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pa4j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320-劫掠推薦-jhavh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虽说是赶走了那些野人,但黑石受了伤,这让他手下族人都愤怒无比,朝着要去找那些野人算账。
黑石还算沉得住气,虽然脑袋被砸了一个口子,但还是让人稳住了回到营地,他自己,则是跑过去报告给姬贼去了。
姬贼本来正在营地里休息,原本下了陆地,吃了野草果子等补充维生素c的食物,败血症有所减轻,可因为虎皮庆山的事情,让姬贼上了头气的不轻,导致心态有些不稳。
他刚躺下休息,还没等睡熟呢,外面听到黑石求见的话,当即翻身无奈坐了起来,眼珠子血红血红的,喊一声进来。
外面听到了动静,黑石捂着脑袋上的伤跟着泰就进来了。
原本姬贼被吵到了休息很是生气,正要发作,一看到黑石的模样愣住了,问黑石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黑石不敢隐瞒,就把那些野人给说了一遍。
原本姬贼还算是心平气和,可当他从黑石口中得知了那些野人长毛庇体的相貌时,脑海之中,瞬间闪过一道怒雷,不亚于雷霆在他脑子里炸响一般的震惊。
“黑石,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些野人,长的真的跟你说的一样?”
黑石也纳闷姬贼反应为啥这么大,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是的陛下,那些东西一身的长毛,眼窝很深,嘴巴鼻子和咱们不一样,都是往外凸出来的。”
泰边上诧异,歪着头道:“那这样是挺丑的。不对,这根虎皮庆山遇到的那些不是一类人吧?”
姬贼皱起来了眉头,他开始对自己的梦有些将信将疑了。
开始那些女性野人,让姬贼怀疑自己的梦是在开玩笑,毕竟梦里的野人可不是长这个样子的。
可黑石这个描述,让姬贼又一次相信了自己的梦。
因为梦中那些覆灭了自己联邦的野人,就是长这么一副样子,深眼窝,长吻塌鼻,遍体毛发,就像是前世教科书上画的那样古猿人复原图。
真正意义上的野人。
这还是不对啊,就像是泰说的那样,岛上那些女性野人也不长这个样子啊,她们和这些长毛野人难不成还是两个种类么?
这怎么可能,一个岛上怎么可能会出现了两种野人呢?
姬贼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比较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姬贼转头来看黑石:“除了外表,那些野人还有什么特点?”
黑石捂着脑门想了想:“还有就是这些家伙并不怕咱们的刀。”
“不怕咱们的刀?”
黑石点头,就把刚才自己和野人战斗的情况说了一遍。
末了了,黑石道:“陛下,我刚才战斗的时候,一刀砍过去时,感觉砍得不像是皮肉,就感觉砍到了野猪身上,而且还是那种在松脂林里面生活了几十年的老野猪一样,皮上都是松脂,砍不进去。”
泰半开玩笑:“说不定这些野人就和野猪一样呢,把松脂涂抹在了身上。”
泰本来是开玩笑的话,却不料,边上姬贼点了点头:“也有这个可能。”
泰啊了一声:“不是陛下,我说笑话的。”
“凡事都有可能发生,泰,这可不是一句说笑话就能说得过去的事情。”
说话的功夫,姬贼深吸了口气,手扶着腿站了起来。
泰问姬贼干什么去。
姬贼摆手说没事,转而是吩咐下去,让大家都小心野人晚上骚扰之类的,具体怎么办,等明天的话,再说决断。
命令下达,各自回去休息,黑石也被姬贼特意准许今晚取消巡逻,养伤为主,转而是让阿观代替了黑石的巡逻任务。
对此黑石感恩不尽。
把黑石送走了,姬贼没有了睡意,脑子里开始思考这些野人是怎么回事。
一族两态?
不应该,他们又不是狮子,怎么可能会一族两态呢。
不过也不说准,天地万物,造化奇特,这是谁都保证不了的答案。
如果那些长毛野人和勾引军战部族人造人的女性野人是同一个种族的话,那自己就要好好思考思考,这些梦中覆灭了联邦的野人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可这一时半会的硬要想还真是想不出来。
别的不说,那些女性野人也没干什么出格的事情,相反的,她们还送了许多福利给己方。
这几天虎皮和庆山两个人多快活啊。
左拥右抱的享尽齐人之福。
这一算这些野人还是好的呢。
不过,那些男性野人又是怎么回事?
他们是出于嫉妒来攻击的营地么?
难道是,他们族中女性都被己方精神小伙给吸引走了,嫉妒羡慕恨之下,才对营地展开的攻击?
说不准还真是这样。
毕竟梦中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这些覆灭了联邦的野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动的手,梦里也没有说他们是怎么覆灭的联邦。
不过姬贼觉得,就像是黑石描述的那样,二十多个男性野人打不过十多个军战部族人,又特别的怕火这个缺点,就是给野人二十万的数量,他们也不一定能打趴下联邦。
再说了,这岛上有没有这么多野人还是两说呢。
嗯,看来明天天亮了之后,自己要派人搜查一下这个小岛了,看一看,岛上野人的数量比较好了。
若是岛上野人数量不超过一千,那好,自己就带队把这些野人给消灭了,一劳永逸。
若是超过了一千,那自己就不得不用一个比较残忍的办法来解决他们了。
他们不是怕火么,那自己就一把火把这个小岛给焚了。
大不了,这个中转站不要了,反正自己这次出海寻找小岛目的就两个,弄清楚宝石的秘密和史前人存在的遗迹,再有就是找到梦中的野人并把他们灭了族。
只要后者完成了,前者怎么样,对自己而言,那都不重要了。
最多,也就是怀揣着一个遗憾罢了,又怕什么。
姬贼打定了主意,便躺下来休息。
不得不说,确定了计划,姬贼心情倒是放松了许多,躺下来休息的时候,睡得也很是香甜。
姬贼睡得是香甜了,他却不知道的是,让黑石吓跑了的野人,又一次的过来骚扰了。
这一次,他们学精了,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躲过了木墙上举着火把的巡逻队,靠着身形便捷的优点,翻进了营地之中,抓住了吊起来的虎皮和十多名被惩罚的军战部族人,然后火速撤离。
要不是虎皮被吊着睡着时让这些野人惊扰了美梦喊叫出声,大家根本就不知道野人二次前来的消息。
当即,野人翻墙而入的事情把人群惊醒,狩和阿观火速带队跑出来查看,正是遇到了野人窜入林子的情景。
狩也不犹豫,立刻从身上掏出手弩就是一箭。
可惜的是,大晚上的,他准头不好,又没有阿虎阿牛那样的自瞄挂,再加上野人体表那身毛发起到了防护作用,弩箭只是破开了一道皮后,对那野人根本就没有造成多大的杀伤。
等狩带着人杀奔出去要追时,这些野人,已经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这会天差不多是凌晨四五点钟左右,距离天亮也没有多久了。
狩追不上野人,赶忙回来把消息告知了姬贼。
又一次睡梦中被吵醒,姬贼显得暴躁无比,可当然从狩口中听说了野人拐走虎皮等十多个军战部族人的时候,暴怒的情绪与生涩的双目顺便全无,蹭一下站起来,直接精神了。
“什么!虎皮被抢走了!”姬贼惊得瞪圆双眼。
狩硬着头皮点头:“对不起陛下,那些野人动作太快了,进了林子里我追不上,我怕他们在林子里还有同伴,我带的人少,就,就没敢再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