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乞活西晉末討論-第八百零四回 宇文敗落讀書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乞活西晋末
“轰轰轰…”一颗颗手雷在宇文骑群中爆炸,接二连三的胡骑胡马被炸死炸伤,更是惊乱了众多未曾经过爆炸适应训练的胡马。一颗手雷仅能伤及几名胡骑,却能凭借爆响和烟火,造就出一片的惊马,而两军对砍之际,惊马对于胡骑乃至胡阵而言意味着什么,几乎不言而喻。
一时间,就在这支血旗骑军与拦截胡骑的交接线处,本还奋勇冲杀的胡骑们乱成一团,十成的气力倒有八成用在了抚慰坐骑,而血旗军兵乘骑的是已能适应战场爆炸的战马,自可全神贯注的忙着拼杀,肆意劈砍身畔那些上颠下簸的可怜胡骑。
由是,一名名胡骑不是被炸死炸伤,就是被惊马拖累得战力锐减,原本兜住这支血旗骑军的胡骑万人对,则在自身混乱与血旗骑军猛打猛冲的双重打击下,如被热刀切开的牛油,只能任由血旗骑军轻松凿穿,突破离去,原地仅仅留下一片血河肉泥,看其兵甲制式,依旧和对射一样,伤亡胡骑远过汉骑。
嗖嗖声中,弩矢激射,箭雨如云,突围而出的血旗骑军,与汇聚一处的三支胡骑万人对,再度进入了曼古歹的节奏,令这片杀场再添血腥之余,也成功挑起了宇文悉独官的悲呼:“猪,都他妈的是猪,不就是爆炸吗,就不能再忍忍…”
“嗖嗖嗖…砰砰砰…轰轰轰…”空旷无垠的大草原上,漫天箭雨混杂着砰砰铳响,不时更有轰轰雷鸣,四处都是血旗骑军与宇文牧骑的交错战团。只是,远射有曼古歹之阴险,进战有铁西瓜之锋锐,对射也有兵甲之坚利,居中还有铳炮大阵作为强劲依托,血旗东路军虽然身处客场,却是十二分的游刃有余。
前夫,别来无恙
不知不觉间,日头已然偏西,血旗东路军中部的品字三阵,也已横推一切干扰,抵近了宇文鲜卑的王庭营外,眼见就可破了宇文部族这处防御缺缺的根基之地。但不可避免的,随着中部品阵抵近单于廷,东路军外围骑军的游弋空间也在明显缩小。
重生 之 最 强 剑 神
而半日的绞杀,已令血旗骑军以五千伤亡的代价,将十万胡骑直接削减了三成,若非家园眷属就在身后,宇文胡骑只怕早就崩溃逃散了。或者准确的说,宇文部的胡骑已然开始了逃散,那折损的三万胡骑,其中只怕不下四成,就是属于悄无声息的自我蒸发。
“嘀嘀哒…嘀嘀哒…”军号骤响,帅旗挥舞,眼见己方外围骑兵愈难腾挪,敌军也因伤亡过重而士气大减,祖逖却不犹豫,直接下达了总攻命令。既对胡骑主力,也对宇文营地。
“杀啊!杀啊…”四支外围的骑军军团发出震天怒吼,一改此前泥鳅般钻来窜去的猥琐,而是化身利剑,一往无前的就近刺入一支支兵力大减的胡骑万人队。强弩火铳、弓箭投枪,直至贴近施放的连弩手雷,再度成为鲜卑人的噩梦,而本就占据诸多优势的血旗军,如今更已搬回甚至赶超了局部的兵力优劣,对一支支宇文万人对的凿穿破阵,委实不算多难。
“轰轰轰…”与之同时,在左右两阵的坐镇掩护下,血旗军品字三阵的头前一阵拉开了架势,向单于廷的外围防御工事发起了炮火进攻,哪怕仅是三斤的随军小炮,其威力却也远非宇文土包子们那些低矮单薄的木栅土墙所能承受。
“砰砰砰…”伴着炮火,接连不断的排铳也在间或点射着墙头守卒。随着越来越长的围墙被摧毁,越来越多的倒霉鬼被射杀,为数不多的老弱守卒们,其斗志也在急剧跳水。而当围墙已经破破烂烂,血旗铳兵也已逼近排射的时候,几乎仅能成为靶子的守卒们终于崩溃。
“营地破啦!单于廷破啦…”惊惶而绝望的嘶吼很快传遍单于廷内外,传至因为血旗骑军骤然反攻而支离破碎的胡骑阵中。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单于廷失守这一意料之中却又承受之外的消息,顿令左支右绌的宇文胡骑断掉了最后一根弦,一骑百骑千骑,越来越多的胡骑四散而逃,遁往草原深处,而宇文部族最大规模的一次反抗,就此以彻彻底底的大崩溃告终。
“传令外围四部骑军,自由分组追击,天黑而回!”品字阵中,帅旗之下,祖逖淡淡下令,气度依旧从容,语气依旧沉稳,似无太多战胜者的激奋,“传令辅兵骑卒暂编一至四军,分堵单于廷四面营门,但有强突逃亡之胡人,格杀勿论!”
“哈哈,语文不单于廷原来如此的银样镴枪头,一攻就破,亏老子昨晚都紧张得没睡好觉呢!这一下,语文不基本就要群龙无首,各自待宰了!”郝勇自是乐得咧开了大嘴,但见了祖逖的云淡风轻,不免笑道,“祖帅,您这养气功夫委实到位,只是,没必要跟咱们这些粗鄙军汉面前演绎嘛。”
祖逖含笑摇头,不以为意道:“呵呵,正浩说笑了。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此战之胜早在出兵之时便已确定,我等将帅之职,仅在保证计划不至走形落败而已。如今不辱君命,心想事成,却也算不得什么惊人之喜。”
祖逖能做到宠辱不惊装十三,血旗军兵们可没那么高的觉悟,尤其是苦战半天的外围骑军们,他们已在总攻之前,于品字阵内陆续更换了体力更充沛的备用坐骑,此刻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以军曲为单位,嗷嗷叫喊着追往了一头头军功。
相比血旗军的上下振奋,宇文胡骑们就属惶惶然丧家之犬了。慌不择路的逃亡群中,西北方向最前的某一股胡骑,便属早已丢了纛旗的宇文悉独官及些许部族高层。毕竟有着良好的马匹配备,本也呆在战场边缘的他们,在五千属骑的护卫下,倒也轻松逃离了险地。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蕭 炎
“直娘贼,废物,简直都是废物!”不知逃了多远,眼见后方已无声息,宇文悉独官这才缓缓放慢坐骑,怨天尤人的骂道,“血旗军,华国,还有纪贼,无耻之尤,简直都是无耻之尤啊!”
“大单于,我等接下怎办?若再这般奔逃,就要前往漠北啦。”不待宇文悉独官发完脾气,右贤王宇文斯律便凑前急声道。
“漠北?对,漠北,我等去漠北,血旗军总够不着那么远吧。”好似抓住了救命稻草,宇文悉独官连连点头道。
“大单于不可,若是这就离去,我宇文部便将再无东山再起之可能了啊。曲云叔父此前被遣往昌黎集结辽河下游的兵马,当能凑有五万牧骑,我等只需收集亡散,征募边远部落,当还能够凑出五六万,合兵十余万,尚可与血旗军一战,至少也能另地立足啊。”宇文斯律面色大变,急声言道,历经此败,他已不见了往日的骄横自负,反是多了一份务实。
然而,宇文斯律话音甫落,左贤王宇文乞得归却是惶声叫道:“如今血旗军十数万大军杀入草原,所向披靡,右贤王,你让大单于留在险地,莫非有何不臣之心?”
语文斯律闻言大怒,勃然斥道:“乞得归,是某有不臣之心,还是你败后胆丧?我等若是就此逃离故地,岂非大好基业悉数拱手送人,大单于即便去了漠北,手无兵马,又何以在群狼间立足?”
“好了,别争了!本单于继续西北而进,沿途收集亡散,游击待机。”宇文悉独官为自己选择了一个可留可逃、较为安全的折中去向,继而满是鼓励的看往宇文斯律道,“右贤王忠勇善战,本单于便命你就此南下,一路收集兵马,无需硬碰血旗军,最好与曲云叔父一道,将大军带来,以便我等退入漠北。我宇文部他日东山再起,就仰仗右贤王啦!”
“大单于,只怕某威望不足啊…”宇文斯律哀嚎一声,就差哭出来了,谁不知道此时南下收集亡散,简直就是在替宇文悉独官的北逃吸引火力呀。
好 媽媽 系統
可惜,不待宇文斯律再行分说,后方已然传来隆隆蹄声。宇文悉独官再不啰嗦,随之催马离去,其余宇文首领亦跟着仓皇而走,风中仅仅留下兀自飘零的宇文斯律,以及宇文悉独官的临别寄语:“斯律,说你行,你就行…”
日落时分,宇文部单于廷,喊杀声已然止歇,一对对趁胜掩杀的血旗骑军也陆续压着俘虏返回。战果统计出来,东路军付出了过万精锐的伤亡,一举击溃了语文不临时拼凑的单于廷主力,夺得五万帐老弱牧民,以及大量的牛羊财物;只是,草原征战易溃难歼,十万宇文骑卒,仅仅战死三万,俘虏两万有余,尚有四万余人逃之夭夭。
不过,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一夜休整过后,祖逖立即派出四万骑军,四向征讨宇文腹地根本不及带着牛羊逃离的一应部落,随之广传的还有华国的一应政策,主动投诚的杂胡定为华国平民,不再抵抗的宇文部落定为从民,但敢反抗亦或逃亡者贬为奴隶,故有奴隶皆升格为从民,而自愿报名且被擢进入“革面军”者,则可享受血旗辅兵待遇,且举家暂享平民待遇…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