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5hrf精华都市异能 玩家兇猛-第八百零六章 巨闕熱推-puqr4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李昂右手握紧长槊槊杆前段,牢牢卡住双手重剑剑身,使巨阙无法抽剑后退,左手化拳为掌,如鹰爪般扑向巨阙右肩。
天空中群鸟尖刺呼啸而来,打击范围覆盖了小半座天台。
这些手指长的尖刺,或涂有剧毒,或内藏寄生虫卵,或暗藏毒气,或内置爆弹。也许没办法伤害到穿着蜃龙红鬣外衣的李昂,却可能可以突破巨阙所穿着的防具,
依靠数量优势,造成多段伤害。
面对密不透风、令人窒息的攻势,巨阙眼底闪过一丝坚毅。
嗡——
厚重质朴的剑身莫名震颤了一下,两侧剑刃先是亮起一抹微弱光亮,如同风中残烛,飘忽不定。
紧接着,剑芒大炽。
【名称:巨阙·玄铁】
【类型:武器】
【品质:完美】
【攻击力:高】
【特效:无锋。沿剑刃生成异常锋利的剑气。剑气的形状与长度取决于所投入的剑气总量】
【消耗:每秒至少消耗20点灵力值与体力值】
【冷却时间:5分钟】
【装备条件:基础剑术技能达到高级,力量大于等于12点】
【备注:穿铜釜,绝铁砺,胥中决如粢米,故曰巨阙】
巨阙剑的剑身本就宽厚如同门板,此时再延伸出剑气,宛如一面城墙般横亘在李昂与巨阙之间。
嗡!
剑气的边缘部分,如同苍白火焰般明灭飘摇,悄无声息地将接触到的混凝土地面,消蚀湮灭。
李昂在看见剑芒绽放的瞬间,就缩回了霸者横栏槊与轰出的左掌,然而他的动作还是稍微慢了半分——
左手小臂被剑气燎中,白大褂左袖直接爆裂开来,整条左手“砰”的一声弹开。
蜃龙红鬣外衣完好无损,但下方左手小臂的皮肤、肌肉、血管、骨骼尽数迸裂,断开手臂耷拉下去,全靠藕断丝连的皮肤与红鬣外衣吊住。
【Critical Hit!】
【Critical Hit!】
两道系统提示音几乎没有任何停顿地响起,一蓝一红两行字迹在高空中悄然浮现。
突然暴涨的剑气,同样燎伤了巨阙自己——他原本用右手倒提剑柄,剑尖朝下,右手小臂与额头平行。
为了挡住李昂轰来的这一掌,剑气沿巨阙剑剑身向两侧辐射,炽烈剑芒覆盖了右手手臂。
【巨阙·玄铁】并没有敌我识别功能,其剑气连李昂的蜃龙红鬣外衣都能突破,何况是巨阙身上的防具。
嗤——
如同布帛被蛮力撕裂般的声音响起,巨阙右手齐肩断裂,整条右臂在空中飞旋翻转,尚未坠地,便被余势不减的剑气烈焰命中。
待到坠落接触地面时,已经变得千疮百孔,好似肉糜。
鲜血从白骨嶙峋的断臂横截面中喷涌而出,
剧烈疼痛直袭大脑,
耳鸣阵阵,视线转黑,
巨阙紧咬牙关,化痛楚为怒意,不退反进,
左手反手握住坠落而下的重剑剑柄,重新激发苍白剑气,自下而上朝前一撩!
随着灵力大量注入,本就喧嚣暴烈的剑气再次暴涨,
轰!
混凝土地面没有任何阻碍,分裂开来。
碎石迸溅,冷清月光顺着裂缝照进建筑物内部,照亮埋藏在混凝土中的钢筋,以及天台下方格子状的大型办公室楼层。
李昂启动【梯云纵】,右脚朝无形阶梯重重一踏,手提霸者横栏槊侧身避开这一记上撩斩击。
高空中攒射而来的各式尖刺,仅仅只是被剑气燎中,便被湮灭成渣,连尖刺中的攻击手段都没能使出。
再斩!
巨阙单手握持重剑,借着上撩之势,翻转剑身,朝左下斜斜劈落,
煌煌剑芒似附骨之疽般,如影随形,朝着李昂追逐而来。
剑气笼罩范围实在太广,只是随意扫荡就能覆盖小半座天台。
【相位之靴】已经进入冷却期,提供不了加速效果,那就只有…
李昂目光一凝,手中霸者横栏槊朝地面斜斜一点,连人带槊闪至巨阙右侧。
经过改造的身躯,加上生物母版的能力,令断裂的左手快速愈合。
神经接驳,肌肉重连,骨骼重塑。
尽管手掌断裂面处,仍有环状刺痛(巨阙剑气凝而不散,持续阻碍自愈恢复),但勉强恢复活动能力的左手,依旧可以抬起食指。
【十指解离术】
一道惨绿光芒沿着李昂食指疾射而出,直袭巨阙右肩断面。
想也不用想就知道这束绿光是李昂隐藏的杀招,直至此刻才图穷匕见。
面对解离光束,巨阙不闪不避,反而上转左手手腕,剑锋指向李昂,竟是要以伤换伤,拼着被解离术命中身躯,也要用剑芒劈中对手。
剑气烈焰呼啸而来,跃至空中的李昂使用【碎物散射】技能,在脚下凭空制造斥力,反推身躯,让自己在空中停滞得等久一些,调整双腿位置,
一踩梯云纵形成的无形阶梯,险险避开锋锐剑气,手中长槊如毒蛇一般刺向巨阙脖颈。
这一击又疾又快,巨阙若是右臂尚在,尚且能以右手握住槊柄,阻拦攻势。
但此刻右臂已断,急救治疗药剂的残存效果也被无视敌我的巨阙剑气所屏蔽,无法止住右臂流血之势。
【瞬步】!
巨阙双脚一蹬地面,身形拖拽出了残影,避开霸者横栏槊的同时,悄然闪至李昂下方。
手中重剑惯性仍在,朝着上空李昂的方位,平稳切来。
战况瞬息万变,优劣势不断逆转,
霸者横栏槊已经刺出,来不及回防,碎物散射与十指解离术也已进入冷却期。
梯云纵再一次启用,双脚下生成无形阶梯,李昂在空中连环蹬踏,如特技汽车般转体一百八十度,险而又险避开了重剑斜撩。
结束太空漫步的李昂取消梯云纵,身躯轰然下坠,长槊转刺为劈,重重劈在了巨阙肩膀,自左肩至右腰,撕裂开深邃伤口。
与此同时,天空中的群鸟也已调整了尾部指向方位,朝着天台边缘,发出了又一轮的齐射。
砰砰砰砰!
密集弹雨从天而降,沙尘弥漫飞扬…
待到尘埃散去,坑坑洼洼、残破不堪的天台上,只剩下李昂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