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留裡克的崛起 txt-第561章 塔瓦斯提亞部落聯盟燃起了征服的慾望熱推

留裡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裡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不知从何时起,一支住在芬兰湾的民众开始北迁。
他们在山丘和湖泊间定居,形成大大小小多达五十个村落。这些村庄一度互相攻伐,终于其中的强者慢慢整合了这片区域的民众,形成了一个区域强权。
他们天然的认为自己所在地就是一切的中心,天然的认为山川湖泊是神的恩赐,自己所认知的领地就是圣域,便是称呼自身是被诸神所爱之人,用他们的语言便是“tavast”。
他们正是塔瓦斯提亚人,东方之地(芬兰)最为强大的部族联盟。
即便在历史的发展中,他们知道了另外的一些民众,也与古罗马的旅行者有着经济上的接触,但整体而言他们仍是关起门来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直到历史发展的大势所趋,当东方的卡累利阿人开始与他们争夺森林中的资源之际,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
也许,只有当被动卷入战争,塔瓦斯提亚人方知自己的强大。
他们开始主动扩张,开始与南部的苏欧米人交易、征战,开始攻击、驱赶科文人,开始修筑大大小小的山堡抵抗卡累利阿人的侵蚀。
他们在战斗中愈战愈强,在贸易中更是换来了大量的铁器。非常遗憾的是,塔瓦斯提亚人掌控者现代芬兰的中部地区的那一片湖泽,此地确是水草丰美,他们可以通过捞鱼、抓松鼠雪貂、饲养少量的羊过日子,基本也仅此而已了。
这里终究是气候偏寒冷,以现在的技术水平休想在此种麦子,唯有少量蔬菜可以收获。
环境是如此糟糕,当知道外部世界有更美好的一些领域,夺下它归为己有亦可谓人之常情。
更加糟糕的是,这片山林湖泽毫不出产矿石,哪怕他们懂得冶铁,任何的铁器和矿石都必须从南方的苏欧米人手里买入。
世间本无货币,当一些稀缺品的价值得到大家的共识,它就具备了一定货币属性。在“东方之地”这一小片区域,因时代的局限性这里显得颇为闭塞,只有少量罗马时代的旧银币在流通,而松鼠皮成了货币!
松鼠明明是一种繁殖力很强的小动物,它一样架不住人类的捕获。
卡累利阿人的军事威胁迫使塔瓦斯提亚的近几代酋长必须想办法提高自己的军备,这就需要大量的金属武器之武装。
自知攻击苏欧米人是非常赔本的行为,但将一批又一批松鼠皮运到南方交换铁器是必须的,自家领地区的松鼠数量快速锐减,且活下来的个体及其后代,似乎都变得极为警觉难以捕捉。
如果不能出卖松鼠皮、雪貂皮,如何换来金属呢?
那就只能扩张领地,去北方找寻新的资源。
那些科文人不是去北方开拓了?就追击他们,去抢夺资源!
塔瓦斯提亚老酋长死了,多达五十个村庄的长老聚在他们的山林中的祭祀中心开大会。
老酋长的儿子瓦特卡德(健壮胳膊)正值年富力强,又天然的能够其亡父的影响力,自然的被众多长老推举为新首领。
可谁又能保证联盟里没有质疑者、反对者呢?
这位新酋长年龄其实不算小,他快到四十岁,棕褐色的头发中已经夹杂着白丝,脸上也已经有一些深深皱纹好在为胡须遮掩。这个男人的身材在众多塔瓦斯提亚人中算是高大,现在年纪有些大了,人们都还知晓此人年轻之际能徒手拧断一头驯鹿的脖子。
瓦特卡德本来只是他的绰号,而今已经彻底成了他的名字。
新酋长上位如何服众?当然要通过一些对外战斗,打出自己的威名而非再给民众表演一个“折断鹿脖”。
他带着联盟的勇士主动攻击卡累利阿人的山堡,在战争中创造性地使用了一些新手段,一如制作木梯令战士攀登堆砌的石墙后厮杀,乃至使用火攻。
火焰或能引起火灾毙敌,浓烟也能呛死人,而浓烟就是最好的掩护,当对手看不清虚实时,联盟的勇士即可源源不断冲入。
卡累利阿人吃了亏,不过当其退守位于拉多加湖北部的领地后,攻守之势异也。
战争伴随着消耗,塔瓦斯提亚战死了一些勇士,也消耗了不少物资。
着急弥补损失又担心敌人的报复,酋长瓦特卡德只能加紧对山林的掠夺。
他不知道得了精细毛皮的苏欧米人会最终把皮革怎么样,他只知道把皮革运过去必能换得铁器。
复仇总裁小小妈
一个伟大的梦想在瓦特卡德的心中酝酿——我的战士必须全部拥有铁矛、铁箭簇。
这一梦想至少实现了一大半。
他统计整个部落联盟里可以打仗的男人(十岁以上男孩都算),意外的发现自己可以组织起多达五千人的大军。
在人们的数学概念里,这已经是极为惊人的数字,坐拥如此强悍之兵力,大家更是牢不可破的山林同盟,这若是合成一只拳头还不是打遍无敌手?
也不尽然,在大家的概念里卡累利阿人是强敌,苏欧米人是友好的可以长期贸易的伙伴。这片“东方之地”存在着这三支势力,反观更北方的科文人乃至流浪的养鹿人,他们就像是松鼠、雪貂,都是可以被猎杀的对象。
但科文人逃走了,他们到底逃到了哪里,只有少数塔瓦斯提亚森林探险者知道一个大概的方位。
由酋长下令,一支武装探险队开始了北上。
这群人沿着溪流北上,走了相当于二百五十公里屹立在一座大湖旁。
他们与这里的猎人遭遇,在短暂的战斗后,意想不到的事突然发生!
是科文人!他们就在这里!
可是,这些科文人卑微得如同温顺的宠物,有三个部落首领向探险者头目示好的同时,更是着重说明了自己的遭遇。
探险有了重大的收获,三个科文部落的首领合力宣称,要带着自己的部众投靠塔瓦斯提亚的酋长。
护花神医在都市
立功心切的探险者急忙带着科文人打道回府,最终三个酋长顺从地跪在瓦特卡德的面前。
木头与茅草搭建的房屋里,厅堂的篝火把整个房子烘得颇为温暖。
瓦特卡德走于一张熊皮铺盖的木椅,双脚刻意踩在狰狞的黑熊脑袋上,以此彰显自己的强力。
科文人与塔瓦斯提亚人语言是相同的,以这样的方式见到科文人的首领,着实让他意外又自豪。
因为杀死科文人并非他的目的,多达三个科文部落投靠自己,若是真心实意,等于说自己在战争中损失的力量就以这样的方式大幅补充了。
“你们……都是科文人!我本以为需要一场远征将你们彻底击败,想不到你们居然不战而降。你们……是真心成为我们的仆人?你们三人各叫什么名字?”
此三人遂自报名称。
这三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巴坎(极寒)、泰尔霍(橡果)和奥赫多(大熊)。
其中的巴坎非常着急地说明自己的遭遇:“我们住在洪水之河的上游,我们捕捞鲑鱼抓捕松鼠,本是过着相安无事的生活。但是大河入海的鲑鱼佬,他们把控了鲑鱼的捕捞权……”
“等等,这是何意?你在敷衍我?!”瓦特卡德摆着手,示意一边站着的武士摆出武威姿势。
巴坎看看那些勇士,已然颤动着嘴唇说:“每个秋季那里都会出现大量鲑鱼,那里有着取之不绝的鱼,如果是你们塔瓦斯提亚人占领那里,捕捞就能保证所有人衣食无忧。那本是捕捞不完的,却被可恨的鲑鱼佬把持了河道。”
听到这里,瓦特卡德来了兴致:“所以,你们战败了,就顺从地投靠我们?”
巴坎急忙看看自己的两个伙计,眼神交换了一番一件。
现在泰尔霍开始发言:“的确如此,但是大海的西方是新的敌人。他们来了,向我们发动进攻。那些把控鲑鱼的家伙投靠了渡海而来的敌人。他们……”
“等等!”瓦特卡德猛拍大腿:“渡海而来的敌人?岂不是瓦良格人?曾袭击过苏欧米人的瓦良格人。”
虽然对这个名词颇为陌生,泰尔霍急忙说:“也许是这样,不过那些家伙自称罗斯人。他们来了,就要把我们变成可悲的奴隶。我们集结了一千人,却被他们打败。很多男人战死,所以我们三人投靠你,带来的是很多女人。我们相信,你能接纳我们,能够不再要求我们每年交出一万张松鼠皮。”
泰尔霍此言有真有假,这拍马屁的功夫可是让瓦特卡德思考了不少事。的确,要求加入部落联盟的三个科文部落,他们的部众中有着数量惊人的女人,这一情况可谓不可思议。现在问题都明白了,原来是一场战争男丁大规模战死才导致这样的局面。
女人,堪称一个部族的最重要的战略资源,只要她们仍在生育,就算是进入低谷人丁衰败的部族,也有快速复兴的希望。
真的收编他们三个部落,让这三个首领家族联盟的会议?算了吧!他们带回来的女人们最是让瓦特卡德感兴趣。
瓦特卡德暂不发表意见,有要求最后一个首领奥赫多说说。
“我们……我们战败了。我们不想当奴隶就逃亡,北方过于苦寒,我们奔向南方,现在也只能得到你的庇护。但是,你们也应该有所警惕,因为那些渡海而来的罗斯人,他们是喂不饱的饿狼,是最危险的袭击者。他们有着大量的铁,甚至浑身都有铁片保护。他们的矛是铁、斧是铁、剑是铁,箭簇也全都是铁。我甚至注意到,他们还有用铁造的弓。”
“铁造的弓?荒谬!你是被吓坏了。”说得,瓦特卡德嘿嘿笑出声:“但他们的确有很多铁器,对吧?”
洪荒都市 清纯小米饭
女总裁的近身高手 伊秋枫
“是这样。”奥赫多谨慎道。
瓦特卡德满意地点点头:“大量的松鼠雪貂、取之不完的鱼,还有渡海而来浑身是铁的新敌人。连你们说的那些抓鲑鱼的人也成了那些叫做什么?罗斯人的奴隶。是这样吗?”
“是这样。”三人又异口同声。
看起来这位塔瓦斯提亚酋长对征讨北方突然有了浓厚兴趣,他们其实并不知道,本来这位酋长的进攻矛头就是瞄着科文人的。
巴坎趁此良机又故意释放战争警报:“那些罗斯人对松鼠皮有着巨大的需求,我们获悉,当他们知道谁富有或是谁的领地富有,就一定会发动战争,仅仅是早与晚的区别。”
“你说什么?!”突然间,瓦特卡德又警惕起来。
“正如你觉察到的。罗斯人会袭击塔瓦斯提亚,如果你们不率先攻击彰显自己的武威,他们就会觉得你们并不强悍。现在他们实际把持了北方的松鼠皮革,即便你们想要得到皮革,也必须和他们战斗。不要试图和那些人商议,他们把我们看做一种猎物,也会……”
“住口!”瓦特卡德勃然大怒站起身,随即有带着笑意坐下。
“我听出来了,你们这是劝我出兵攻击他们。你们……是要借着我们的力量报仇。”
事实的确如此,三位投诚的首领互相看看就声称是有这方面的打算。他们的话说得更为彻底,正所谓三个部落已经名存实亡,民众一直在流离失所得不到安定。只要能让大家安定,三位酋长不敢奢望任何的权力,唯有一点,便是希望能得到塔瓦斯提亚人的接纳,哪怕是作为平凡的人也是极好的。至于逃难的女人们,三人都希望塔瓦斯提亚能不计前嫌,接纳她们成为族人。
三人唯一的条件仅有一个——痛打罗斯人,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
瓦特卡德知道这些家伙别无选择,想不到他们如此有自知之明顿时心软了。
“好啊,我可以接纳你们,也有欲攻击北方。我现在就收编你们的族人,不过你们三人,也不再是尊贵的首领,你们全听我的安排。”
任何的战争一定会引起己方的损失,不过如果战争的获得远超损失,那就值得冒险。瓦特卡德秉承这样的心态,他召集联盟的长老们开会磋商有关“神秘而似乎很强大的罗斯人”的事,所有人达成了这一共识。
因为在瓦特卡德做了酋长后,塔瓦斯提亚人再无败绩。
民众有着空前的自信,自称自己的确是被诸神所爱,是这片山林湖泽天然的王,敌人的民众只有臣服这一条路。
看啊,三个科文部落带着大量女人投诚就是最好的证明!
要组织军队冲向北方,找到那个湖泊后沿着通向大海的“洪水之河”走下去,就能掀翻罗斯人和其仆从的堡垒,就能掠夺他们的铁。
只要取得了胜利,大家就不用拼命取得毛皮去南方换铁,通过战场缴获岂不是很容易解决问题?
出兵占领奥卢河流域从而源源不断攫取当地资源,以及击垮当地的罗斯人势力吞并所有的科文人部落,成为了塔瓦斯提亚的新战略。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