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明尊 辰一十一-第四十六章回首叩拜師恩重,靈蝶寶鏡留殘魂熱推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女子吃惊之余,暗暗从袖中掏出了一面小镜子,朝着钱晨的身影照去。
钱晨灵觉有所察觉,只是在洞府门口微微一顿,便继续跟随着何七郎进去了!
旁边身着彩衣鱼尾裙,已经结成妖丹的锦衣女子探头过来,问道:“小姐,此人如何?”
女子看了一眼银镜上的留影,才松了一口气,道:“是我多虑了!此人不过通法修为,想来是修炼的法术有所玄妙,才能绕过我等的阵法。”
锦衣女子小小的喘了一口气道:“原来如此,他刚现身的时候,倒是真唬住我了!那一瞬间,我还以为看到了龙宫的那几位龙太子呢!原来只是个银样镴枪头……也是!风闲真人落魄了许多年,若是识得此等人物,随便讨得些灵丹妙药,伤势也该好了一半了!那里还需要小姐手中的固元灵胶?”
“彩菱说笑了!世间有多少修士能比得上龙宫豪富?最出名的那几位龙太子,哪个手下没有数十万的海族妖兵,几尊积年的元婴妖将?”
女子微微叹息道:“相比之下,我琼湶宗昔年化神真人尚在的时候,还有几分面子。如今也成了仰龙宫鼻息的小门小派了!”
“海外人族困守那几座岛屿,纵然有飞舟大船,也不过行于海面上而已,而龙宫却统率水下万万里海疆。说起来它才是占据海外的势力!而我等修士,不过是拣了一些人家不要的地方罢了!你我看的极重的固元灵胶,需知人家龙宫手下不知有多少海族放牧巨鲲,这些灵药,在人家的库房里堆积如山也说不定呢!”
女子说起此事,又岔开了话道:“今日罗真仙门一枚转生神丹出世,闹的沸沸扬扬,许多宗门大派都派人去了!就连长明派也有所动心。不然还轮不到我们偷偷跑出来呢!但你可曾听闻龙宫有什么动作?”
锦衣女子掩嘴笑道:“这都是人族修士寿元较短,才有所图谋,龙宫那几位太子才瞧不上呢!”
女子微微一笑,露出一丝傲然之色,再不言语。
锦衣女子彩菱此时也感慨道:“听闻中土修行之士,比我们海外还要少上百倍,魏晋两国相互攻伐,用的大多还都是凡人兵将。若非龙宫都是水族,并不窥伺岸上的土地。凭着龙宫千万水族妖兵,无数的元婴妖将,化神妖王,神州中土说不定早就生灵涂炭了!”
钱晨这道化身如梦似真,感应极为微妙,两人的话倒也都落入了他耳中,不由得心中一哂。
“似固元灵胶这般的灵药,在龙宫的库房里当是不少,就连我所求的先天灵根,水属灵物,它们也定然不缺。先前我便有意打它们的主意,若非念在它们有几只修成元神的泼泥鳅坐镇,动起手来颇有些风险,早就对它们下手了!说起来长明派根基在龙宫属下的海域,却是投靠龙宫的几率更大一些,未必是如我想的那般……”
钱晨把袖袍一挥,一道如梦似幻的飘渺气息便落在洞府前,笼罩了洞府的门口,散发出浮光掠影一般的气机。
瞬息之间,将整座洞府拖入了自己的梦境之中。
女子再拿手中的银镜去看,也只能看到钱晨浮于表层的梦境,免去了她窥探到后面事情的尴尬。
他步入洞府之中,却见风闲子神色枯败,端坐在洞府之中,何七郎恭恭敬敬侍奉在下首。
看到钱晨到来,风闲子才勉强露出笑容道:“昔日我一见道友,便知不是池中之物,未想到道友才来海外不过数年,就闹出了好大的动静。”
钱晨看着他浑身上下,透出一股衰败的气息,才知道其封印自己破碎金丹的禁制,已经出了差错,不禁皱眉道:“何事逼得道友动用了真实的修为?”
下方的何七郎动容道:“师尊!”
岂料风闲子只是摆了摆手,感叹道:“你不必自怨自艾,师者传道受业解惑而已,如果为师不能庇佑于你,纵当着这为师之名,又有何用?”
碧水绿城
“你也不必愧疚,这都是陈年旧患了!说起来,为师一直也无力教你什么,反倒借是你之力,在这里多有苟延残喘罢了!”
丛林里的小情狼
风闲子低头看着何七郎此时脸上浮现的真切之意,伸手抚摸着他的头顶,低声道:“为师知道你心中有些秘密,性子也颇为多疑。但既然你叩拜我,称一声师尊,我也唯有包容你这些秘密而已!”
“为师之道,无非是言传身教。昔年我也曾有一徒儿,可惜……我未能尽到为师之责,以至于他误入歧途。也是与你相处,我才领悟了许多!师徒之间,唯诚而已!昔年我便是不诚,方才导致他……”
他微微闭目,神情浮现一丝悲恸。
风闲子突然睁开眼睛,沉声道:“你若还信得过为师,便把你那隐藏许久的秘密拿出来!”
何七郎身躯微微一震,脸上浮现片刻的挣扎,这才从怀中拿出了那面银镜的残片,双手托过头顶奉给了风闲子。风闲子只是深深凝视一眼残破的银镜,并未拿起,反而深深叹息一声道:“果然是此物——仙汉灵宝,承露盘!”
“我已经无力庇佑于你,你身怀承露盘之事,当已经被我那师侄女知晓。”
说罢,风闲子便一把抓住钱晨的手,道:“我知道友传他丹术,并无所求,只怕也看穿了他心中的许多小算计,可怜可笑。道友应该已经看出来了!他虽然因为早年受过欺骗,性子有些多疑,城府也略显得深沉,但他还是一个好孩子!”
“我去之后,还请道友略微照拂于他,若是道友瞧得上这承露盘,只管拿去就是!我只有一事相求于道友……”
太古神魔诀
钱晨微微摇头道:“承露盘虽然是仙汉至宝,但我钱晨一生行事,何曾贪求过他人之物。道友当说勿虑!”
风闲真人微微叹息,勉力点头道:“我虽然修为被废,但眼力还在,这孩子贪求承露盘的太阴之力,道路早已经走偏,我虽然传了他《三阳诀》,缓解了一二,但其体质根基已经不再适合我门的道途!所以琼湶的功法典籍,我才一部都不敢传他,如今能保他丹成上品的,唯有道友了!”
“我愿代他用承露盘这些许残片,换一个丹成上品的道果!”
风闲子低头向钱晨叩拜道。
钱晨连忙上前搀扶他,动容道:“道友这又是何必?”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风闲子叹息一声道:“这不是他能留下来的东西!此番消息若是未曾泄露出去还好,尽我所能,庇佑他修至结丹,日后全看他自家的机缘便是。但消息已经泄露,当日他行踪泄露,除去我那师侄女,还有龙宫的夜叉妖将追寻而来,我虽然尽力毙杀了那夜叉妖将,但此事瞒不了龙宫多久!”
何七郎在旁边已经泣不成声,风闲子慈爱的摸了摸他的头,低声道:“你自以为我们师徒相遇,乃是偶然,天下哪有什么偶然?”
“昔日你我相见的那处破庙,便是我门祖师琼明真人的庙宇!你的小镜子,当是从那里找到的,是不是?这仙汉承露盘,昔年乃是仙汉国衰之际,海外龙族大能联手蓬莱三宗,骇然出手夺取。但当时道门实力犹在,并未让它得逞。龙族大能最终也只夺到了金银二环,最核心的铜盘却未能到手。”
“龙族大能回归海外之际,少清剑派也有元神大能阻拦,一场大战,银环也破碎。”
“当时我门祖师琼明真人便遭遇了此劫,出手相助了少清那位大能一二。此事之后,大多碎片飞落虚空,散布海外广大之地,少清夺走九枚最大的碎片,后来炼成了少清剑派的月魄银盘。而祖师手中的三五枚碎片,不过是银环原本的百一大小,炼成什么法器也都食之无味,便被祖师收藏了起来。”
“而后,祖师却被海外一位元神龙王所激,逼迫祖师与它赌斗,筹码便是那三五枚银环碎片。”
“此时,祖师便知道龙宫索要银环碎片,背后定有极大的图谋。好在当时无人知晓祖师修有绝大的神通,最终让祖师以壶中日月,胜了那龙王一筹。祖师不愿携承露盘飞升,让这般地仙界的至宝永无完璧之日,又担心留下承露盘碎片,会给门中带来祸患,便将手里的三五枚承露盘碎片藏在了海外各处。甚至请少清、正一两大门派分别收容一枚,你手中的这一枚,便是祖师所留!”
“后来龙宫果然借助赌注输掉的灵岛,分化了祖师门下的诸多弟子。它们扶持长流真人出手,便是想要从祖师遗物之中,夺走承露盘碎片!同时威逼壶湶祖师,交出剩下的承露盘碎片的下落。”
“岂料祖师早已经算到此事,只将承露盘碎片之事,说予了自己最小的弟子。也就是我那一脉的祖师!”
“当日长明卷土重来之际,我便知道其背后必有龙宫的影子……所以才在最危急的关头,自损了金丹,便是为了将长明和龙宫的注意力,从我身上引开。我本打算将这个秘密,托付给我最信任的弟子,未想……”
风闲子说到这里,先前的意气风发顿时消逝,成为了一个无助,悲痛的普通老人!
“后来龙宫果然不再注意我这个废人,因此当日截杀我的,也只是长明派的一个结丹真人罢了!我自碎金丹,杀了那人,以秘法飞遁万里,便想要找回承露盘的碎片,借助其接引月华的威能,镇压我自己的伤势。但未想到,我来到破庙之后却发现灵宝已经无踪,困厄之下,几近身死,只好借助祖师留下的一道法力,封印了自己的伤势,在附近徘徊!希望能够等到取走灵宝的那人回头来看看!”
“岂料,等来的,却是你这个孩子!”
风闲子叹息一声:“当日你身受重创,我救起你之时也没有想太多,并不知道自己所求之物,便在你这个刚刚入门的小修士手上。”
“何况你还把它吞到了肚子里!”风闲子微微一笑,甚是狡黠。
何七郎哽咽道:“那师尊是何时知道此宝在我身上的?”
风闲子飒然一笑:“在你第一次用月华合着你自己身上搓下的泥垢,假装疗伤丹药喂给我吃的时候!”
何七郎瞪大眼睛,道:“难怪师父你旧伤发作到了那种地步了。还不肯开口服药,我还以为你是担心丹药有毒,所以才……”
“我当时就该毙了你这逆徒!”风闲子吹胡子瞪眼。
风闲子和自己的徒弟笑闹起来,全无大限将至,死期临近之感,师徒俩如今隔阂尽去,彼此托付生死,却也让钱晨看了有些动容。
风闲子仰起头来,看着他平静一笑,目光之中似有托付。
钱晨叹息一声,道:“我的确有适合他体质的道法!”
说罢,便挥手洒落一道晶莹剔透,宛若冰砌的灵光,这道灵光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寒气,非但外表上华丽万分,那寒光隐隐的威能更是让风闲子油然心惊,他低声道:“冰魄寒光!道友竟是广寒宫的……”
钱晨没好气道:“没错,在下便是这一代的广寒仙子,正看中了你徒儿,要将下一代广寒仙子之位暗中授之!”
风闲仰头大笑道:“道友说笑了!”
钱晨神色稍霁,却又听风闲子道:“七郎分明是个男人,如何做得了广寒仙子?”
钱晨冷声道:“我辈修行之士,变化男女还不简单?令徒是有大造化的,广寒宫历代广寒仙子,修为便没有下于阳神者,就算霞举飞升的,也大有人在。我见他很是个良才美玉,当符合道友的期待了!”
风闲子抓了抓发髻,露出愣愣的笑容道:“说笑!说笑而已!道友精擅丹道,更修有五行玄光的神通,当是道门真传,和广寒宫那群疯女人又有什么关系?”
他一扫之前的颓唐之气,精神顿时振奋起来,道:“道友拿着承露盘,就带七郎离开吧!我这副遗躯便留给师侄女带回宗门……虽然旧家已经变了颜色,但也算落叶归根了!”
钱晨看出他状态骤然好转,并非伤势还有转圜之处,而是枯坐数月油尽灯枯之下,终于等到钱晨回来托负了何七郎之后,心中放下巨垒,回光返照的表现。
若是他只是刚刚解开封印,钱晨自有一百种手段可以救他,但他苦熬数月,早已经油尽灯枯,全靠一股念头支撑着。
如今纵然是钱晨,也无力了!
钱晨牵着何七郎的手,步出风闲即将坐化的石室,此时何七郎却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朝着钱晨叩首道:“先生,七郎心甘情愿舍弃传法,也不要那什么承露盘了!只求先生,救我师父!”
“你可知这冰魄神光,是你师父舍弃最后的颜面,才为你换到的机会!”钱晨严肃道。
何七郎只是叩首不休,把额头都磕出了血来!
钱晨叹息一声:“我也已经无力回天!”
何七郎猛然抬头,哀求道:“先生既能炼出转生神丹,为那些化神老怪延寿,定然也能救我师父一命!”
他哽咽哀声,眼中盈满了泪光,凝视着钱晨。
钱晨沉默少顷,低声道:“转生神丹,终归只有那一颗,即便我再次开炉,也并非一时半刻。而你师父……却等不到那时候了!”
何七郎恸哭出声,钱晨却一点他手中的银镜,承露盘莹莹升起,化为一轮悬浮在半空的残月,镜中的钱晨,却是一只灵蝶摸样,他低声道:“镜中之人我非我,梦中之蝶花非花。真幻两相堪不破,一点灵光照九幽!”
伴随一生叹息,钱晨这具化身化为无数光点,徐徐飞散。
透过银镜的反射,将盘腿枯坐,已然坐化的风闲子照入镜中。
他身上的旧伤新患全数被扭转为幻相,随着镜光堪破而消失,真幻颠倒之间,一个沉珂尽去的风闲子在镜子中突然睁开眼睛,一副很疑惑自己为何没有死去的摸样,他摸了摸自己的身躯,又抬头看了看左右。
银镜飞入何七郎的怀中,钱晨最后传音道:“我以梦游三界之法,将你师尊化为幻灵,摄入镜中,保存了他的神魂完整,异日或可扭转真幻两相,待我炼出转生神丹之后,便可护他重新转生。届时,还需要你来为他护道传道!”
“我这具化身已经飞散,你稳住形势,等我另一尊化身到来,将你带回我身边!”
“我方才动用承露盘残片,附近手中也有承露盘残片者,定然会感应到这里的蹊跷。你将银镜藏好,与外面那人虚与委蛇一番,应付过龙宫的人,等我到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