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明尊 ptt-第五十四章抖落紅纓赤焰囂鑒賞

明尊
小說推薦明尊明尊
帐中的气氛陡然变得无比凝重,众人已然看出葭月真人,着实是无法无天的性子。
以少清的门风,只要是他们认为对的事情,是决计不会退让的,但龙族也是绝不肯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将承露银盘的残片带走。
敖藏武乃是化神真人,而葭月真人不过是阴神,虽然少清剑派道法惊人,可以让葭月真人仗之与敖藏武抗衡一二,但毕竟如今仍旧是龙族势大。
若是就这么让她把人带走了,他的面子也就不用要了!
葭月真人神情漠然,只是显露一丝微微的冷笑,将自己的弟子和韩妃、何七郎护在身后,几位龙族太子也站到了敖藏武的身后!
四太子敖丁神情阴冷,目光之中闪过一丝狠毒,六太子敖己优柔寡断,神情踟躇,九太子敖壬则是微微皱眉,脸色阴晴不定……
别家或许忌惮少清,但龙宫可不怕。
只是明面之上四海龙宫之主,便有四位元神龙王,而少清的元神真仙也不过三位而已。少清固然是道门嫡传的道脉,但它们龙族也是传承太古,底蕴深厚无比的太古皇族。
只是少清历来执掌道门杀伐权柄,门中多是剑仙,乃是宁折不弯的性情,惯是以剑证道,可他们龙族却是各个享受富贵,宫中、帐下有无数美人、妖兵,数不尽的奢华用度,偌大的海域供奉一人。
有得必有失,出身便有强横血脉,天生神通,甚至不用修炼,随着年岁渐长便能自然结丹、老年成就阴神。
龙族得到了这般优越的条件,却也失去了烦恼啊!
剑争而死,少清不在乎,他们可亏大了好吗?
帐中一片寂静,一众散修旁门很有眼色的安坐在座上,不敢插手少清和龙族的争端,此时敖丁见局面僵持,忽而看到钱晨继续动着筷子,不顾场面挑拣着面前的菜肴,心中念头电转,忽地生出一条毒计来!
他长笑一声,站起身来,遥遥对着钱晨抱拳道:“哈哈哈!事发突然,竟怠慢了白鹿前辈!恕罪,恕罪!”
“前辈倒是好胃口,只是这些菜色未免太过平庸,小九行事还是不周到!来人啊!为前辈添上些好菜……”
他方才言罢,便有一位结了内丹的铁甲龙虾妖将走上前来,跪到了钱晨身前,随即拔剑斩下自己的头颅,奉到了钱晨的面前。
一点内丹带着妖魂投向敖丁身后的一面旗幡之中,化为一只张牙舞爪的虾将。
那面旗幡之上黑气缠绕,似乎有无数阴魂缠绕在幡面之上,正是一宗魔道的法宝——幽魂白骨幡!
在场之人无不色变,只为奉上一道菜,便喝令座下的妖将把肉身献出来,纵然这龙虾妖将妖气驳杂,内丹更不过是下品水准,但这般令行禁止的威严,却让人不由感慨龙族对下属控制之严。
葭月真人脸色一沉,敖丁在她面前肆无忌惮的展露魔道修为,已是让真人动怒。
只是她还记得自己的首要目的,乃是将身后那三位小辈安然带回去,虽然不知敖丁搞的什么鬼花样,但她却心知不可因盛怒而中了他的算计。
钱晨面不改色,袖中拔出一并短刀,割了一片虾肉,沾着虾脑和金齑调制的酱汁,送入口中。
幻界星辰 幻龙独舞
一股清甜在舌尖上爆发,那扑面而来的鲜味,着实胜过了前世吃过的无数日料。
结了妖丹的铁甲龙虾,肉质柔中带韧,厚厚的甲壳之下,虾肉肥美的惊人,虾脑黄更是连一丝腥气也无,配上金齑,咸鲜微辣,令人回味无穷!
钱晨微微点头开口道:“极是鲜美,几位可以都来尝尝!最妙的是,此虾乃是心甘情愿的献身,肉质之中一丝怨气也无,虽然少了些许佐料,确令虾肉的本味更加凸显……”
旁边的铁谶岛主冷冷一颤,似乎想到了钱晨沾着那绝望、哀嚎、恐惧、愤怒的佐料,大啖自己的脑浆的情形。
帐中诸多修士更是心中畏惧,在此魔看来,被生生劈杀的怨气戾气,竟然也只是他下菜的佐料吗?
无情小仙,别逃!
钱晨没有想到,自己由衷而发的一段感想,竟然惹得众人这般胡思乱想,只见他放下筷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敖丁,却听敖丁长笑道:“哈哈哈白鹿前辈真是个妙人,这些都只是开胃小菜,真正的开胃大餐还在后面呢!”
说罢,他便在耳边击掌三下。
随即便有帐外四个妖兵托着一个丈余宽的大盘奉了上来,上面用琉璃瓦罩覆盖的严严实实的。
敖丁一挥手让人掀开琉璃罩,只见两个三四岁的童子童女,被红绳简单捆缚,跪坐在餐盘之上。那两个童子雪白可爱,小脸丰腴,眉心被点了一枚朱砂痣,身上的奶香味还没散去,紧闭着双眼,似乎无知无识,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做血食,奉上餐桌。
坐在他们面前的钱晨神色微微深沉,眼中的神光微微幽暗,犹然能平静道:“太子这是何意?”
“哈哈哈!前辈平日在九幽道中,享用的血食可有我龙宫这般的精细?这两个童子根骨不凡,乃是天灵根的一副躯壳,男的是木属天灵根,女的乃是水属天灵根,作为血食来口感最为清净,更毫无秽物和杂质,乃是我龙宫用日露月华和灵药喂养长大的!不知可合前辈的心意?”
钱晨依旧端坐,看向敖丁,只见他所化的人身称得上是英气,但眉宇之间的那股戾气,却让他整个人显得凶狠了起来!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钱晨本来还奇怪,为何此人虽然血煞之气缠绕,但似乎并无生吃血食,吞噬有灵之物的血怨之气。
本以为赤獠所说的种种未必是真,还待查清楚了,再行处置!岂料……龙宫又岂会向那些邪道妖魔一般食相粗鲁,纵然是吃人,也是要精心处置了再吃!
若是这四太子享用的血食都是经过这般处理,倒还真不会有血怨之气产生。
那边葭月真人已然震怒!
她一拍桌案,飞剑已然出鞘,厉声道:“你们这些泼泥鳅也敢!”
这一回敖藏武轮到将她的剑光拦下,挥袖之间,一道真水凝聚的灵光,凝滞了剑光,在一众龙太子面前升起一道水幕,又听他平静道:“葭月真人何必动怒,那两个小儿的摸样,真人又不是看不透?”
“此乃无魂无识之躯,算不得人,不过如猪牛羊鱼一般,只是个肉食罢了!”
敖丁也长笑起身道:“葭月前辈怎么连这点皮相也看不透,这两个童子,本就是一对海外的元婴真人夫妇,拿腹中的灵胎跟我换的。我早在灵胎蕴养之际,便设下了禁制,令其魂魄不生,犹如车河一般,只是一个肉躯罢了!”
“尔等人族吃的牛羊鱼虾,犹然有魂魄,甚至还有吃蛟龙的,也没见我龙族急眼啊!”
“若说物肖其类,听闻有先天灵根人参果树所结的仙果也如人族小儿一般,却被人族的仙人们奉为珍馐,我这人果儿不也一样?只不过他那是个素的,我这是个肉的!”
敖丁眉头一挑,对着葭月真人却是有几分挑衅的神色。
钱晨扫视乐一样满座的珍馐,也淡淡道:“我吃这些鱼虾之际,也没想过它们可能生出灵识,会哭会笑……道门之辟谷,莫不是有此因?看透了万物皆有灵性,见其生而不忍见其死,如此餐风饮露,胜过龙肝凤髓?”
“说来我还真是魔性深重,纵然见其生,看见这世间万物有灵,会哭会笑的样子,却还是食指大动啊!”
旁边的敖丁并未听出钱晨这是自我剖析,只以为他是在附和自己,在旁边也是仰头大笑
“我等皆是如此,不耐他道门的那么多慈悲……”敖丁伸手相请道:“说起来这对灵胎人果儿,乃是孤手下最好的一对了!正该献给前辈……请!”
此时钱晨已经明了此人的算计,无论是顾忌天庭也好,小心道门监察也罢!
这些龙族偷着生吞一两个活人倒是小事,明目张胆的以人为宴,却是不敢的。因此转转磨磨炮制了这无魂的灵胎出来,按照神道的法理,没有魂魄便不是生灵,而是草木那般有灵无识之物。
纵然官司打到天庭去,龙族也有分说的借口。
而自己这位‘九幽道老魔’更是无所顾忌了!依着他先前暴露的性情,绝不会顾忌葭月真人,当场大啖灵胎,葭月真人见得魔头吃人,不当场炸了才是怪事。
届时,龙族与她的矛盾还在其次,首先要跟自己这个‘魔头’不死不休!
毒欢
这般算计,狠毒之中透着精妙,今日若真是个老魔头在此,敖藏武下手暗助那老魔头杀了葭月真人,少清剑派纵然想要报复,也得把帐算到九幽道身上!至于九幽魔道?他们还怕招惹少清吗?‘自己’助九幽道和龙族加深关系,又杀了一位少清的真传。
回去之后,非但无过,反而有功!
这个敖丁表面上冲动鲁莽,实则真是个魔道种子,腹中一肚子的狠毒心肠。钱晨右手缓缓探入袖中,神色微微下垂,心中已如寒冰一般森然。
他眼中一道寒光闪过,透着一股并不炽烈,但却坚定的无可违逆的杀意。
他不再理会什么,而是径自走下座,一步一步向帐中走去,来到两个童子面前,伸手将他们抱起,此时白鹿已经通灵而来,钱晨将两个童子灵胎,放在了白鹿的背上,随着白鹿回首,用两只如玉的黄角,托起两个童子的小手。
许是本能,又许是天灵根的躯壳自有一股灵性,两个童子童女小手抓伸,握住了鹿角。
敖丁看到钱晨起身便有一些疑惑,又见他明目张胆的走向灵胎,葭月真人却还全无反应,待见到钱晨扶着两小儿坐上白鹿,已然感觉不妥,但只道是此魔竟是不敢招惹少清不成?
迟疑之中,却见钱晨一拍白鹿,道:“去罢!躲得远一点,不要伤着他们了!”
葭月真人长身而起,一弹长剑道:“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
昔年大唐之世,钱晨以此诗吟送燕殊!
钱晨见得白鹿奔出帐外,一道灵光顷刻远去,才不紧不慢缓缓转身,与葭月真人一同面向帐上的诸多龙族。敖藏武心中一警,刚刚握住手中的八棱铜锤,便见钱晨伸手向身后一挥,无数火焰犹从他袖中飞散而出,在他的手上,渐渐凝聚一柄暗红的长枪。
长枪的红缨似火飘扬,枪尖乃是无穷真火汇聚的一点金红神光!
钱晨身着道袍,手中的长枪却斜指身侧,眉宇之间,漠然如神,他扫视众人一眼,缓缓开口道:“尔等,皆罪无可恕!”
他心中越是盛怒,表情却反而越发平静,只是将那一团怒火化入手中的长枪!
嗡,朱雀火尖枪在钱晨手中一转,红缨抖落出一朵盛放的红莲业火……
丝丝缕缕的业火转眼间化为一团真火旋转的风暴,枪尖在那无数飞腾的火焰之中,陡然刺出,点在了敖藏武举起的铜锤之上。
枪身弯曲成一把大弓,随即猛然崩直,将铜锤挑起!
葭月真人身剑合一,化为一道剑光随即斩入水幕之中。
剑光斩破虚空,枪尖刺破水幕,剑光枪芒交织之间,化为无尽的杀意……朝着殿上的所有真龙而去。敖丁面色剧变,神情之中几乎不可置信,九幽道的魔头,竟然和少清剑派联手,这谁敢信?
剑意枪势侵略如火,极是嚣狂!
在所有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周围海潮已经无声无息,环绕着这片珊瑚海旋转起来。
那滔天海水渐渐转动,积蓄的大势,以钱晨的身躯为轴,汇聚在了长枪之上,枪身被这亿万钧海水带动的巨力旋转,以枪身的弹性将巨力积蓄,枪尖汇聚真火最为狂暴的力量,以无匹的姿态,朝着敖藏武刺去!
两只以深海混铜精铸造的八棱铜锤被这股巨力崩开,敖藏武面色惨变,施展了平生的力气,现出了半个原型,化为一只半人半蛟的丈八法相,才勉力挡下这一枪。
但他的双锤也被崩飞,整个人滑出数十步,虎口崩裂,金色的鲜血长流,浑身的龙鳞都倒竖了起来,颌下的一枚鳞片更是被喷张的血脉激发立起,呈逆鳞的状态!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