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bzcx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重生之傳奇農夫-第七百九十章 宋母教子看書-bzryp

重生之傳奇農夫
小說推薦重生之傳奇農夫
庭院里,大树下,石台餐桌上,一家人围成一个圆,喜乐融融的吃晚餐。
这本来是一家子人乐呵呵的场景。
唯一不足的,就是宋山孤零零的一个人,很悲催的站在角落里面,只能看着他们吃得香香的,而且自己在画圈圈。
这陈如惠女士是家里面的太后娘娘,太后娘娘发话了,谁敢忤逆半句,宋继方老同志这一家之主,连屁都不敢放。
所以宋山只能画圈圈。
平时卖个乖,哄一哄就能的消气了,但是这一回,陈如惠女士是真的生气了,全程当看不到。
连小福娃在旁边扇风,都吹不掉她拿滔滔烈火。
宋山看了看这边,又看了看那边,咬咬牙,虽然饭菜很香,虽然吃不到很不爽,虽然只能闻着太凄凉,但是都必须忍着。
不受一番寒彻骨,哪里来得老娘的原谅啊。
所以他很乖巧的面壁思过。
然后这顿晚饭,就在他们一家人喜乐乐的气氛之中,宋山悲壮的气息之下,吃完了。
一般情况之下,吃完饭之后,陈如惠女士喜欢追剧,以前还要给小福娃洗澡的,但是最近两月小福娃是越来越懂事了,洗澡的事情,也不用麻烦陈如惠女士了,她就每天都会准时追剧。
这年头,国内其实没有太多的电视剧,很多都是从港台引进了,八三年的神雕就很火,放了十几年也没有看腻。
不过最近秦川台放的是还珠格格,这部戏红遍大江南北,陈如惠女士也追的撕心裂肺的,有时候眼睛都哭得湿湿的。
不过今天陈如惠女士倒是没有去追剧,而是摆出一副公堂开审的模样,在恭候宋山。
“意识到自己的错没有?”趾高气昂的陈如惠女士,手执藤条,威严堪比包青天,坐在位置上,眼睛发亮的盯着宋山。
“妈,啥错啊?”
宋山就有一点好的,打死不承认的品质,这种事情能认错吗,认了就是一个错,只有打死不认,才不错。
“看来你是铁的心要顽抗到底啊!”
陈如惠女士也非常熟悉而自己这小心思的,正所谓知子莫若母,小闹小错,宋山能认的很爽快,但是涉及大问题大错误,宋山是打死不认的,打小的性格都这样。
她也不多说了,直接扬起手中的藤条,开抽了。
“我让你一脚踏两船!”
“我让你闹的满城风雨!”
“我让你辜负人家女孩子!”
“我让你当陈世美去!”
这抽起来可真够狠的,这一回,陈如惠女士绝对不姑息养奸的风格表现出来了,宋家能有今日的家风,她居功甚为。
宋山虽然皮粗肉厚的,但是被这样抽着,也疼,一边躲着,一边叫着:“妈,那都是谣言,他们冤枉我的,我和梦玥一点事情都没有,我真没有始乱终弃!”
“还冤枉你了!”
陈如惠关上门,都是家里面的人,也不怕说出来了:“当你妈妈我的眼睛瞎了不成,你们一天天的眉来眼去的,都在一起滚床单了,还一点事情都没有了,你这是典型的吃干抹净,当看不到是不是,这都从哪里学来的,我老陈家肯定没有这基因!”
说着,她连老公都的不放过,盯着宋继方,道:“肯定是这爸遗传的基因!”
“老婆,讲点道理啊!”
宋继方老同志这是躺着中枪的典型,儿子犯错了,拼什么都是父亲的基因啊。
“滚一边去!”
陈如惠女士瞪了他一眼,宋继方老同志顿时没声音了。
旁边宋江和东门轻也在窃窃私语。
东门轻狐疑的盯着宋江:“老公,你家不会真有这基因遗传吧!”
“屁话!”
宋江气急败坏的道:“都是宋山兔崽子自己的干的好事,管我们什么事情啊,你老公对你可是一心一意的!”
东门轻也点点头,自己老公还是比较憨厚老实的,不会好像小叔子一样去撩这么多美女。
她看着陈如惠女士狠狠的拿着藤条来抽宋山,有些敬佩起来了:“咱妈这家风倒是挺严的!”
“打小咱妈就这样,犯错可以,做人的原则不能错,小时候咱爸特喜欢山子,骄纵他当个土霸王,结果有一回犯错了,我妈直接开抽,比现在狠多了!”
宋江低声的说道。
在九七年之前,在这个家里面,宋继方是一个赚钱的一家之主,但是真正说执掌家风教育孩子的事情,陈如惠女士才是的老大。
从小到大,宋继方没怎么打过孩子,但是陈如惠可四个孩子都往死里面抽过。
“咱妈都好多年没发火了!”
旁边的宋锦也在小心翼翼的拍着胸口,好多年都不看到老娘咋呼的样子了,一时之间小时候的记忆都起来了。
“我现在在考虑,老三到底做了啥天怒人怨的事情,弄得梦玥那小妮子用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来对付他!”
宋江眼睛里面都充满着八卦和好奇。
“老公,怎么说,难道不是山子始乱终弃!”东门轻在这方面的眼力劲就轻很多了。
“要是山子对梦玥始乱终弃,那闹起来的就不是的梦玥那小妮子了,是梦成非那女王大人!”宋江笑着说道:“这明显是梦玥那小妮子闹起来了,估计他们两有点的过不去的事情!”
“还是山子的问题!”
宋锦在旁边补一句:“就山子,林夕,方南衣,还有玥玥的关系,早晚炸锅的,这顶多只是提前演习一下!”
“这小子,咱家的人都一心一意的,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呢!”宋江也苦恼。
三人在旁边说话不嫌事大,宋山现在算是享受的老娘亲自烹饪的藤条焖猪肉,那滋味,不要太过于酸爽了。
“妈,累了吧!”看着气喘吁吁的老娘,宋山躲了两下,连忙抓住鞭子,谄媚的说道:“要不你先歇一歇!”
“嘘嘘嘘!”
陈如惠女士扶着腰在旁边喘大气,这几年她在宋山的引导下,学会养生了,身体是感觉好很多了,但是面对宋山这怪物,自然是不如的,抽一顿,挺累的。
“自己蹲下!”
陈如惠女士扫了他一眼,然后用鞭子示意了一下前面的角落。
宋山只能可怜兮兮的蹲在那里。
他倒是想要给小福娃发点信号,但是谁让陈如惠女士威风凛然的样子,把小福娃也镇住了,这小家伙也不敢求情了,倒是在一边又是扇风,又是倒茶了,算是给老娘降温了不少,不然这怒火都能焚烧全家了。
“先交代一下,你和梦玥啥关系!”
陈如惠女士喝一杯茶之后,开审了,她盯着宋山,宋山要是敢糊弄她,继续抽,抽死他,咱老宋家,就不能有这样的不负责任的男人。
“没关系!”
宋山举手发誓:“我发誓,我真没有和梦玥谈恋爱,如果我说谎,天打雷劈,日后娶不到媳妇!”
这一下陈如惠女士倒是有些疑惑了,这天打雷劈都出来了,自己的儿子,还是有些的底线了,发誓不能乱来的事情。
难道真没谈?
可是……
这说不通啊,陈如惠女士把昔日的不少的线索都连接起来,总感觉宋山和梦玥之间,是有关系的。
旁边,宋江东门轻宋锦凑在一起,小声的交谈。
这三是看戏了。
看戏的可不嫌事大。
平日宋山不管是在丰盛村还是在外面,都是威风凛然的样子,风头镇压四方,他们都只能在宋山鼻息之下生存。
这回能看戏,自然不能错过。
“真没关系吗?”东门轻表示疑惑。
“应该有,但是没有谈恋爱是肯定的,山子不是一个能拿发誓当玩笑的人!”宋锦低声的回应。
“没谈恋爱,不代表没关系,有一夜夫妻也是夫妻!”
宋江压低声音说道,宋山给他爆料不少,他倒是知道的比其他人多一点,不过自己弟弟,也不会轻易卖了。
宋继方老同志有些多余,这时候帮媳妇,对不起儿子,帮儿子,可斗不过媳妇,只能抱着自己家的小福娃,在旁边看着媳妇审儿子,他倒是想要过去宋江宋锦那几个人那一堆,可他怕过去了,媳妇直接发飙,到时候把火都拱在自己的身上,那就完全的悲催了,所以他就站在旁边,不做公孙策,就做好展护卫的工作,自己家的包青天大人说斩,直接递刀子,说放人就松开枷锁。
公审继续。
“和梦玥没关系,那林夕呢?”陈如惠问:“你是不是和林夕住在一起了?”
“这个……”
宋山苦笑:“妈,这谈恋爱住在一起,那不也很正常的事情吗!”
“好!”
陈如惠女士表示自己也很开明的,不是那封建妇女,既然你们是男女朋友,住在一起就住在一起吧,反正也阻止不了。
“那妈再问你,南衣那闺女,和你啥关系?”
陈如惠女士也非常充满了,问了林夕,只是铺垫,在把方南衣揪出来,直接一针见血。
宋山现在是见血封喉,已经有些扛不住的感觉了。
“能有啥关系,没关系!”
这话宋山说的特别没底气,反正他不敢看着老娘那的锋锐锋锐的眼神。
这回陈如惠女士全懂了。
知子莫若母,眼前这二十来岁的青年,可是十月怀胎剩下来,自己含辛茹苦待抚养长大的,翘起小尾巴,都知道他在想啥。
一般情况之下,宋山是不会心虚了。
他要是心虚了。
那就是证明一点,他自己都觉得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
感情梦玥不是大问题,顶多只是小问题而已,方南衣才是大问题,就儿子这心虚的样子,肯定不是小事情,真一脚踏两船了。
而且不是那种普通的感情,可能是断都断不了的那种。
这让陈如惠女士愁的,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自己的儿子,要说不偏心,那不可能的,不说十月怀胎把他给剩下来,就养了这二十几年,分分秒秒都是心血,谁家不疼自己的儿子啊。
可这做人三观还是要端正,自己儿子是宝贝,别人家闺女也不是满大街不要的烂白菜,那也是人家的宝贝。
祸害别人家闺女的事情,可是要遭报应的,这种事情,可不能容许。
“山子,你想要娶谁做媳妇,我和你爸都没啥意见的,咱家虽然有点的钱,但是可不是欺负人的家庭!”
陈如惠女士这时候把藤条给放下了,打不服这小子的,只能说,至于能不能说服,她可没有自信。
宋山做事情,从小执拗,甚至有点自私,这些性格,她太清楚了,但是站在当母亲的立场,该说的还是要说,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孩子犯错。
“但是,你不能有钱了就去欺负人家姑娘的感情啊!”陈如惠女士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夕和南衣,那都是多好的一个闺女啊,到时候不管你伤的谁,你都不好过吧!”
“妈,我谁都不想伤!”
宋山苦笑的说道。
“那你能娶两啊?”
“可以吗?”宋山表示出一脸向往的表情。
“哎呀!”
陈如惠女士顿时拱火了,放下的藤条又拿起来了,二话不说直接开抽,一边抽,一边骂:“美死你这小兔崽子,还想要娶两媳妇,你以为是谁,现在都新社会了,你就不能学点好,怎么,想当皇帝啊,后宫三千好不好!”
被抽了一顿,宋山顿时又安分下来了。
他可怜兮兮的道:“没相当皇帝来着,我也不知道事情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这是真心话。
这日子过着过着,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样子了,他想要喜欢林夕,想要专注对林夕好,可不知不觉之中,他的生命已经融入了方南衣这个姑娘的影子。
陈如惠那个气的,终究是自己的儿子,她无奈的说道:“山子,你妈没读过多少书,不懂得什么大道理,但是我就知道一点,做人不能太欺负人了,这世界的事情,都是有报应的!”
她懂的还真不多,读书也不多,不过陈家那老头是当兵了,性格刚毅,教孩子也正直,所以从小的世界观她就建立的很好。
“妈!”
宋山揉揉身上被抽的地方,无奈的说道:“你放心,你儿子又不是狼心狗肺的人,感情的事情,你儿子会处理好的!”
“妈也管不了你太多了!”
陈如惠女士也有些累了,而儿子大了,感情还真不是她一个老太婆能管得了的,你还能管他娶谁当媳妇,和谁谈恋爱吗,她可没有这么强势,也不是那种电视上的恶婆婆,宋山更不是一个妈宝男,能听自己的是孝顺的,不听也很正常的事情。
不过她最后还是瞄了一眼宋山,道:“但是山子,我警告你这一次,咱老宋家清清白白做人,你要是在让我在外面听到别人戳我们家脊梁骨,那就别怪老娘我当没生过你这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