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说 《詭三國》-第2046章無本買賣,大局爲重讀書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秋天将至。
夜空之中繁星点点。
自己还能见到今年的冬天么?
刘表站在荆州牧府衙的台榭之上,仰头望着天空,神情肃然而安静,内心却百不停的翻滚。自己的气运,似乎快到头了。而这个天下,谁才是气运之子?
刘协那个倒霉蛋肯定不是,毕竟没有见过那个气运之子是那么倒霉的。重耳当年也是一路逃亡,可是逃亡的过程当中还算是不错,即便是有些苦难,大体上还能维持,回到了自己国家之后也是很快恢复了应有的地位。刘协身为天子,这都多长时间了?
刘表也曾经以为,也希望自己才是上天眷顾的那个,但是现在发现,其实上天一直在和他开着玩笑。
那么,是曹操?
还是斐潜?
虽然刘表努力想要站得挺直一些,但是身体上的病痛,依旧让他原本是高大魁梧的身形,如今有些佝偻起来。
刘表回首往事,他一手打造出了荆州的安平富庶,也掌控了荆州的一切军政大权,在内对付着荆州士族,在外也成为了天下前列的诸侯。
但是,好像一切,也就到此为止了。
刘表伸出手,缓缓地,颤抖着,向上伸展,努力将自己身躯拉直拉高,可是无论怎么伸展,明明自己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可是距离天上的繁星,却依旧那么的遥远,似乎是他奋力向上所伸出的手,毫无意义一样。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他频繁地发出各种的命令,强硬的抵抗着曹操的军队,同时也安抚着城内的各方民众,咬着牙硬撑着,就像是身上丝毫没有病痛一般。在旁人眼中,或许刘表依旧是高大伟岸,只有在刘表自己的心里,才能够明白自己眼中当下的看到的是什么。
血浪,已经从北面滚滚而来。
死亡,已经是身上抹不去的气味。
虽然此时此刻,襄阳的城池还算是稳固,虽然自己还有后续的手段正在展开,虽然还有兵卒,还有高墙,然而刘表望着夜色之下,看着这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他只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并且因此而战栗。
这一次……
不是开玩笑了……
绝色冷王妃
因为这一次,老天爷连玩笑都懒得和他开了……
刘表默默的缩回了手。不知道是因为病痛,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刘表的表情甚至有些狰狞可怖。
想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襄阳北面,那闪耀的火光和震天的厮杀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南下的曹军的好胃口第一次碰上了硬骨头。
汉水之上,襄阳桥附近,激烈的厮杀已经持续了数个时辰。
天色已经黑下去,然而火焰燃烧,似乎跟着鲜血一同在汉水上蔓延。
带着火焰的箭矢不停的在空中划过,照亮了桥上岸上,船上水上的尸首。满身满脸血污的兵卒,浮浮沉沉的随着汉水而下,也分不太清楚这些死去的兵卒究竟是哪一方多一些,是曹洪的,还是甘宁的。
甘宁总是辗转到了水寨,统帅了水军直扑襄阳桥,和曹洪展开了争夺。另外一方面夏侯惇也抵达了樊城之下,开始对樊城展开进攻,相隔不远的两个战场,谁先决定胜负,或许就谁能抢到先手。
汉水河畔,襄阳桥上,无数犬牙交错的厮杀,摇曳的火光,染血的刀枪,凄厉的呼喊,就像是末世降临在这一方土地上。
曹洪没有想到,似乎非常顺利的开场,然后就遇到了如此强烈的反抗。
在混乱且嘈杂的声音之中,曹洪骑着他的战马,目光不断的在河畔,桥面,以及襄阳城三个方向上来回巡视,时不时的发出一道命令,派出预备队,或是作出军阵的调动,以应对战场的变化。
当然对于曹洪来说,最为保险的做法,就是撤出襄阳北大营,然后离开汉水河畔的攻击范围,即便是甘宁有水军,总不能将船开到岸上来罢?但是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曹洪将之前的战果拱手让了回去,荆州方面肯定会趁机毁掉襄阳桥,而想要再次渡河进攻襄阳城,无疑将会更加的困难。
所以曹洪不愿意退让。
可是不退让,也就意味着曹洪的部队既要防备襄阳桥,也要防着汉水当中的甘宁水军登陆,还要小心襄阳城当中随时可能冲出来的文聘部队,压力不是一般的大。
起先,曹洪以为可以扛得住这种压力。
然后他错了。
虽然表面上曹洪坐在马背的身躯很稳,但是在马脖子后面捏着缰绳的手,却有些颤抖。颤抖的原因是曹洪发现,他有些大意了,或者说,曹操治下整个曹氏夏侯氏,都有些大意了……
这个天下,可不仅仅只有斐潜是对手,即便是之前多数人都觉得没什么了不起的刘表,发起狠来的时候,也依旧让曹洪有些吃不消。
关键的点,就是荆州水军。
如果说甘宁在陆地上战斗实力数值算是一百,那么在水中,甘宁就能发挥一百二十的战斗力来,在最初突袭襄阳桥犀利的一击不果之后,甘宁就迅速的调整了阵列,从陆地和水面上两个方向上对于曹军进行压制,而曹洪带领的曹氏兵卒,因为并没有多少和水军的作战经验,使得从一开始就略微被动,处于被压着打的地位,若不是曹军在陆地上比荆州兵强悍,装备也更好一些,说不得当下已经崩溃逃跑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数个时辰,几十艘的船只前后调度,上千兵卒轮番攻击,借着汉水水道,灵活的变动阵型,甘宁持续的给曹洪施加着巨大的压力。
或许曹洪之前没能记住甘宁的名字,但是相信从这一天,这一夜和甘宁的决死缠绵开始,甘宁甘兴霸的姓名,将留在曹洪的心头。
而在襄阳城头,文聘静静的看着襄阳桥左近的争夺。
庞季有些焦虑的问道:『文将军,还不出击么?』
『曹军中军依旧未动……』文聘缓缓的说道,『未曾想曹氏兵卒竟然如此坚韧……』
『那么甘将军……』庞季欲言又止。
文聘目光动都没有动一下,『兴霸心中定然有数……』
庞季愣了片刻,然后微微叹息了一声。这能算是什么?信任?一种在危险到了面前的时候,才最终捏合起来的相互信任?庞季不知道,只是觉得很可惜,如果众人一开始就这样相互托付,相互信任,该有多好?
就在庞季有些走神的时候,文聘忽然一拍城垛,『来人!传令,列队!准备出城!』
然后文聘又转身看向庞季,还没等文聘说话,庞季就说道:『文将军放心!某在,城就在!』
当襄阳的文聘出击的时候,曹洪就意识到他犯了第二个错误,或许应该是可以避免的,也应该是要避免的错误。第一个错误是低估了甘宁等荆州水军的战斗力,第二个错误是低估了文聘的武勇。
第一个错误还可以凭借襄阳桥和襄阳北大营工事进行弥补和抵抗,但是在同时面对文聘和甘宁夹击的时候,曹氏兵卒措手不及,在勉强抵抗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混乱和动摇就不可避免的产生了。
『鸣金!撤兵!』曹洪见到溃败已经在战场的一角开始蔓延开来,若是坚持下去必然会迟早牵连到本阵,于是乎一边下令焚烧襄阳北大营来阻断文聘的追击,一方面以襄阳桥为掩护,甚至调动了仅有最后几艘蔡氏的艨艟,让曹军兵卒能够撤离汉水南岸。
同时,曹洪带着骑兵,对着上了岸追击的甘宁水军陆战队,便是一次干净利落的突袭,直接将其击溃,缓解了曹军兵卒撤退的压力,也算是最后挽回了些颜面……
就在襄阳城刚刚准备迎接击败了曹洪的喜悦之时,坏消息就像是当头一盆凉水泼来,樊城失守了,夏侯惇指挥曹军,正面佯攻,实际上挖了一条地道,一举破城,樊城守将刘磐不知去向。
同时,在南面的江陵地带,可怖的混乱正在蔓延。
江陵城和麦城防御体系被江东兵卒彻底打破之后,南郡几乎就是宣告被正式砸开了大门,江东兵并没有停下来修整,而是迅速的将战争的火焰和锋芒扩大到南郡的其他县城和村庄,在六月之时,荆州南郡几乎全数落在了江东手中。
因为反抗而引起的杀戮,时不时的在南郡各个角落之中上演,而不反抗,也并非是一个好的选择,因为战争往往伴随着暴力和掠夺。
因为汉代地域开发的关系,江东在大汉的边缘地带,完完全全的是属乡下的小赤佬,而荆州是中原门户,南来北往的商业繁荣了这里,使得荆州不管是常驻人口,还是商贸经济都非常不错,所以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荆州南郡都算得上是一块大肥肉了。
大汉民众缺少油脂,所以看见了肥肉都很喜欢吃,江东虽然说一直标榜着自己是如何优秀,可是看见肥肉的时候,难以控制的食欲总于是暴露出原始的本性,开始有组织的掠夺起来。
先是士兵驱逐城中的百姓,整片区域的驱逐。男人的叫声、女人的叫声、孩子的哭声汇成一片,有的试图逃亡,但是很快就被抓住,然后鲜血飞洒而出,泼洒得到处都是。
然后就是将这些区域当中的百姓像是牛羊一样,赶往渡口,搭上船只,顺水而下送往江东,美名其曰『远离战火,得登沃土』。
逆转干坤 天刀阿三
在这样的操作之下,这些县城之中的所有东西,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无主之物,自然是人人有份,当官的拿大头,小兵拿小头,大家一同笑呵呵,揣得腰包都放不下。
很有意思的是,这样的劫掠,大多仅限于县城,偏远一些的山村和寨子,却幸免了下来,很简单,因为江东兵也要吃东西,他们要这些村寨里面的农夫农妇继续劳作,直至秋获的结束。
周瑜对于这种行为表示不赞同,但是也不好反对。
因为周瑜知道,这样急切的掠夺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对于孙权战后的分配不信任,这个是从江东带来的后遗症,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另外一个则是对于荆州后续的安全问题不信任,留在荆州江陵地区最后还不知道便宜了谁,那么不如早早能捞一点是一点。
孙权很是志得意满,这一点从孙权不断敦促周瑜移军进驻江陵,就可以看得出来。在这样的连续命令之下,周瑜也不得不离开了柴桑,移军到了江夏,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小意外,打破了孙权的好心情。
南越之人叛乱了。
又双叒叕的叛乱了……
起初的时候,大体上并没有那么糟糕,或许只是一次口角,又或是一次不经意的碰撞,按照道理来说,江东人和南越人都有错,但是江东县令浑然没有放在心上,依旧是偏袒的向江东,宣判南越人有罪,然后将其枷锁示众。
一般来说,这个事情也就这样了,南越人吃个哑巴亏,将怨恨埋在心中,但问题是这一次碰上了一个较真的南越人,他发现和江东县令无法讲理的时候,便也开始不讲理了。
随后事情的发展超出了东兴县令的想象,也彻底脱离了控制。
南越人串联起来,趁着集市时间,突袭了东兴县城,而县城之中的兵卒一部分被抽调去攻打了荆州,另外一部分则由于松懈大意,竟然不能抵挡,被南越人一举夺了城门,杀进了城中!
起初南越人只是想要救回被冤枉判刑的自家人,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江东兵卒如此不堪,顿时就使得这些南越人兴奋起来。大量掠夺的财物也让这些南越人的心思膨胀开,越来越多的南越人开始加入这个无本生意之中。
而另外一方面,出事的江东当地官员首先不是考虑上报,而是习惯性的捂盖子。毕竟南越之人和江东之间,也是经常时不时的都有爆发一些冲突,或大或小,要是什么事情都上报给孙权,岂不是会让孙权觉得自己很无能?所以这些江东地方官员,一边搂着美姬,一边喝着小酒,然后下令抽调些兵卒,准备平叛。
之前不也是这么镇压下来的么?若是自己能够摆平了,自然也就不算是什么事情了。
结果么,问题就大了。
时间灰烬 金子
因为被抽调了兵卒的县城,并不只是爆发了叛乱的那一个而已,精壮和有经验的兵卒被抽调去打了荆州,剩下这些兵卒或是样子货,或者就是老弱,再加上又没有得力的将领统帅,又很自大的公然领兵,招摇着在山中行进,准备围剿叛乱的南越人,然后就中了南越人的埋伏,被打的四散溃逃。
局势终于是无法控制,南越人不仅是攻下了东兴县城,还连续趁势攻打下了永城和南城,临川郡内大破,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南越之人汇集而来,等到孙权最终接到消息的时候,据称已经有了两万多人,而且那些闻风而来的南越人还在不断的增加,每一封军报送到,数字都会暴涨一截。
至于那个该死的临川太守,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音信全无,生死未卜。
这一个暴乱,几乎就是一刀捅进了孙权的腰眼上,捅得孙权鲜血淋漓。
『此乃伪报!』孙权怒不可遏,将军报丢在了地上,『几日功夫,就成十万众!莫非南越之人,皆至临川不成?!荒唐!此等推诿无能之辈,其罪当诛!』
孙权也不是傻子,当然也知道这些家伙,一开始的时候捂盖子不报,然后出现实在是遮掩不住的问题之后,便开始夸大,以此来表示不是自己无能,而是对手太强,所以不能抵挡……
『去传朱君理来!』孙权依旧怒气冲冲。
可是去找朱治的随从很快的就回来了,禀报说朱治生病了……
『病了?』孙权冷笑,自然是不信,转悠了几圈之后,便动身前往朱治的府邸。
孙权亲自来了,朱治自然也不好装。
『养士千日,当用一时!』孙权看着朱治,沉声说道,『如今临川有变,还望君理以大局为重,统帅兵马,绞平叛乱!』
朱治静静的看着孙权,『敢问主公,何为大局?昔日于城中,暨子休令人羞辱于某,亦是主公「大局」?』
孙权让暨艳煽动民众的事情,虽然做的隐秘,但是毕竟江东士族也不是吃素的,盘根究底之下,多少也是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
孙权色变,死死的盯着朱治,朱治也丝毫不退,昂然对视。
『汝欲如何?』孙权没有狡辩,或许他也知道既然朱治说了出来,必定有些证据,狡辩了也未必有用。
『艳性狷厉,污蔑构陷,残害同僚,其罪当斩!』朱治毫不客气的说道。
金 夫 銀 婦
孙权一拍桌案,『大胆!』
『明公……』朱治缓缓的说道,不仅是用词,就连语气都和之前孙权所说的非常相似,『还望明公以「大局为重」……若是临川不平,长沙又乱,明公当如何?』
临川还小些,长沙郡就是孙权老家了,若是真的和南越之人配合起来,就不是被捅一刀的问题,恐怕立刻就是江东糜烂了。
孙权咬着牙,弓着背,似乎下一刻就会跳将而起和朱治拼命一样,但是持续了片刻之后,终究是缓缓的呼出一口气,『子休罪不致死……免其职就是!此事就此作罢!』
凰医废后 心静如蓝
朱治沉默了片刻,也低下了头,『主公英明。』
原本朱治也没想着要一口气干掉暨艳,说其死罪也不过是为了讨价还价而已。而这种交易,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