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80j精华言情小說 御鬼者傳奇 起點-第7694章 豹頭邪猿相伴-mvxzc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独角冰蛟的这片气雾不止奇寒彻骨,而且只要是沾附到雾气的家伙都会感到身躯僵硬沉重,倘若在空中飞行,也会被冻结,直接摔向地面。
“呵呵呵,准备的差不多了。”关横笑道:“咱们也该进入石林了。”
“走啊!”此时此刻,最兴奋的是小黑和珍雯这对活宝,她们俩此时骑在巨大石龟兽背上,嘴里叫道:“龟龟,往前冲,只要有挡路的石头,统统撞碎——”
“嗷呜呜!”听到两个丫头的命令,石龟兽昂首嘶吼一声,拔腿就往前面跑去,其他姐妹们、魔魈等群兽,都是嘻嘻哈哈笑着,紧随其后。
“咚咚咚!”
“乒乒乓乓!”
“咣咣咣!”
几个呼吸间,巨大石龟兽就把附近周围沿途的嶙峋怪石撞碎无数,坐在它背上的小黑、珍雯拍手大笑:“有意思,就这么来,哈哈哈——”
“嗷嗷嗷!”
说时迟,那时快,栖息在嶙峋怪石缝隙间、洞窟内的邪兽听到巨大响声,一个个吓得鸡飞狗跳,不由自主逃出窝巢,向四面八方飞奔,有的跌倒后还被互相践踏,眨眼工夫就成了一滩滩肉糜。
“混账东西,不要慌,不要乱,你们想死吗?都给老子停下来!”
“噌噌噌!”
霎时间劲风陡起频频不绝,一道疾影乍然窜奔到附近的长条青石附近,晃身跃到了上面,这家伙的嘶吼咆哮还真管了几分用处,正在狂奔逃窜的众多邪兽立时刹住了脚步,扭头观瞧它要说什么。
“噔噔噔、噔噔噔……”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巨大石龟兽已经径直冲了过来,好巧不巧,石龟兽奔走的方向正是那个青条石近前。
“快跑啊——”对方眼见有个庞然大物朝着自己猛扑过来,刚想说出来的稳定军心的话顿时变成了哀嚎,而且这家伙还立刻抱头窜下来石头。
“轰隆!”下个刹那,石龟兽已经将青条石撞碎成齑粉,那个领头的邪兽,就是一只豹头猿身的凶恶家伙,此刻正暗自庆幸自己躲得快,不然下场也会和青条石一个样变成渣渣了。“呵呵,这个家伙会开口说话,抓住它,审问鲨头水鼠的下落。”
“好。”听到关横的命令,魔魈、老猴、甲貅王它们一鼓作气全都扑上前来,豹头邪猿眼见群兽气势汹汹来袭,顿时吓得激灵灵打了个冷战,它嘶声吼道:“大家赶紧过来,保护我!”
“嗷嗷嗷!”
“嗷呜呜!”此时此刻,附近的邪兽小喽啰都听到老大的命令,尽管明知道上去也是送死,可这些却不敢违抗它的意思,只得硬着头皮飞扑上前,护在了豹头邪猿身前。
“哈哈哈,就算它们再多一百倍,今天你也难逃一死!”
“在老子眼里,这群家伙就是蝼蚁不如的渣滓!”群兽们你一言我一语,说话间就已经奔到近前,一个个疯狂出手,展开屠戮。
“嘭嘭嘭!”
“乒乒乓乓!”
“咚咚咚!”
惨叫悲鸣的小喽啰不是到处横飞就是立刻粉身碎骨,死得十分利索,让豹头邪猿心惊胆战,这家伙见势不好,心里就开始琢磨是不是要撤退,就在此刻,白眉老猴已经呜叽怪叫着朝它这边冲来。
“可恶,我宰了你!”眼见老猴瘦骨嶙峋的模样,不像有多大本事,豹头邪猿登时恶向胆边生,晃动双爪负隅顽抗,直取白眉老猴。
只可惜,这个家伙的眼力太差,给自己找了一个完全打不赢的对手。
“砰砰砰!”眨眼的工夫,双方的拳爪便已经恶狠狠对碰数次,老猴越战越勇,但豹头邪猿的爪子却出现了无数骨裂痕迹,瞬息便砰然爆碎,彻底残废了。
“除了豹头邪猿,其余的邪兽,杀!”芫歆倏忽一颤掌中圣灵枪,下了命令,魔魈它们齐声道:“是,公主!”
“噗噗噗!”
“嘶啦、嘶啦!”
“乒乒乓乓!”
眨眼工夫,强忍着断臂之痛的豹头邪猿满脸骇然,耳边听着手下小喽啰被活活打死、撕碎的声音此起彼伏,目睹着它们纷纷倒地惨死,这个家伙吓得哆哆嗦嗦,不由自主瘫跪在原地。
“啪!”
说时迟,那时快,魔魈抓住最后一只活着的邪兽,将其身躯撕成两爿,血雾、肠脏碎片到处喷溅,落了旁边的豹头邪猿一脸一身,魔魈随即龇着牙对它狞笑道:“嘿嘿嘿,别着急,马上就轮到你了。”
“不、不,别杀我,不要杀我!”豹头邪猿原本也是嗜血凶蛮之辈,但是看到魔魈、老猴它们杀敌的手段之后,它就觉得自己已经是只极其温柔的小猫崽般了。
“哼,饶了你?那是不可能的。”
甲貅王说这话的时候指了指旁边的墨纹狰兽:“瞧见这家伙没有,抓住它以后,它也吓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不断向我们求饶,只可惜,咱们从来没有放过敌人的习惯,尤其是像你这种面目可憎的!”
“呃,狰、狰兽都被你们给生擒了?”霎时间,瞧见鲨头水鼠的近敌也被对方控制,吓得这豹头邪猿身躯栗抖不止,它哀声叫道:“你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告诉我们鲨头水鼠的下落,我就考虑饶你一命。”关横此时轻描淡写的说道:“否则,死路一条!”
“鲨头水鼠?!这、这……”听到关横的话,邪猿战战兢兢,却一时间说不出话了,“嗡嗡嗡!”就在这个时候,数到虫影挟风振翅飞来,正好落在了关横掌心上。
“哦,知道了。”
关横对着向自己传递消息的五彩凶蚨点了点头,随即对豹头邪猿说道:“别跟我提什么不知道不清楚之类的话,我这些宝贝虫儿已经告诉我了,这附近到处都是鱼颅小兽的气息。”
“那些家伙应该和鲨头水鼠有血脉关系,对吧?老老实实说出水鼠在哪里,不然的话,你应该很清楚自己会不得好死!”
“呃,我、我说……”眼见关横和他的同伴们浑身暴现杀气,死死盯着自己,豹头邪猿就是想撒谎搪塞过去,也实在是无法鼓起勇气这么做了,它只得把实话说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