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0n9b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道長去哪了笔趣-第六章 不原諒鑒賞-58nqy

道長去哪了
小說推薦道長去哪了
尹书告诉老师,只要老师退出虎溪门,转投怀仙馆,顾长史就答允为他修复气海。
宁不为能答应吗?当然不能!
堂堂虎溪门掌门,不,太上掌门,怎能向大仇低头?哪怕自己修为尽废,无法报仇,也绝不能向大敌认输!
望着两个弟子狼狈而去的模样,宁不为哈哈大笑,自觉胸中堵塞了两年的块垒,今朝尽去!
尹书再次求见顾佐,深感惭愧道:“书无能,无法劝动老师,还请长史治罪。”
顾佐问:“你师因何不愿?”
尹书叹道:“老师还没转过弯来,这两年意志消沉。”
顾佐想了想,道:“过两天吧。”
这一过就是七天,处理完公务后,顾佐忽然想起了宁不为,于是将尹书找来,让他领着,来到了广寒宫。
尹书指了指楼上:“就这里面了,已经七天七夜没有回山了。”
“你回去吧,我自己上去就是了。”顾佐吩咐完毕,自己上了楼,天近午后,正是东溪北岸最为静谧之时,顾佐沿着木梯拾步而上,偶尔撞见洒扫婆子和龟公,头一偏就过去了,也没什么人留意到。
推开地字三号的房门,一股酒味扑鼻而来,顾佐将窗棂支起,望着床榻上烂醉如泥的宁不为,静静坐了片刻,片刻之后,又下楼去了。
宁不为刚才做了一个梦,一个以前经常重复的梦,梦见自己御剑翱翔于天空之上,疾风掠过耳畔,虽然刺痛,却刺得人兴奋欲狂。
然后,他忽然从空中坠落,落地的同时,眼睛就睁开了。目光的对面,依旧是罩着帷幔的床梁,帷幔上绣着的那个美人一动不动,好像死了一样。
就这么干躺了不知多久,宁不为双手支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昨夜的那只玉兔早就不知所踪。那兔子来了还是没来?如果说来了?我怎么没感觉呢?如果说没来,昨夜是谁陪自己喝的酒?
一边苦苦思索,一边挪动双腿去趿鞋。
宁不为忽然呆住了,望着对面桌子旁坐着的顾佐,就这么一动不动。
“还在恨我吗?”顾佐问。
宁不为硬着头皮轻轻点头,是的,他早就决定了,不原谅!
“我知道,想要一笑泯恩仇,哪有这么容易的?要不先过来吃点东西?这是我去后厨找来的,粥有点凉了,凑合着这几盘点心吃吧……怎么?我的确在里面下了毒,敢不敢尝尝?”
尝尝就尝尝!宁不为起身,一屁股坐到顾佐对面,开始大口吃起来。姓顾的要毒死自己,那自己临死也不能表现出怯懦来!
宁不为一边吃着,顾佐一边絮叨:“崇玄署分封天下,我成了一路诸侯,现在不仅要操心南吴州的事,还要管黑山诏、通海诏和岭南八个州的修行事务。”
宁不为怔了怔,塞点心入嘴的动作缓了缓。
顾佐继续:“这是一件大事,从今往后,咱们这片的修士,就要和别家争竞了。青城、罗浮、王屋、云梦、括苍、白云……呵呵,你说咱们争得过吗?”
宁不为不再吃了,默默思索着。
顾佐道:“当然争不过——如果我们自己不团结,如果我们不把劲儿往一处使,如果我们还在窝里斗、扯后腿,如果我们依然觉得事不关己……我想过了,我觉得应该让你出山,不是为了帮我,而是为了我们身边那么多道友。我也不奢望你能忘记过去,没关系,你可以继续对我有成见,但我希望你记住以前的教训,不要因私废公,而是服从长史府的命令,正如你以前所做的那样,让你去采矿,你就亲自下坑,让你去抢收,你就亲自下田,这样的宁不为,才是我欣赏的宁不为,怎么样?”
沉吟良久,宁不为艰难道:“我仍然不喜欢你,但你说的没错,世道变了……我可以答应你,割断和虎溪门的关系,拜入怀仙馆,但我不会拜你为师。”
顾佐道:“没问题,我传你功法,但不是师徒,等你恢复了气海,就做一个怀仙馆的外门执事好了。”
见宁不为还有些迟疑,顾佐笑道:“一切都是为了南吴州,为了咱们身边的道友,大义在前,何必拘泥小节?”
宁不为终于还是乖乖跟着顾佐上了南主峰,拜过尹祖、王恒翊的牌位后,成为了一名怀仙馆外门执事,经过顾佐的传授,开始改修搜灵诀。顾佐对他的期望是,半年左右恢复原本的金丹修为。
顾佐越来越多的接到岭南道以西那些州郡法司的文书,询问顾佐关于本地修行界的章程,顾佐一直没有答复,就这么拖延着,努力寻找各种机会壮大自己。
屠夫在向怀仙馆四期弟子传授道法的同时,顾佐又拉了个名单,一共两百人,里面的一百二十人是前三期弟子中已经进入炼气后期的,剩下的八十人是已经炼气圆满或者即将炼气圆满的,对于每一个弟子的修为进度,他都了如指掌。而没在名单里的二百人,是被他放弃了,听之任之的。
顾佐将名单交给成山虎,让成山虎举办一次三个月的回炉深造班,为此拨付一万灵石。他的诉求很简单,争取三个月内突击一下,在提升弟子们修为的同时,让自己的真气量尽快达到筑基圆满。
五月底,顾佐接到了三娘子的书函,请他前往永昌诏,接受协议中约定的永昌南部二百里土地。
顾佐没有多带人手,只是让赵香炉和刘玄机跟他前往,同时邀请了灵源道长同行。有灵源道长这位崇玄署驻怀仙馆总办在,他的安全就能得到充分保障,否则就算带再多的人去,人家丽水派真要杀他,他也没办法保证自己能活着逃出来。
双方约定履行协议之处,就位于协议中约定的中线东端——唐风川。
唐风川是条小溪,这里只有一个村子,居住着二三十户人家。顾佐一行抵达的时候,村中的住户都已经被永昌会迁走了,顾佐笑了笑,这是永昌会尽可能多的往北方迁移百姓,他完全能够理解,换了他也会这么做。
令顾佐意外的是,他再次见到了老熟人吴善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