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他從地獄裡來 線上看-435:程及寵妻,小妻子求愛(二更)看書

他從地獄裡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裡來他从地狱里来
周青瓷笑出了声:“这天底下,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用抢的。”
蒋欣荣不想跟她说了:“那你快点给我滚回来拍封面!”
电话被挂了。
风把烟灰吹落,刚好,落在了周青瓷的锁骨上,有点烫人,她用手指拂掉烟灰,皮肤上留下了红印。
医院外面有个花店。
她安静地抽完一根烟,把口罩带上,去了花店。
花店的老板娘是位年轻的女士:“欢迎光临。”
周青瓷今天拍的封面是暗黑风,上衣是一字肩的紧身超短T,搭黑色的长裙,腰露在外面,左侧腰部的地方纹了一朵黑色的花。。
她问老板娘:“可以买一朵花吗?”
“可以的,小姐要买什么花?”
她指了门口花架最上面的那盆:“这个。”
即便只买了一枝花,老板娘也包得很细致。
周青瓷回了病房,温家人不在,不过温时遇又睡着了。
戎黎在给徐檀兮削水果,徐檀兮问她:“你去哪了?”
“出去接了个电话。”
徐檀兮闻到了烟味,看了眼她手上的花。
“刚刚在楼下有个小孩在卖花,看着怪可怜的,我就买了一朵。”病房里刚好有个空花瓶,周青瓷把花插在花瓶里,“他什么时候醒啊?”
徐檀兮也不知道,说刚刚睡下。
周青瓷订了两点的航班,她看了眼时间:“我还有工作,得先走了。”
她看了看病床上的温时遇,转身离开。
徐檀兮叫住她:“青瓷。”
周青瓷回头。
邪皇追妻:枭宠恶毒妃
徐檀兮欲言又止。
周青瓷能猜到她想说什么,她那么聪慧,应该都懂:“下次再聊吧。”
“好。”
周青瓷挥了挥手,走了。
树王 阿城
温时遇只睡了半个多小时,他醒来时,温鸿也在。
“时遇。”
温时遇已经摘了氧气罩。
“怎么样?”到底是亲儿子,温鸿还是关心的,“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去叫医生?”
温时遇没看温鸿,目光在徐檀兮身上:“你怎么还在?回去歇着。”
徐檀兮轻声回话:“我昨晚睡得多,不累。”
温时遇又问:“午饭呢?”
“已经吃过了。”
他脸上血色还没恢复,很虚弱,长时间没有摄入水分,嗓子很干,唇也很干。
医生说,他还不能喝水。
徐檀兮去倒了杯温水,拿来棉签,想给他润润嘴唇。
“我来吧。”
戎黎把杯子接过去,弯着腰,用棉签蘸水,然后点在温时遇唇上,动作挺轻的,表情很不自在。
温时遇也不自在,推开他的手,自己来:“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戎黎说,“谢谢。”
“不用。”
融不进这个“家庭”,像个外人的温鸿:“……”
下午四五点,温鸿回了帝都,嘱咐温羡鱼在医院照看,温羡鱼待了十几分钟,接了个电话走了。
温时遇已经好了很多,徐檀兮在家午休完,过来看他。
伞画屏
戎黎在削苹果,苹果被削得伤痕累累。
“舅舅。”徐檀兮说,“你今天中午叫我棠光了。”
他也露出不解的神色:“我为什么会叫你棠光?”
徐檀兮听到的时候,以为他也是天光来的。
她也不好解释,便问:“你有没有梦见什么了?”她略微顿了一下,“比如稀奇古怪的,妖魔鬼神的。”
她前世的记忆就是从做梦开始。
“没有。”温时遇问她,“怎么了?”
可能是她多疑了吧。
她摇摇头:“没什么。”
温时遇的手放在了被子里,无声地握紧了,他换了个话题:“那朵花是谁送的?”
是一朵雏菊。
徐檀兮说:“是青瓷送的。”
雏菊的花语:藏在心底的爱。
徐檀兮在医院陪温时遇,戎黎陪徐檀兮,戎关关又是程及去接的。
为什么是又?
这个月过去了二十九天,起码有二十天是程及接送戎关关上学下课,接送也就算了,还要负责吃喝拉撒。比如今晚,戎黎和徐檀兮在外面吃,他先让程及去接人,又让他管晚饭。晚饭过后,都快九点了,程及说怎么还不把人接走,戎黎说他忘了,说没空。
程及问他在忙什么。
他说他在给徐檀兮泡孕妇奶粉。
程及对他简直无话可说。
能怎么办?程及给戎关关放了洗澡的热水,再调好睡觉的空调温度,最后还要嘱咐两句不要踢被子。
程及关上儿童房……关上客房的门,电话打过去。
“快暑假了。”
戎黎:“嗯。”
还嗯?
程及被他气笑了:“你弟还要不要了?”
“过两天我送他去长辈那里。”戎黎把话题带过,“你女朋友成绩出了吗?”
“早就出了。”
戎黎难得关心了一句:“考上了?”
废话。
程及正好找不到地方炫耀:“市状元。”
林禾苗理科成绩接近满分,分数还没出来,帝都几所大学的招生办就打电话过来了。
戎黎说:“恭喜。”
程及春风得意地嗯了声:“把带孩子的账结了,我心情好,算你八折。”
戎黎:“……”
真狗。
电话挂断后,转账消息进来了。
程及看了眼数字,然后给戎黎发了个微信表情。
程及:【鲜花】
戎黎:【屎】
程及:“……”
程及:【炸弹】
戎黎:【屎】
这货上辈子是狗吧?程及不跟狗子计较,去敲女朋友的门。
“请进。”
门没锁,程及推门进去。
林禾苗在填高考志愿。
她房间有个飘窗,飘窗上放着他给她买的天文望远镜,粉色的毯子上有很多星空的照片。
她很喜欢粉色,房间里装饰得粉粉嫩嫩的。
程及走过去:“填完了吗?”
“填完了。”
“给我检查一遍。”
她起身,让他坐在椅子上检查。
国师娘娘
系统让我去算命
他核对得很仔细,一个字一个字地检查:“没什么问题,我提交了?”
“好。”
程及点了提交。
提交完后,他不放心,又回头看了一遍,再三确认后才退出登入。
现在是六月底,离九月开学还有两个月的时间。
程及把她拉到身边,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暑假想去哪儿玩?”
她洗了澡,沐浴露是牛奶味道的,房间了开着空调,她在睡裙的外面的套了薄薄的针织衫。
她平时不太花钱,很多东西都是程及给她买。
“你和我一起去吗?”
“嗯。”
她伸手,细细的胳膊搂着他:“哪儿都可以。”
她特别容易满足,什么都听男朋友的,从来不提要求。
程及手扶在她腰上,她体质偏瘦,腰上却是软乎乎的:“有没有想要的东西?奖励你的。”
她眼睛亮了亮:“什么都可以吗?”
“都可以。”
程及拿起她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她怯生生地说:“程及,我想和你睡觉。”
程及被她呛了一口水,咳嗽不停。
她起身去拿纸巾,站在他双腿之间,弯着腰给他擦擦。
程及抓着她的手,眼睛都咳红了:“你刚刚说什么?”
她不好意思地转开头,耳尖红了,小声地说:“我想和你睡觉。”
“哪个睡觉?”
她很害羞,不敢直视他,手里的抽纸被她捏成了一团:“你电脑里,有个叫资料的文件夹。”
她上次电脑坏了,用了他的。
她打开过那个叫“资料”的文件夹,里面都是电影,成人电影。
程及有种被抓包的窘迫,他找借口:“那是给戎黎找的。”他当然也看了,“我没看。”
林禾苗两颊嫣红,站在他面前,羞涩却大胆,像一朵俏生生的百合:“我看了。”
程及:“……”
她把抽纸扔了,往前走了两步,伸手搂住他,睡裙的裙摆落在他腿上:“可以吗?”
她年纪还小,程及待她很慎重,也很小心:“为什么要这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