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第四十八章 接近推薦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对于商见曜偶尔的思维跳脱,蒋白棉已经见怪不怪。
她也不多说,和商见曜一起赶去了东街。
途中,他们有遇到白晨和龙悦红,但依旧装作互不认识。
此时的东街,已经有不少遗迹猎人赶来,在周边区域寻找更多的线索。
最为关键的1号到3号仓库地带则被城防军封锁,暂时不让别人进去。
蒋白棉抬头看了看四周建筑,见关键位置都有狙击手就位,轻轻点头道:
“还算专业。”
就算城防军还不知道“神父”是觉醒者,面对这种已标明“非常危险”的人物,也该全力以赴。
因为暂时进不了仓库区域,蒋白棉只能和商见曜站在街道对面,靠着墙壁等待。
过了一阵,和城防军关系匪浅的几名遗迹猎人率先从里面得到了消息。
而这消息又经公会大厅传播了出去:
“2号仓库内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室内有人类生活过的,非常新鲜的痕迹残留,并且有好几台破旧的印刷设备和大量的传单。”
不用去问,蒋白棉用脚趾头都能猜得到那些传单上写的是什么。
不外乎“思考是陷井”这种有大量错别字存在的话语。
“这才平稳下来多少年,野草城的人就这么不警惕了吗?”蒋白棉忍不住对商见曜“抱怨”道,“能源这么宝贵的情况下,他们都没发现这片区域的用电量显著增长吗?”
不管2号仓库属于私人,还是野草城,相应的管理人员都难辞其咎。
商见曜对此非常赞同:
“应该炮决。”
在“盘古生物”内部,大家都是按照能源配额用电,精打细算到电表末尾多跳一个数字都能立刻发现,反应上去。
蒋白棉正要问商见曜是不是对炮决这事印象深刻,就看见穿着厚呢大衣的欧迪克走了过来。
这位黑发蓝眼的“高级猎人”直截了当地说道:
“城门口的守卫回忆起一件事情。
“差不多一个小时前,有个穿黑色风衣脸色苍白的男人出了城。”
说到这里,欧迪克特意补了一句:
“他一副随时会病倒的样子,守卫印象比较深。”
我知道我知道……你其实是通过梦境影响看见的……蒋白棉一听就懂,笑着问道:
“你想找两个帮手?”
因为“神父”似乎已经出城一段时间,所以也不差说这么几句话的工夫。
“你们的能力值得信任。”欧迪克坦然说道。
我们什么时候在你面前表现过能力?蒋白棉腹诽了一句后道:
“是因为我们看起来高大,比较能打?”
当前环境下,不管是她,还是商见曜,在各自性别群里,都属于相当高大的类型。
欧迪克简洁回答道:
“自信,你们很自信。”
这一点,他不会看错。
而且,这也不像是两个新手。
能在度过新手阶段后,还保持足够自信的人,肯定有些本事。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商见曜表示认可欧迪克的解释。
蒋白棉也不再多说,点了下头道:
“带路吧。”
欧迪克转过身,快步走入附近一个停车场,开了辆红色的越野出来。
这车明显改装过,有足够厚的装甲和可以防弹的玻璃,显得非常张扬。
“大美人。”蒋白棉差点吹一声口哨。
而她这个遗憾,商见曜帮她弥补了。
这是他们在“无根者”营地那两天养成的坏毛病。
“没想到欧迪克这看起来很沉稳很内敛的人会开这种车,啧,他的内心可能很狂野。”蒋白棉“小声”对商见曜说道。
欧迪克按下窗户,板着脸孔道:
“上车吧。”
说完,他目视前方道:
“在你还不是那么强大的时候,有什么车就得用什么车。”
而经过一次次改装后,就不是那么容易舍弃了。
“如果你嫌弃它,可以把它卖给我,我有一群朋友肯定很喜欢。”商见曜拉开后座车门的时候,诚恳提议道。
已经上车的蒋白棉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话怎么怪怪的……”
这一刻,欧迪克突然有点后悔请这两个人当帮手。
如果不是他们两人已经牵涉很深,他也不会做这个选择,毕竟城主的事情,能少一个人知道也是好的。
大红的越野开回了中心广场,拐入南街,一路驶出了城门。
虽然已经听龙悦红和白晨描述过外面的情况,但蒋白棉和商见曜看见数不清的荒野流浪者或跪或坐地聚集在道路两侧时,还是一下变得沉默。
冰冷的寒风下,他们的脸庞都呈青白之色,眼睛里几乎没有光芒。
Hi恶魔陛下的宠恋
更远一点的地窝、帐篷区域,还有些人躺在那里,不知是生是死。
这时,大红的越野停了下来。
刷的一下,无数道目光从四面八方望向了这边。
欧迪克推门下去,走到一个看起来还算清醒的三十来岁男子面前,拿出“神父”的肖像画,开口询问道:
“你见过这个人吗?”
车上的蒋白棉和商见曜都拔出了手枪,各自防备着一侧。
那三十来岁男子端详“神父”肖像画时,他身后人群里有个年纪更大一点的男人站起身来,往这边靠拢,似乎想抢下这个活计。
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然后就没有了动静。
他的脸色青白交错,他的眼睛无神睁着。
商见曜的感应里,代表这个人的意识已经消失了。
只是这么轻轻一摔,他就死去了。
另外一侧,蒋白棉同样看见有的荒野流浪者坐着坐着就往旁边倒去,再也没有起来。
呼啸的冬日寒风中,周围残存的枯黄野草或无力倒伏,或被卷向了半空。
这个时候,被问到的那名三十来岁男子嗓音虚弱地做出了回答:
“有看到过。
“今天出城的人很少很少,他一直走到了尽头。”
欧迪克点了下头,拿出一根能量棒,递给了这名男子。
几乎是同时,望向这边的一双双眼睛冒出了血丝,泛起了难以言喻的光芒。
那名三十来岁的男子接过能量棒后,飞快剥开包装,将它折成了两半。
他想了一下,又把其中一半再次对折。
接着,他摇醒了靠在自己身上的一个小女孩,将四分之三的能量棒塞到了她的手里,并催促道:
“快吃!快吃!”
那小女孩七八岁的样子,脸上脏脏的,只一双眼睛显得明亮。
她还有点懵,但非常听话,接过一长一短的两截能量棒,飞快吞吃起来。
那三十来岁的男子这才放下心来,几口就把手里剩余的能量棒吃进了嘴里。
“谢谢……谢谢……”他抬起脑袋,含含糊糊地对欧迪克说道。
直到这个时候,商见曜才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一个国字脸、古铜色皮肤的憨厚男人。
欧迪克没有停留,迅速回到车上,开往这片人群的尽头。
经过几次询问,他们确定“神父”拐向了左侧。
就这样,他们追一阵问一次,发现“神父”在外面兜了个大圈子后,去了北城墙区域。
那里有专供贵族老爷们进出的城门。
“对,有这么一个人。”城门口的守卫看了眼欧迪克递过去的肖像画,非常肯定地说道,“他有出示城主特批的通行证,我们不敢阻拦。”
“神父”一大早出南门,绕了半圈,又从北门进了城?蒋白棉一下变得警惕。
TFBOYS之命运的爱恋
这行为实在是太反常了!
商见曜“嗯”了一声,用一种我已经完全了解的口吻道:
“这可能是一种锻炼。
“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
“北门进去就是北街。”欧迪克没去理睬商见曜的笑话,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他为什么不从市政大厅后面的桥进北街,反正有通行证?现在这样更加隐蔽一点?”蒋白棉若有所思地“自语”道。
“可能。”欧迪克没有多说,出示自己的通行证,进了北街。
这里一眼望去,街道宽阔,两侧房屋成栋,或围成院子,有假山嶙峋,或墙壁高耸,包含花园,与东街、西街、南街风格迥异。
依次问过不同府邸门口的武装守卫,欧迪克、蒋白棉和商见曜一路追踪下去,抵达了一片占地颇广的建筑群门口。
这是“野草城第一医院”。
——在东街,还有一个“野草城第二医院”。
“见过这个人吗?”欧迪克拿出“神父”的肖像画,问起医院岗亭内的守卫。
守卫瞄了一眼:
“他啊?经常来。”
欧迪克立刻追问道:
“他今天来过吗?”
“来了啊,二三十分钟前来的。“守卫指了指最里面那栋楼。“他好像是负责旧楼改造的,应该是去那边了。”
谢过守卫,蒋白棉、商见曜他们进入医院,直奔那栋已经搬空等待改造的旧楼。
旧楼有五层高,外墙全部涂成了白色,里面光照不是太好,到处都显得阴森,并且还弥漫着防腐液那令人不适的味道。
走了一阵,商见曜他们看见大厅的深处,楼梯口旁边的绿底白身墙上,有一副小孩涂鸦般的画。
那是一个没有五官的线条人。
这个“人”笔直地站在那里,抬起至胸口的双手上有一行粉笔字:
“愿你们也失去智商。”
PS:推荐一本书,《超凡之主》,看简介,我以为是诡秘和奥术的结合,哈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