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x8yi精彩言情小說 踏星 起點-第兩千零兩百二十四章 抓走展示-pf9nz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在白腾离开后,龙轲出现了,他能从支脉混到主脉,除了当初白龙族主脉因为与陆家太亲近而被抹削,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心眼够多。
白腾问询玉昊,让他感觉不对,白腾在盯着他,他同样盯着白腾。
眼看白腾离开,他也追了上去。
白腾自以为掌握陆隐行踪,能查出什么,但却没想到自己也被龙轲盯上。
龙轲当初可是想利用陆隐除掉龙泉的人,他的心眼远不是白腾可比。
就这样,当陆隐来到某个荒岛,白腾紧随而至,隐藏在海底盯向陆隐,而龙轲,距离白腾也有一段距离。
陆隐怪异,什么鬼?白腾来在他预料之内,龙轲又是怎么跟上来的,白腾这个蠢货被人跟踪了都不知道。
好在他机警,察觉龙轲的瞬间立刻隐藏,只让白腾看见,没让龙轲看见。
龙轲在白腾后面也奇怪,他在看什么?荒岛上除了一些生物,什么都没有啊,但看白腾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发现。
陆隐摇摇头,白腾蠢归蠢,但他不可能擅自前来,既然怀疑自己能从食神眼皮底下盗走少祖星资源,也瞒过了守卫少祖星的那些强者,必然会很小心,而且有准备。
一旦贸然对他出手,陆隐相信自己会第一时间暴露给四方天平。
但,白腾有准备,他同样有,一个是雾祖,一个,就是宙衍真经。
他原本想使用宙衍真经对白腾出手,但现在想想,不行,白腾既然敢来,必然把他列为半祖威胁,出手一旦失败就会暴露。
还是请出雾祖吧。
陆隐取出镜子,进去,见到了雾祖。
雾祖拒绝了,“不去,你以为我是谁?专帮你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开玩笑”。
陆隐赔笑,“当然不是,只是晚辈想救出陆家遗臣,必须抓住白腾,白腾这个人虽然蠢了些,但不傻,肯定有准备,晚辈这点手段怕弄不了,还是请前辈出手稳妥”。
“听听你自己说的,蠢而不傻,有这种人?”,雾祖翻白眼。
陆隐无奈,“前辈,您看看这个”,说着,陆隐取出针。
雾祖好奇,看去,“针?当初被陆不争他们用来尝试破开微的那根?怎么了?”。
“前辈现在试试它的硬度”,陆隐道。
雾祖微微用力,针没有动静,她再次用力,而且不断增加,直至将现阶段可以施展的力量都用出,对这根针依然没有丝毫损伤。
“好硬的强度,我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我本人不擅长肉体力量”,雾祖将针甩给陆隐道。
陆隐肃穆,“前辈,如今这根针的强度,是当初的五倍,甚至十倍不止”。
雾祖惊讶,“提升这么多?你怎么做到的?”,她没有怀疑陆隐的话,陆隐不敢骗她。
陆隐并非信口胡说,他并不知道针提升到什么程度,但耗费那么多星能晶髓,不说完全提升到拥有祖境破坏力的程度,但也不会相差太远。
祖境与半祖有多大差距?这不是几倍可以衡量的,十个半祖都不可能是一个祖境强者的对手,当然,类似白仙儿,青平那种妖孽除外。
“这就是晚辈独有的天赋,可以利用星能晶髓提升某些事物的性能”,以陆隐如今的高度,有些事要慢慢说开,有些情况也该暴露了。
他怀疑早有人猜到他的天赋可以提升外物,当初从无尽疆域边界库存中得到的巨人手臂提升也使用过,那时就有人怀疑,其后也有很多东西在他手里变得不可思议,他相信自己的天赋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猜到。
骰子六个点,两点分解材料,在科技星域暴露,三点提升外物,很多人可以分析出来,五点借用他人天赋,如果使用多次,很容易暴露,至于六点,天斗就知道,虽然他已经死了,但黑无神是当事人,未必猜不出来。
骰子六个点,一个个都暴露了,陆隐也不打算怎么隐藏。
雾祖惊奇打量着陆隐,“你还有这种天赋?真够神奇的,老符都没有你神奇”。
陆隐无奈,“虽然神奇,但消耗的资源实在太多太多,前辈现在知道少祖星上那些资源怎么消耗光的吧”。
雾祖点头,目光充满了好奇,“天赋用出来看看呗”。
陆隐耸肩,“用不出来了,一旦用过要休息很久很久,不然就太变态了”。
“也对,宇宙是守恒的,不存在无解的变态天赋,好吧,这么说,你这根针可以尽可能的破开微了?能破开多少?”雾祖问道。
陆隐道,“这个晚辈不清楚,要试过才知道,前辈,时间来不及了,还请尽快抓住白腾,否则他一旦登岛,晚辈就会暴露在龙轲眼中,到时候就麻烦了”。
雾祖翻白眼,“让九山八海替你干这种事,小子,偷着乐吧”,说完,身体离开镜子。
陆隐松口气,越来越难伺候了。
荒岛之下,白腾稍微上浮了一些,那小子哪去了?
他紧紧握住凝空戒,如果少祖星上的资源真是此子盗走,那他背后必然有绝顶高手,不过他敢找来也不是没有准备,老祖赐予的祖境之物足以让他自保,并将一切呈述给老祖,他要的不是亲手抓住盗走资源的人,而是揭露就可以。
宗门越来越多的人不将他放眼里,仙儿也要出关,一旦出关,宗主之位就是她的,即便是自己女儿,白腾也受不了,他不想放手,必须立功,争取一切可能。
就这么想着,荒岛上陆隐的踪迹依然没有出现。
白腾急了,玉昊不见了,龙轲呢?龙轲应该来的。
而遥远之外,龙轲死盯着白腾,这家伙在干嘛?
丝丝雾气顺着海水缠绕向白腾四周,白腾还没反应过来,当雾气完全笼罩他身体,尤其将凝空戒隔开后,白腾这才看到,他神色剧变,下意识要取出祖境之物,然而来不及了,直接被雾气拽入镜子里。
更远处,龙轲看到白腾莫名消失,深感不安,但他同样无法反应就被雾气困住,直接晕死。
荒岛上,陆隐看着白腾与龙轲倒在地上,第一步算是成功了。
他将白腾关在至尊山内,跟夏邢分身一样,紧接着融入龙轲体内,至于自己的身体则请雾祖帮忙掩护,他只想让别人看到龙轲,不希望他们看到自己。
雾祖也好奇陆隐究竟想做什么。
一段时间后,陆隐控制龙轲身体返回望屿,而他自己的身体在雾祖微的掩护下始终距离龙轲五米之内,但在别人看来,根本看不到自己的身体,包括食神。
陆隐越来越了解雾祖了,尽管雾祖在战斗方面可能不是太强,但在困人,掩护,包括创造这些辅助的事情上简直绝了。
他也想明白了,当初雾祖说即便辰祖也未必能打破困她的微,并非微很强,而是在困人这方面,奇绝,绝到未必是战力强大就可以破开的。
想通了这点,他对针顿时没信心了,虽然雾祖的话或许有水分,但寻常祖境真可能破不开微,针硬度再高也最多触碰祖境层次,不可能跟真的祖境强者比,除非…
望屿,陆隐控制龙轲身体返回,尽可能避开其他人,却又偏偏引起了王正的注意。
王正早就发现白腾与龙轲不见,但没来得及跟上去。
此刻看到龙轲回来,他刚想上前询问,发现龙轲受伤了,嘴角流出血液,他也生怕被人看到,赶紧擦干净,返回白龙少祖星。
王正目光一闪,不对,有问题,他立刻通过云通石联系白腾,却怎么也联系不上,紧接着他又联系龙轲,不一会,与龙轲连通。
“龙兄,刚刚去哪了?没能找到你”,王正问道。
陆隐依然控制龙轲身体,回道,“修炼上有了些感悟,没有注意,王兄有事?”。
王正问道,“龙兄可知白腾去哪了?”。
龙轲失笑,“我怎么知道他的行踪,好了,王兄如果没事,我想闭关了”,说完,迫不及待关闭云通石。
王正眼睛眯起,看着云通石,龙轲很不对劲。
陆隐退出融合,借助雾祖的力量离开望屿,最后与白薇薇和白先生汇合,他们完全想不到,就刚刚那段时间,寒仙宗宗主白腾已经被抓。
抓住白腾,陆隐心态放松了很多,看白薇薇时,笑容也更多,多的让白薇薇以为他喜欢自己。
数天后,陆隐几人再次登上中平界,朝着忆贤书院而去,当陆隐一行人顺利返回忆贤书院后,望屿之上,龙轲被寒仙宗抓走,震动四方天平。
龙轲是白龙族族长,不是寻常修炼者,寒仙宗说抓就抓,令白龙族震怒,也令神武天与王家震惊。
然而此事与王正有关,就是他的话导致龙轲被抓,缘由就是龙轲对白腾出手,而少祖星上资源的失踪,龙轲嫌疑最大。
顶上界,寒仙宗山门,龙轲怒极,身为白龙族族长,竟然被寒仙宗抓走,这将是他一生的污点。
“龙轲族长,我宗宗主失踪与你有没有关系?”,一声厉喝,来自一位老者,此人面色乌黑,不怒自威,身穿黑色长袍,绣着类似蛇一般的生物,看的让人发寒,他叫乌尧,是寒仙宗供奉,一位半祖级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