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7v1都市言情小說 魔臨 愛下-第三百四十章 口諭分享-97swn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年尧要反?
听到这个消息后,郑伯爷情不自禁地用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奉远阳眼里,有一抹诧异稍纵即逝。
因为他没料到,在得知这个消息后,面前这位燕国的平野伯爷,居然会这般平静。
且不仅仅是眼前这位平野伯平静,旁边坐在那儿的两个手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郑伯爷微笑看着奉远阳,
道;
“这个消息,只是徒增烦恼啊,而且可能会扰乱我大燕军心,甚至,会威胁到我军全盘谋划,平白地多出了这么多的事儿。
本伯呢,又是一个不喜欢麻烦的人,是很不喜欢麻烦的那种,这脑子里啊,只装了打打杀杀,一想其他事儿,嘶,就头疼。
唉,
这样吧,
本伯还是将你绑了,连带着你的亲卫一起,拉到镇南关下遛遛。
直接问那年尧,
这位奉氏少主说你要反了,
你年尧到底是不是要反啊,来个确乎话成不?”
奉远阳的眼睛当即瞪得大大的,他是真的没想到,话风会忽然转到这一步去。
若是真的这般做了,
那奉氏必然会被覆灭!
这不仅仅是牵扯到自己兵败被俘那么简单,甚至可能会让楚国朝廷认为是他奉远阳私通燕人,里应外合才让西山堡被破。
“咚咚咚!”
奉远阳对着郑凡连磕了三个响头,
道:
“伯爷,切莫开玩笑,切莫开玩笑啊。”
郑伯爷用小拇指的指甲刮了刮耳垂,然后送到嘴边,吹了吹,
道;
“是你,先和本伯开玩笑的。”
“不,小人未曾和伯爷您开玩笑,小人也不敢对伯爷您开玩笑啊,小人只是有些话还没说出来,让伯爷您引起了误会,对,误会。”
“啧啧,所以,你刚刚是在留白?”
“是,不,小人………”
郑伯爷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了回去,
斜着脑袋,
弯下身子,
看着匍匐在地上的奉远阳,
一字一字道;
“奉少主,您,是不是还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个怎样的境地?”
郑伯爷伸手,攥住了奉远阳的头发。
楚人两侧的头发很长,贵族,更会注重保养自己的头发,郑伯爷一抓就抓住了,顺势一拽一拉。
奉远阳的脑袋被强行按在了地上,郑伯爷的靴子踩在了他的胸口。
另一只手,
轻轻地在奉远阳的脸上拍了拍。
“啪……啪……”
这令人恶心的滑腻。
“西山堡,不是你献出来的;你,也只是在明知走投无路时才弃械投的降;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和我摆什么大楚贵族气象?
跪,
就给我好好跪,
五体投地地跪;
话,
就给我老老实实地说,真当自己是楼子里的清倌儿,还玩儿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把戏?”
“我说,我说,伯爷,我说………”
郑伯爷收回了脚,
身子又坐了回去,
摊开手,
阿铭掏出一面帕子,从薛三那里取了水囊浇了水,将帕子递给了郑伯爷。
郑伯爷擦了擦手,
随后,
将帕子丢到了奉远阳的脸上,
道;
“出汗了,擦擦。”
“谢伯爷,谢伯爷。”
奉远阳擦了擦脸,重新跪伏好,道:
“伯爷,年初时,我奉氏兵来至镇南关,当晚,年尧设宴款待我,在宴席上,他喝醉了,对我说了一句:
为何,以他这般大功,却依旧还是个奴才?子子孙孙,也注定要当奴才?”
“啧。”
郑伯爷咂咂舌,
道;
“没了?”
“就……就这么多,小人觉得,这是年大将军在向我暗示,暗示他………”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们这儿,每一支贵族私兵来到这里,年尧都会设宴款待他们,而且,还会说出一样的话?
甚至,你又没有想过,他对你说这些酒话的时候,可能在隔壁,就有他请来的凤巢卫在做着记录,就在那儿听着?”
“………”奉远阳。
“阿力,带他下去。”
“是,主上。”
樊力进来,将奉远阳提走了。
薛三开口道:“主上,他这是………”
“他是为了抬高自己的身价,这人,是识时务的,但对于我们而言,没用。
甚至,年尧心里到底有没有反意,对于咱们而言,也没什么用。
这世上走在街上看见美人脑子里就开始幻想画面的人多了去了,但真的敢行不轨的,只是少数中的少数。
他怎么想,和他会怎么做,是两码事。
最重要的是,我们没那个精力去和年尧周旋这个,他,要么干干脆脆地打开镇南关引我军进去,要么,就等着我们自己拿下镇南关。”
以己度人之下,郑伯爷觉得,年尧心里肯定是有不满的,因为摄政王能上位,有一半的功劳,得算在他头上。
且大楚若是和蛮族一样也就没什么了,蛮族信奉弱肉强食,粗鄙且简单的秩序是蛮族的主流。
奴就是奴,贵人就是贵人,奴有能力,翻身上去,也能当贵人。
楚人这里,你说它文明嘛,它有楚辞,有华裳,有乐律,有优雅。
却偏偏,贵族就是贵族,奴才,永远都是奴才,根深蒂固的等级烙印,太过清晰,近乎铭刻在了骨子里。
想他郑伯爷,一路走来,出身于民夫,来自于北封郡虎头城的黔首,但说实话,在大燕,还真没人鄙夷过郑伯爷的出身,至少,没人会放在台面上来说。
马踏门阀之后,朝堂上基本都变成了“泥腿子”,就算不是,也得给自己身上糊上一层泥,绝不敢声称自己是什么世家。
你家才是世家,你全家才是世家!
有本事的人,心里,必然是有傲气的。
郑伯爷不信年尧没动过那个心思。
不过,动不动,无所谓了,因为在靖南王的大战略里,镇南关加上整个上谷郡,都将成为一盘棋,此战若是功成,年尧降不降,对大局,也就没什么影响了。
“阿铭。”
“主上。”
“今晚你辛苦一趟,以我的名义去王帐那里,将这件事与田无镜说一下。”
不管怎么样,得让老田知道这件事,但依照自己对老田的了解,人家大概也会和自己一样,不屑于去玩这种猜谜拉锯的游戏。
但,
可能也不会介意为了大战略而逢场作戏。
反正郑伯爷现在不也就是闲着没事干,无他,就是在等而已。
等望江那边竣工后开闸,等镇南关这边慢慢推出一块安全的开阔地。
闲着没事干的话,
写写信,
聊聊天,
好像也没什么问题,就当交笔友就是了。
据说那位楚国大将军还是老田的粉丝?
自己要不要也写一写?
就是写信忒烦,
要是能那边在攻城死战,这边双方将领在喝酒笑谈风月,好像也是一桩美谈。
哦,当然了,这样做似乎对正在忘我拼杀的双方将士有些不尊重。
其实,
更重要的一点是,
因为郑伯爷当初在雪海关前让剑圣执旗的那一番操作,
使得当下没有将领敢再做什么阵前会晤之举了。
城内的厮杀,还没结束,楚人似乎还组织了几次反扑,但都被压了回去。
郑伯爷打了个呵欠,
道:
“我先睡一会儿。”
………
这一睡,就到了晚上。
战场上,当真是好吃好睡得很。
只是,
醒来后,
看着城门楼外的漆黑一片,一股孤独感开始袭上心头。
“啊!”
但好在,
一声惨叫,将郑伯爷从这种情绪里拉了出来。
郑伯爷伸了个懒腰,走了出来,看见外头城墙上,李富胜正坐在那儿被人处理着伤口。
一个医师手里还拿着一杆枪尖,先前那枪尖应该是断裂进李富胜体内了。
见郑凡出来了,
李富胜有些不好意思道;
“见你睡得那么熟,晓得你为今日这一战思虑了良久,本不想打搅你,让你多睡会儿,可刚刚还是没忍得住,哈哈。”
郑伯爷走近了一些,看了一下李富胜的伤口。
所幸被刺入时,李富胜应该操控了周身气血控制住了伤口附近的肌肉,所以并未伤及脾脏,看似血流不少,但也不过是稍微严重点的皮肉伤。
“放心吧,哥哥我无碍,是被石家老三一枪刺中的,但哥哥我削掉了他的脑袋,哈哈!”
李富胜开心得像个孩子。
当然了,能将一个杀人魔王看出孩童形象,证明郑伯爷的审美,也是畸形到一定程度了。
“城内拿下了么?”
周怀宗和奉远阳被活捉了,石家那个老三战死,西山堡内群龙无首,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大部肃清了,余下的,还得等到明早再清查一遍,谨防漏网之鱼。”
李富胜咬了咬牙,道:
“这一仗,可算是痛快了,一扫前些日子肚子里积压的那些闷气。”
“您开心就好。”
“郑老弟。”
“嗯?”
“郑伯爷?”
“怎了?”
“平野伯爷?”
“老哥?”
“郑凡。”
“您说。”
“以后只要你在,哥哥我,就听你吩咐,你指向往哪里冲,哥哥我就往哪里冲。”
周围不少将领和亲卫听到这话,都愣住了。
之前自家主将对平野伯客气,那是因为平野伯爵位以及在靖南王面前的恩遇在这里摆着;
但刚刚这番话,
意味着自家主将是对平野伯完全服气了。
郑伯爷伸手指向了西边,
西边,
是望江的方向,
是颖都的方向,
更是………燕京的方向。
李富胜的眼睛,越来越亮,先前因为一通杀戮而已经发泄得差不多的那股子邪火,在此时,像是又有了升腾而出的征兆。
但郑伯爷的手却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圈,
然后挠了挠头发,
道:
“老哥你这话说得就言重了,唉,肚子饿了,可有吃食?”
李富胜笑着道:
“你是今日的大功臣,自是得好好招待,我这儿,酒没有,但好茶好菜却不少,就看你到底有多少肚皮,敢吃多少了。”
“我这人啊,有个习惯,遇见好吃的,先全吞了再说,就算肚皮撑破了,也得先把那口舌之欲给过足了。”
一边的樊力听了这话,也学着主上,哦不,明明先前是主上在学他的招牌动作,跟着挠了挠头,道;
“俺也一样。”
李富胜则道:
“吃破了肚皮可不成,王爷前些日子才对我三令五申,让咱悠着点,可不能再脑子发热上前去,王爷说,我要是没了,他再找个人来压服这些崽子,太麻烦。
哥哥我呢,一向守规矩,可不敢稀里糊涂的撑死。”
郑伯爷点点头。
不过,李富胜又道:
“但如果真有军令下来,那撑死,就撑死吧,哈哈。”
………
镇南关,
大将军府;
早晨,西山堡照常升起了狼烟,意味着燕人的攻势,又开始了。
这,倒是习惯了。
比起东山堡的快速陷落,西山堡的表现,才算正常。
年大将军坐在门槛上,
手里拿着一个石榴,正在慢慢地剥着吃。
他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这一块石榴,正在被一点点地剥离出去,然后,吃掉。
而自己,却偏偏无法强行改变什么,也不敢去强行做什么。
后方,
摄政王压下了所有弹劾他的折子,让其在镇南关好生地打仗。
打仗,打仗,
这打的什么鸟仗?
“啧,啧。”
石榴,有些酸牙,但年尧还是在继续吃着。
白家人死了,那就死了吧,打仗,哪能不死人呢?
石远堂也死了,柱国,又死了一个。
死了也挺好,谁让这老东西倚老卖老,一定要跑前面去。
哎呀;
接下来,还会有人死。
有名有姓的大贵族,会死很多,死很多啊……
年尧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前几年,他帮摄政王南征北战,擒拿多个叛乱皇子,现在,那些皇子都被圈禁在郢都,不杀他们,只是控制着他们,好吃好喝地养着,还会时不时送一些女人进去,生崽。
嘿嘿,他们,毕竟姓熊,是摄政王的兄弟。
那些贵族呢,跟着皇子叛乱,不,甚至是撺掇着皇子叛乱。
抓了他们,
罚等,没封地,也没杀几个人!
摄政王曾问过自己,愿不愿意当他的田无镜?
年尧笑了,
人田无镜,现在还率领大军在自己前面伐楚呢,就是这狡兔死走狗烹,卸磨杀驴,这么久了,人燕皇,不也没做么?
而自己呢,
现在是战时,无所谓。
战后,
这些战死的贵族私兵,贵族们,
他们战死的账,必然会被算在我年某人的头上。
王上,
您说想让我当您的田无镜,
但您,
保得住田无镜么?
一张张阵亡单子,
这是啥?
这是我年某人的,催命符啊!
“啪!”
石榴,
被砸在了地上,
引起了四周守卫的注意,
“娘的,酸死了个人!”
………
大燕中军,
王帐;
黄公公跪伏在王帐内,
在其身前帅座上,坐着的是靖南王田无镜。
其实,
军中上下,哪怕是最得宠的平野伯爷,在靖南王面前,也向来是规规矩矩的时候多。
而在军外,无论是民间还是朝堂,对这位大名鼎鼎凶名赫赫的大燕靖南王爷,则是带着一种深刻的恐惧。
曾经,镇北侯府一度是大燕朝廷的心腹大患,因为已成尾大不掉之势,三十万六镇镇北军,有四镇更是曾兵临北封郡东方边境,只要那位北侯一声令下,二十万虎贲可直指燕京!
然而,如今郡主虽然入京未嫁,但镇北军,已经被拆卸了大半。
反倒是大燕的这位南侯,打自灭满门之后,于战场上,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破国灭军,未尝一败,且皆为大胜。
其人更是三品巅峰武夫,力挫晋地剑圣。
这样子的存在,实在是太可怕了。
黄公公的膝盖,在微微发软。
作为宫里的红袍公公,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但在靖南王面前,他是真的提不起心气儿,就差瘫软成一地的烂泥。
想当初,大皇子领东征军于望江战败,左路军近乎全灭,李豹战死。
朝廷旨意请靖南侯出山挂帅,靖南侯自闭侯府大门,不见外客,使得连续俩宣旨太监撞死在了侯府门口的石狮子上。
黄公公当初也本有这个打算的,甚至,他已经要开始冲了,但,侯府门开了。
有这一层关系在,所以这一次陛下旨意,又是由他来传达。
“陛下口谕。”
黄公公这是第一次跪着传达陛下口谕,王帐内没有第三个人存在,所以自是没人可以来搀扶他,而他自己,是真的站不起身。
靖南王也没有跪下来接旨,而是继续坐在那里。
但黄公公却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大不敬的事儿,眼前这位,就是在陛下面前,也是以兄弟相待,完全可以不必在意这些虚礼。
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敢呵斥眼前这位:大胆,还不跪下接旨!
“陛下问:仗,还得打多久。”
黄公公一个字不差的复述出来。
靖南王看着黄公公,
黄公公默默地又低下了头,匍匐在了地上,他,不敢和靖南王对视。
事实上,靖南王也不是看的他。
在口谕说出来后,
于田无镜面前,
似乎坐着那位九五至尊的身影,
他看着自己,
在问:
“仗,还得打多久。”
只是口谕,没有走中枢下明旨过来,而是特意让一个红袍太监从燕京赶来,专门来问。
这里,每个字,其实都要推敲。
但,也不用推敲了,因为,太熟悉了。
靖南王嘴角罕见地露出一抹笑容,
你,
是要死了么?
————
和上一名的月票数拉近了很多,大家再加把力帮《魔临》顶进第十!
下一章是晚上了,大家明早起来看吧。
莫慌,抱紧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