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四百九十五章 兄弟,你路走窄了啊!相伴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一个是亲近苍生的皇,一个是远离红尘的皇。
谁的位格更稳?
自然是前者!
因为苍生所代表的人道,是真的能创造财富、代表着不容忽视力量的。
皇,统治生灵,指引生灵。
如果从苍生中得不到利益,又有谁会对皇位感兴趣?
在洪荒的天地中,人道提供的气运,可是人人都爱。
无论是谁,再怎样贬低最广大数量的普通子民,将他们说的是一无是处。
但……若真没了这些,他们还如何自命高贵?
就如当天底下全是坏人,没有好人……这样的世界,坏人们自己都得发疯。
而有了好人,那无论是虚情假意也好,还是真正公心也罢,都要去争取他们的信赖……至于争取到了,之后是骗,还是做正事,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此刻。
东华帝君在包装着自己,曾经不断扩张影响力,到了现在,则是要一跃而上,从苍生那里获取支持,代表无量大数妖族子民,铸造起他妖皇位格的宝座!
其实在天庭中,就有那么一位古神,便是类似如此上位的。
——女娲。
她执天地造化,掌人道繁衍,谁都无法忽视她,于是自然而然成妖族娲皇。
但,她也只能是娲皇,在天庭的系统里,无法更进一步。
因为,天道不允许。
若不破门而出,她就永远低鸿钧一头。
只因,鸿钧是在提倡与推行“三尸”……如今大罗成道,需要遵守“三尸”规则,找到靠山,方可斩“三尸”。
但那些远远没有能触碰到大罗层次的,“三尸”在他们身上,都发挥什么作用?
监视器!
曾有一位瞎说大实话的人物,写了一本《河图纪命符》,在暗中流传。
其称“三尸”之物,实魂魄鬼神之属,欲使人早死,其可放纵自由,得大自在。
神秘邪主:帝王萌宠小兽妃
如何早死?
自然是——告状!
向天道各种打小报告,监察普通生灵的一举一动,好事无所谓,坏事就上心……不记得一个好人,但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做了坏事,自然要有惩罚,暗中削弱本身功德气数,十分的努力,只给七分的报酬,甚至更少。
不管是否是无心为恶,不在乎当事人是否知道那么做是错的,事后也难以补救……
久而久之,其人自废。
这是“杀”之大权。
护美狂医 美石
生杀大权,最是重要。
女娲能掌握“生”的权柄,却无法染指到“杀”,继续干下去,还不是给鸿钧打白工?
于是她溜了,自主创业去了。
眼下,东华仿照女娲得皇位的重要因素,争取苍生意志的支持,同时把手深入到了“杀”的权柄上,做些图谋和布置。
当请愿书出现,做好铺垫后。
他开始带起了节奏。
先是列数自己的功绩,再顺手挂出天庭的十位皇子主持期间的成绩做对比、衬托,证明他们是如何的无能,不堪大用。
而这样一群不合格的皇子,凭什么能在一出生的时候,享有那么大的权威?
是谁?
在为他们张目!
是谁?
在为他们造势!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是谁?
罔顾了苍生黎庶的呼声、独断专行的推上那么一些德不配位的皇子,让他们掌握大权,险些使妖族有“失去的××年”?
幸好!
危难之际,有东华帝君,显大英雄本色,力挽狂澜,终于使妖族在岔路口处,走上了正确的道路,避免了最可怕的后果。
“我讲这些,不是为了翻某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天皇的旧账。”
东华帝君放声道,对台下的所有与会者演讲着,“只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我们需要对一些无边际扩大权力、又无法秉公为正的高层,进行适度的制衡!”
“而苍生黎庶,也需要这样的一种声音,需要这样的一种神,是公正律法的化身,是人心公道的代言,去为他们监督、去为他们制裁,那隐藏在暗中,侵害了他们天生利益的匪类!”
“我!”
“大司命!”
“就是这样的神!”
“为苍生代言,为公正表率!”
“上可斩大罗,下可恤小民!”
“公心所指,一往无前!”
说到激昂处,东华精神振奋,发出了最强音。
“他年我若为妖皇……”
“当罢天皇之子,打入扶桑之宫,放逐于汤谷之地!”
“正天庭之根本,纠正曾经的错误!”
“妖族!”
“天庭!”
“要翻过旧有的篇章,进入全新的时代!”
“我!要让整个妖族,整个天庭,继续伟大下去!”
帝君双手大张。
此时此刻,亿万万的星辰,在他背后闪耀,衬托的他仿佛就是天上地下唯一的神话!
“呜哦哦哦!”
千千万万中层、底层的与会代表,欢呼呐喊着。
“伟大!”
“伟大!”
“让天庭继续伟大!”
他们高呼着,自然成就了一种节奏。
人心趋向,大势则成。
更别说,这里面还有东华自己的心腹手下,忠实的充当“托”,给自家的老大鼓掌。
那都是大罗!
当一位太易出来带节奏,几十上百位心腹簇拥,事情发展着,最后发展到连一些本来不相关的普通大罗,都无法轻松置身事外,被裹挟着欢呼。
唯有大能妖神、妖帅妖皇,还能冷眼旁观。
甚至于一些积年的老牌古神大圣,最顶尖地位的那批大罗强者,还有着一点闲心,暗中谈笑。
“少阳他不讲究呐!”
计蒙妖帅轻笑,与鬼车妖帅密语,“你感受到了吗?”
“嗯。”
鬼车妖帅点点头,“我感受到了……”
“东华帝君不守规矩……演讲的时候,找托也就算了。”
“还开挂?!”
“要不是我们实力足够,或许还真感应不出他动用了神通术法。”
“心魔外道惑心之术……啧,好生不讲文德啊!”
几位妖帅都有相同的感慨。
太不讲究了!
也正是因为东华帝君如此的不讲文德,节奏才能带的那么大。
连一些寻常水平的大罗,都莫名奇妙的被裹挟进去,将气氛炒热到这样的程度。
况且,因为东华的实力惊人可怕,是洪荒天地最强大的那批大罗,这种手段还不是想破就能破的。
“这跟我们没关系。”九婴妖帅笑眯眯,“天要改换的大事,自然有别的妖皇操心。”
“就是不知道,最先出手的,是天皇?还是东皇?”
其有些好奇。
“那还用想?”
“当然是东皇啦!”
钦原妖帅很肯定,“天皇最贵……既然是最贵,如何会轻动?”
“不要面子的吗?”
“他是个有身份的神!”
“理应是他的小弟——太一,冲锋陷阵!”
她话音刚落,场中便响起了一声钟响。
“当!”
钟声悠悠,震动苍茫,万古留音。
这是开天辟地、轮转万物的钟声。
出自开天三宝之——
混沌钟!
此钟一响,舍它之外,大千皆寂。
悠扬的钟声扫过整个会场,就像是一盆冷水,劈头盖脸的泼下,为每个人强制的冷静。
什么改天换地的激昂热血,什么与天争、与地战的壮志豪情,都在这钟声下一扫而空!
留下的,只有空荡荡的心,空荡荡的人。
都变得佛系了。
诚如钦原妖帅所言。
太一出手了!
他执掌混沌钟,轻轻一敲,便瓦解了东华的手段,祛除了所有的演讲加成。
甚至在那钟声中,还有意无意的放大了人心的怯弱和恐惧,让之前热血的代表们,变得瞻前顾后、犹犹豫豫——卷入到妖皇的上位,甚至是皇子储君的更替,大人物们之间的博弈,他们配吗?
吃着白菜的命,何必去操大罗的心呢?
平常时候,都轮不到他们参与到天庭最高事务的决策,那些上位的妖帅、妖神,有几个是他们亲自选举出来的?
人认得全吗?
知道他们过去的经历吗?
了解他们的品行吗?
啥都不知道。
哪怕是现在,看起来最是亲善他们的大司命……其所制定的一条条法令,真的细究本心,他有几个是为了稳定统治,又有几个是真的为了苍生考虑?
……
钟声之下,万念丛生。
放大了猜疑,增加了恐惧,消泯了热血。
东华炒热的节奏,一时间大受挫折打击。
这是实力的碰撞!
这年头。
没有实力,妖皇的位置是坐不稳的。
东华帝君实力足够。
但奈何?
破坏,永远比建设简单。
太一拆他的台,可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而当场中气氛死一般的沉寂时。
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演讲台上,与东华对峙。
太一降临了。
刚降临,他便冷语斥责。
“东华……你一派胡言!”
太一看着东华,目光深沉,开始了对戏飙演技。
为了这一天,他可是准备了很久。
作为知道某种真相、但又为人比较实诚的他,这件事情真的是太难了。
可没办法。
谁让他的兄长,是跟东华达成有秘密的协议?
身在局中,不好拆台,还得尽力的配合去演戏。
终究是没有决定性的力量,能横扫一切敌人。
且明眼人又太多,都在看着……大家都挺不容易的。
而做为导演之一的东华,也没有让太一单独尬演,该配合太一演出的地方,他尽力的表演,省得穿帮,导致与另一位导演——帝俊,一起被诸神在事后戏谑称为“卧龙凤雏二人组”。
——小小的一个东夷,竟然出了卧龙凤雏这两位人才!
——失敬!失敬!
——咱们是不是跟他们站远一点?免得被拉低了智商?
一想到这样的画面,纵然心志坚定胜过一切的帝君,也不由得暗地里倒抽一口凉气。
这会是黑历史!
……
“胡言?”
东华脸上表情似笑非笑,尾音拉长,“太一,你是在说笑吗?”
“从而为你的侄儿开脱?”
“皇子无能,难道不是事实?”
他双眼虚眯,话音逐渐响亮,振聋发聩,“我的功绩,亦在此处摆着……难道还是假?”
“呵。”东皇冷笑,“皇子会表现差劲,未必就是能力不足。”
“也可以是有神在暗中作祟,与外人勾结,四处添乱。”
太一说到这里,一些天庭的妖神大能,目光视线开始游移。
——嗯,只要我没听,当做不知道,我就是清白的,就是没错的!
——他们都是天庭的好忠臣,从来没有做过中饱私囊、为自己谋福利的事情!
——对!就是这样的!
“至于功绩……”
“是!”
“我不否认,你做了一些不错的事情。”
“但是!”
“身为我天庭的大司命,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天然就要在此道上,为妖族秉公持正!”
“这是你的义务!”
“既是义务,是应该做好的工作,你何必邀功?”
“甚至,以此来绑架苍生民意,居功自傲,目无大局!”
太一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上,对东华狂批。
事情做的好,是你应该的;事情做不好,你要负全责!
“况且……”
“你还出卖我妖族,意图进行颠覆行动!”
“如此种种,谁给你的勇气,觊觎妖皇之位!”
太一振袖,星河乱舞,化作无穷毁灭,混沌的气息横扫,磨灭此间所有。
一片混沌间,那卷《亿民请愿书》,被直接毁掉了!
爱到无路可退
只剩下太一与东华两人,立身其间,彼此目光森寒的对视。
“这件东西……你不配!”
“无德!”
“无信!”
“无义!”
“你之罪恶,罄天下之竹,书罪未穷;决四海之波,流恶难尽!”
“你若为皇,才是妖族之大不幸!”
太一发出了最激烈的指责。
此时此刻,台下已然哗然声一片。
很多不知情的代表,先是被震撼的瞠目结舌,然后疯狂的讨论,迫切无比的想要知道详情。
到底哪边说的,才是对的?
“东皇。”在混沌中,东华语气幽幽,眸光清亮,却透着无穷杀机,“你可莫要诽谤我。”
“我有你说的那么坏吗?”
“说我有罪,你有证据吗?”
“空口白牙,胡编乱造,谁都能乱扣大帽子。”
“像是你的兄长帝俊,我还猜他是人族的五方天帝呢。”
“亦或是那白泽,我怀疑他有出卖妖族利益,泄露天庭重要成果。”
“还有……”
东华信口而言,让台下许多大能的眼神都变了。
逆龙天变 猫仔豆
——兄弟,你路走窄了啊!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