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21章 漢家自有制度(感謝盟主‘正版風隨行’的打賞)展示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陛下,臣以为太子的功课不可太繁杂。”
李义府站在下面,心中想着的却是怎么获取帝后的信重。
贾平安这是要准备把新学弄进东宫,一旦被他得逞,以后可就是妥妥的帝师了。
但怎么阻止?
直截了当的话,皇后会觉得他多事。
于是他就想到了这个办法。
“李卿也是这般认为的吗?”
咦!
李义府诧异,心想还有谁也是这个看法?
但此刻就该顺着上……
“陛下,学问不可繁杂啊!”
李治在想事儿,就忽略了这句话,“去告诉皇后,太子的功课……别太紧了。”
王忠良令人去了,李治才问道:“李卿说什么?”
李义府心一横,“陛下,那新学毕竟太过骇人,臣听闻里面有什么……对天地的说法很是离经叛道,臣以为这等学问不可教授给太子。”
所谓图穷匕见就是这个模样。
李治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朕知道了。”
皇帝没说话,就说明是听进去了。
李义府暗喜告退。
等他走后,李治突然嗤笑了起来。
“贾平安是担心太子学的过多,累到了。李义府这是从哪打听到了消息,竟然以为他是想把新学教给太子……”
李义府自作孽……王忠良觉得李义府这次是自作聪明。
最近李义府为帝后办事堪称是不遗余力,哪怕得罪了许多重臣依旧甘之如醴,帝后也颇为嘉奖。
“准备给李义府的赏赐……留下!”
王忠良抬头,见皇帝的眸子里多了些玩味之色。
……
“殿下请认真些。”
李弘点头,上面的老头开始教授功课。
一堂课下来,李弘看着有些茫然。
他去了皇后那里,武媚问道:“学的如何?”
李弘犹豫了一下,点头。
武媚欣慰的道:“那就好。”
“皇后。”邵鹏进来了,“陛下那边来人说殿下的功课且松缓些。”
……
太子放羊了。
贾平安正在熟悉工作,就接到了消息。
“皇后让你赶紧去皇城外。”
啥意思?
贾平安一脸懵。
他随即去告假,任雅相和两个侍郎在议事,闻言点头。
等贾平安走后,吴奎苦笑道:“这位一来,兵部怕是要热闹了。”
皇城外,一辆马车,一群侍卫……贾平安看到了李敬业。
“太子在里面。”邵鹏低声道。
“老邵,这是啥意思?”
贾平安觉得自己怕不是要背锅了。
“你说太子都有黑眼圈了,这不陛下和皇后都说让他松散松散……”
邵鹏觉得贾平安会嘚瑟,可他只是淡淡的道:“早该这样了。”
该玩的年龄不给玩,一天到晚就灌输什么责任,什么太子……家国,扯尼玛淡!
“皇后说去道德坊转转。”
贾平安觉得这个主意不错,“皇后英明。”
到了道德坊,姜融看到这个气势早就尿了,赶紧一口气吸进去。
“可是功力大进了?”
贾平安觉得这厮以后能长寿,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个肺活量。
“别跟着。”
贾平安策马进去。
姜融心痒难耐,“武阳侯,是贵人?”
“许多事,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姜融瞬间萎了,回身道:“看好坊门,陌生人进出仔细查问,出了篓子剥了你们的皮!”
随后一行人去了贾家。
“夫君怎么回来了?”
卫无双和苏荷出迎。
“偷得浮生半日闲。”
马车的车帘掀开,邵鹏伸手把李弘接应了下来。
“这是……太子?”
卫无双惊惶,“夫君,这太子来了……若是出了什么事,咱们家可管不起。”
“能出什么事?”
一个李敬业就足以挡住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太子看着有些高兴。”苏荷突然低声道,“怎么还没有咱们家的两个孩子精神呢!”
李弘看着老成,但精神却远远不及贾昱和兜兜。
“阿耶!”
两个孩子出来了。
“阿耶,带我玩!”
兜兜抱住贾平安的腿,仰头哀求。
贾昱一脸渴望之色,却不说。
“好,带你们去转转。”
贾平安回身,“太子,一起来。”
后续下车的是赵二娘,她不满的道:“他不曾请示殿下就擅自决定……邵中官你不管管?”
邵鹏淡淡的道:“皇后令我等陪侍殿下来道德坊,这便是任由武阳侯带着殿下玩耍之意,你这话说的没由头,若是被武阳侯听到了,定然会说你迂腐。”
赵二娘柳眉倒竖,“我何曾迂腐?”
邵鹏看了她一眼,“你不迂腐……”
才怪!
他的眼神不对,赵二娘冷笑道:“这是太子,不是顽童!”
“看看!”邵鹏下巴摆摆。
贾平安带着三个孩子去了田间地头,仔细给他们说了田间的事儿,还带着他们抓蚱蜢。
三个孩子弄的浑身脏兮兮的,赵二娘怒不可遏,“这是太子!”
邵鹏心中也犯嘀咕,但却冷冷的道:“你去和武阳侯说说?”
贾平安正好回头,“老邵,来看着孩子们。”
他回家一趟去方便。
邵鹏和赵二娘赶紧上去。
李弘突然回头,手中抓着一个虫子,“这是什么?”
虫子狰狞,赵二娘颤声道:“太子……快……快丢了。”
李弘随手丢下,却丢在了赵二娘的脚边。
“啊!”
赵二娘蹦了起来。
很可怕吗?
李弘有些不解。
“太子!”
远方有人在喊。
“太子!”
附近的李敬业百般无聊,看了一眼,“是司议郎蒋林遵。”
赵二娘和邵鹏都面色一变。
“那个老夫子来了。”
“太子!”
一个身材高大,怒气冲冲的中年男子来了。
李弘也颇为发憷,伸脚踩住了那只虫子。
“太子为何懈怠学业?”
男子便是司议郎蒋林遵。
司议郎随侍太子,有规谏之责。
清瘦的脸上怒火喷薄欲出,“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太子在此思索何事?”
李弘无言以对。
蒋林遵冲着赵二娘咆哮,“殿下大好年华,本该在宫中读书,为何出来?”
赵二娘辩解道:“是皇后的吩咐。”
“毫无担当!”蒋林遵怒不可遏,“教导殿下你亦在,为何不规劝?”
我想劝来着,但皇后那里不搭理我,邵鹏这里一直在阴笑。
赵二娘败!
蒋林遵看着邵鹏,却发现自己没法喷此人。
“太子!”
他调转枪口,“回去后当补上今日的功课!”
李弘应了。
蒋林遵目光扫过前方,所有人都不敢和他辩驳。
“武阳侯孟浪!”他最后喷了贾平安。
贾昱在看着他,挡在妹妹的身前,“好吵。”
兜兜躲在哥哥的身后,嘀咕道:“他是阿耶说的大灰狼呢!”
蒋林遵被气笑了,“武阳侯乃乡野之人,哪里懂什么教育之道?太子请跟臣回去。”
“去哪?”
贾平安一回来,就发现气氛不对劲。
蒋林遵看到这个罪魁祸首,不禁冷笑道:“武阳侯,这是太子,不是你家的孩子,你蛊惑帝后,放任太子在此嬉戏,不当人子!”
这是哪根葱?
贾平安目视邵鹏。
“这位是司议郎蒋林遵。”
司议郎,可以理解为太子身边的御史。
但这个和嬉戏有啥关系?
贾平安就纳闷了,“太子在此可是不妥?”
蒋林遵仰天长叹,“愚不可及!愚不可及!太子的学业何等的要紧,你竟然蛊惑帝后……此处是道德坊,若是在朝堂之上,老夫当用笏板重责你这个不学无术之徒。”
贾平安不禁笑了,“你懂教书育人?”
“老夫学了数十年,莫非没你懂?老夫的学问有口皆碑!”
蒋林遵觉得这样的贾平安段位太低了些,“匡衡凿壁偷光,这才有了后续的为相……”
“匡衡贪腐。”
贾平安淡淡的道。
呃!
赵二娘目瞪口呆。
邵鹏脸颊抽搐。
太损了!
蒋林遵愕然。
一个腐儒罢了!
贾平安说道:“刻苦学习古今有之,可这是太子,他要学的不是什么你等眼中的学问,而是要学如何做一个帝王。你等整日弄些之乎者也的灌输给他,何益?”
蒋林遵脸上无光,“当明理。若无这些学问,殿下如何知晓诸般道理?”
“那是你等的道理!”贾平安觉得这人真是迂腐到家了,“帝王该如何,仁慈?殿下生而仁慈,可是你等教授的?”
蒋林遵冷笑道:“若无我等的教授,太子早已被你这等人蛊惑得再无向学之心了!奸佞!”
这个撒比!
贾平安仰天一个呵呵。
赵二娘低声道:“蒋林遵动了震怒……此人辩驳得力,晚些武阳侯灰头土脸,你也不好过,赶紧劝阻了。”
蒋林遵在太子的身边也算是独树一帜的人物,司议郎有规谏之责,他整日说这个,呵斥那个,一时间太子的身边竟然无人敢与他置喙。
此刻他微微眯眼,双拳紧握。
“那人好凶!”
兜兜回身嚷道:“阿福!”
浮生劫爱
贾昱皱眉,“该叫杜贺!”
“阿福厉害!”
呯!
房门被拍开的声音传来,黑白相间的东西滚滚而来。
有千牛卫喊道:“戒备!”
李敬业喊道:“戒个屁,闪开,不然被抓死了白给!”
有千牛备身不信邪,拔刀想阻拦。
“你特娘的动一下试试?”
身侧有人冷冷的说道。
千牛备身回头,就见到了一个眼神呆滞的男子。
“段出粮,莫要动手!”
“贱奴!”
千牛备身上前一步,一脚踹去。
瞬间段出粮的眼睛就红了,侧身避过,反手一拳。
呯!
千牛备身猝不及防,被打蒙了,单膝跪在地上。
“杀!”
他动了火气,一刀斩杀而去。
段出粮避过,随即跃起,竟然是飞膝。
千牛备身身体后仰,刚站稳……
一个爪子就抓来了。
“阿福!”
兜兜喊了一声。
爪子错开,一股风从身边吹过,千牛备身浑身颤栗。
他缓缓回身,就看到阿福冲到了兜兜的身前。
“阿福!”
小小的女娃揪着食铁兽拽呀拽!
食铁兽看着很是无奈的模样。
“刚才那一爪我避不过!”
千牛备身拱手,“多谢提醒。”
李敬业骂道:“看你就是想出风头,可连我都不敢与阿福动手,你算个屁?”
这人说话……
千牛备身苦笑,对段出粮颔首道:“好身手,不过若非我猝不及防……”
段出粮冷冷的道:“我若是有刀,你必死!”
那边,贾平安目睹了这一场变故,回身道:“你多大开始就学?”
呃!
蒋林遵说道:“老夫九岁就学。”
“太子多大?”贾平安淡淡的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等在太子幼年就这般强行教授他儒学,想做什么?”
“笑话,老夫当年乃是因为无名师,故而方九岁就学,太子身边人才济济,此刻不学,更待何时?”
蒋林遵冷笑。
贾平安突然失笑,摇头道:“学了何益?学了那些何益?汉武独尊儒术,罢黜百家,可谁不知道汉武行的乃是法家之术?儒皮内法,所谓独尊儒术,不过是为了自家统治罢了。
前汉宣帝为帝时,太子从小就喜欢儒学,被教授的懦弱无能,反感宣帝重刑,于是进言曰:陛下持刑太深,宜用儒生。”
这是历史上有名的一段对话。
太子刘奭说现在的政策太凶狠了,咱们还是用儒生来治国吧。
“宣帝曰:汉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杂之,奈何纯任德教,用周政乎?”贾平安目光炯炯的道:“宣帝说,乱我家者,太子也!太子继位,堪称仁慈,可却放纵了那些豪强权臣,以至于前汉大乱……”
这话……
邵鹏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不禁说道:“了不得了,了不得了。”
赵二娘更是不堪,“这……”
蒋林遵咄咄逼人,号称雄辩,可贾平安一出手就直接揭老底。
——当年汉武可没用你们儒家来治国,别给自己的脸上贴金!
——汉元帝就是毁在了儒学的手中,你等还要来毁太子吗?
“竖子!”
蒋林遵戟指贾平安,“老夫与你不共戴天!”
撒比!
贾平安问道:“你还有何可说的?”
“竖子!”
“除去竖子之外你可还有想说的?”
现在换做是贾平安咄咄逼人了。
“你等想把太子教成什么样?任由别人在自己的头上踩踏也不动怒吗?”
贾平安回身,“太子!”
李弘目睹了这一场辩论,情不自禁的就站在了贾平安这边,“孤在。”
贾平安说道:“不可学了那些迂腐!”
李弘点头。
贾平安回身,“走,去前面转转。”
他带着几个孩子走了。
卧槽尼玛贾平安!
蒋林遵扑了过来,双目皆赤。
李敬业单手就拦住了他,“说不过就动手?动手不怕,可你这个身板,就怕挨不住兄长一拳。”
“贾平安!”
蒋林遵其实就是做个样子,他哪敢和贾平安动拳头。
前方传来了贾平安的声音,“有一等人平日里在家中跋扈嚣张,父母家人皆得低头,可一旦出了家门,遇到外面凶狠的,或是说不过的,他就赔笑谄媚……此等人叫做门槛猴,门槛之内称王称霸,门槛之外低头赔笑……”
“武阳侯这话……太刻薄了。”
赵二娘不禁苦笑。
邵鹏却说道:“说得好,门槛猴!”
晚些回宫,路上李弘就睡着了。
到了宫中,赵二娘把他弄醒。
“太子,不可惹了皇后生气。”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是。”
武媚在等着他。
“今日如何?”
“阿娘,外面好玩。”
可怜的娃,从小就被关在笼子里,
武媚见他神采飞扬,就仔细问了,然后让他去歇息。
等太子走后,邵鹏说了今日的情况。
“……武阳侯一番话说的蒋林遵无言以对,就只能无能喝骂。”
武媚愕然,“平安竟然说了这个……”
莫妮卡的金色晨光 丛林童话
皇帝那里也得了消息。
“汉家自有制度……”
他看着手中的奏疏,突然冷笑,“朕不喜儒术,可总有人说儒术如何如何……如今这是想让太子做汉元帝第二吗?”
汉元帝堪称是好人一枚,学儒学学的废寝忘食,继位后也是雄心勃勃,准备用自己的所学来治理国家,结果扑街。
他在沉吟着。
……
“太子,该读书了。”
第二日,李弘依旧照常上课。
蒋林遵来了,看了里面一眼,见赵二娘很认真,就微微颔首,等看到了他看不顺眼的曹英雄后,就招手,“出来。”
曹英雄还不知道昨日发生的事儿,出来行礼。
“听闻你与武阳侯交好?”
“是啊!”
蒋林遵冷冷的道:“和他交好,你如何读的书?”
这话暗示:你哪有资格来做太子侍读。
这便是司议郎的牛逼之处。
规谏!
我发现不妥当的地方就能规谏,不行就直接禀告皇帝。
曹英雄被这一棍打懵逼了,“下官曾经科举。”
“可中了吗?”
呃!
“这个说来话长……”
蒋林遵冷笑,“贾平安那等孩子就该玩耍的谬论也能大行其道,你这等人便是帮凶。”
难觅情缘
曹英雄一听就不乐意了,“下官当年也曾是江州有名的才子,你这话有失偏颇了吧?”
“偏颇?”
蒋林遵冷笑道:“昨日贾平安蛊惑太子出去玩耍了一日,今日太子定然心不在焉……”
“太子!”
李弘下课了。
赵二娘欢喜的道:“殿下今日学的格外精神,比昨日多背了三十余字。”
曹英雄仔细看着蒋林遵的脸,诚恳的道:“你的脸……可疼?”
……
正版风随行,土豪威武。
晚安!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