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1y4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奮鬥在沙俄笔趣-第四百四十章 新一輪撕逼(下)鑒賞-gqmio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
扯面子问题就是涅谢尔罗迭的绝招了,以前只要这一招使出来,基本上尼古拉一世都会买账,只不过今天这一招效果却基本看不出来了。
至少尼古拉一世显得很冷淡:“别人的看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俄罗斯能获得什么,这才是最关键的!”
这句话直接就给涅谢尔罗迭的嘴堵上了,顿时他是哑口无言,这货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尼古拉一世的转变会如此之大,其实吧,成也萧何败萧何,涅谢尔罗迭知道尼古拉一世的死穴的是好面子,所以每每有针对性地予以打击,总是无往而不利。
但问题是,同一招用多了,你会用别人也是会用的,就在尼古拉一世接到亚历山大公爵的来信询问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意见时,这位伯爵敏锐地意识到这么绝对可以给涅谢尔罗迭施加更大的压力,自然他会送上一记助攻。
所以当时尼古拉一世询问他对此的意见时,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别的没多说,只说有利有弊,具体的利弊得失最好是咨询一下群臣的意见,末了当尼古拉一世接受了他的意见时,罗斯托夫采夫伯爵又补充了一句:
“不过,最近各国王室有一些很浅薄上不台面粗俗的小道消息,呃,是关于陛下您的,很是不堪入耳……”
尼古拉一世自然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对于一个死要面子的人来说,任何王室间的风言风语都会引起他的高度关注,所以他立刻严肃万分地质问道:
“什么小道消息?!”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诚惶诚恐地回答道:“都是一些经不起推敲的粗鄙之言,完全不需要当真,我觉得这些流言蜚语完全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炮制出来打击陛下您的,这些东西很快机会被事实粉碎!”
尼古拉一世努力装出一副清高不以为意的样子吩咐道:“说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他们都在嚼什么舌头!”
“这……”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犹豫了再三,才小声说道:“有些别国皇室成员背后说您是傻瓜,说您被首相耍得团团转,明明可以更好的维护俄国的利益,扩大俄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却总是被首相给搅和了,他们都说首相是奥地利间谍!”
尼古拉一世的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一张脸都青了,眼睛里更是闪烁着暴戾的光芒。
只不过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小报告还没完,只听他又道:“还有流言说首相爱奥地利胜过爱俄国,每次奥地利有麻烦的时候,他总是牺牲俄国去成全奥地利……”
尼古拉一世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一张脸阴沉得几乎能拧出水来,然而罗斯托夫采夫伯爵还在继续上眼药:“这些浅薄无知的傻瓜还嘲笑陛下您,说您完全不懂得怎么维护俄国的利益,总是被首相提溜得团团转……”
“够了!!!”
尼古拉一世猛地站了起来,他怒气冲冲地在书房里走来走去,就像一头躁动的公牛,良久他才压制着怒气问道:“这些混蛋真这么说!”
“是的。”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点点头,像是在安慰又像是在为涅谢尔罗迭辩护一样回答道:“陛下,这些混帐话您完全不需要生气,我认为在您的领导下我国已经进入了自1814年以来的新的全盛时期,这些人完全是出于羡慕和嫉妒的心理在诋毁您和我们的首相。我们只需要按照您指定的指导方针继续前进,很快他们就只能乖乖地闭上臭嘴了!”
罗斯托夫采夫伯爵的安慰有一定的作用,但显然尼古拉一世还是很生气,最让他无法容忍的是那句涅谢尔罗迭将他提溜得团团转,一直在耍他。
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至高沙皇,尼古拉一世对自己的权威还是很有自信的,但是这话简直就是在抽他的脸,竟然说他被一个臣子耍了,这如何能忍!
虽然尼古拉一世并不认为自己被耍了,也不认为涅谢尔罗迭有耍他的能力,但是潜意识中他依然有点抗拒涅谢尔罗迭,每当这位老首相说出建议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感到抗拒,有种声音似乎在脑中回想,那就是:“拒绝他!别听他的!”
这其中的内情涅谢尔罗迭自然是想不到的,所以他越是表现得积极,越是想要说服尼古拉一世,那效果就越差,因为逆反心理上来了的尼古拉一世真心是有点不想听他说话了。
“陛下,我们必须谨慎!”涅谢尔罗迭还在那里喋喋不休,试图将尼古拉一世拉回到正路上,“神圣同盟才是我们的根本,没有神圣同盟我们将很难同英国或者法国争锋,不能因为一时的利益放弃长远大计啊!”
涅谢尔罗迭真有点杜鹃啼血的意思了,只不过他这番话效果十分糟糕,你想想本来尼古拉一世对他就有点逆反了,现在他这番话落在尼古拉一世耳朵里几乎就是:
“俄国没有了神圣同盟就不是英国和法国的对手,俄国比英国和法国差远了,所以只有抱紧神圣同盟俄国才能生存!”
这对于自高自傲的尼古拉一世来说简直是不能接受的,他可不认自己比英国和法国差,按你涅谢尔罗迭的意思,这是说俄国在我的领导下混得不怎么样,只能靠着普鲁士和奥地利苟活么!
【靠!明明是老子一直在罩着普鲁士和奥地利好不好。这一次奥地利人都焦头烂额了,还不是得求老子救命!你个糟老头子竟然跟老子说奥地利是老子的大粗腿,你丫这是什么意思!】
顿时尼古拉一世就变了脸色,很是不悦地盯着涅谢尔罗迭,教训道:“首相!请您注意一点,神圣同盟之所以存在,完全是我不忍背弃消灭拿破仑之后的传统!而不是说我有求于他们!俄国神圣而伟大,不会哀求任何人!您是俄国的首相,首要的是维护俄国的利益,如果您觉得神圣同盟比俄国更加重要,那才叫本末倒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