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96章 學狗叫看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翌日后,段勾琼指令着太子府的人,给她收拾东西,昨天邵乐成对她那么的视而不见,她心里堵得慌,所以不想在闲常多留了。
倪月杉听说段勾琼在收拾东西,前去见她。
“你这就走了?不当面说一句告别的话?”
段勾琼撅着嘴,别开视线:“不了不了,本公主又不是没有人要,搞得本公主这么主动,还要看他那副不可一世,冷冰冰的脸!”
“你若是这就放弃了,是不是有点太不坚持了啊?咱们可以继续坚持坚持……”
若是当初景玉宸知难而退,她和景玉宸也没有现在了啊!
段勾琼气恼的坐在椅子上:“不成不成,本公主怎么说也是公主,本公主怎么可以那么低三下四的去求一个男人喜欢我?”
倪月杉愕然,段勾琼是想与邵乐成有什么,但也总是觉得自己身份高贵,倒追已经很丢脸了,还这么不给面子,她哪里还有脸,死缠烂打?
“懂。”
倪月杉让厨房给段勾琼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这些,都是闲常的特色,知道你们苍烈喜欢吃烤羊,你好好尝一尝,若是觉得好吃,就看在好吃的份上,留下来!”
倪月杉耐心的相劝,段勾琼淡淡嗯了一声,然后拿起筷子开吃。
景玉宸坐在一旁没有开口说话,只默默给倪月杉夹菜。
段勾琼目光垂去,她不屑的“切”了一声:“不要在本公主面前秀恩爱!”
她生气的伸筷子朝倪月杉的碗中而去,将景玉宸夹给倪月杉的菜全部往自己的嘴里塞,也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吃。
倪月杉有些无奈,景玉宸也老老实实的住手。
一顿饭吃完,段勾琼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打嗝。
“哎呀呀,好撑啊,明天就要走了,我还要入宫跟皇帝禀报一下!”
“我送你吧!”
马车上,段勾琼一直看着外面,好奇的开口询问:“他会不会有一天成为闲常的皇子和我在苍烈见面呢?”
倪月杉看着段勾琼那失落的背影,眼里有一抹心疼:“会!”
段勾琼的双眼立即一亮,她开口询问:“真的?”
倪月杉这话,大部分是为了安慰她而说的,究竟会不会,倪月杉也不清楚啊。
“如果你想有那么一天,今天与皇上此行的时候,你就跟皇上提一下!”
段勾琼露出一副恍然的表情:“明白了,懂了!”
皇宫,南书房内,皇帝看见段勾琼的那一刻,只觉得头疼。
“朕好似说过,公主若想寻朕,可以让太子府的人传信,你频繁入宫很容易……”
“我知道,很容易让人怀疑本公主的身份!”段勾琼将话接了过去,然后叹息一声说:“不过,皇上尽管放心,这是本公主最后一次求见皇上了。”
皇帝意外段勾琼的话,“这是何意?”
“本公主现在已经知道杀了本公主随从的人是谁,所以本公主打算回去了,今后不会再来闲常,这不就是最后一次吗?”
皇帝露出恍然的表情来,段勾琼继续说:“皇上,虽然本公主要走了,但本公主还是很舍不得闲常的!闲常吃的也好,玩的也好,闲常的人也好,本公主全部都舍不得!”
“但本公主迟迟不回苍烈,会让父王担心,本公主只好先回去了!不过皇上你可以让闲常的这些吃的,玩的以及人,出现在苍烈!”
段勾琼说的兴奋,好似她现在已经回到苍烈,在苍烈看见了她喜欢的这些人这些物。
皇帝明白了段勾琼的意思,他神色凝重的说:“其实,何必分离呢?”
段勾琼讶异的看着皇帝:“什么意思啊?”
“公主喜欢闲常那就留在闲常,喜欢闲常的人那就嫁给闲常的人,做闲常的人,今后闲常和苍烈都是你的家!你就算不回苍烈,也没有任何关系!”
段勾琼被皇帝的话惊呆到,她低垂下头:“可,嫁人这种事情,哪里是本公主想嫁就能嫁的……”
她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明显被忧愁所笼罩,觉得自己收获爱情很困难。
皇帝严肃的神色间带着一抹轻松:“公主若是想留在闲常,喜欢闲常的某个人,只要公主开口,朕一定可以满足公主!”
段勾琼见皇帝说的信誓旦旦,觉得皇帝不是在吹牛,他一定可以说到做到。
段勾琼双眼明亮的看着皇帝:“那……皇子也成么?”
段勾琼问的小心翼翼,好似在试探,皇帝却是无比肯定又爽朗的回答:“自然可以!”
宫外,倪月杉一直坐在马车上等待段勾琼出来。
段勾琼掀开了马车帘子坐了进来,她入宫时明明一天的不开心,可现在那满脸的喜悦是掩盖不住的……
倪月杉意外的看着段勾琼:“干嘛这么开心?皇上与你说了什么?”
段勾琼故作一脸的忧郁:“哪里有开心,你眼花了,太子妃你帮帮我好不好?”
“什么?”
至尊 靈 皇
“明天我就走了,但我不想继续厚脸皮的去见邵乐成,所以劳烦太子妃你,去见邵乐成,告诉他,我要走了。”
异界紫帝
倪月杉瞬间明白段勾琼的意思,自己拉不下脸,所以就让她这个朋友前去与邵乐成说。
第二日,到了段勾琼离开京城的日子,她穿着闲常普通女子的着装,身边带着的护卫也假扮成了商队,一起出发回苍烈。
倪月杉特意晚一些通知邵乐成,让邵乐成赶过去,他至少会着急一点,段勾琼也会更加开心啊!
邵乐成宿在屋顶上,倪月杉让清风上去将邵乐成给叫下来,自从身份被曝光之后,邵乐成总是没事一个人喝酒,即便是在白天也醉醺醺的,神志不清。
他双颊酡红,被清风提着落在了倪月杉的身前,倪月杉开口:“醒醒吧,大兄弟,公主今天要走了,不管你是讨厌她,还是不讨厌她,你总该去送送吧?”
邵乐成显然有些迷糊:“公主?公主与我何干?”
“我们是朋友啊,作为朋友送一下不应该吗?”
邵乐成闭着眼睛,整个人身子往清风身上压。
倪月杉心里无奈:“清风你等等,我去找水来。”
倪月杉对邵乐成没有半点客气,她端过来一盆水,朝着邵乐成泼去。
邵乐成原本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被一泼凉水,瞬间惊醒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倪月杉:“你,你……”
倪月杉笑着眨眼:“公主要走了,马上就出城门了,你再不去就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
邵乐成这才听清楚倪月杉所说的话。
“公主这就走了?”
倪月杉严肃点头。
邵乐成皱着眉,“我这就去!”
他朝外飞快而去,倪月杉开口提示:“门口有马,你往出城的方向追。”
邵乐成没犹豫,翻身上了马儿,扬长而去。
清风站在倪月杉的身边有些意外的说:“不是说,他不在乎公主吗?”
“那谁知道,有些人就喜欢口是心非……”
邵乐成飞快策马而过,速度之快。
一路上的人各个惊恐躲避,邵乐成到了城外后,果然看见一个队伍,他皱着眉飞快上前。
段勾琼一直都在等着邵乐成来呢,旁边有丫鬟开口提示:“姑娘,有人追来了,那男人挺俊的。”
段勾琼双眼一亮,掀开了马车帘子的一角,偷偷往后看去。
之后她清了清嗓子:“你别回头,就说我睡着了!”
邵乐成快马加速,赶上了马车后,速度渐渐慢了下来,他看向旁边的丫鬟:“里面可是住在太子府的那位姑娘?”
“是啊,这位公子你找姑娘何事?”
“听太子妃说,她要离开闲常,所以想过来送送。”
此时段勾琼整个人贴着马车墙壁,听着外面传来的邵乐成声音,她嘴角扬起一抹笑来,当初那么冷淡,在她要走的时候还不是追来了?
她心中欢喜,继续贴着偷听。
一旁的丫鬟有些迟疑的说:“可是刚刚我发现姑娘睡着了,公子要与我们小姐单独说话吗?如果要,还需要将姑娘叫醒来!”
“不用!”邵乐成说的有些着急,可以一出口又有点后悔。
若是不见一下,说一下话,就没有机会了。
综英美剧夜的第七章
迟疑只是一瞬,最终他开口:“你们路上注意安全,也不要告诉她,有我这么一个人来过。”
之后,邵乐成调转了马头准备离开。
马车内的段勾琼十分着急:“等,等一下!”
邵乐成听见了段勾琼的声音有些惊讶,他转过身去,看见段勾琼掀开了帘子,伸出头来。
段勾琼有些着急的说:“我马上就要离开闲常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来了!所以,我想和闲常的每一位朋友都赛一次马儿,你可以和我比一次吗?
她对邵乐成笑着,笑容看上去那么灿烂,可眼里却是带着不舍的。
邵乐成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了:“好,我们就比一场!”
段勾琼开心的笑了,“好,输的人要学三声狗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