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14章 決戰鑒賞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夜色降临。
营帐内,达赛冷冷的道:“辎重烧毁三成,但足以供给大军攻伐所用。让各部安心。另外,明日攻城,早饭丰盛些。”
“是。”
新任的辎重将领觉得这是自己的机会,出去就踌躇满志的笑了起来。
达赛揉揉眉心,“别让他们安生。”
“是。”
凌晨,一个个吐蕃人往城头摸去。
将领打个哈欠,“记住,要让他们胆战心惊,让那个杀将从梦中惊醒!”
黑夜中,那些人默然点头。
树敦城不高,否则诺曷钵也不至于这般信心全无。
小心翼翼的把木梯架上去,虽然很小心,但依旧有细微的声音传来。
众人蹲在等了一会儿,城头没动静。
一个黑影摸了上去。
下面的吐蕃人在等待。
若是成功,他们将接着上去。
黑影翻过了城头。
城头有些动静,旋即黑影探头出来招手。
成了!
众人一个个的往上摸去。
有人甚至把肠子都悔青了,觉得应当多来些人,说不定能一举破城。
最后领队的将领摸了上去。
刚翻上去,他就吸吸鼻子。
味道不对!
血腥味!
他心中刚升起警兆,一根绳子就勒住了他的脖颈,接着腰后一痛。他张开嘴嘶吼,可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包东松手,有人马上把将领弄了下去。
但血腥味依旧存在。
下次得寻个东西吸血才行啊!
包东摇摇头,然后继续等。
等了半晌没动静,他探头往下面看了一眼,就一个孤零零的梯子。
“走,去看看!”
所谓艺高人胆大,包东带着几个百骑悄然摸了下去。
黑暗中,另一边也有人在下来。
马丹!
包东带着人过去。
“跟着!”
本想单独行动的杨大树等人憋屈的被收编了。
包东指指前方,两个百骑把腰弯下去,缓缓前行。
几个斥候策马而过,马背上的吐蕃人懒洋洋的低声说话。
等他们过去后,两个斥候回身招手。
一行人摸到了营寨的边缘。
里面灯火通明,除非是要突袭,否则进不去了。
“火油!”
烧辎重还剩些火油,正好给用上。
“都回去!”
火油浇上,包东准备享受一把点火人的待遇。
杨大树涎着脸,“我来吧。”
包东板着脸,“滚!”
估摸着人到城边了,包东这才点火。
嚓嚓嚓!
刚打火,里面有个军士恰好出来。
他揉揉眼睛。
火星照耀着包东那张脸。
卧槽!
“敌袭!”
包东把火点燃,骂道:“甘妮娘,有本事就追来。”
说完他消失在夜色之中,跑的比兔子还快。
身后的火头已经起来了。
“起火了!”
整个吐蕃大营都被惊动了。
众人纷纷爬起来,拿着刀枪,衣衫不整的冲出营帐。
“不要慌乱!”
达赛也出来了,看着火头不大,就说道:“是小股敌军的骚扰,让将士们安静下来。”
马蹄声大作,一队队骑兵在大营中疾驰呼喊。
“是小股敌军,都回去!”
可都这等时候了,谁还有心思回去?
将领们叫骂着把麾下驱赶回去,随后去达赛那里。
“是唐军的小股。”
达赛很轻松的道:“他们这是学了咱们的手段,夜里来袭扰。”
一个将领说道:“大玛本,那些去袭扰的将士还没回来?”
众人都一怔。
是啊!
那些去袭扰的将士呢?
“去问问。”
刚才现场有些混乱,所以没人关注这个。
达赛在思索着。
这一次夜间袭扰毫无疑问是贾平安的手笔,这位杀将的手段颇有些针锋相对的意思……
“大玛本。”
去打探消息的将领回来了,面色难看,“那些人没回来。”
达赛深吸一口气,“他们不会回来了。贾平安……杀将……”
……
贾平安睡的很好,他梦到了妻儿,梦到了许多人……
最后是梦到了阿福。
阿福抱着他的大腿嘤嘤嘤,结果就醒来了。
起床洗漱,徐小鱼送来了早饭。
“老二如何?”
看来城中的存粮不少,早饭竟然是羊肉馎饦。
徐小鱼看着有些萎靡,“二哥昨夜醒来数次。”
“可有发热?”
一旦发热麻烦就来了。
徐小鱼摇头。
贾平安心中一松,“你也去歇息。”
“我要去杀敌!”
徐小鱼一脸凶狠,“不多杀几个吐蕃人,我对不起二哥。”
“滚!”
吃了早饭,马英来了。
“武阳侯,昨夜弄死了他们十余人,还有兄弟摸到了大营边,一把火惊动了吐蕃人。”
贾平安一边出去,一边随口道:“这很平常。”
呃!
马英被噎着了。
“这很寻常?”
“百骑操练了许多东西,昨夜有他们值守,吐蕃人还敢摸上来,那便是自寻死路。”
贾平安语气平静,马英却不禁为之咂舌。
这牛逼大发了。
到了城头,睡了一觉的包东依旧精神抖擞。
“昨夜敌军十余人摸了上来,被兄弟们一一弄死,其中有个将领。随后下官看着有木梯,心想就顺带去看看,点把火。”
牛逼!
诺曷钵看看自己麾下的那些将领,不禁指指他们,“都学学!”
包东低头,“只是点火时,下官一时得意,忘记了应当背身……结果被发现。”
“此战之后责罚!”
贾平安微微颔首,走到了城头。
身后,一群人愕然。
“这还有过错?”
诺曷钵开始以为是假的,可看到包东一脸纠结时,这才相信。
“昨夜一把火让敌军混乱不堪,这该重赏吧?”
诺曷钵觉得这样对百骑太刻薄了些。
弘化摇摇头,“你别管这个。”
她也觉得太严苛了些,“你看看那些百骑,个个都是精悍的模样,没有这等严苛,哪来的这等本事?”
贾平安听到了弘化的话,嘴角微微翘起,觉得她比诺曷钵更适合领导吐谷浑。
敌军大营上空炊烟渺渺。
“空气清新的一个早晨。”
贾平安回身,“还请公主回去。”
“为何?”
情深如旧 晚天欲
弘化皱眉。
在这等时候,她在城头就能激励将士们的士气。
“那个……有些东西不方便。”
弘化不满的道:“武阳侯看轻了我,作为大唐公主,若是需要,我亦能提刀上阵。”
是,你牛笔!
但这个东西你受不了吧。
贾平安懒得劝,“点火!”
城头开始一堆堆的点火,随即架起大陶罐。
这等陶罐一看都是有些年头了,看着古朴悠远……
“闪开!”
那些民夫挑着东西上来。
“臭!”
弘化退开,捂嘴,随后转身。
竟然是粪便。
她有些后悔了。
可接下来那些人竟然开始熬煮……
“加些别的东西,什么毒就加什么。”
熬制金汁人人皆可,手续简单,作用巨大,堪称是守城的头号利器。
“那些石块都弄上来。”
石头和木料被抬了上来。
一群人看着贾平安……
“守城,不是那样的!”
贾平安淡淡的道:“城中的一切都能成为守城的利器,关键在于有一双发现的眼睛。”
这些人守城守的太苍白了些,只知道刀枪弓箭。
贾平安一来,随即就增添了许多手段。
只等吐蕃人来尝试一番。
城头的味道实在是让人无语,弘化找个借口离去。
炊烟渐渐消散!
“出营!”
达赛看着麾下鱼贯而出。
一队队军士在前方列阵。
“大玛本!”
麾下将领用崇敬的眼神看着他。
该下令了。
达赛策马出了大营,一直到了最前方。
晨风吹拂,大旗招展。
无数目光聚集在他的身上,带着各种情绪,但最多的却是自信。
“这是树敦城,吐谷浑的王都。”
达赛的声音很大。
战马仿佛嗅到了鲜血的味道,不安的低下头,打着响鼻。
“打下这里,吐谷浑灭亡!”
达赛拔刀,缓缓调转马头。
长刀前指!
“攻城!”
万众欢呼!
刚吃了早饭的吐蕃人扛着木梯冲向了树敦城。
“今日我想在城中用餐。”
达赛淡淡的道。
大地在震动,那些刀光在晨光中闪烁着,那些呼喊震耳欲聋。
“敌军来了!”
城头,有人惊惶叫喊。
乌压压的一片啊!
敌军就像是潮水般的涌来,没有什么一波接着一波,而是全军扑击而来。
“弓箭手……”
大唐弓箭配比是一比一!
吐谷浑也不差弓箭手。
“距离……放箭!”
箭矢越过城头落下,下面的敌军出现了一片空白。
“放箭!”
箭矢再度飞舞。
木梯也搭在了城头上。
“金汁!”
贾平安握着横刀,身后站着一排百骑。
那些军士舀了一勺子滚烫的金汁,有些怀疑这玩意儿的作用。
“防箭!”
众人举起了盾牌。
贾平安没动。
几支箭矢零零散散的飞上来。
“武阳侯!”
马英惊呼一声。
雷洪手一动,百骑版的折叠盾牌轻松挡住了箭矢。
“浇!”
贾平安一声令下,那些军士一勺子金汁就浇了下去。
正在仰头攀爬的吐蕃人倒霉了。
滚烫的金汁在脸上、身上溅落。
“啊!”
金汁恶毒的地方在于就算是到了后世你也得跪!
那些莫名其妙的病菌连现代医学都没办法,一旦被淋到了……
等死吧!
“好厉害的东西!”
有人探头往下看了一眼,只见那些吐蕃人翻滚下去,砸倒了一片。
一瓢瓢金汁往下浇落,吐蕃人的第一波攻势竟然就这么被当头一棍。
“那是什么?”
达赛没看到城头上弄了什么手段,可麾下却纷纷倒下。
有人去了前方打探。
“大玛本,城头弄了屎尿往下浇!”
达赛皱眉,“谁惧怕这个?令人督战,谁敢退避……杀!”
对于大将而言,死亡只是一个数字,他要的是胜利!
“大玛本有令,后退者杀!”
命令一下,前方的吐蕃人顶着金汁就往上冲。
“啊!”
一个个吐蕃人捂着脸从云梯上跌落。
督战的将领忍不住冲过去喝骂。
“往上冲!”
一瓢金汁下来,正好浇在了将领的头上。
“啊!”
将领被抬了回去。
“大玛本!”
恶臭扑鼻啊!
达赛下马看了一眼……
将领的脸有些肿胀,他强笑道:“大玛本,我无事。”
达赛冷笑道:“贾平安一进城,城中的手段就多了不少,派一队精锐去,顶着盾牌上去!”
“闪开!”
什么叫做精锐?
口中咬着长刀,一手盾牌顶在头上,一手扒拉着木梯飞快的往上爬!
达赛看着这一幕,颔首,“干得好!我倒要看看贾平安还有什么手段!”
身边的将领问道:“大玛本,贾平安不可能拿到指挥权吧?”
“为何不能?”达赛淡淡的道:“诺曷钵愚蠢,麾下并无人才,弘化就在城中,有她在,指挥权自然就是贾平安的。杀将!今日我便会会他。”
“那是什么?”
城头突然多了些东西。
“石块!”
达赛面色微变。
呯!
什么盾牌在石块的面前都得尿了,一个个所谓的精锐被砸了下来,躺在木梯下惨叫。
“撒比!”
万劫帝主 竹林小贤
贾平安不理解达赛现在就派上精锐的作法,按照他的推算,达赛应当用普通士卒来消磨守军的士气,随即再上精锐……一锤子买卖。
不成再接着进攻。
攻击节奏不能乱啊!
可达赛这是疯了?
他不知道的是,昨夜吐蕃军中被那一把火给弄的毛焦火辣的,有些萎靡不振。所以达赛才提前派上了精锐来打气。
“武阳侯,右侧!”
贾平安目光转动,见右侧一队吐蕃人冲了上来,就说道:“弓箭手!”
一波箭雨过去,剩下的两个吐蕃悍卒扑杀了过来,一路阻拦的吐谷浑人纷纷被砍杀。
“长枪手!”
贾平安的目光转了过去,不再关注这边。
长枪手结阵上前,那两个悍卒被捅死在城头。
王爷在上
“枭首!”
贾平安吩咐道。
两颗人头被砸了下去,下面一阵惊呼。
这一波攻防很是漂亮,城头的吐谷浑人信心倍增。
一直到了午时,吐蕃人依旧没能突破城头。
贾平安看着大旗方向,回身道:“达赛摸不清我大军的行程,所以他会猛攻,让他们吃饭。”
晚些饭菜来了。
贾平安看了一眼,勃然大怒,“肉呢?”
那些军士看了他一眼,默然低头吃饭。
一个官员赔笑道:“武阳侯,城中的牛羊不多了。”
“谁说的?”贾平安盯着官员,“昨日我还看到了那些圈里养着许多牛羊,怎地,都跑了?”
那些将士看着木然,显然是习惯了这等待遇。
可贾平安却看不惯。
官员苦笑,“那些都是……都是那些人家的,不能动。”
所谓那些人,不外乎就是权贵高官!
“不能动,留着下崽?”贾平安骂道:“没有这些兄弟们的浴血奋战,那些牛羊只会成为达赛的战利品!一群蠢货!包东!”
“在!”
贾平安冷冷道:“带着兄弟们去领牛羊,谁敢阻拦……”
包东颔首,“杀!”
“去吧!”
诺曷钵和弘化来了,见状就想去劝说。
“你别去。”
弘化摇头,“大将领军征战,指挥权在手,就算是皇帝在也不好干涉,否则何以指挥全军?”
“可那些人……”
“那些人都在家中躲着呢!”
弘化冷笑道:“赢了他们出来捡果子,输了他们会跪地迎接新的统治者,忠烈,这等人你还护着他们作甚?”
城中没多久就传来了惨叫声。
“武阳侯!”
一个百骑回来禀告,“有人家结阵阻拦。”
贾平安淡淡的道:“破家!”
杀将!
城中马上就多了血腥味。
牛羊被弄了来,飞快的煮熟,连汤带水的被送上城头。
“吃,吃饱!”
将士们狼吞虎咽的,吃的喷香。
弘化突然发现不对,“忠烈,你看……好像士气不对了。”
士气在提升!
那些将士的眼中不再是木然,鲜活了起来。
弘化吩咐道:“去问问武阳侯。”
有侍女上去问了,回来说道:“武阳侯说了,上官不把将士们当人看,凭什么要将士们豁出命去保护他们?”
“爱麾下如手足吗?”弘化赞道:“武阳侯果真有古之名将的风范。”
诺曷钵老脸一红,“去,把宫中那些牛羊弄出来,给将士们!”
那个侍女说道:“武阳侯说,今日怕就是决战!”
弘化变色,“武阳侯的意思……达赛今日就会倾力进攻?”
侍女点头。
“敌军来了!”
弘化和诺曷钵上了城头往下看。
敌军出动了。
诺曷钵颤声道:“这是总攻!”
达赛在后方冷冷的道:“今日打不下树敦城,领队将领杀!副手接替,副手打不下,杀!”
吐蕃人疯了!
铺天盖地的都是人!
“可汗,还请下去!”
一个百骑过来劝道。
诺曷钵问道:“武阳侯,可有把握?”
贾平安回头,“我在!”
这话带着强大的信心。
弘化点头,“武阳侯……保重!”
贾平安笑了笑。
他就站在城头边上,看着那些人蜂拥而至。
“放箭!”
箭矢在这个时候就像是滴入大海的雨滴,压根就弄不出什么大动静来。
“金汁!”
“滚木!”
下面的吐蕃人在惨叫,一排排的被滚木打落下来,被踩成肉泥。
“上去了!”
一个悍卒冲上了城头,一刀斩杀当前的吐谷浑人,接着就被一枪捅死。
贾平安纹丝不动。
“达赛抵近了!”
有人惊呼。
这是抵近指挥,也是督战之意。
贾平安盯住了他。
达赛也盯住了他。
若是有后世的床弩,贾平安现在就能让他饮恨树敦城下!
他微微一笑,竖起中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