陈正泰便道:“恩师忘了,当初购置大量土地,学生为了购地方便,所以让人测绘了大量的舆图,这里的地,就买不下来,细细查问,方才知道,这里的土地早已切割成了无数的碎片,而且早有主了,当时学生只看舆图,便晓得此地一定是个热闹的所在。”
李世民颔首点头:“那为何不奏报?”
陈正泰委屈地道:“学生以为陛下知道呢?”
李世民:“……”
这就有点尴尬了。
你不是九五之尊吗,这么大的地方,而且人流如此密集,你居然不知道,你这不是在逗我吗?
陈正泰继续道:“方才学生就觉得东市和西市有蹊跷,所以细细的想,官差们在东市和西市巡查的这样严厉,这买卖还如何做的成?所以学生便想……十之八九,会形成一个黑市。这个黑市……一定会在长安附近,而且为了货物集散方便,一定靠近码头。货物的集散,需要大量的人力,那么此地的人力是最充裕的。”
“商贾们来往需要便利,尤其有住宿的需求,既然长安城无法交易,那么再住在长安,多有不便,只是客商们在城外住宿,往往会提心吊胆的。恩师,你有所不知吧,做买卖,安全最紧要。于是……便想到了这崇义寺,此处有寺庙,历来若是在郊外,客商们多在寺庙中寄住,一方面,他们自认为如此,可有神佛保佑。另一方面,寺庙更有安全感。”
这也是陈正泰从其他商贾的口里听来的,长安城当然是安全的,可是长安城外,安全可就没有保证了。
商人有钱,就尤其注重安全,所以他们游商,一般都寻觅寺庙。而寺庙也愿意接纳他们,毕竟可以得一些香油钱,庙里的空房也多。
这也是为何,古代的商人和士子游历四方,流传下来的诗词里和文艺作品里,发生在古刹的情况比较多的缘故。
只见陈正泰又道:“学生结合了这几点,便想到了这里,其实这地方,学生也是第一次来,万万没有想到,此地竟有如此的规模。”
李世民抬眼,看着接踵的人流,不禁道:“这里竟无差役?”
陈正泰道:“若有差役,大家反而不敢来了,学生断定,此地肯定是某一些道门或者是三教九流之辈在暗中管理。上官们不知此地,两眼一抹黑,而下吏们一定得到了这些道门亦或者是泼皮们的好处,时常会送去钱财孝敬,所以他们便故作不知。因为一旦上报上去,官府来治理了,这钱财也就断了。”
李世民的脸色骤然间阴沉起来。
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敢情朕的大臣们都是傻瓜,而在下头的人,统统都在糊弄朕呢!
走了没多久,就在这么个地方……居然赫然出现了一个丝绸铺子!
当然,这铺子门脸很糟糕,只是一个破茅草屋子,外头倒是有两个壮汉把守,挂着旗。
李世民信步进去,门口的壮汉也不阻拦,反而赔笑,等进了这茅屋,便见里头是一匹匹的丝绸堆砌着。
里头的掌柜一见有人来了,立即殷勤得不得了。
他忙迎了上来,笑着点头哈腰道:“客官,客官,这都是上好的丝绸,您看……呀,客官一看就不是凡人,不像是来散买的,是外地来进货的吧,哈哈,我们这里,什么花色的都有,货源也充裕,来,您看看。”
李世民驻足,眼睛盯着这些琳琅满目的丝绸,这里陈列的绸缎,可比东市多得多,于是问道:“这里最廉价的丝绸,一尺作价几何?”
这掌柜便立马道:“七十一文,当然,若是货要的多,可以适当优惠一些,六十五文,客官啊,你也知道的,现在铜钱越发的廉价了,这样的价格已经是良心了,你大可出去这里打听打听,还有这么便宜的吗?”
这掌柜油嘴滑舌,哀叹连连,仿佛和他做生意,就在**他一般,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
李世民一脸诧异,瞠目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客官……客官……”
李世民身后的张千,脸色也已变了,连忙道:“可我们在东市,分明问到的价是三十九文,怎么到了这里,价钱竟高到了这样的地步?”
这掌柜一听张千尖声细语,便鄙视地看他一眼。
他眼尖,晓得李世民才是正主,便赔笑对李世民道:“客官难道是第一次来长安?哎……那东市和西市的价钱,都是假的。鄙店在东市,又何尝没有分号呢?你若是想去东市,带去我们的分号里,你去问价,那里的丝绸,统统都是三十九文,价钱更便宜的也不是没有,最贵的,开价也不过四十三文罢了。可是……客官……那里的丝绸是不卖的,若你是官家的人,倒是会卖你几尺,咱们咬着牙吃吃亏了。”
“可若是寻常百姓……想要货……那真就没有了,倒不是因为故意为难客官,实在是那个价……它不能卖啊,卖了是要折本的,我等是做买卖的人,现在私价和人工都涨得厉害,要真是三十九文卖出去……真要亏得一塌糊涂的啊。”
他说着,委屈巴巴的样子继续道:“现在全长安的货……都在这儿集散,那东市西市,只是做做样子的,若是客官不信,大可以去东市看看便知道。”
李世民:“……”
七十一文……
他回头看了一眼张千。
张千要哭了,他此时不方便拿出自己的簿子来,可他很清楚,上个月,他的记录是三十八文。
也就是说,才一个月的时间,这价格便涨了八成,甚至比从前物价高涨时的几个月,涨得还要高。
李世民此时的脸色可谓是沉如墨汁了,冷冷地训斥道:“这样说来,尔等岂不是在此……故意糊弄官府?”
“这哪里敢啊!”客商觉得眼前这个客人很不寻常,可又觉得眼前这人很好笑,差一点噗嗤笑出声来。
掌柜便道:“看来客官什么都不知道,是第一次出来做买卖吧,我这铺子,已是良心啦。不知多少商贾,有货他还不肯卖呢,鬼知道到了下个月,价钱会是什么样子。小店是没办法,因为还欠着丝商和纺工的钱,所以得赶紧出货,才能和人结清,如若不然,才不卖货呢。客官不信,自己去打听打听便知真假。”
李世民此刻,已是气得发抖了,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这所谓铁桶一般的江山,原来处处都是漏洞。
“混账!”他脸色铁青地怒斥。
谁也不知道他到底骂的是谁。
而这掌柜,自是以为李世民骂的是他,顿时脸色变了。
掌柜立即换了一副嘴脸,看了李世民一眼,随即厉声道:“都说买卖不成仁义在,不买就不买,何以在此骂人!大龙、二虎,将人赶出去。”
外头站着的两个壮汉,立即冲了进来,咆哮道:“快滚。”
李世民身后的几个护卫,脸色也霎时变了。
堂堂天子,竟被人叫滚出去。
他们的手动了动,预备要拔藏在身上的刀。
李世民气得脸色发黑。
倒是陈正泰反应了过来,他知道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一旦在这里闹出事,只怕到时不知多少精壮的汉子会闻讯而来。
于是忙扯着李世民的长袖道:“恩师,我们走吧。”
李世民显然也是擅长隐忍的人,在深吸一口气之后,轻描淡写地回头看了几个护卫一眼。
护卫们会意,又恢复了平常之色。
李世民方才平淡地道:“走吧,去别处看看。”
他声音带着几分沙哑,留下这句话,率先踱步出去。
街道上……依旧还是车马如龙,景物依旧,只是此时……李世民的心境却已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