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t0pg精华都市言情 白首妖師-第一百三十五章 羣魔隨行(一更)推薦-ibb13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东西收拾好了没?”
“两车!”
“银票带够了么?”
“三箱!”
“怎么才三箱?”
“……”
“人……人怎么才带这么几个,去了守山宗,听说那是在山里呢,没人照顾怎么行?”
“哎哟,我是去山里修行,又不是打群架,带这么多人做什么?”
“让老黄管家跟你过去吧,是个做熟了的老人……”
“不用!”
“那就让春花秋月冬雪夏荷四个大丫头跟着你,也好服侍……”
“不用!”
“她还是个孩子,不找人伺候就谢天谢地了,哪能服侍你……”
“这几个护院带着吧,路上不太平……”
“……这个真不用!”
“你这孩子,什么都留在家里,怎不想想到了外面自己怎么办?”
“……”
“……”
临出发前的几天,方家当真是惹得一片鸡飞狗跳,方夫人与方老爷子那架势,当真是恨不能把整个方家都给方寸带上,明明方寸已经说了很多遍,自己是去修行,不能大张旗鼓,不能带着管家,也不能带上一堆的仆人,更不能带上这四个水灵灵娇滴滴的大丫头……
老两口还是不厌其烦的给方寸安排着,而方寸,也只好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解释着。
最后,好说歹说,终还是堆满了两辆大车。
只是,方老爷让跟着的几位仆人或是护院什么,方寸却还是拒绝了,只带了小青柳和小狐狸两个,小青柳是一起做事习惯了的,非得带着不可,而小狐狸也不可留在家里,她生来便是妖类,自然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等着长大了嫁人,修行这条路,她是非走上来不可的。
坐上马车,趁着清晨,马车驾驾,向柳湖城外驶去。
“方二公子要去清江修行啦?”
“恭祝方二公子修行有成,回来当大官啦……”
本是想着自己这一去,该低调些,却没想到,左邻右舍却还是知道了,一大早便有不少人都在街道两边等着,待到马车出现在了众人眼中,便不知多少人大声恭喝了起来,有的随车送行,有的依着乡俗给方二公子送来了路上吃的鸡蛋,还有敲锣打鼓放鞭炮的。
但这几串鞭炮,可不是庆祝方二公子这个祸害终于走了,而是切切实实的善意,送行之时,鞭炮齐响,可以震慑妖风邪气,保佑方二公子这一去太太平平,安安稳稳,不遇小人。
热热闹闹气氛里,方寸足足告别了三回才罢。
但一片喜气洋洋里,倒也有不少与别人不一样的,便如卖豆花的小姑娘,便哭了一上午。
古井街的寡妇,叹惜着将自家的门拴上了。
肉案上的杀猪匠……
……咳!
……
……
左邻右舍们热情的送方寸到了城外,说说笑笑,但气氛忽然有些低沉了,方寸顺着他们的目光看了过去,就见城外已有一骑等着,穿一身淡黑色薄装的雨青离,坐在了一匹瘦马之上,身后背着一个包袱,虽然在笑,但神色阴鸷,却一时把个众邻居们吓得高兴不起来了。
“你在那里傻笑什么,还不快过来帮着赶车?”
方寸远远瞧见了,有些无奈,劈头盖脸就是一句。
正努力让自己笑的又有风度,又温文尔雅的雨青离,一下子就懵了。
“此一去,你我便不再是同窗了!”
方寸道:“你为弟子,我为师长,帮着师长赶车,不是应该的么?”
雨青离顿时满面的无奈,道:“好吧……”
依言下了马,将自己的瘦马拴在了车上,自己却坐在了拉行李的马车上面,将暂时驾着第二辆马车的仆人撵回了方府,然后提起了马鞭在空中虚甩一计,倒是个老把式的样子。
告别了众百姓,两辆马车,一前一后驶上了大道,离得柳湖城越来越远。
众百姓皆感叹着:“方二公子这是找了个啥样的人同行啊……”
“忽然觉得,方二公子也是应该带几个护卫的……”
“这一个就顶十个,看着他在那里一笑,我都忘了讨要赏钱了……”
“……”
“……”
就连方寸,看了一眼老老实实驾着马车的雨青离,也觉得有些无奈。
这厮长的也太有特点了,如果他不笑,便有种这厮已经勾结了匪盗,要在前头拦路,把自己做掉的感觉,如果他不笑,便让人觉得是不怀好意的在阴笑,心里在盘算杀人越货的主意,他不笑时,就给人一种分明已经盘算好了主意,下一息就要抄刀捅过来的感觉……
“我是不是真该找几个护卫的?”
方寸心里暗想着。
不过也就在此时,便见得荒道旁边,已有一排人整整齐齐的跪在那里等着了。
为首的,正是林机宜,另外的几个,则是绿袍的虫师怪离、红桃娘子,与鬼书生。
“如何?”
方寸撩开了车帘,笑着向那些人看了过去。
林机宜上前,低声禀告:“既然公子要往郡宗赴任长老,身边自然不能没有几个使唤的人,虽然公子没有吩咐,但属下还是自作主张,做了安排,这一次,便先由我们四人陪着公子往守山宗去赴任,我等不会与公子随行,以免旁人看见我们,影响了公子的名声!”
“但若是公子有什么吩咐,只管传信于我等,属下自然便会现身效力!”
“此人倒是聪明,我刚刚还在想留他在柳湖城,是不是会生出什么夭蛾子来着……”
方寸心里想着,却忽然道:“我让你看着柳湖城的事务,但你却跟我去了清江郡,那么柳湖城这一摊子事又谁来看管,若是这里出了问题,那我是找你呢负责呢,还是找别人?”
林机宜早有准备,道:“属下早有安排好,他们三人与老孤头,辰老怪,陆蝇三个,轮值替换,分别在柳湖城三个月,再留在公子身边伺候三个月,而属下则会一直留在公子身边听候差谴,打理俗事,自然,倘若公子觉得此安排不妥,也可随时再吩咐属下……”
“这厮是知道我留他在外不放心,故意跑到我面前,好让我随时盯着……”
方寸看着林机宜,愈发觉得有趣了。
求生的力量果然是无穷的……
他刚才提到的几个人,也正是之前方寸收伏的那些江湖散修里面,较为得力的几个,其中辰老怪,老孤头,鬼书生,虫师怪离四个,皆是筑基境界,倒是林机宜与红桃娘子,都只是炼息境,只不过,因着林机宜帮方寸打理一切,所以如今他倒是说话最有份量的。
他们这么乖巧,甚至想到了自己头里,不等自己吩咐,便要主动随行,甚至还排好了班,轮流来到自己身边当值,自然也不是真就这么忠心耿耿了,方寸知道,这三个月里的试探,他们已经对生死符死心了,这时候的他们,甚至比自己都担心自己万一丢了小命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便依你说的来吧!”
方寸这次倒没有再试着去挑林机宜的错,只是随口交待。
林机宜道:“是,属下几人,这便去前面探路!”
方寸点头,道:“若有凶险,示警即可!”
林机宜等人皆点头,虫师怪离道:“我有金蝉,能传音十里,可用来提醒公子!”
方寸笑着点了点头,应允下来。
这几个人很快便已躬身退下,消失在了荒野之间。
方寸转头看了看后面赶车的雨青离,只见他一点反应都没有。
一张脸阴瘆瘆的,方寸比起那几个江湖散修来,明显长的更有威慑力一些。
笑着看向了他,道:“你不好奇?”
雨青离道:“身为弟子,哪敢好长老的奇!”
方寸无奈扶额,这还记仇了不成?
摇了摇头,专心赶路。
如今世道并不太平,路上拦路的毛贼恶匪不说多如牛毛,但也实在不少,尤其是在方寸这一行人只有三人加一只小狐狸的情况下,更是特别容易招来一些不长眼的恶匪们。
但有了那几个魔头在暗中探路,却是不必担心了。
“乘车而行,魔头暗中随行,想想还挺带感,只是我收伏的魔头还少些,小猫两三只罢了,也不知会不会有一日,达到法驾一动,万魔随行,天地色变,万灵皆退的程度……”
“呵呵,现在说这个虽然还远,但有两位筑基,两位炼息暗中探路,也应该已经……”
一个念头未过时,忽然远处响起了一声尖锐的蝉鸣!
“嗯?”
方寸猛得抬起了头来。
刚才似乎便已经与林机宜等人说好,若遇得凶险,便以蝉鸣示警!
但一般的小打小闹,他们几人便也随手就料理了,除非他们料理不定的,才算凶险……
这么快就来了?
……
……
意识到了这点,方寸、小青柳、雨青离,同时将目光投向了远方。
荒野之中,凄凄静静,惟有凉风拂过。
蝉鸣响自西方,说明凶险自西方而来,蝉鸣越来越近,说明那凶险来的极快。
雨青离忽然道:“方二公子且在马车之中等候,我去前面看一看!”
“不必了!”
方寸笑了笑,抬手向前指去,道:“已经来了不是么?”
轰隆隆!
大地之上空无一物,但在空中,却忽然有汹涌的云气聚集,远远便见得,前方半空之中,居然有一片云气滚滚而来,到得近处,便已发现,那云上,赫然有着一艘青色的法舟,驶在云中,便如驶在水上,所过之处,阵纹搅荡,虚空模糊,犹如一座小山逼近了过来。
“这便是法舟?”
方寸抬头看向了那云间的舟船,神色有些羡慕。
“方二公子小心了……”
另一侧,雨青离则是袖子一动,两道精光闪闪的银刺滑在了手里,低声提醒。
法舟不是什么特别难见到之物。
但能够乘座法舟赶路的,也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的炼气士……
尤其是看这法舟的速度与方向,分明就是正正的朝着方寸赶了过来的。
“来的这么快么?”
就连方寸,这时候也握住了身边的旧伞,心间暗叹着。
这才离了柳湖城不到百里啊……
心念尚未闪过时,那法舟已到得头顶之上,陡乎停住,劲风袭卷,横扫一方。
而在那云上,则飞快的闪出了一道青色的身影,却是个身材窈窕,戴了青铜面具的女子,面具两个眼孔深处的目光急急的一扫,便已冷厉万分,急急的落在了方寸的身上,然后……
……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哭声之中,她已猛得晕眩,急向下方跌来,口中尚自叫着:“快……快帮我解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