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说 前方高能 莞爾wr-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太昊(求月票)分享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宋青小既无法破这女鬼的防,但力量却能与之抗衡,只要将她格离开来,自然能救东秦无我一命。
这一招果然奏效。
黑发被卷到冰矛之上,女鬼的脑袋被迫后仰,拉出一串血珠在半空划出残影。
两颗如巴掌长短的尖利獠牙触目惊心,呈半圆状,突出口腔。
东秦无我的后背上已经全都是血,将他青衫都打湿了。
“一命抵一命,我还你了。”
被她以大力掼倒在地打断了术法,又被以女僵上男下的姿势压制在地上的东秦无我一听这话,终于维持不住淡然冷静的面色,迅速翻转过身,坐了起来。
他的脸色这会儿白得惊人,已经染了些血,听到宋青小这话的时候,气得似是要吐血,面色‘刷’的变得铁青,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最终只能冷哼了一声,不再作答。
只是东秦无我表面虽说不露声色,但内心深处却为宋青小的力量感到震惊了。
先前他一路躲在暗处,宋青小与孟芳兰打斗的情景都落于他的眼中。
哪怕是他对于孟芳兰的力量早有预估,可在真正与她交手之后,仍被这具女僵的力量所镇压。
而宋青小不过是一合道之境的修士,却能凭肉身力量与这女僵相抗衡——
就算他是以儒入道,肉身的强悍程度无法与太康、梵音氏等战士级的修士相较,可宋青小的肉身力量胜出他许多,这仍令东秦无我忌惮了。
也就是说,这一次试炼,若是一个不察,宋青小极有可能还会反伤到他。
东秦无我坐定之后,以灵力将伤口封住,看孟芳兰的头发被宋青小所裹,压制在白绫之后,眼中闪过一丝杀机。
“你暂且将她挡住!”
他说话的同时,一把将自己挂在腰侧的那块白玉扯下来了:
“给我争取两分钟的功夫。”
东秦无我自己都没料到,这一次出场,他会出如此大的丑。
他原本想要留个后手,以防备宋青小的,此时却因吃了亏后,怒火中烧,已经心生杀机了。
太古 至尊
“啊……嗬……”
孟芳兰的头发被裹,脸往后拖,嘴里发出嘶吼,未来得及完全吞噬的血沫随着她的怒吼,喷向半空。
她力大无穷,若非有灭龙之力的加持,宋青小也未必能按她得住。
但制住了她一瞬都十分艰难,随着她大力挣扎,那头裹卷的黑发如同蠕虫,竟开始主动缠着那冰矛,向上攀爬缠涌!
这些头发所到之处,冰矛被迅速消融。
孟芳兰头发一脱困,随即伸出两爪,一把将冰矛按住。
‘嗤!’
黑气腐蚀进冰系力量之中,她抓着冰矛一扭——
一股巨力从冰矛的另一端传来,若非宋青小及时撒手,反可能被她制住。
这样的情况别说坚持两分钟,就算是坚持二十秒,已经是艰难至极了。
可宋青小在见到东秦无我举动的时候,却眼睛一亮,用力点头:
“好!”
她将手一撒,任由冰矛落入孟芳兰之手,同时召唤小金龙,将欲弹身扑起的孟芳兰困住。
雷光大作,黑气弥散之中,孟芳兰被电得惨叫不迭,尸身被电为焦蛹,融入进那白绫织成的‘毯’中。
“沈郎——沈郎——”
她一声声哀怨的呼唤里,四周鬼蛹更加暴动,前赴后继扑了上来。
宋青小虽说知道这些东西的存在是孟芳兰为了消耗两人力量所用,可在这样的情况下,却又不得不分心去拦阻。
东秦无我盘膝而坐,将那玉佩捏在掌中,嘴里念念有词,仿佛在朗诵文章。
儒文的力量化为一种无形的光罩,将他护于其中。
四周鬼蛹遍地,宋青小不惜耗费灵力,数剑斩出。
剑气将鬼蛹撕裂,但此地阴煞之气旺盛下,很快这些受到重创的鬼蛹又被修补。
仿佛生生不绝,永远不会死亡似的。
半分钟过去——
宋青小的灵力也耗去五成之多,而此地的鬼蛹并没有减少,反倒阴怨之气比先前更浓。
正在此时,孟芳兰的惨叫声更加急切了,四周的鬼蛹像是感应到她的怨恨,开始纷纷与周围的鬼蛹相融合。
如此一来,这些鬼蛹实力大增,更难应付。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宋青小就已经感觉到情势的异变了。
血色月亮已经漆黑了,此时那月亮之中像是浮出了一个诡异的咧嘴笑着的鬼影。
那些相互吞噬之后的鬼蛹再一次开始爬了过来,它们的速度比先前更快、更猛。
宋青小挡住了数头鬼蛹,将其身首斩断之后,另一边的数只鬼蛹爬至她的身后、左右,张开大口,吐出一条漆黑流血的舌头。
她手持长剑侧转过身,而位于她正前方的数只鬼蛹则突然暴起,脱去黑蛹束缚,化为几具血僵,往她方向疾扑。
青色巨尾摆动,划过半空,‘砰’的一声将数具血僵击中。
长尾的力量惊人,可是在拍中这几具血僵的刹那,力量如同击中巨石山峰。
那几具血僵尸身坚硬非凡不说,力量也极为恐怖。
她拍出去的那一尾不止没有将它们震飞,反倒回震的力量甚至推得她往前挪了一步。
“这绝非普通的血僵!”
这个念头一涌进脑海,宋青小就心知糟了。
接着只见那几具血僵伸手将她长尾抱抓住,嘴中探出两颗尖利獠牙,仰头想一口咬入她长尾之中。
孟芳兰的声音传进她的耳里:
“这四具尸体,分别是我当年的父母、亲祖所炼化,与我血缘相通,威力无穷。”
她语调阴冷,带着一丝幽幽的道:
極品 神醫
“我爹娘当年总说精血化我,对我有恩,我娘说十月怀胎,处处以此压制我。”
她顿了片刻:
“所以最终我化鬼之后,也将他们吞入腹中,也以阴怨之气孕化他们……以报他们当年养育之恩了……咯咯咯……”
说到这里,她放声大笑,似是对自己杰作感到自豪极了:
“我娘当年自称孕育我十月,如今我以阴气养它们三百多年……”
“若非你不好对付,我还真舍得让它们出来见识如今沈庄的盛况了……”
“若沈郎见了,一定欢喜的……”
“这几人都是当年最反对我们在一起的,如今碍事的人已经不反对了,它们已经变乖顺听话了,沈郎,沈郎,你在哪里呢……”
……
宋青小无暇听这女鬼发疯,又见这几具血僵凶猛,哪里敢让它们咬实了,当即将长尾一收。
只是这些血僵非同凡响,竟似是有烙印作用。
哪怕她收了长尾化腿,几具血僵竟也身形一闪,紧跟着出现在她身侧,死死将她的小腿抱住。
血僵咆哮声里,她提起诛天往最近的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血僵刺了下去。
长剑刺入血僵之口,从后脑穿刺而出。
宋青小的力量带动着那血僵脑袋后仰,直到剑尖刺中白绫上才止住。
灵力透入长剑之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剑内的雷电之力激活。
‘嗞嗞——’
剑体上闪过一串电弧,紧接着紫光大作。
雷电瞬间将这血僵包裹,令得它嘴中发出尖厉的啸呼。
黑云吞吐而出,片刻之间,怨气被雷电击散大半。
那张焦黑可怖的面庞之上,竟露出一丝解脱之色。
“谢谢你,姑娘——”
一道沙哑的妇人声音在宋青小的识海之内响了起来,仿佛受制三百余年,一朝终于能够摆脱束缚。
接着那血僵尸身在雷电力量之下被击碎,顷刻之间化为焦碳,怨气全消了。
但这一击却耗费了宋青小两成力量之多,另外三具血僵已经扑了上来,长牙破开腿部鳞甲,钻入血肉之中。
“坚如磐石,固!”
宋青小当即手捏印,将‘者’字令启动。
灵力化为御甲,将她双腿层层包裹。
但就算如此,体内灵力仍是被吸走了半成之多。
远处正在吟唱儒文的东秦无我听到她再念出这九字秘令的刹那,眼中闪过一丝异色,念唱的速度也停了半刻。
宋青小顾不得曝露底牌,忍痛将长剑一收,挥剑斩出,将几具血尸枭首。
尸身跌落下地,迅速化为三具无头枯骨,疾速缩小半米左右的黑骨,倒在她的面前。
而在她出手的刹那,那三只鬼头已经吸纳了僵体怨力,浓缩于鬼头之中。
不等宋青小将这鬼头剥除,便也如同尸身一般缩小,转眼便化为三只漆黑鬼影,隐没于她裙摆之内,烙印于她大腿之处。
这三只鬼头一入体,便很快与她肉身相融合,形同三个鬼脸纹身般,与她的肌肤相贴合,难以剜除。
“咯咯咯……你中了我的血鬼蛊……”
孟芳兰的笑声再次响起,只是这一次声音钻出的方向,是从她大腿处上一只鬼头中传出来的。
宋青小狠心举剑,往这鬼脸上剜了下去。
剑尖将大块皮肉剔除,可说来也怪,那被削落的皮肉形同枯树皮般,血液像是已经被吸得精干,反倒钻心的剧痛半点儿不少。
那鬼影像是从身体内部生出,根本无法被削落。
“咯咯咯……我这三只至亲血鬼蛊会吸干你的精血、魂魄,为我所用……”
“你是杀不掉的。”
宋青小眉头紧皱,当即以手结印:
“画地为牢,困!”
领域在她掌中成形,被她拍入大腿之中。
孟芳兰虽说已经为情疯癫,但她这一句话说得对,这三只血鬼蛊非同一般。
既然暂时无法将其剔除,唯有暂时将它们封印,留等将来试炼任务完成之后再解决了。
领域一成,那原本说话的鬼脸刹时便一动不动。
孟芳兰的笑声却源源不绝的传了过来:
“逃不掉的,逃不掉的……”
身后的鬼蛹也爬了上来,宋青小的情况不太妙了,灵力耗尽了七成,仅余三成灵力。
那些鬼蛹的面容一只只扭曲,逐渐变为了孟芳兰的面孔。
而此时距离东秦无我吟唱诗书,已经过去两分多钟了。
“东秦!”
她喊了一声,就见东秦无我吟唱的声音一落。
这会儿的东秦无我气势与先前截然不同!
他站了起身,身上的灵力疯狂涌动,形成光膜,将他牢牢护持在其中。
东秦无我手持玉佩,一副天地唯我独尊之架势,再次站立于白绫之中,周身散发出强大的压迫。
这种气势竟似是隐隐要与天上的黑月相分庭抗礼,浩然正气从他身上散逸开来,将黑红的月亮的光辉挡住。
風 曉 櫻 寒
“杀了他!”
孟芳兰一声令下,数头血蛹二话不说往他飞扑。
“书生正气,邪不近身!”
这八字言化为儒家之力,迸发出强大的力量。
扑向他的鬼蛹还没有沾染到他的身体,便被他身上浩然力量所撕裂了。
“清朗乾坤,岂容妖孽横行!”
“日出中天,扫荡污邪祟气,破!”
他的声音像是一股清流,话音一落,便见那黑雾避散。
半空之中的那些血光被儒家的力量所压制住,天空被一点一点的撕开,一丝明亮的日光从那裂缝之中钻出。
这光芒一现,阴气便如见不得光之物,开始纷纷闪躲。
那原本红得泛黑的月亮在有了日光的照入之后,像是遇到了克星一般,那月亮之中的鬼影一缩,血红的光芒都为之暗淡了。
直到此时,东秦无我才真正展现出他的力量了。
儒家真言一出,阴鬼受克,血月开始出现残缺之处。
浩然正气与邪祟相对抗,孟芳兰的凄厉呼喝与东秦无的吟唱声争锋相对,谁都不让半步。
‘轰轰——’
两股力量有来有往,相互交击。
白织被撕裂,桑林被儒家力量摧毁。
万鬼被镇压,在浩然正气之下化为血沫。
宋青小趁此时机调息着体内的灵力,争取机会想要尽量多恢复一些实力。
她还记得苏五的话。
苏五并不认为东秦无我是孟芳兰的对手,眼前虽说看似道高一尺,可她总觉得东秦无我已经施展了真正的绝招。
而孟芳兰从始至终,一直驱使的不过都是死在她手中的鬼奴罢了。
她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孟芳兰还没有真正出手。
但是她的目光落到了东秦无我的那块玉佩之上时,眼睛却是微微亮了一下。
她记得苏五说过,这块玉佩的名字叫做‘太昊天书’,里面包罗万象,甚至极有可能与九字秘令乃是出于同一人之手。
此物五千年前曾属于星域第一强者东秦务观,后又在东秦世家流传数千年之久。
相传这太昊天书之中,有入神之妙,含无限大道神通。
若能得到……
宋青小的心念一动间,东秦无我也感应到了,睁开了双目,冷笑着看了她一眼。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