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936章:全軍覆沒,大道通天鑒賞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梓潼关,段元哲从李大亮手中接过了通交文书,只是每想到这是身患疟疾的封策所写,就感到浑身不自在,段元哲看都没看便扔进了皮囊之中,对李大亮笑着说道:“本将现在可以过关了吧?”
“过关文书已至,将军当然可以过关!”李大亮行礼道:“卑职已让人打开关门,大军可以随时过关。”
“如此甚好,军情紧要,本将这就立刻出关,改日再去探望封将军。”段元哲简单应付两句,便策马绕开李大亮,匆匆忙忙的率领大军穿过梓潼关,他在这里耽搁了太多时间,急须赶赴白水关驻军,好在之前是加急行军,从未来的行程上说,大军并未错过交割防务的时间。
而李大亮则是借着大军过城的契机,安排人手暗中清点一番,发现段元哲果真是带来了一万大军。
等到段元哲的大军离开梓潼关约有一个时辰以后,李大亮迅速派人关闭城门,将城中百姓尽数驱逐出境。同时再发信鹰,把唐军士兵的数量再次上报杨侗。
此时的杨侗,已经赶到了三关中部的葭萌关,他得到李大亮送来的情报之后,笑着说道:“段元哲只有一万士兵,这恐怕已是李世民的极限了。”
穿到妖精时代:落入美男窟
“圣上,末将愿率飞天军打头阵。”王雄诞兴奋的拱手请命。
“飞天神舟受限于工艺,导致飞天军将士极为稀少,所以只能用来当作奇兵,出奇不意才能获得奇效,要是用得多了,很容易就能让人摸索出对付飞天军的法子。”杨侗看了王雄诞一眼,继续说道:“要是什么仗都要由飞天军来打,其他军种该有意见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圣上,飞天军也有办法对付的么?”王雄诞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从古到今都没有无敌军种,飞天军也不是无敌的存在,要破解它的办法其实也很多。”
飞天神舟实际上就是热气球的原始版本,气球虽用兽皮代替,但是在煤炭烧烤之下变得十分脆弱,不说大弩的弩箭就能把它射破,很多时候自己就把自己给点了,而且造价十分昂贵,沿途飞行的耗损也不低,这也是杨侗没有大规模制造的原因所在。不过当着这么多人,他不能揭自家之短。
“不用飞天军,那么只能出城设伏了,只是时间比较紧凑,而且我军对于周围的道路、地形也不是很熟悉,仓促部署军队恐怕让人看出端倪。”杨侗说到这里,把目光看向了默默思索的房玄龄,问道:“玄龄可有破敌良策?”
“圣上!”房玄龄拱手一礼:“微臣认为与其贸然出城设伏,不如就在葭萌关设伏。”
杨侗一听这话,大致明白了房玄龄的意思,问道:“葭萌关设伏可行吗?”
“可行。”房玄龄说道:“首先,段元哲尚未知道葭萌关失守;其次,关城之北的道路,左右两侧尽是悬崖峭壁,我们可以让人在两侧悬崖峭壁布置滚木礌石,待那段元哲过关之后,立刻发起猛烈攻势。”
杨侗稍微想了一下,便有了决断,下令道:“谢映登率领一军于前方断唐军去路;王雄诞和程处默,你二人各领一支人马伏于左右两侧,待那唐军大乱之时,伏兵尽出,务必在第一时间击杀段元哲。”
“喏。”谢映登、王雄诞、程处默欣喜应命,各自前去部署。
……
段元哲抵达葭萌关已是五天以后,因为他的军队在梓潼关挡了三天时间,所以段元哲这一次派人带着印信提前来通知葭萌关守军开关放行。
这也省了杨侗再找理由和借口,要是两道险关守将都出了问题,难免会惹人生疑,虽然死掉的夏侯询已经不可能出去迎接段元哲,但葭萌关却是城门大开,城中将士该干嘛照样干嘛,和平时一般无二,这也让段元哲只是腹诽夏侯询不懂礼数。
他和夏侯询都是李世民的老部下了,深受李世民信任,彼此之间关系也好,也因夏侯询不来见面一事,段元哲倒是没有半点怀疑,再怎么说,老熟人之间的一些虚礼可有可无,夏侯询现在去勘察地形也符合他的性情。
穿越之民国崛起 云下飞雪
大军顺着官道径自出城,后军刚出城门,就见到城门轰然关闭,紧接着一支响箭带着撕裂空气的尖锐啸声射向天空,尖利的啸声远远传开了出去。
走在军前的段元哲闻声回头,正看到葭萌关城门紧紧关闭,心中不由一紧,但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听到隆隆巨响,无数滚木礌石从两边的悬崖滚滚而落。
葭萌关北是一处峡谷,关城正好卡在峡谷中央,此刻后路被断,除了往前冲之外,唐军连躲避的地方都没有。
一枚枚磨盘大小的山石、一根根粗如柱子的圆木发出轰隆隆的声音,从天而降,下方的唐军将士慌乱躲避,但这么多人挤在一起,哪有躲避余地?
段元哲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石块砸落,满天飞卷的尘土中,有无数锋利碎石飞溅四射,犹如一枚枚细小的利簇一般射穿无数唐军将士的身体。
仅只片刻时间,葭萌关前的土地已被鲜血染红,无数唐军士兵被砸的血肉模糊,一些倒霉的士兵甚至被直接砸成肉泥,更有不少士兵倒在地上。
刹那之间,一派人间地狱的景象出现在了关北峡谷,整条官道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周围的唐军士兵四处躲藏,两侧悬崖出现大量弓箭手,开始居高临下的对着混乱唐军倾泻箭矢。
段元哲骇然的看着这一幕,脸颊被一枚飞溅的碎划破一道长长的血痕,但和心中的震惊相比,脸上伤口的疼痛并不能掩盖他心中的惊骇。他豁然回首,目光愤火的看向葭萌关,愤怒的咆哮道:“该死的夏侯询,你到底想做什么?”
段元哲的怒吼声犹如讯号一般,不等话音落下,便听到远处平缓一些的山峦后突然一阵号角之声,两支精悍的人马齐齐杀出,扑向混乱不堪的唐军士兵。
“隋军?”看到杀出的伏兵装束,段元哲面如土色,他知道葭萌关在唐军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已被隋军拿下了,甚至极有可能是夏侯询投敌叛变,把这大唐门户献给了隋军,以作晋升之功。
“大家休要慌乱,通通集结御敌!”看着混乱奔逃的众多将士,拎着长枪的段元哲怒喝连连,企图把散落周围的将士召集起来,至于夏侯询是否投敌,此时已经不重要了,先解决眼有难关才是关键。
下令之间,王雄诞、程处默各领一支人马,高喊着“降者不杀”的口号齐齐杀来,两人犹如两把尖锐的匕首一般,将本就混乱的唐军士兵截断,使其首尾不能兼顾。
嘶喊声,凄厉的哭嚎声在葭萌关北响成一片,谢映登已从山谷之北的官道杀来,而葭萌关的城门也在此时洞开,罗士信领着一支人马踩着碎石出城,咆哮着杀向乱成一团的唐军。
许多唐军将士甚至还不知道发生何事,便被打得晕头转向,只能跟着混乱的士兵一起,如同没头苍蝇一般的乱晃着,有一些比较聪明的士兵连滚带爬的躲到角落里,丢掉兵器,跪地请降。
但更多士兵却是相互拥挤、冲撞、推搡,一些人甚至咆哮着对挡在自己面前的同袍挥下了屠刀,致使不少士兵死在了自家将士之手。
段元哲带着亲卫已经聚集起了一点人,只是在乱兵的冲撞下,根本就难以结成阵型,只能带着士兵没命往前冲,葭萌关显然已被堵死,只有往前冲才有一线生机。
人的潜能到绝境之时,最容易爆发,但见段元哲手中长枪舞得密不透风,所过之处,少有两合之敌,紧跟其后的唐军士兵眼见自家主将如此神勇,也拾起了一些士气,跟着段元哲往外冲去,如此人人拼命,倒也杀开了一条血路。
不过段元哲如此抢眼,很快就吸引了王雄诞和程处默的注意。
王雄诞让程处默率军清缴段元哲部下将士,他自己则是带着一队亲卫,拎刀向段元哲所在方向杀去。
此时一名隋军队正拦在段元哲身前,却被段元哲一枪刺倒在地,紧随而至的马蹄踩断了那军侯的大腿,接着又被随后而来的唐军一一踏过,很快就成了肉泥。
见到这一幕的王雄诞大怒,厉声喝道:“混蛋东西,竟敢如此虐杀我将士,找死。”
他这话显然很不讲理,毕竟战场之上,是你死我活的生死较量,你不杀敌,便被敌人所杀。此刻的段元哲一心逃命,哪有功夫跟王雄诞废话,眼见对方冲来,手中长枪如毒蛇一般直奔王雄诞胸膛。
此时的段元哲已被逼出潜力,这一枪刺出,倒也极为精妙,若是遇到寻常的将校,恐怕很难抵挡这闪电一枪,只可惜他遇到的是天天被杨侗和罗士信操练的王雄诞,在与这些盖世猛将的不断交手过程中,王雄诞如棉花吸水一般的吸取经验,自身的武艺、眼界和作战经验都得到了飞速进步,和降隋之前相比,判若两人。
眼见对方长枪刺来,王雄诞也不躲避,伺机一刀劈出,段元哲只觉手中枪杆一颤,随后就是一轻,骇然发现自己手中长枪已被斩断下一截。
伍 家 格格
正自惊骇间,王雄诞手中大刀一轮,第二刀已经狠狠的斩到。
段元哲不及细想,连忙将枪杆往上一顶,准备架住气势磅礴的一刀。
“嗤”的一声轻响,他的枪杆竟被王雄诞一刀斩断,刀势未消,继续朝段元哲落了下来,段元哲匆忙间将身子一仰,避开了脑袋,但锋利的刀锋却已经将他胸前铠甲斩裂,也多亏了之前的招架,卸去了王雄诞这一刀的部分力量,否则的话,就算有这铠甲保护,也难免遭到开膛破肚之下场。
“将军慢动手,段元哲愿降!”眼见王雄诞重新抡刀斩来,而段元哲已是避无可避,他面色大变的连忙大叫。
“现在才想着要投降,已经很晚了。去死吧混蛋。”王雄诞冷哼一声,刀光在段元哲惊怒的目光中掠过,人头冲天而起,关秃秃的脖子如喷泉一般,飙出一道数尺高的鲜血,阳光下显得凄艳而惊悚。
杀得一身是血的王雄诞在众多唐军士兵惊骇的目光中,冷漠的收下了大刀,凶狠的目光扫视着唐军将士,大声说道:“贼首已诛,降者不杀!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我等愿降,请将军饶命。”连主将段元哲都挂了,唐军士兵哪还有继续作战的勇气?一个二个都依言丢下手中兵器,纷纷跪地请降。
……
王雄诞指挥士兵收缴俘虏的武器,目光看向了其他几处战争,发现罗士信、谢映登、程处默的战事也都接近了尾声。
这场短暂而惨烈的战争打到这步田地,其实已经没有多少唐军士兵胆敢反抗了。所有唐军尽都惊慌失措,被凶悍的隋军将士杀得溃不成军,除了少数负隅顽抗者被一一扑杀干净,余者大多弃械投降了。
这也意味着李世民派来的一万唐军士兵已经全军覆没,连主将段元哲都已战死,这也使得北部隋军的入蜀之路被生生打通。
战争结事之后一清点,段元哲带来的一万名士兵折损了近半之多,这还是杨侗没有准备过多滚木礌石的所致,若是一直从悬崖两侧放下滚木礌石,这支唐军定然没有一人活得下去,除了死去的唐军士兵,余者大多选择了投降,至于那些已经残废了的重伤敌军士兵,则被负责清理战场隋军将士就地格杀。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隋军的举动或许十分残忍、残暴,但在这个战乱年代却是十分寻常的事情,这些重任敌军就算招降了也已没用;以后要是不管他们死活,会落下一个凶残、暴戾的恶名,要是去管他们吧,光是医治他们的费用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而且救活之后,朝廷还要花钱去养这些毫无用处、无法自给自足的人一辈子,与其在悲惨的哀号至死,倒不如一刀令其得到解脱。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