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woo好看的小說 殘魄御天 愛下-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 時鐘流逝看書-al9me

殘魄御天
小說推薦殘魄御天
“看来是要动真格的了,大家都退回来,还是让我来吧!”
希西也展开了自己的翼装置去到空中,其他人都回来,只留她一个人在天空。不过秦宇还不怎么放心,所以还是在她身边不远处。
“你上来干嘛?”希西皱着柳眉说。
“额,会妨碍到你吗?”秦宇又后退了几米,在这个距离上有什么意外的话他是能瞬间赶到的。可是他的举动却让希西不乐意了。
“你竟然不相信我!”她嗔怒道。
“我这叫以策万全以防万一好不好,你看那些攻击一个个气势汹汹的。”秦宇说道,那三方可是没管他们,天源魔那边已经凝出了一艘巨舰,里面的力量之恐怖连秦宇的神游之眼一时间也测不出深浅。植物体原生这边已经弄出了一条绿色植物龙,原生之力和力量以它为中心四方,地上的森林都被撕裂,各种大树被连根拔起。
最主要的还是那罪恶天堂一方,比亚里展开它的翅膀催动全身的原生之力化出了一条蓝色的巨大肥虫,无论是邪灵还是恶灵全都汇聚在那条虫的体内,周围的一切都被污染,到处都散发着邪恶的力量。这些污浊的力量要是沾上一点就会各种怨念邪念缠身。在它所在的污染区域就连那臂弯一样粗细的力量闪电都无法渗透,刚进入其中就消失了。
面对这样三种东西,还有一个潜藏在暗处的鬼域十三杀,秦宇当然不能放她一个人在高空,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什么以策万全,刚刚布兰妮你怎么没在她身边,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说!”希西直接一个箭步掠空来到他面前。
“这都哪跟哪啊,你要是再不出手我们可就要粉身碎骨了。”秦宇一阵狂汗,这个小丫头有时候脑回路也很清奇,这和相不相信有什么关系。
“你就是怕我打不过它们,谁要你多管闲事,你离我远点!”希西就像没注意到那撞过来的战舰和咆哮的巨龙一样,双手叉腰挺起胸脯就往秦宇逼近。
“这样可以了吧~”秦宇再退几米。
“不行!再远点!”希西鼓着香腮说,那秦宇只能再远一些,就在这一退再退之间,那艘巨大战舰已经来到她的身后,并且从上往下斜斜地冲击下来。
“这样够了吧,你倒是看看后面啊。”秦宇手上的灵纹已经亮起,蓝光刃随时准备。而杜拉几人看准时机调转龙头,让那战舰去撞她,他们的绿龙则是一声咆哮直接回旋俯冲朝下面的飞行源兽过去。背对着战舰的希西显然对秦宇距离还不满意,这时候一声龙吟把她要说的话给淹没了,她顿时心中不爽。
“真是吵死了!”
希西娇嗔道,转身之间玉手张开,她的灵也在这一瞬间张开手,无比巨大的时钟出现在灵的身后,整个灵都被装了进去。这时钟非常古老,是那种立地式的钟摆时钟。不同的是除了巨大的钟面之外,在钟面之下的钟体里也嵌满了无数时钟。
这四五十米的超级大钟钟面直径只有十米,剩下四十多米全都是小时钟区,每个小时钟只有不到巴掌大小,密密麻麻不计其数的小时钟密布。在她转身抬手之间所有的种面指针都在走动,有快有慢有正有反,与此同时大时钟的钟面钟摆也摆动了一下。
就是这一下的摆动,已经碰到她掌心的巨大战舰直接停住,那俯冲下去的绿龙也停住。就连已经腾飞到空中张口吐出无数黑色污染物的肥虫也静止不动。紧接着无数的小时钟从大钟体上刻录出来,这无数的小时钟以她的娇躯为起点向前飞逝,三种攻击全都在它们飞逝的方向上。
接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明明已经拥有固定形状的力量产物在这时钟的飞逝中竟然自己又发生了变化。华丽的战舰原本是充满科技感的存在,这与天源魔的身份相符,他们都是来自芯体世界的人,所以自然心中所成之物大多都是科技感十足。可是这样一艘战舰随着时钟的流逝逐渐败落,最后变成了一条小破船,最终支离破碎成了几块船板。
那绿龙就更惨了,从威武赫赫的植物巨龙变成干枯的木龙,然后身体消亡只剩下骨架,最后骨架也化成了灰。至于那条虫喷出来的东西又重新回到了嘴里,聚集在它体内的各种邪恶怨念全部散去,它也虫一条巨虫变成了小拇指大小的小虫。
在那天空中一众真主,鲁鲁还有昆虫和邪灵恶灵们全都呆住了,嘴巴吃惊得能吞下两个鸡蛋。其次就是波塞拉斯,之前他觉得低估了布兰妮,所以对于这次挺身而出的希西他觉得应该是能应付三方攻击的。但是却发现自己又一次低估了她,这哪里是应付,轻描淡写随心所欲的样子根本就是绰绰有余。甚至前一刻她还在跟秦宇吵架。
而现在的秦宇跟波塞拉斯的情况差不多,甚至更惊诧些,现在的她们早已经能够独当一面,就连火陨儿她们都很吃惊,就更别说其他人了。因为希西一直是自己修炼的,而且她的灵契非常难修,想那些一个个的小时钟全都要她一个个去修,普通人修一个大始终钟面恐怕就累得不行了。
“看到没有,看你还敢小看我。”希西化解三种攻击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向秦宇炫耀,但是当她的目光移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只是秦宇的残影,随后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
“你呀,还是太大意了点。”随着秦宇声音的响起,一条蓝色的线出现在希西的后心,这条线瞬间变成一把匕首,锐利的锋芒刺破衣衫几乎快触摸到她的肌肤,刺骨的冰寒从后背袭来,但是却在下一刻被一股暖意所驱散。那匕首没有刺破她的皮肤,反而是割破了秦宇的手。
一击不成那影子立刻消失,连带匕首也消失无踪,若不是秦宇的手在滴血,怕是没有人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也不知道刚刚有多么凶险。就连鹿铃都没有注意到那个影子和匕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秦宇,你没事吧!”希西着急地问,事发太过突然,她已经有在刻意提防了,却没想到还是被对方抓住了空子。
“别担心,一点小伤。这些东西还是真是阴魂不散!”秦宇说道,若不是神游之眼时时刻刻在采取和分析她周围的一切数据,秦宇也不会注意到这轻微的波动。
“一群卑鄙无耻的家伙,只知道偷袭,不知道多少学生都死在他们手里。”希西怒道,一双美眸也警惕地凝望四周。
天空中的那些家伙也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几个领头的对是一样,他们知道自己也一样低估了对方的战力,所以现在只有请各自的大人出手了。几方势力各自退去百米,空间中一片寂静没有半点风流,一切都显得那么沉寂,就连天空的云层也不见了。
这次大家的脸色全都沉凝起来,大量的植物原生之力弥漫在空气当中,已经是焦土一片的地面再一次长出了植物,转眼之间就绿草成荫。一面面无形的墙体将方圆数千米的空间隔离,在那些墙面上出现了一滩滩绿色的带眼睛的癣。令人恶心的墨绿色液体顺着墙面流淌下来,地面化成了墨池。
空气中的原生之力压制了力流,被隔离的空间正在收到原生之力的侵蚀一点点转化成原力空间。到那时无论是灵还是其他手段都会失效,天空中那五角星裂缝又一次出现,金色的光柱一根根落下,有什么东西正从其中出来。
“看来这应该是最后的手段了,我们一起上吧!”
火陨儿说道,趁着对方立足未稳招式未发先发制人,之后他们便可扬长而去。
“等等~”这时候秦宇两人落回地面。
“怎么了?”火陨儿看了秦宇一眼。
“现在阻止恐怕已经晚了,只会浪费体力。”秦宇说道,那些粘在无形墙壁上的眼睛已经融在一起并且掉入墨池之中,如淤泥一样的柱子向上突出。光柱与泥柱一上一下,泥影和光影一个从池中冒出,一个自天空落下,此时想要阻止显然已经晚了。
那泥影全身上下淤泥流动,看不见身体也看不见四肢,只有肩膀往上看起来像是穿着长袍,只不过眼睛全都藏于淤泥之中不见其面。在那淤泥之中嵌满了一只只歪七扭八的眼睛,而且还随着淤泥流动而蠕动,让人觉得恶心无比。
“他是….大真主植物体原生——牙及!”奇落吃了一惊。
“奇老您认得此人!”秦宇的眼中也充满了深深地忌惮,面对这大真主植物体原生比当初在多瑙雪原面对冰魂圣龙还要有压迫感。
“年轻时我有幸进入过一次海神遗迹,在遗迹之中曾经见过他。当时的他就算是现在的我也没有把握取胜,更何况如今已过去数十载。秦先生,如果有机会的话尽量先退为妙,此人深不可测!”奇落深深地看着那牙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