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仙草供應商討論-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再見血祖讀書

仙草供應商
小說推薦仙草供應商仙草供应商
石樾面色如常,心中暗道:“不愧是五大仙族之一,宝物众多。”
五色雷蛟也伤不了他们,其他攻击自然也没用。
没过多久,他们走出青石广场,继续朝着山顶走去。
地面一片狼藉,可以看到一些赤色鳞片,似乎是某种妖兽所留,地面有不少褐色血迹。
禁制都被破除了,除了青石广场比较棘手,倒也没有其他禁制。
小半刻钟后,他们停下了脚步,一座占地千亩的庄园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院门口上方的牌匾上写着“七星园”三个大字。
“七星真君,七星园,应该就是这里了。”司徒震有些激动的说道。
石樾的神识大开,眉头一皱,这里显然有某种克制神识的限制,他的神识受到严重的影响,只能放出五十丈远。
神识受到严重的限制,他无法探查庄园的情况,不过他闻到了一种腥臭至极的血腥味,久聚不散,这让石樾越发肯定,血祖就在前面。
两人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地面一片狼藉,可以看到一些褐色血迹,还有数十根淡银色的翎羽,似乎是从某种灵禽身上脱落下来的。
院子里有一棵十余丈高的银色果树,树上没有果子,叶片掉落大半。
七星真君作为大乘修士,他的灵药园应该留下了后手。
两人不敢大意,给自身加持一道防御灵光,继续往前走去。
假山花园、亭台楼阁比比皆是,与其说这里是一座灵药园,不如说这里是一座别致的洞府。
一路走来,可以看到大量的褐色血迹,也能看到一些妖兽的残骸,还有傀儡兽残骸和损坏的阵盘阵旗。
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地面剧烈的晃动了一下。
石樾和司徒震心中一惊,脸色越发凝重,收敛起息,朝着声音的源头走去。
他们走进一座种着不少奇花异草的院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花香。
“不好,中计了,幻术!”石樾脸色一变,失声说道。
话音刚落,眼前的环境一变,他们骤然出现在一片血色空间,地面和天空都是赤血色,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味,司徒震轻嗅了一下,只觉得头晕目眩,神色恍惚。
“司徒道友,小心,别被假象迷惑了。”石樾的声音骤然在司徒震的耳边响起,司徒震的识海掠过一股清凉之一,恢复了清醒。
一阵凄厉的呜呜声传出,仿佛有无数只厉鬼在哭泣,让人感到有些烦躁不安。
“嘿嘿,石樾,总算是见到真人了,若是擒住你,不知道你师傅愿不愿意拿万年灵药来交换。”血祖阴冷的声音骤然响起,仿佛远在天际,又仿佛近在身前。
石樾眉头一皱,血祖居然布下大阵等着他,想要拿他交换万年灵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盘,真当他是泥捏的?
一阵凄厉至极的呜呜声响起过后,滚滚血雾凭空浮现,隐约可见一只只面容狰狞的血鬼,它们或龇牙咧嘴,或挥舞锋利的指甲,或目露凶光,做出各种恐怖的模样,数量数以万计。
司徒震眉头一皱,祭出一颗淡金色的圆珠,圆珠只有鸽子蛋大小,表面有一个迷你的小鸟图案。
一道清澈的凤鸣声响起,金色圆珠滴溜溜一转,体型暴涨,涌现出一股金色火焰,虚空一阵扭曲,仿佛随时要撕裂开来,附近的温度骤然升高。
血丝玉戒 凡多海恩
一颗颗金色火球随之浮现,悬浮在半空中,散发出惊人的热浪。
石樾的额头都渗出一大片细汗,脸色凝重。
“去。”司徒震一声轻喝。
数千颗金色火球朝着四周飞射而去,落在地面上,顿时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热浪滚滚,方圆数百丈的区域都被金色火焰笼罩住了。
血鬼一触碰到金色火焰,顿时发出一阵惨叫,直接人间蒸发,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金乌珠?不对,应该是仿制品,你们司徒家的镇族之宝金乌珠怎么可能轻易拿出来,若是金乌珠,老夫说不定还会退避一二,一件仿制品,奈何不了老夫。”血祖的声音冰冷无比。
话音刚落,鬼哭狼嚎之声大盛,不绝于耳,万鬼齐哭,狂风肆虐,天地变色。
司徒震的心神恍惚,体内的气血翻涌,浑身无力,站都站不稳,双腿打颤。
石樾眉头一皱,有些心神不宁,他有七彩玲珑锁护身,都有些招架不住,更别说司徒震了。
就不知道血祖还有没有其他手段,他自不然不会相信血祖所谓的擒下他,他只相信自己。
一阵“呜呜”的鬼泣声响起,一股血色音波席卷而来,金色火焰闪烁不停,没过多久,金色火焰迅速熄灭了。
血色音波席卷而来,瞬间到了石樾和司徒震的面前。
石樾冷哼一声,剑诀一掐,三十六把风焱剑席卷而出,在一阵响亮的剑吟声中,三十六把风焱剑化为三十六道千余丈高的青色龙卷风,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轰隆隆!
一阵震耳欲聋的爆鸣声响起,血色音波跟青色龙卷风相撞,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浪,地面撕裂开来,尘土飞扬,
吼!
一阵愤怒的野兽咆哮声响起,一条体长百丈的血色巨蟒冲了过来。
血光一闪,血色巨蟒喷出一道粗大的血色火焰,直奔石樾而来。
血色火焰尚未近身,一股闻之欲呕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石樾眉头一皱,剑诀一变,三十六道青色龙卷风席卷而至,迎向血色火焰。
一道巨响过后,血色火焰爆裂开来,血色巨蟒一头扎进青色龙卷风之中,顿时发出一声悲鸣,化为无数的血液,四处飞溅。
这个时候,司徒震也清醒过来了,他望了一眼四周的血色厉鬼,眉头一皱,法诀一变,金色圆珠顿时爆发出刺眼的金光,涌现出一大片金色火焰,金色火焰一阵翻滚,化为一只百余丈大的金色火凤,金色火凤张嘴叼住金色圆珠,体型暴涨,朝着前面飞去。
金色火凤如同一颗巨大的金色火球一般,所过之处,掀起一阵阵热浪,血色厉鬼沾到金色火凤的身体,顿时发出一阵惨叫,消失的无影无踪。
“呜呜”的鬼泣声响起,万鬼齐哭,阴风大盛,狂风肆虐。
地面骤然涌出一大片腥臭至极的鲜血,鲜血一阵翻滚,化为数十根粗大的血色绳索,编织成一张巨大的血色网兜,罩住了金色火凤。
金色火凤双翅一展,火光大涨,血色网兜骤然四分五裂。
就在这时,一道血光骤然在金色火凤头顶亮起,化为一只百余丈大的血色大手,拍在了金色火凤的身上。
一声痛苦的鸟鸣声响起,金色火凤的身体爆裂开来,化为一大片金色火焰,隐约可见一颗淡金色的圆珠。
血光一闪,血祖骤然现身,一手抓住了金色圆珠,顿时冒出一阵青烟,散发出一股烧焦的气息。
血祖冷哼一声,手中涌现出一大片血色火焰,金色圆珠的灵光狂闪不停,涌现出一大片金色火焰,两种火焰交炽到一起,不分上下。
不过很快,金色火焰就暗淡下来,最终被血色火焰彻底吞噬了,金色圆珠的灵光黯然下来,一副灵性大失的模样。
从血祖出现,到他收走司徒震的法宝,不过五息。
几乎是同一时间,一阵刺耳的破空声响起,漫天赤色飞剑激射而来。
铛铛铛!
一阵悠扬的钟声响起,血祖头晕目眩,站都站不稳。
密集的赤色飞剑激射而来,化为一把千余丈长的擎天巨剑,通体烈焰滚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向血祖的脑袋。
“铿”的一声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擎天巨剑劈在血祖的脑袋上,仿佛是劈在了铜墙铁壁上面一般。
血祖毫发无损,脑袋上有一道浅浅的剑痕,他是僵尸之躯,修炼了十几万年,别说只是剑道神通,通灵法宝也伤不了他。
“嗖”的一声,一杆丈许长的金色长枪激射而来,准确击在血祖的胸口,同样传出一道金铁交击的闷响。
血祖轻哼了一声,体表涌现出无数的血色雾气,包裹着金色长枪,金色长枪涌出无数的金色电弧,血色雾气仿佛遇到克星一般,尽数溃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金光一闪,金色长枪涌现出一阵刺目的金光,枪头刺在血祖身上,传出一阵“铿”的闷响。
血祖一张口,一股腥臭难闻的血色火焰飞出,击在金色长枪上面,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爆鸣声,金色电弧接触到血色火焰,传出“滋滋”的声音,血色火焰包裹着金色长枪,没过多久,金色电弧尽数消失不见,金色长枪的灵光也暗淡下来。
狂风大作,无数道锋利无比的青色风刃激射而来,一副将血祖斩成碎片的架势。
血祖不以为然,体表涌出一大片血雾,血雾一阵翻滚,化为一道数丈高的血墙,挡在身前。
密集的青色风刃击在血墙上面,如同泥如大海,尽数消失不见了,血祖毫发未损。
破风声大响,一只百余丈大的青色拳头袭来,瞬间击在了血墙上面。
血墙骤然炸裂开来,四分五裂,青色拳头击在了血祖身上,血祖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血祖刚一落地,高空传来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一团覆盖数里的赤色火云高高悬挂在高空,散发出滔天热浪,虚空扭曲不已,似乎随时都要撕裂开来。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起过后,赤色火云剧烈翻滚,一道道犀利的赤色剑气飞射而出,击向下方的血祖。
密集的赤色剑气击在血祖身上,传出“铿铿”的金属相撞声,血祖的身体如同铜墙铁壁一样,坚不可摧。
“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血祖一脸不屑,体表涌现出无数的血雾,化为一只数百丈大的血色大手,拍向赤色血云。
密集的赤色剑气击在血色大手上面,尽数爆裂开来,强大的气浪爆裂开来。
血色大手带着一阵刺耳的轰鸣声,拍在了赤色火云上面。
轰隆隆!
赤色火云四分五裂,化为三十六把风焱剑,倒飞出去,灵光略显暗淡。
石樾和司徒震眉头紧皱,血祖太难对付了,法术和神通伤不了他,通灵法宝直接攻击,又被他喷出的血焰污秽了。
司徒震深吸了一口气,翻手取出一面银光闪闪的莲花镜,镜面对准了血祖。
银光一闪,一大片银色霞光飞出,准确罩住了血祖。
血祖的目光呆滞下来,似乎陷入了幻境。
趁此良机,石樾剑诀一掐,三十六把风焱剑灵光大涨,将血祖团团围住,剑吟声大盛。
三十六把风焱剑在虚空飞舞不定,化为一道巨大的红色光幕,激昂血祖罩在里面,一颗颗赤色火球飞出,狂风大作。
一道道锋利的青色剑气飞射而出,一颗颗赤色火球紧随其后,陆续击在血祖身上。
轰隆隆!
一阵巨大的爆鸣声响起,滚滚烈焰淹没了血祖。
石樾眉头一皱,他总感觉有些不对劲,血祖这么容易就被他用剑阵困住?不合常理啊!
就在这时,石樾突然感应到有一股气息向他靠近,若有若无。
石樾突然想到了某种可能,连忙大声提醒道:“不好,司徒道友,小心他偷袭,后面。”
石樾一张口,喷出一股赤金色的火焰,护住全身,三十六把风焱剑倒飞而回,在他周身飞转不定。
司徒震的反应也很快,祭出一杆十余丈长的青色幡旗,放出一股狂风,护住他全身。
血光一闪,血祖骤然在司徒震身边出现,血祖面色一冷,周身涌现出一大片血光,将司徒震笼罩在内。
司徒震惊恐的发现,眼前一花,骤然出现在一片血色空间,鬼哭狼嚎之声大盛。
他脚下的土地骤然变成了一大片鲜血,整个人掉入了血海之中,发出一声惨叫过后,司徒震连人带元婴都消失了。
“灵域?不对,这不是灵域。”石樾惊呼道,满脸戒备之色。
灵域是大乘修士,血祖不过合体期,根本不可能掌握灵域,估计血祖是像石樾一样,领悟出某种伪灵域。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