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三十四章 合成大燭晝 (7000,月初求月票!)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虚无教团!!!这就是你们说的‘瑟诺斯提亚人实力大降,防御空虚’?!】
【居然敢蒙骗我族……我与尔等势不两立!】
支点的怒吼在灵界掀起浪潮。
在他的心中,虚无教团根本就是刻意蒙骗他们熵影出征,消耗瑟诺斯提亚人的战斗力。
虽然说,之前他们也的确感应到过瑟诺斯提亚人实力空虚,似乎的确没有α级亦或是Ω级镇守。
但是这种事情,单凭跨宇宙的侦查怎么可能知道?
熵影社会中虽然没有什么欺骗,但是正因为如此,‘隐瞒’这方面他们可是炉火纯青。
谁知道瑟诺斯提亚人这群老对手会不会扮猪吃虎,就等着他们这群熵影傻乎乎地自己冲上来送?
这对于熵影而言可算是常态了,当年战争时期,无数强大的熵影把自己伪装成低等熵影,谁也不知道城市旁边游荡的一团雾气是不是一位不朽以上的超级强者。
所以,熵影才会和刻意联络他们的虚无教团签订契约,让对方这位封印宇宙中的本地势力去侦查瑟诺斯提亚人如今的力量——因为契约,他们觉得虚无教团汇报的肯定是真实情况。
虚无教团说没有,那就肯定没有嘛!
既然没有,那肯定就全副武装,重拳出击啊!
结果刚刚重拳出击没几天,支点就看见了眼前瑟诺斯提亚文明的豪华尊主团,附带一位地球文明的援军尊主。
当场,支点就在心中发誓,如果后续他还能活着的话,必将那胆敢欺瞒契约的虚无教团全数诛杀,施以‘熵增之刑’,扔到大灵源去给所有熵影当能量源!
但这愤怒和誓言并不能影响现实。
【全员后撤,我来挡住他们殿后!】
在第一时间,支点便直截了当地下令,要求军阵中的所有熵影撤退,他的信息流在刹那就传遍宇宙裂隙内外:【让‘亚点’和‘衡点’快点带队前来支援!如有必要,唤醒沉睡的‘核点’与‘中继点’!】
【我们严防死守,还有胜机!】
支点的确是一位合格的熵影领袖——他在第一时间就作出了正确的判断。
一对一,军阵还有意义,但是面对复数尊主,无论如何那些普通军势都不过是炮灰,与其浪费在这里,不如回时空裂隙背后固守。
而他必须留下来殿后,不然的话,瑟诺斯提亚人攻破时空裂隙,到时候被入侵的就是帷幕界了。
他今日即便是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也必须要拦住眼前这些家伙!
听从支点的命令,众多因面对可怖强敌而茫然无措的熵影终于找到了主心骨,他们重新振作精神,然后在次一级的指挥官的指挥下,如同江河奔流一般散开,朝着宇宙缝隙处流去。
时空轰然震鸣,庞然的负熵本身虽然没有任何质量,可他们卷动的灵气却能够歪曲光线。
支点漆黑的影之躯站立在众多瑟诺斯提亚尊主还有苏昼的面前,他的躯体虽然仍然是黑暗一片,但是却宛如水波一般荡漾。
能看见,在接连不断地起伏浪潮中,这黑暗的波澜展现出亿亿万万片宛如宝石一般的切面,他汲取着周围宇宙空间中的能量,将近乎绝对零度的低温区域扩散。
每一片切面,都意味着一种不同的技法,神通,类法术和超自然能力。
漆黑冰冷的影之星挡住了光辉的蔓延。
对于那些正在慌张撤退的熵影军队中的士兵而言,挡住他们撤退阵势的‘支点’身躯,是如此高大伟岸,他们满心敬服。
熵影是无外力,就永生的种族,祂们是纯粹的信息载体,只需要不断地汲取负熵,便可轻松维持自我结构,很多熵影甚至是从上一次宇宙裂隙之战时存活下来的老兵,他们也记得那些瑟诺斯提亚尊主。
所以比谁都恐惧。
支点也同样如此,但他克服了这恐惧。
不过,令他奇怪的是,那些瑟诺斯提亚人并没有趁着熵影撤退的乱象突击,所有尊主都停留在原地不动,没有半点出手的前兆。
——奇怪,这群星球之灵啥时候开始讲究义战武德了?
做好了完全战斗准备的支点一直都没等到前来阻拦的瑟诺斯提亚尊主,他不禁困惑。
除此之外,这位熵影也发现……所有尊主,似乎都隐隐以哪个矮小的青年为主?
【古怪……】
在那个小小的青年站在原地不动,微笑着凝视着熵影的一举一动的同时,支点也开始凝神,观察那些待在原地不动的尊主集团。
然后,他便看出了些许端倪。
【那些……只是烙印!】
支点浑身切面一闪,他顿时恍然:【原来如此,他们的确已经死了,但是不朽烙印仍在,如今被人催动,暂时复苏,展露出了异象!】
【但是,距离真正的复活还远着呢!没个几年十几年的恢复,估计就连实体都难凝聚!】
在熵影的眼中,那些庞然的瑟诺斯提亚尊主虚影变得虚幻了起来,祂们虽然的确有着实质化的不朽烙印,也有着庞大的灵能波动,但是却没有瑟诺斯提亚人最为强大的‘星辰战躯’。
星球之灵,没有了自己的星辰之体,又岂能发挥出百分之百的战斗力?
现在?不过是吓唬人而已。
登时,支点心中的焦虑和急迫为之一松。
【原来如此,你们想要吓退我们。】
他放下心来,然后面对远远对峙的尊主集团沉声缓缓道:【你们的确有着超乎我们预料之外的实力……但却没有那么恐怖。】
【倒不如说,现在正是你们最脆弱的时候!只要我现在将你们的不朽烙印击碎,那么你们复生的时间,需要几千年,还是几万年?】
如此说着,支点的语气越来越轻松,他到后面,甚至是带着笑意:【你们现在不出手,不是不想出手,而是不能出手!你们的力量还未凝聚,没有躯体作为支撑,消耗一点熵,就是永久的消耗!】
【只要我和你们战斗,那么即便是死,我的同族也能占据更大的优势!】
此刻,支点已经在哈哈大笑,他影子一般的躯体宛如浪潮一般翻涌,宛如秋日中在夕阳下缓缓翻涌的湖面,亿亿万万个切面闪耀着不同的光辉。
这一幕很美,非常柔和,甚至给予所有人一种超越了种族,超越了文明的奇异美感,这根本不像是什么攻击的前兆,反而像是打一个招呼。
但是,熵的浪潮翻涌。
“哦?”
而一直都在注视着这一切,微笑着聆听支点话语的苏昼也抬起眉头。
他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因为以支点为中心,整个薄暮星域的宇宙空间都开始发生了不规则的形变——所有飘荡的灵力,纷飞的星云,在宇宙空间中寂静旋转的星球残骸,而扭曲地最为严重的宇宙裂隙周边,甚至就连光也开始偏移。
地球上有一句古贤之语,‘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起地球’,而支点的能力便与其类似,他能够以自己的熵为原动力,以整个宇宙空间为杠杆,撬动其他的‘熵’的变动。
苏昼能感应到,就在光与时空都开始偏移的刹那,便有千百道无形的熵之流正在从四面八方涌起,以风的形态,光的速度,火焰的炽热,朝着自己飞驰而来。
支点本身只是动了动手指,但是在他支配的领域内,所有的力量都会成为他攻击的源头。
很危险。
所以,青年向前踏出了一步。
他挥动灭度之刃,催动反物质引擎。
于是便有宛如太阳一般的光辉剧烈燃烧,炽白的灵能烈焰在薄暮星域中斩出了一条长达数千公里的光之带,斩断了所有袭来的无形之流。
与此同时,苏昼和支点同时后退一步。
“唔……古怪。”
青年眉头紧皱,他能感应到,刚才自己挥动灭度之刃,斩出小型‘斩星刃’虽然最多斩个月球表面,但对付那些纷纷扰扰的熵流应该是完全足够了的。
但是,一经接触,他却发现这些由支点支配的熵流仿佛有着自己的生命,它们会不断地汲取周围的能量自我壮大,自我增殖,且有着自己的行动逻辑。
换而言之,这些熵流,本质上可以说是另外一种活着的熵影,而且还是非常强大的暗中,具备支点本体那种,不可能被任何熵的变化消灭的性质。
这是比‘法有元灵’更进一步的境界,一旦施法,其‘灵’即‘不灭’。
虽然苏昼以绝对的力量将这些熵流全部击溃,磨灭,但是能看见,那条被他以灭度之刃斩出的光流中,仍然有着异样的扭曲正在扩散——那是支点的力量还没有被完全消磨殆尽的余波,就像是一颗子弹射入了人的躯体后,还会不断地旋转,破碎,制造出更大的破坏那样。
“不愧是异宇宙的尊主,这等神通,果然神妙。”
苏昼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但另一侧,支点的神情却更是几近于凝固。
【……他不是不朽烙印,而是另一位真正的尊主?】
因为实在是和瑟诺斯提亚人打了太久,其中更是有许多老朋友,在尊主集团出现过后,支点的注意力就一直在那些历代瑟诺斯提亚的强者身上,苏昼的存在虽然有些奇特,但的确排序很后。
但谁知道,对方的实力,居然是货真价实的尊主级,并不像是其他尊主那样,是被唤醒的不朽烙印!
【而且……居然可以磨灭我的力量,这等灵力储备,是哪里来的老怪物?!】
支点提防了起来,影子一般的躯体甚至隐约出现了些许棱角。
刚才他的那一击,蕴含着‘熵之增减’的威能,它最初只是一道高熵流,会将所有接触到的法术,护盾的能量吞噬,中和,哪怕是再怎么强大的法阵也会被贯穿。
一般来说,这种普通的高熵流在被大量能量抵消后就会消散,但是支点的攻击不同,当高熵被负熵填满的瞬间,它就会成为一道负熵凝聚体——也就是宇宙中最常见的各种灵能射线,高能粒子炮等攻击。
而当负熵的能级再次跌落,它又会开始转化为高熵流,重复这一正一负,永无止境的循环。
面对这样的攻击,哪怕是装甲中的应力,分子键的结合力,也会被它汲取利用。
但是,苏昼却以绝对的力量,直接搅碎那千百道法术最核心的变幻结构,令这本应该持续到宇宙终末尽头的法术消散。
‘技’的尽头,遭遇了‘灵’的极限。
倘若只是苏昼和支点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战斗,打上个几十上百天也不为过吧——毕竟双方都是第一次相遇,第一次为敌,第一次交手,单单是想要理解对方的修行体系,就需要漫长的时光。
但是,今天不一样。
苏昼的背后,有人。
很多很多人。
【支点……悠远时光之后,你居然还活着】
苏昼的身后,巍峨的结晶山脉巨人微微向前迈出一步,Ω级尊主,‘磐晶的克洛马克’此刻虽然没有躯体,但异象移动,却仿佛仍然能震荡星空。
祂开口,语调沉稳而威严:【熵影一族果然还没有汲取教训,居然还在妄想入侵我族疆域——哈哈,‘核点’还好吗?我依稀记得,祂被我与塔尼克思联手打的思维破碎,只能沉睡……】
【呵,总比你们已经死了来的好】
面对老对手的挑衅,支点虽然恼怒,但却不至于被影响:【尽管来攻吧,就算你们耗费本源,出手相助这位其他文明的尊主,也无法越过我的防线!】
此刻,他能感应到自己身后,宇宙裂隙中已经开始传讯,诸位尊主级的强大熵影或许已经知晓消息,而要塞也开始运转。
就像是瑟诺斯提亚人可以依靠星域要塞挡住熵影大军那样,熵影也可以凭借他们的帷幕要塞挡住瑟诺斯提亚人的攻击。
双方的战争,只能是在薄暮星域和宇宙裂隙旁的拉锯战。
但是,支点却看见,苏昼和克洛马克同时摇了摇头。
耗费烙印本源?
怎么可能。
此刻,苏昼能听见,这位以磐晶为称号的瑟诺斯提亚尊主,正在和自己以魂魄交流。
【熵影一族所在的帷幕界,只有灵能,他们的存在本身,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一种活着的法术,一种不灭的灵能】
被唤醒之后,这位尊主对苏昼的语气便不再有原本的戒备和提防,和在场的其他瑟诺斯提亚人交换了记忆后,他们已经理解,苏昼是如何与虚无教团对抗,跨越宇宙抵达此地与他们联手的。
所以,祂便耐心地将自己心中对熵影的看法和见解,告知给苏昼:【想要靠灵能去战胜另一种更强大的灵能,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便苏尊主你的灵力储备远胜过支点,可以磨灭他的力量,但归根结底,也不可能彻底击溃他,只能和他僵持】
【甚至,到最后,你的力量会被他们夺走,成为他们躯体的一部分,而躯体会被消磨,当成灵源被他们带去帷幕界进行分解】
“那么,究竟要如何对抗他们?”
苏昼饶有兴趣地提问,他虽然暂时没有特别的办法去对付熵影,但他会学啊!
不会就是不会,问问其他更有经验的人,虚心求教,这也是革新的一环!
对此,磐晶微微点头,祂笑道:【你们地球人的体系,我已经从塔因·先知和阿莫罗特那里知晓了……很强大的道路,是思想上的不朽,也是几近于永恒的传承,那是我们瑟诺斯提亚人不曾设想过的道路,完全迥异的方向】
【但是】祂如此道,带着骄傲:【我们星球之子,走上了不同于地球‘不朽传承’,不同于熵影‘不灭灵法’的特殊道路!】
【足以抗衡一切的灾厄,同样是不朽不灭的力量】
【那就是,不会因熵而变动的……不易的物质!】
支点自然是不知道磐晶和苏昼的交流的。
所以,既然对手沉默,似乎还在走神,那他就立刻发起攻击!
原本宛如雾气影子一般迷蒙的熵影之躯,此刻突然凝聚,化作了一道锋锐的长剑,甚至可以说是针刺!
正如同瑟诺斯提亚人所说,熵影的本质,对于其他物质生命而言,就是一种不灭的魔法道法,一种可以通过自我汲能自我复制延续的不灭神通——神通无定型,可化万法,支点自然也可如此。
苏昼的可怖灵力令他忌惮,看来在纯粹的力量对抗方面无法占据优势,那么支点就选择了‘凝聚’,然后‘刺’。
这一刺,汇聚了支点几乎全部的力量,原本漆黑的熵影之躯在这一刻抛去了为了节能而披上的黯淡外衣,展露出了宛如银河一般璀璨的光辉表面——在那亿亿万万的切片中,每一片切片里都仿佛有一颗各异的星辰闪烁跃动,它们奔涌澎湃,最终汇聚成了最可怖的力量,恐怕就连恒星都可以贯穿的一击。
然后,这一击便超越了时空和距离,在支点发起攻击的同一时间,直接出现在了苏昼的面前!
支点的力量,还没有到可以撬动时空的地步,更没有办法在一个大宇宙直接打出一个虫洞,进行超时空攻击。
但是就在刚才,他和苏昼互相试探一击的时候,已经将寄宿了自己一部分力量的‘熵流’扩散至苏昼的身边。
熵影,就是活着的神通法术。而一道神通法术,即便位于不同的区域,也会有整体的反应。
凭借类似‘量子纠缠’的效应,支点超越距离,最强的突袭的一击,结结实实地轰在了青年的身躯之上!
某种情况上,这也算是一种‘支点和杠杆’的力量。
银河一般浩瀚的灵力洪流将苏昼彻底淹没。
但是,支点却心中一沉。
他并没有感应到想象分钟苏昼被击飞,被重创的反馈。
甚至,与之正相反。
有声音,正在从仍在澎湃呼啸的灵流中迸发。
【开始加载‘磐晶烙印’,神通名:‘不易物质’,开始进行灵力接驳】
【核心阴阳轮转炉心加压,引擎超载率135%】
【全模块化神通贯连,瑟诺斯提亚人肉体虚拟机启动,开始进入兼容模式】
【外装神通接驳成功,全功率启动】
只是一闪即逝的魂之音,但那愈发强大的灵能波动却令支点心生不妙。
霎时间,他立刻后退,后撤,通过量子纠缠效应传导过去的力量全部撤回,实在是撤不回的就留在原地!
付佳佳升官记
但还是慢了。
此刻,位于苏昼身后,Ω级尊主,‘磐晶的克洛马克’的身影消散,而一柄仿佛能够贯穿宇宙星空的元素长刀,开始在清亮铿锵的刀鸣间于宇宙星空中蔓延。
倾世狂妻 七月承欢
而后,光芒跃动闪烁。
即便是稀薄的薄暮星云中,也响起了远超雷鸣的可怖波动。
又是一道刀芒撕裂长空,将星河拦腰斩断!
最终,支点遗留的,宛如银河冲刷一般的不灭之法,便被一柄闪耀着无尽元素之光的长刀一斩而灭。
而展现在支点面前的,便是浑身覆盖着一层凝结的‘磐晶’,就连手中长刀都覆盖了一层半透明晶体的持刀铠甲人形。
这一层铠甲,就像是山岭一般嶙峋而坚固,仿佛寄宿着万劫不磨的可怖力量,有淡薄的光辉在这半透明铠甲中闪耀,卓显着比星辰还要久远的永恒。
支点刚才似乎能摧毁星辰的攻击,撞击在这铠甲上,甚至没有在上面轰出一点小坑。
死亡,熵力,还有毁灭,对这铠甲而言,对这凝结的‘磐晶’而言,都不过是最微不足道的清风罢了。
“这就是不易的物质……”
苏昼抬起手,他若有所思地注视着自己被磐晶覆盖的双手,还有手中的长刀:“这就是瑟诺斯提亚人的道路,永不磨灭的星球之躯?”
“果然,这个宇宙强者万万千千,每一个种族,每一个文明,都有着我可以学习,可以让我继续前进,革新的底蕴啊。”
仙界修仙 莫默
他轻声低语,然后,露出了一个微笑。
“瑟诺斯提亚人好强啊,完全不同于地球文明,专注于生物科技,躯体本身的提升,炼体的极致……”
他抬起头,看向远方的极度戒备的支点,露出了跃跃欲试的目光。
“那么,熵影。”
“你呢?”
【100%?!这个共鸣率,也太高了!】
此刻,灵魂通讯中,其他瑟诺斯提亚尊主的不朽烙印也惊讶了:【怎么回事,这个地球尊主明明不是瑟诺斯提亚人,为什么和我们的共鸣率这么高?!】
【不朽烙印寄宿躯体,哪怕一手培养的继承者后裔,都不可能达到98%以上!】
正如同支点所说,被苏昼从银河之星中唤醒的诸多不朽烙印,并非是瑟诺斯提亚尊主们真实的力量。
祂们已经死去,躯壳也融入活星球,不复存在,倘若想要恢复全盛,就必须像是地球上那些死去的仙神等待时机归来,亦或是其他宇宙文明中沉眠的强者逐渐苏醒那样,花费漫长的时光取回力量,凝结躯体。
但是,凭借不朽烙印附体在合适的瑟诺斯提亚人身上,这些尊主的力量,也可以发挥出十之六七。
【我和阿莫罗特的共鸣率,也不过是85%,只能发挥出Ω低阶的力量——但是度过难关,却已经足够】
一团熊熊燃烧的炽白火焰,代表着星核火层,‘星焱的塔尼克思’喃喃自语,祂是如今瑟诺斯提亚人大长老阿莫罗特的先辈,如若需要战斗,自然是由祂与阿莫罗特联手守护文明。
但是,就在刚才,祂从苏昼的身上,感应到了远超过阿莫罗特的共鸣率!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倘若祂降临烙印于苏昼身上,甚至可发挥出比他自己当初还要强大的力量!
毕竟苏昼自己也是一位强大的尊主。
至于为什么……
那是当然的,苏昼加载了虚拟机嘛。
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是鶸 接口卡
任何事物都可以是烛昼,烛昼自然也可以是任何事物。
毕竟你瞧,烛昼是世界树,世界就是星球,瑟诺斯提亚人是星球之子,也可以是星球,那么烛昼就是瑟诺斯提亚人!
总而言之,任何事物,和烛昼融合,都会成为更大更强的烛昼,这就是宇宙的常识!
“我要上了,熵影。”
此刻,举起已经渡上一层结晶外壳,不易物质的灭度之刃,苏昼露出了笑容,朝着支点所在的方向大步走去。
而在他的身后,其他也同样露出‘笑容’的诸位瑟诺斯提亚尊主集团,也都集体向前,跟着他的步伐前进。
凝视着浑身都在颤动,似乎难以想象这一幕居然会在现实发生的支点,青年认真地提示道:“小心点,不要太早就败北。”
“其他十九位瑟诺斯提亚尊主的力量,我还想要一个个都试试!”
他缓缓迫近,而熵影匆忙后退。
昏黄色的薄暮星域,上演了一番怪异的二人转。
直至身后就是宇宙裂隙,支点退无可退之时,一声蕴含着无尽愤怒,茫然,还有对匪夷所思之现实绝望的声音,就这样响彻宇宙星空。
【——亚点,衡点,快来救我啊!】
【啊啊啊啊!!!虚无教团,虚无教团!!!】
【我必杀你们!】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