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s0f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何日請長纓-第三百九十九章 騎虎難下推薦-yyp12

何日請長纓
小說推薦何日請長纓
井南,武营市,弘华机床公司的小会客室里。
公司董事长夏振发与来访的唐子风、韩伟昌二人相对而坐,脸上的神色说不上是热情还是冷淡。两位客人的面前,倒是摆着茶水和点心,而且从茶杯里飘出来的香味能够识别出,这是很高档的茶叶,至少主人对于两位来宾还是给予了足够的尊重。
“夏总,我们临机集团的意思,想必你也是知道的。这次唐总专程到武营来会见你,也是为了表示我们集团对于这桩合作的诚意。你对于我们双方的合作,到底有什么顾虑,是不是也可以直言不讳呢?”
韩伟昌率先开口了。他此前与夏振发已经接触过几次,与对方也算是比较熟悉了,这样的话由他来说自然是更合适的。
夏振发看了看唐子风,微微一笑,说道:“唐总能够专程到我们这样一个小公司来,我真是觉得不胜荣幸啊。唐总的大名,我在十年前就已经听说过了,只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还有机会能够和唐总坐在一起聊天。”
唐子风淡淡地说:“夏总客气了,我能有什么大名,充其量也就是扯扯临机集团的虎皮,哪里比得上夏总这种靠白手起家做成一番事业的企业家。我这一次,也是因为在渔源开会,老韩跟我说起你的事情,我就过来拜访了,还请夏总不要怪我太过冒昧了。”
“哪里哪里,唐总是我们请都请不来的贵客,我们哪敢说什么冒昧不冒昧的。”
“贵客不敢当,只要夏总不说我是恶客就好。”
“唐总说笑了,您的确是贵客。”
“是吗,那我就谢谢夏总的抬举了。”唐子风应了一声,然后绕开这些客套话,直入主题,说道:“夏总,刚才老韩已经说了,我这次到武营来,是来表示我们临机集团的诚意的。我听说,夏总对于与我们临机集团合作有一些顾虑,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在这里说说呢?”
“其实也说不上是什么顾虑,只是我个人对于和临机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合作,有些怯场。韩总是知道我的,我就是个工人出身,手上有点技术,但没见过什么世面。我这家弘华机床公司,在武营都排不上号,在整个井南就更是微不足道了。临河集团是咱们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机床企业集团,我们这样一家小企业,实在有点高攀不上啊。”夏振发极其低调地说道。
夏振发说这些话的时候,唐子风一直盯着他的脸。等到夏振发说完了,唐子风也没有立即吭声,而是等了一小会,才展颜一笑,说道:
“夏总,我这个人读书少,不懂得啥叫含蓄,要不,我就说句糙话吧,莫非在夏总眼里,我和老韩显得很白痴吗?”
夏振发一愕:“唐总,这话是从哪说起啊?”
“我和老韩既然能到你们弘华公司来,自然不可能不事先了解一下贵公司的情况。光是去年,你们公司就做了2000多万的产值,其中还有三成的产品是销往国外的。夏总你自己曾经十几次出国,参加过在美国、日本、德国举办的多次机床展会,而且还能用英语和外国客商交流。
“像夏总你这样一位既懂技术又有经营头脑的成功企业家,在我和老韩面前自称没见过什么世面,这不是觉得我和老韩都是白痴吗?”
唐子风问道。他说话的语气很平和,依稀带着几分嘲讽。
“呃……”
夏振发被噎住了。他说自己没见过什么世面,当然只是一句自谦,目的是为了委婉地回绝唐子风的合作要求。换成一个有点城府的人,听到这样的话,就该知难而退了。
此前临机集团曾经派人来与他商谈合作的事情,他采取的方法是直接把对方晾在一旁,根本就不和对方对话。
唐子风是临机集团的总经理,在业内赫赫有名,夏振发说自己早在十年前就听说过唐子风的大名,也并非是虚辞。对唐子风,夏振发不能直接给予冷遇,用自我贬低来堵唐子风的口,是更合适的做法。
可谁料想,唐子风压根不跟他玩什么委婉,而是直接声称夏振发的自谦是对他和韩伟昌的污辱,这就属于不会聊天了。
“唐总,你误会了。”夏振发在脑子里组织着语言,徒劳地辩解道:“我的确是出过几趟国,相比我们武营的有些民营企业老板,嗯嗯,我的确算是还见过一点点世面的。不过,在你和韩总面前,我见的那点世面,实在算不上什么……”
唐子风打断了他的话,不客气地说道:
“夏总,我信奉一条原则,那就是聪明人之间说话,没必要绕什么弯子。我唐子风不才,国家能够把临机集团这样的大企业交到我手里,我应当还算是有几分聪明的吧?至于夏总你,能够突破超硬曲面切削这样的高难度技术课题,前后申请了几十项专利,手里还拥有一家规模不小的企业,自然也算是个聪明人。
“既然大家都是聪明人,再这样拐弯抹角地说话,有意思吗?咱们又不是在拍狗血电视剧,还要搞什么暧昧流。咱们三个大老爷们,说话说一半留一半,互相猜对方的心思,你不觉得恶心,我还觉得恶心呢。”
“……唐总真是快人快语,难怪……”
夏振发被唐子风打败了,他讷讷地嘟哝着,后面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夏振发原本是武营当地一家国营小厂里的工人,很有些技术天份。当工人的时候,他对自己使用的机床做了好几项革新,大幅度地提高了生产效率。后来,他辞职下海,办了这家弘华机床公司,专门生产经他改良过的机床,从而赚到了第一桶金。
与当地的其他小老板不同,夏振发一向信奉依靠技术打市场。公司有了一些利润之后,他便招收了一批大学生,跟着他做技术开发,然后再把开发出来的新技术推向市场,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的局面。
由于笃信技术为王的理念,夏振发多少有些傲气,在待人接物方面也不太擅长。当然,正如唐子风说的,能够把一家企业做到如此规模的人,肯定还是有些小聪明的,只是遇到唐子风这种靠玩心眼为业的人,他就有些束手束脚了。
“实不相瞒,我们看中了你们目前正在研发的超硬曲面切削技术。我们集团技术部分析了你申请的那些专利,认为你的研究思路是正确的,而且也已经突破了许多关键性的技术障碍,后续如果有充足的投入,应当能够形成成熟的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我们想和你合作,就是看好这项技术的应用前景。这项技术对于我们现有几种机床产品的升级换代,也能发挥重要的作用。所以,我们想和弘华公司合作的态度是认真的,这一点夏总不必怀疑。”唐子风侃侃而谈。
“这一点,我一直都没有怀疑过。”夏振发低声应道。他多少有些被唐子风的霸气给震住了,不敢再乱说话,生怕又被唐子风抓住什么把柄。
“至于说夏总你这边的情况,我们也非常清楚。”唐子风话风一转,说到了夏振发头上:
“弘华公司去年净利润有400多万,但都被投到超硬曲面切削这个课题的研发上了。你原来觉得这个课题投入1000万就能够完成,现在投入已经超过了2000万,但距离成功还差得很远。今年、明年、后年的利润全扔进去,你也不敢说就能够完成这项研发。
“现在国内搞超硬曲面切削的机构并不止你们弘华一家,而且别人的资金实力是非常雄厚的。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外来投入,光靠弘华公司自身的利润来支撑,恐怕不等你们取得成功,其他企业已经抢先一步搞出来了,让你们辛辛苦苦研发的技术全都砸在自己手上。
“夏总,你现在的处境,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就是骑虎难下。我和老韩到这里来,是来帮你的,你还在这里跟我们打哑谜,说空话。我真不知道,你搞技术时候的那点聪明劲,都扔到哪去了。”
“这个嘛……”夏振发脸色很难看,想说点什么来反驳一下唐子风,为自己遮遮面子,却又找不出合适的话。
唐子风说得对,聪明人之间的对话,是不用绕弯子的。唐子风自己虽然不是搞技术的,但他背后有一个强大的苍龙研究院,弘华公司的那点技术底细,根本就瞒不住唐子风。
超硬曲面切削是一项很有应用前景的技术,国内也有不少机构在研究,弘华公司要想靠这项技术赚钱,必须抢在其他机构之前完成全部研发。如果因为资金的问题,导致研发速度放缓,国内很有可能会有其他机构赶上来,再把弘华公司甩在身后,届时夏振发在这个课题上投入的时间和金钱就全打了水漂了。
夏振发在唐子风面前表现得一片淡定,拒绝接受临机集团伸出的橄榄枝,但其实内心也是很不踏实的。现在唐子风把这一点给挑破了,就是要逼着夏振发说实话了。
“唐总,你说得很对。我们现在的确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犹豫再三,夏振发不得不认栽了。反正关于合作的事情,他心里是有底线的,现在与唐子风探讨一下公司的策略问题,也无大碍,自己又何必去装淡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