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溯源仙蹟 ptt-第六百八十二章 不朽古墓,王朝縹緲讀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小男孩脚下出现了一个大坑,他直接从第四层跌了下去。
哐当一声,咒骂声响起,相继传出来的还有好几句‘倒霉’。
源尘搓了搓下巴,表面淡定,心里却乐开了花。
这是倒霉转移了?
果然,身边带个小跟班还是不错的。
源尘跟着下到了第五层。
第五层的画已经被烧没了。
那个大胆扬言要利用源尘身份执行天道权柄的画中人也被烧死了。
我的渣男先生 一半浮生
可是,刚刚落下,源尘就看到一个有个鬼鬼祟祟虚幻背影正在悄咪咪朝着第六层的入口跑。
“诛仙剑!”
诛仙剑带些锋利的光,直接戳穿了虚幻的背影,背景将他彻底吸入了业火地狱中。
绿色的业火熊熊燃烧,那个酷似源尘的虚影疯狂惨叫。
源尘没有理会那虚影,他相信诛仙剑的空间足以封锁一切。
小男孩将所有都看在眼里,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那人明显跟这个少年有关系,可是这少年不分青红皂白就解决了这个虚影,简直不讲武德!
一个字始终在先紫心里回荡,凶残!
“缓过来了吗?”源尘看着傻坐着的小男孩,有点烦。
自己的便宜儿子看到自己竟然跑了,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小男孩果断站起身来,急忙点头道:“缓过来了。”
先紫仙尊可不是什么不知变通的老怪物,相反,他圆滑的很,要不然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那场大战,可不是有实力就能存活的。
在其他仙尊都元气大伤的情况下,他还能在外面溜达,这足以说明他的逃跑……存活能力。
更何况,眼前的这位还是诛仙剑的真正主人,是个活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的老怪物。
光阴磨平了岁月,这个可怕的男人还是一个少年身。
是不是童子身虽然不确定,但就这少年朝气蓬勃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一个老气横秋的样子。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这个家伙还特别记仇,对于利用价值不大的东西,似乎都懒得理会。
这绝对是反派中的典范。
不能得罪。
小男孩知道卖萌什么的对这个家伙都无用,唯有财帛动人心。
“本仙尊在仙界藏了一个宝库,可以帮到诛仙古剑恢复。”
源尘呵呵一笑:“仙界,我会去,但不是现在。”
看着这个少年郎笑眯眯的眼神,先紫险些动手打上去,他要疯了,这个混蛋竟然到现在都不放过我的宝贝,真是太过分了。
“财宝都是身外之物,本仙尊的命更重要。”
此话一出,源尘浑身那种不加掩饰的杀意终于消失,直接换了一副如沐春风的笑容。
“都是兄弟,这么说就见外了啊。”源尘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一副大哥的模样。
小男孩咧了咧嘴,很想说,做你小弟真费宝物。
少年带着小男孩重新上到第四层。
就是这短短的距离内,少年踩到了三十六处陷阱,等重新到第四层到第三层的天窗入口时,小男孩已经鼻青脸肿,委屈的快要哭了。
“当小弟太难了!”
这是小男孩的心声,但却被源尘抢着说了出来。
小男孩逼得差点吐血。
“没事吧,先紫小弟。”
“本仙尊好得很。”小男孩默默的与源尘拉开了距离,这个古墓简直就是跟这个少年有仇,自己绝对是被牵连到了。
当年源尘便没有经历过第二层。
他直接从第一层穿过洞进入了第三层,然后又在第三层的水池掉入了第四层。
进入第三层,源尘没有在看到什么黑头发。
这里的水已经清空,也没有冰凉的水让他冷静冷静。
不过,还是没遇到便宜儿子源初。
爱上我的乌鸦王子 elan
其实这里很奇怪,饶是源尘的精神力都只能在一层扫描,若是超出这个限制,估计这个古墓都要坍塌给源尘看。
小男孩上了三层,顿时泪流满面,这个古墓怎么回事,一层有一层,夹心饼干吗?
还有玩没玩了。
自己明明很厉害,可是到了这个古墓自己的实力都被压制,实力大减。
可他不傻,他能看出主动压制实力还是被动压制实力。
自己是被古墓主动压制实力,这个神秘少年就是自己主动压制实力。
若是这么想,古墓也是个暴脾气,神秘少年放低姿态探查古墓,古墓可不惯着他,该来的坑一个也不少。
这古墓的气节,先紫仙尊给满分。
不过话说回来,这少年似乎很小心,难道这个古墓对他意义非凡?
意义非凡那是绝对的,源尘可就指望这古墓回到起点了。
若是这个古墓毁了,自己估计得哭。
这个古墓贯穿古今未来,是源尘的通道。
不过源尘也纳闷,为什么明明这个古墓功能如此逆天,怎么没人来玩呢?
第三层转了一圈,源尘除了看到一些粽子外,什么也没有。
这不是开玩笑吗!
难道在第二层?
古墓的第二层似乎不存在,当初他便没有遇到,可是其他人却说进去过第二层。
或许一切的奥秘都在第二层了。
可是从那个洞里出去,看到的是第一层。
正当源尘有点头疼的时候,一个始料未及的东西出现了。
那是一个魔方。
他似乎是从外面飞进来的。
“源尘,是你吗?”魔方旋转着出现。
源尘接住魔方,短暂的疑惑后,瞬间明白,这好像是当年他的东西。
只不过那时被诛仙剑搞得有点疑神疑鬼,最后把这魔方也给扔了。
想到这里,源尘看了眼诛仙剑。
诛仙剑一直悬浮在源尘身后,看到魔方出现,它相当的警惕。
它本就与源尘心灵相通,如今源尘一联想,它就有了感觉。
诛仙剑有点小委屈,又有些小羞愧。
上一世的源帝,被它左右,受它控制。
到了这一世,一开始它也是抱着这个打算去的,结果没想到遇到真主人了。
它险些就酿成了大错。
不过还在,它幡然醒悟。
可,眼前这个魔方,可不是个善茬,它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源尘,源尘,史前文明需要你。”
魔方疯狂旋转,投射出了一幕幕可怕的场景。
黑色物质的如浪潮汹涌,席卷整个史前世界。
天地人三界,尽皆被黑暗笼罩。
黑暗生物,缓缓爬起,成了新的可怕生灵。
整个史前世界,都似乎进入到了黑暗时代。
不是好像,应该已经进入到了黑暗时代。
源尘托着下巴,满不在乎问道:“既然这是历史进程,我又为何要去阻止。”
魔方刹那停止转动,它似乎有着不敢相信这是源尘能说出的话。
毕竟,以为的源尘看上去是那么的善良。
虽然当不了圣人,但在大是大非面前还是能够做出向阳的一面。
可是此刻,源尘的话,太令魔方君失望了。
源尘并没感觉自己有什么变化,他所说也是真相。
如果历史本就如此,那如何修改都是无用的。
历史的车轮不会按照某一个人的改变而改变。
当然,他有这个能力,可这样的话,自己如何回到起点安抚意难平?
“源尘,历史中,你出现过,正是因为你,才终结了黑暗时代。”
源尘皱眉道:“真的进入了黑暗时代?那我怎么刚刚还看到了我那便宜儿子。”
其实,源尘不着急的原因还是因为刚刚看到源初那小子,才觉得史前现在还安全。
至少没有太大的变动。
可是魔方这次突如其来的求救却让源尘感觉有些不对劲。
如果自己看到的儿子是真的,那就是魔方在说谎。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儿子也变成了大坏蛋。
魔方吃惊道:“不可能啊,源初那孩子现在正保护最后的人类,怎么可能抽出时间来这里找爸。”
魔方小声嘀咕道:“而且他还一直说,这是你的古墓,还说你炸了尸,丧了志,说现在的一切没准都是你弄出来的,他作为儿子得帮你填坑。”
源尘一脑门子黑线,直接把魔方握在手里,开始挼搓。
在源尘的手速下,魔方已经被盘出火花。
魔方开始求饶:“源尘,饶命,我不敢在嚼舌根了。”
小男孩看到这个可怕的男人连魔方都不放过,顿时忍不住吓得腿软。
若是惹急了他,自己恐怕会死的很惨啊。
“查到原因了吗?”源尘有点生气,魔方怎么说也算是跟了自己很久了,竟然只会打小报告,连最起码的辅助都做不好吗?
源尘其实也明白,时间线的发展。
之前他看到的源初,可能只是历史的残留,某一痕迹。
可是,源尘依然还有疑虑,那红毛怪去哪了?
它总不可能凭空消失。
魔方开口道:“查到了,原因就是这里。是从这个古墓中流淌出去的。”
魔方说的很小声,他怕再被盘。
源尘看向正在看戏吃瓜的小男孩,冷哼道:“这是你的锅,自己解决,还是我帮你呢?”
这话不是什么好话,吓得小男孩直接把手里的西瓜给扔了。
吃瓜容易吃出血来!
“本仙尊自己能…解决!”
从第二层去往第一层。
然后在魔方目瞪口呆下,源尘很淡定的将第一层的机关又重新踩了一遍。
小男孩这次被源尘抓着,咬着牙承受住了各种毒气各种暗器的攻击。
有魔方带路,源尘和先紫很快出了古墓。
刚出古墓,小男孩就扬天怒吼道:“破墓,现在你总不能伤到本仙尊了吧。”
一道光闪过,无尽雷霆将小男孩淹没。
这个古墓一直被雷霆洗礼,从未断过。
源尘躲得老远,微微点头,还是原来的配方。
只是源尘放眼远处,尽是黑暗,凡是过往回忆,尽皆不存。
魔之医 听moon在唱歌
曾经的王朝,曾经的争霸,都已烟消云散。
说什么缥缈阁,论什么拓疆土。
飒然回头间,唯有这古墓永存于天地间。
不朽不灭!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