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 魔法塔的星空 txt-第七百一十五章 交易條件讀書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不过另一个被排除在外的男性学徒,李奥纳多在一旁探头看着画稿,再比对自己画的。抓耳挠腮,显得有些无地自容的模样。当他注意到自己新认的老师看着他时,不由得露出懊恼的神情,说:“Maestro,scusa.我想不到这么好的一个主意。”
对这小伙夹杂着家乡话,跟迷地通用语的语法,某人算是见怪不怪。最初,自己还要靠翻译程序来引导。但说着说着就熟悉了,也不用什么翻译,林直接答道:“别气馁,小子。很多事情做出来的好与坏,是取决于自己眼界的高或低。”
看着李奥纳多那不解的神情,林解释道:“你看,所谓的创意是取决于你自己在既有的基础知识上,想到超脱于其上的点子,这是相当美妙的事情没有错。但所谓的见识,就是我见过许许多多人的创意,将他们的点子融入到我的知识之中,夯实了我的基础知识。也许你努力想出来的东西,确实是你不曾见过,或是体验过的事物。但我却是聚集了一百人、两百人,一千人、两千人,乃至于许许多多人的点子,从中挑选我觉得合适的东西而已。这就是我们两者之间的差异。”
“老师想说的意思是,我还得学习更多东西?”李奥纳多疑惑地说道。
对这样的问题,林笑道:“当然。我老家有句话:活到老,学到老。不只要学习更多、更深入,就连我也是要时时刻刻学习。没有谁是全知全能的,面对每一天层出不穷的问题,自己没有办法解决的话,当然是向其他人请教解决的办法,或是从其他书中寻找。当然,在这当中自己也要思考,而不是很干脆地将麻烦丢到别人身上。然后拿自己的答案,比对别人的答案,看两者间的差距是多少,优劣又是如何,再决定自己将要用来解决事情的方法。所谓的知识,不就是在这样的情形下,不断地进步。”
“是的,老师。”李奥纳多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记得一件事,知识就是力量,不论你选择的是学习魔法、工程学都一样。先开拓自己的眼界,然后充实自己的知识,最后还要知道思考。而属于自己的思考,则是最重要的一部份,这也是你表现最好的部分。你喜欢观察,思考为什么,寻找答案,这已经是相当优秀的特质了。现在你要做的不过是知道更多为什么,把那些东西填充进你的知识领域之中,成为一切的基础。”
对两个已经熟知她们老师性格的少女而言,林可以毫无顾忌地开嘲讽。反正这两丫头现在也皮皮的,不一边踹她们的屁股,一边盯着她们,哈露米和卡雅根本不会往前走。
但是新收的学徒就不能这么整了。首先不知道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高,在对方不熟悉自己的情形下,也有可能把那些带点夸张的嘲讽当真了,这无疑是加重伤害。
其次就是自己的权威性还没有高到说一不二的程度。一副指天骂地,无处不战的作态,是要做给谁看。身为一个被社会洗礼过,装孙子装习惯的人,就算现在有反抗权威的能力了,也没必要训一个孩子,训到人家怀疑起人生吧。
用循循善诱的方式引领着李奥纳多。最让人舒心的是,这些话他听得进去,而且也愿意改变自己,再也没有比这件事情更让人感到欣慰的了。比起数学课上那些不受教的老顽固,林都想要把他们抓起来,赏几个大嘴巴呢。
总之,哄得这个佛罗伦萨的小伙子,美滋滋的回头又去检查提花机的修复进度,比对图纸的设计,以及测试程序的运行,某人就觉得开心。没有什么比调教出一个有自觉的青年,心甘情愿地出卖自己的肝,还要更让人高兴的了。
几个女人的讨论,已经进展到准备完善某人的草图,标注尺寸、图版大小等数字。不过这时有个不速之客,打乱了她们的讨论。
从哈露米手中抽走红色朱雀服的画稿,阿札德挤开少女们,大马金刀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另外一头,则是将两只脚都屈在沙发上,一只手枕着自己脑袋的芬。她白了这个粗鲁的男子一眼,很可惜的是魔王子从不在意他人的眼色。
看着手中的画稿,又径自拿起桌上的几张比对着。突然阿札德从纸稿中冒头说道:“这些衣服不错,帮我做一套吧。”
林下意识问道:“谁穿?”
“当然是我呀。”阿札德用一副看着白痴的眼神,盯着问话的某人,彷佛对方的问题十分不合理一般。
逆印
“可是这是女装呀。”
“所以不行吗?”眼神中的鄙视益发明显,甚至还多了几分恼怒。而且头上那撮头发,有转为红色的趋势。
职场女追爱记
看到那样的眼神,林就知道不能再拒绝下去了。这位可不是什么容许他人违逆的个性,虽然不见得能伤到自己,但他闹起来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林说道:“就算要穿,也得做得出来。想要做出来,得要有材料才行嘛。”
“材料?没有吗?”头发变红的趋势稍退,阿札德不满地问。
“有人刚来我家的时候,就把我养蚕的地方给拆了。里头的小可爱死伤大半,跑掉小半。你说呢。”林反问道。
不在意一些琐碎的小事,并不代表阿札德的记忆力很差。他的记忆力与观察力之强,都是常人难以企及的。所以林一提起当时的事情,他就清楚地回忆起来。当初和那只巫妖在庭院大战的时候,凶险程度是和那个男人对战有所不同。
魔法师的诡异之处,在于其神出鬼没的身影,以及几乎没有死角的全方位攻击方式。至于那柄匣切,完全没算在战力之中。
巫妖的战斗方式,就是老派魔法师的战法,加持自身,以力破巧。间中只要有机会,就夹杂着破坏力巨大的魔法攻击。这样的魔法师,阿札德杀了许多,但在这位前魔王芬‧妮‧提卡尔面前,魔王子首次碰壁。
跟和那个男人比快的战斗不同。和巫妖的战斗,双方都是豁尽全力,希望打破对方的防御手段。可惜,依旧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局面。而在战斗的过程中,难免误伤。
只是这个家中的其他人似乎很懂得明哲保身,早在打起来的时候,就跑到不见人影。所以毁坏的也就是庭院中的花花草草跟屋舍了。
而眼前这个魔法师所提到的蚕舍,应该就是在那场战斗中,被波及的虫形魔兽。阿札德嘟起嘴,不满地说:“是那些小虫子啊。那就是你做衣服的材料?”
“你这么问,是觉得意外呢,还是有办法解决问题?不过先说好,就算你动手捉来再多魔蛾,也不见得有用,还是要花时间等的。因为我真正需要的是,幼虫转变为成虫阶段的茧。而且还是用特殊喂养方法所养大的幼虫。”
“特殊喂养方法?人肉吗?”
“乖乖,为什么你的思绪就往那边跳了。身上穿的衣服,是用人肉喂养出来的东西做成的,你不觉得怪怪的吗。”
“不会呀。你看有多少魔兽被剥皮制成衣服,有谁感到奇怪吗。大家还不是穿得很开心,还互相评比谁穿的魔兽比较高级,比较强大。嗜血已经是人类深入骨髓的本性了,因为血的来源不一样就造成心理负担,你是故意装傻,引人发笑嘛。”
这话接不下去了。林只得换个话题说道:“总之,你也想穿这种衣服的话,就得要等。得等我们恢复养蚕的规模,累积足够的丝茧,才有材料帮你做衣服。到时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样行吧。”
对某人虽然答应,但却要等待的要求,阿札德眼神怪异地看向三个女人,又看向林。
林则是没好气地说:“别想要插队,这算是你把我的蚕舍毁掉的惩罚。再说我可是深信不劳者不食的道理,虽然说多一张嘴巴吃饭不算什么,所以也不曾跟你要过饭钱。但要做这件衣服所要付出的心力,你还是想不劳而获的话,说不过去吧。”
“那……这一位做了些什么?”阿札德难得地气势弱了几分,指着慵懒地坐在另一头沙发上的巫妖。
这些日子里,这个屋子底下发生的一举一动,他就算不是尽知,也是看个七八分了。要说屋外的蚕舍,主要忙着的还是两个学徒。这只巫妖每天就是往学院教书,然后回来混吃等死。真要说起来,也是跟他差不多。
林却是摇摇头,说:“你没看到她的付出,并不代表她就什么都没有做。魔蛾品种的研究与改良,虽然做纪录的是哈露米,但要从那堆数据里头判断出有价值的变化,或没有价值的浮动,这些事情可是连我都比不上的。这份功劳,谁都无法抹灭。”
阿札德不可置信地看着坐在沙发另一头的女人。芬却是抛了个媚眼,浅浅一笑,像是在示威一般。
想起他和这个女人打平的战绩,前提是她现在身上挂着八位权能之主亲自下的枷锁。阿札德不免想象着千年之前,全盛状态的魔王是个什么样的存在;自己有没有机会客串一下勇者。
当然,他不知道芬对自己的评价是,现在的她可以打三个以前的自己,毫不费吹灰之力。
不过既然对方身上还挂着那连外人都能感知的枷锁,阿札德对于现在就发起挑战的心情,也就淡了许多。他转头看向某个推托的魔法师,说:“那好吧,不过就是需要一场交易。说说,你要我去宰了谁?”
……“我说,你除了杀人之外,就不会其他的事情了吗?”
“这件事最简单嘛。而且我有种预感,你提出来的其他条件,就算不至于我无法接受,但也一定很麻烦。还是说用不杀你做为交易条件?我勉为其难可以接受喔,虽然我的人生会少了一些乐趣,宰掉一个号称最会逃跑魔法师的乐趣。”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