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催妝》-第九十六章 好巧(一更)讀書

催妝
小說推薦催妝催妆
宴轻与程初等一众纨绔玩了一日,到了晚上,程初又提议喝酒,不醉不归。
宴轻摆手,“你们喝吧,我回去了!”
程初:“……”
他看着宴轻,“别啊宴兄,你以前不是最爱晚上喝酒的吗?”
最近两次,到了晚上都早早回去,是怎么回事儿?
宴轻看着他,“累。”
程初又重新问他的青眼圈,“宴兄,你晚上没睡好觉啥原因?”
据他所知,他跟凌画不住在一起,也不至于是晚上劳累过度啊。宴轻以前一直好吃好喝好玩好睡,就没见他出现过这种情况。
宴轻不理他,转身走了。
程初一把抓住云落,“兄弟,咋回事儿?”
他就是要问问,难道宴兄以后都不跟他们晚上喝酒了?这可不行,漫漫长夜,不喝酒干什么去?早早回家,多没意思?他们这些纨绔又不兴晚上秉烛夜读红袖添香的风雅事儿。大把时间,多无聊。
云落觉得告诉他也可,便压低声音说,“我家主子病了,连续发高热几日了,小侯爷晚上要哄主子睡觉。”
王者蜕变
程初:“……”
宴轻会哄人睡觉?他是那样体贴的人吗?
最强谪仙
程初十分怀疑,一脸被雷劈了的表情,问云落,“真的假的?”
他怎么就那么不相信呢。
云落给了他一个你自己觉得呢的眼神,转身跟着宴轻走了。
程初:“……”
扫毒先锋 韩砜
娘哎,天上下红雨了,娶了媳妇儿就是不一样了。
他对纨绔们招招手,“来来来,宴兄有媳妇儿要哄,咱们可都没媳妇儿,咱们自己喝吧!不醉不归。”
走了宴轻,众纨绔虽然觉得少了几分乐趣,但还是不想回家无聊,听了程初的招呼,便一帮子人进了醉仙楼。
有人说,“你们说,这醉仙楼的饭菜,咱们都吃了多少次了?怎么就吃不腻呢。”
有人接话,“还能是因为什么原因?自然是人家七天换一次新菜,几年也不会让你吃腻呗。”
兵王归来
“嫂子真是了不起!”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几乎热闹了一整条街。
程初心想,嫂子可不是了不起呗,宴兄这匹烈马,都被她给拴住了,这才大婚几日,宴兄就到了晚上早早归家,哄人睡觉的地步了。就问问,整个天下,谁能做到让他早回家?以前端敬候府的两位老侯爷天天费尽心思,都不能将他拉回正轨改邪归正,若是早知道凌画能做到,端敬候府的两位老侯爷怕是活着的时候就去凌家抢人了。
宴轻慢悠悠地往回走,在云落跟上来后,对他不满,“多什么话?”
云落乖乖听训。
宴轻瞥了云落一眼,发现他乖的样子似乎跟凌画像极了,再仔细地想想凌画身边的手下,似乎听她训话时,也都是一副很乖的表情,与她如出一辙,他一时被气笑,“有什么主子,有什么手下。”
云落想着他太难了,小侯爷还是赶紧回府吧,见了主子,他就没那么难了。
走到半路,好巧不巧,遇到了许子舟。
身为京兆尹府尹的许子舟,虽然官职升了一级,成了最年轻的三品大员,但是他的人似乎并没有多少不同,依旧沉稳谦逊,出行鲜少坐马车,都是如以往一般,牵了一匹马,有时候走着,有时候牵着,遇到认识他的百姓们,还停下来与百姓说几句话。
他做京兆尹少尹三年,最长的时间不是在衙门,而是一日有大半日,带着京兆尹的人在街上维护京城治安,算是接触百姓最多的父母官了。
见到宴轻,许子舟想装作没看见,实在是每次在街上遇到他,都让他一肚子郁闷。
但宴轻看见他了,自然不会装作没看见,老远就对许子舟打招呼,“许府尹,真巧啊。”
许子舟叹了口气,心想是挺巧,他做了京兆尹府尹后,这是最早的一次归家,没想到,好巧不巧,又遇到了早归家的宴小侯爷。
他停下脚步,对宴轻微笑,“宴小侯爷,好巧。”
宴轻上下打量许子舟,“许府尹似乎瘦了,可要注意身体啊。”
许子舟发现宴轻也瘦了,讶异,“小侯爷似乎也瘦了。”
不是都说贴秋膘吗?也没见宴轻胖,他自己确实是因为京兆尹的事情太多,太劳累所致,但宴轻总不至于。
宴轻是真觉得许子舟瘦了,毕竟时常见的人,瘦了还是能看出来的,但他没觉得自己瘦,闻言怀疑地看看自己,“我没有吧?”
许子舟肯定地说,“小侯爷也瘦了。”
虽然瘦了,但是一样好看,尤其是一身红衣,光鲜夺目,他就是整个京城最好看的那个人。
宴轻摸摸自己的脸,回头问云落,“我真瘦了?”
云落点了一下头。
宴轻转回头,对许子舟吐槽,“娶媳妇儿给累的。”
许子舟:“……”
他不想听,他想现在就告辞走。
宴轻上前一步,哥俩好地拍了拍许子舟的肩膀,诚心诚意地跟他分享经验,“许府尹,我告诉你啊,若是能不娶,就别娶了,女人实在是麻烦到家了。”
许子舟:“……”
紫霄圣名
他想不娶呢,他娘怕是得哭死,辛苦的累死累活将他拉扯大,他不能不孝。他虽然娶不到心仪之人,现在还不想娶,但自己心里明白,早晚都要娶的,总要传宗接代。
宴轻似乎有一肚子苦水要吐,“她生病了,不好好吃饭,弄的所有人都没胃口,她发热了,需要人给读画本子,不读就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跟个火炉一样,你还要生怕她被烧坏脑子,真是一晚上也睡不安生……”
许子舟:“……”
他可以不听吗?
这些事儿他倒是乐意做呢,可惜,没有那个人让他心甘情愿去做。
宴轻继续说,“还有,你见过生病发着热不好好歇着,依旧在书房里忙一日的人吗?从早上吃完饭,一直忙到夜半三更,才回屋子里。一日三餐,有两餐,都是在书房里讲究吃那么两口的,就差睡觉都在书房了。”
许子舟终于忍不住问,“凌小姐最近事情很多吗?”
“什么凌小姐?”宴轻终于找到了机会纠正许子舟,“是宴少夫人。”
许子舟:“……”
对,已经是宴少夫人了。
他点头,“抱歉,在下叫习惯了,一时没改过来。”
他看着宴轻问,“宴少夫人最近很忙吗?病倒了,竟然还要处理事情?”
宴轻点头,“她的事情多,你看过陛下御书房的桌案上堆积的奏折吗?”
许子舟颔首,自然看到过,且时常看到。
宴轻比划了一下,“她最近的事情堆积在一起,比陛下御书房的奏折还要多三倍。”
许子舟:“……”
那可真是要命了!怪不得病倒了也不休息。
他诚心诚意地说,“宴兄,你要盯着少夫人,一定不能将她累坏了。人不是铁打的。”
更何况还是一个女儿家。
宴轻叹了口气,“我也想盯着她啊,可是那么多事情,她不做谁做?”
许子舟想想也是,凌画的事情,是没人能做得了的。
宴轻摆摆手,“不耽搁许府尹了,我还要回家盯着她好好吃饭,真是麻烦死个人。”
许子舟:“……”
他也想被麻烦死,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机会。
他忍了忍,“宴小侯爷再会。”
宴轻摆手,“再会!”
宴轻的背影走远,他身后跟着的云落亦步亦趋,两个人的影子都拉的长长的,是回端敬候府的方向。端敬候府里,有凌画,大约正在书房里忙,他只靠想象,就能想像得出,她纤细的倩影坐在桌前,桌上的账本子比她的人还高,书房来来去去,人流不断。
许子舟心想,他下次,一定提前看好了,一整条街都看不到宴轻的影子时,他再走,免得再遇到他。
他真是不想再遇到宴轻了,这个人就是上天派来打扰他一日的好心情的,见他一次,他几日都缓不过劲儿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