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煙火酒頌-第855章 年輕人,我像傻子嗎?相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警车无法通过吊桥,警方只能穿上登山服、带着设备步行,等到了案发现场已经日近黄昏。
和仓勇海被惊动之后就赶到了现场,发现妃英理和池非迟到来,提出先带一群人去吃点东西。
不过刚看到队友被穿刺挂树上,妃英理等人显然是没胃口再吃饭了。
池非迟倒是要了个面包,待在原地慢慢啃,顺便观察尸体。
和仓家的四个孩子也到了。
年纪最大的是和仓勇海的长子和仓洋一,今年二十六,池非迟不熟。
之后是女儿和仓琴美,今年二十三岁,经常跟和仓勇海出席各种宴会。
原意识体池非迟记得脸,但两人没有过多地接触过。
对于少年人来说,打扮太过成熟妖娆的女人不值得多看。
而且,就算现在和仓勇海在日本有着那么多家连锁餐厅,在宴会上也未必能跟池非迟有多少接触交流,更别说四年前,原意识体忙着应付那些财团、跨国集团、京都世家的人都来不及,也不会去注意一个跟自家项目对不上的餐饮行业头子。
之后,是和仓勇海的次子和仓凉二,年龄二十一岁,比池非迟年纪大一点,留着寸头黄发,上扬带钩的眉毛跟和仓勇海一模一样。
原意识体跟和仓凉二只在宴会上远远见过一次,都是不喜欢出席宴会的人,所以碰到的几率比较小。
再之后是和仓勇海的小女儿和仓美沙,今年十八岁,大概是因为还在上学,没有开始进入社交圈子,原意识体没见过,是个漂亮女孩子,留着黑长直,头发全部梳向后,系了个大蝴蝶结,和水无怜奈一样长着双俏丽的猫眼,比起和仓琴美显得清爽很多,看起来斯斯文文,跟池非迟打招呼也柔声细语的。
另外,和仓家一个叫‘阿友’的、看起来大概七十多岁的老女佣也来了。
和仓勇海得知池非迟来了之后,让和仓洋一回去开车、让女佣带食物和水过来,一会儿顺便开车接池非迟这群人去别墅休息。
在池非迟一边嚼面包,一边盯着树上的尸体时,和仓美沙缩在跟自家老老爸身侧,看看池非迟手里的面包,再看看尸体,想不通池非迟怎么还能吃得下东西。
带队出警的是目暮十三。
目暮十三穿着登山服,爬山爬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到了,一抬头就看到了熟人,“池老弟?”
“目暮警官,”池非迟回头打招呼,“这里好像不是东京辖区。”
“我到这里来调一起案件的档案,结果听到这里出了命案,就顺便过来看看,”目暮十三一头黑线,对,他出个差都能遇到池非迟这个瘟神,还附送一起命案,对了,还有毛利家的小鬼和少年惹事团以及阿笠博士,这些人也够瘟神的,“哦?英理,你也在啊。”
“目暮警官。”妃英理打招呼。
“那……”目暮十三环顾周围,寻找另一个瘟神。
“我老师没来。”池非迟道。
目暮十三这才停止寻找,顺便看了看不远处围观的大批村民,又看向树上的尸体,“这就是死者了吧,那么,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是谁?”
“柯南先看到的,”池非迟把吃完了面包的塑料袋塞进了外套口袋,“不过也可以说是这里所有人一起发现的。”
“哦?”目暮十三有些搞不明白。
柯南出声解释,“在树上没有任何东西、白藤小姐也还活着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待在这里,之后……”
死神小学生一通解释,目暮十三总算懂了。
“什么?你们一群人站在这里,居然没人发现死者是什么时候死的?”
“因为当时福浦先生想要拍照并报道这个有异域特色的村子,他跟不同意他这么做的村民起了冲突,我们都看向了路口那边,”妃英理看了看福浦玲治,“而不到五分钟……准确来说,是一分钟左右,周围突然传出尖锐高昂、像是鸟鸣叫一样的声音,等那声音停了,柯南转头就看到了白藤小姐被穿刺挂在树上的尸体。”
“原来如此,”目暮十三仰头看尸体,“不过尸体在将近三米的树枝上,凶手想将人带上去杀害也不容易吧?”
“没有攀爬痕迹,”池非迟看着那棵绑了注连绳的大树,“注连绳上也没有被人抓过、绑过什么东西的可疑痕迹,在发现尸体后,那附近只有我和柯南去过,同样没有发现树附近有可疑人物逗留的痕迹。”
“是吗?”目暮十三皱眉,有些头疼,“那死者是怎么被带上去的?”
柯南沉默思索。
没错,这就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时间不到两分钟,离地三米的枝杈,附近、树干、注连绳都没有可疑的痕迹,凶手是怎么把人弄上去的?
“这是大鸟神给他们这群外来人的报应!”一旁白衣老妇人在跟办案的刑警争辩,声音很大。
目暮十三转头打量,“她又是什么人?”
“她是这座村子的祭师。”妃英理介绍道,“之前就是她带着村民驱逐福浦先生。”
“祭师啊,”目暮十三看着对方矮小的个子、惨白的衣着、皱纹横生的脸,低声嘀咕道,“更像是山腰婆婆……”
一旁偷听的元太、光彦、步美齐刷刷点头。
池非迟瞥了目暮十三一眼,都什么时候了,还管人家像祭师还是山妖,“目暮警官,先验尸,尸体不对劲。”
目暮十三重新看枝杈的尸体,看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柯南直接问池非迟,“池哥哥,白藤小姐的尸体怎么了吗?”
“身体和脖子前倾的幅度有些怪异,腰腹部分也有些扭曲,原因应该是背部肋骨折断了半数以上、脊椎折断。”池非迟看着尸体道。
他之前一直盯着尸体,不是觉得看着尸体吃面包比较香,而是因为尸体受到的撞击力道很大、全身多处骨折,才会给人像破布娃娃一样的诡异感。
“人被穿刺在树枝上,骨折不是很正常的吗?”目暮十三疑惑。
池非迟解释,“将人穿刺在那么粗的树枝上,哪怕树枝被削尖,但需要的力量也不是人类能够做到的……”
白衣老妇人忍不住插话道,“所以我才说这是大鸟神给的报应!”
“再加上肋骨骨折、脊椎骨折,死者当时承受了很大的力道冲击,不亚于一辆卡车撞过去,”池非迟没被影响,继续说着,“但是树枝附近没有着力点,就算有人把死者带到树上,也无法在树上把人穿刺进去……”
白衣老妇人:“我说了,是大鸟神!”
池非迟:“凶手应该利用了什么机关……”
白衣老妇人:“是大鸟神!”
池非迟:“尸检注意寻找死者被抛或者撞出去的发力方向,再结合环境,应该就看出凶手的手法了。”
白衣老妇人不吭声了,死死瞪着池非迟。
能不能听她说话?
“原来如此,”目暮十三正色点了点头,转头对一个办案警察道,“把尸体带回去进行尸检,我们大概明天上午才能再过来了解情况,在这之前,让村子里的人不要擅自离开。”
白衣老妇人:“……”
这一个个的都无视她,她是空气吗……好气!
池非迟是想让目暮十三注意保护一下吊桥的,他总觉得警方走了可能就回不来了,不过他没有依据说犯人还会继续犯案,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犯人真的会断桥、连续行凶,索性作罢。
目暮十三让警察用袋子收好尸体,又问了其他人死者的身份信息、案发时情况、相关人员的信息,再三叮嘱其他人不许离开村子、不许靠近警戒线附近。
“你们这是要遭天谴的啊!”白衣老妇人见献祭之树附近一片区域围了黄色封条,朝目暮十三大喊,“不许用这种肮脏的东西来围村子里的神木!”
“这……阿富婆,”土师一诚连忙上前拦住,“这是警视厅来的大人物啊!”
大人物目暮十三:“……”
咳,请别这么说,弄得他像是古时候的官老爷一样。
生命中的小确幸 星辰海月
“哼!愚蠢!”阿富婆忿忿道,“这世界上有什么人能在神面前称大人物!”
池非迟一脸平静地对阿富婆道,“神树在祭典之前,想换身不一样的装饰。”
阿富婆一懵:“……”
年轻人,请问她像傻子吗?
能不能别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着哄小孩子的话来哄她?
“你可以问问神树,如果它没出声否认的话,那就是它默认了,”池非迟转身走向妃英理一群人,“三天后有三百年一次的祭典,你也不希望还有什么麻烦事来打扰祭典进行吧?那就配合一点。”
阿富婆张了张嘴,愣是一句话没能憋出来。
让她去问神树?她觉得可能大概也许说不定……
好吧好吧,她就当神树默认了。
目暮十三一看阿富婆不再闹腾,果断叫上人带着尸体撤,还不忘叮嘱土师一诚盯着点。
妃英理看着走来的池非迟,神色带着些许赞叹,“正中要害!”
灰原哀看了看那边黑着脸的阿富婆,“也很气人。”
池非迟面无表情,“跟福山医生学的。”
曾经福山志明就是这么劝他吃药的。
先聊天,再突然顺着他的话来一句——
‘好,我相信你能听到它们的声音,来,你把药吃了,吃完我们再聊……’
他严重怀疑福山志明在侮辱他的智商,很想问问福山志明:医生,请问我像傻子吗?
不过不等他表态,福山志明又开始笑眯眯抢先说话:‘你也想早点回归正常生活吧?那就吃药’、‘你不想‘他’试图自杀害得你也死了吧?那就吃药’、‘如果你以后吃药别让我操心的话,我会酌情在你的生活观察报告中给好评哦亲’……咳,原话稍微有点出入,不过大体就是这种说清利弊的劝说。
这么一套下来,就算他排斥会给自身带来副作用的药物,也在大魔王面前屈服、默默把药吃了。
那段时间,他每次看到福山志明笑眯眯的脸,都感觉自己看到的是一只笑弯着眼的大圆脸狐狸!
也该让其他人体验一下那种感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