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緣定你笔趣-第二百三十九章 自選陣營讀書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接下来详谈婚礼的事情司华悦不想参与,她急于回自己的房间去清净下,理理头绪。
经过二楼的时候,她发现褚美琴卧室门虽关着,但一线微弱的灯光从门下缝隙透出来。
她想过去敲敲门看是不是她老爹在里面,可一想不对,如果司文俊真在的话,不会让褚美琴一个人独自面对那群人。
这可不是司文俊一贯的作风,印象中,他历来都是站在褚美琴的身前,替她遮风挡雨。
洗漱更衣爬上床已经快要天亮了,她给手机定时六点,这才不管不顾地沉入梦乡。
手机振动声将她吵醒,感觉刚睡没多会儿。
到点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眼,居然是李翔的电话。
而此时刚过凌晨五点。
她强打精神接通电话,喂了声,那边却不说话,再喂,挂了。
搞什么鬼?打电话不说话,扰人清梦,她将电话回拨过去,对方却拒接。
将手机丢回枕边,她再次躺回去,迷瞪着刚入睡,手机再次振动,她在心里哀嚎了声。
是微信电话,一看,又是李翔的,语音呼叫。
点接通,她囔着鼻音问:“你干嘛呀?一大早地打电话不说话,现在又打微信语音电话。我……”才睡了一个小时的觉。
不及她说完话,对方挂断。
这会儿让她睡也睡不着了,这不折腾人吗?她回拨过去,对方依然拒接。
有病啊?!她冲着电话骂了句,感觉不解恨,遂发了个语音过去,“我要结婚了,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等了会儿,没想到李翔居然给她回复了一条几近相似的信息,“我也要结婚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司华悦呆住了,对着手机自语道:“我说的是气话,你居然当真?”
点呼叫,拒接,拨打手机号码,依然拒接。
她不死心,再打,嘟嘟嘟的盲音提醒她,对方已经将她的手机号码拉黑。
这是来真的了?
仰躺到床上,司华悦安慰自己说,一定是李翔的朋友在恶作剧。
想起来褚美琴曾在她十九岁生日时送给她一条铂金项链。
起身走到旁边的书房,打开镶嵌在墙壁里的保险柜,翻了翻,还在。
将下面的吊坠取下来,把李翔给她的钻石戒指套到项链上。
戒指上的钻与项链原有吊坠上的钻对比,犹如绿豆对大枣,但司华悦却毫不怜惜地将“大枣”随手丢进保险柜里继续沉眠。
到镜子前照了下,项链比正常的锁骨链要长一些,铂金链配上铂金戒指吊坠,使她的脖颈看起来愈发白皙细长。
抚摸着吊坠内圈里的“YX”,司华悦忍不住又回想起在游艇的那晚。
那晚的李翔是她见过的最温柔的男人,也是第一个向她发起求婚并给她送戒指的男人。
人生的第一次或者第一个总是让人难以忘怀。
边杰虽说是初恋,却抵不上李翔这个第一个求婚的男人在她心里的地位。
更何况他们俩曾在苍林寺、监狱同生共死过。
尽管他现在身份和行踪成谜,但她依然企盼他们俩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来到门前,拉开门往外探头看了眼,客厅的大灯是灭的,那些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
手机振动,这会儿才是闹铃声。
按停后,她伸了个懒腰,刚准备起身去洗手间洗漱,却听到一阵熟悉的上楼的脚步声。
褚美琴推门走了进来,“醒了?”
娘俩都顶着青眼圈,褚美琴也是一夜未眠,隐约听到楼上有声音,知道司华悦醒了,便强打精神来找她。
看着司华悦一头乱蓬蓬的短发,褚美琴皱了下眉头,“头发别再剪了,留起来吧。”
说着她坐到窗帘旁的沙发里。
“甄本我和你爸都见过,我们对他的印象还不错。”褚美琴开门见山地说。
司华悦没有说话,默然地坐到褚美琴的斜对面,等待褚美琴解释要她嫁给甄本的原因。
“为了留在这里,他连国籍都改了。”见司华悦没有任何回应,褚美琴只得继续往下说。
“你十年前的那桩案子最高院正在准备发回重审,如果在这期间你再因为别的事情节外生枝,非但洗脱不了你十年前的冤情,恐怕还要被重判。”
这个道理无需褚美琴提醒,司华悦非常明白,但她却并不像余小玲那般迫切地想改判无罪。
十年的青春已经逝去,改不改判的,顶多就是个人档案里的一笔附加项,她早已看淡。
不都说没有爱的婚姻就是一所监狱吗?
如果仅是因为这件事情就让她把一生的幸福给搭进去,那她宁肯选择坐牢,好歹在真正的监狱里有她昔日的狱友。
俘虏黑暗天使 安悠韵
察觉到司华悦神情中的不屑,褚美琴暗自叹了口气。
“等将来你有了自己的孩子就会知道,你的那段黑历史对家人的影响有多大。”
这个问题司华悦也有想过,但没有深思过。
儿孙自有儿孙福,难不成那些跟她一样坐过牢的人,后辈德行再怎么出色,都不能尽忠报国了?
“你今天在楼下也见识过了,甄本的家人并不赞成这桩婚事,以他们的身份来咱们家求嫁,也算是奇葩了。”
褚美琴知道,如果不是因为甄本以死相逼,驻申大使馆的大使和夫人怎么可能会甘心把儿子送给他们司家?
“你爸他并不同意这桩婚事,因为他不希望咱们司家的血统跟一外国人混杂,可……”她并不在意。
褚美琴欲言又止,见司华悦终于有了反应,抬头看过来,她这才接着往下讲。
“眼下我不明白甄本到底倾心的是你的人还是你这一身的武术,虽然我相信有一见钟情,但我不相信会发生在你身上。”
褚美琴作为一个母亲,能说出这番话,表明她很了解自己的女儿。
司华悦不是一个花瓶,也不是一个温婉的女孩,而是一个女汉子,还是打不败的那种。
实话总是让人扎心。
司华悦此刻的脸上就已经浮现出一丝不满,什么叫不会发生在她身上?
她就那么差劲?
看了眼司华悦脖颈上的项链,褚美琴转移话题问:“这项链是我送你的那条?”
司华悦不喜欢戴首饰,褚美琴只送过她一条项链、一块手表。
项链是在她十九岁生日的那一天送的,手表是她出狱的那一天送的。
手表她倒是一直戴在手腕上,时刻不离身,那条价值连城的项链却被她丢弃在保险柜里。
褚美琴认得链子上的纹路,因为当初是她亲自找人定制的。
可吊坠呢?怎么变成一枚戒指了?
那颗淡蓝色的“库利南”是钻石中的极品,就跟司华悦的重机一样,不是谁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司华悦抬手握住那枚戒指,暗恼自己怎么选这么个时候佩戴。
“谁送你的戒指?给我看看。”褚美琴可不认为司华悦会自己去买首饰。
三十年不戴首饰的人,突然戴上封存了十一年的项链,吊坠还给换了,不是对她很重要的人,她绝不会改了性情。
司华悦本能下想拒绝,可她很清楚,如果真那样做的话,小事就会变成大事,褚美琴绝不会跟她善罢甘休。
“YX”随便她猜去吧,大不了不承认就是了。
看着司华悦动作笨拙地废了好一番力气才将项链搭扣解开并摘下来,褚美琴真有些哭笑不得。
这哪有个女孩子的样儿?
接过项链,果然就是她当年送她的那一条。
将戒指从链子上滑下来,捏着外圈翻看了下。
褚美琴这个过来人怎么会看不出这是一枚求婚戒指,她对上面那颗连半克拉都不足的小石头嗤之以鼻。
抠成这程度还想娶他们司家的女儿?
刚准备将戒指套回项链上,她见到内圈里似乎刻着字。
凑近了一看,嗯?YX?
司华悦出狱近一年来的行踪和交往的人她都了如指掌,将所有那些有可能会送戒指给司华悦的人的名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最终锁定了李翔。
边杰不是,甄本不是,起先她觉得有可能是顾颐,因为第一个字母是Y,可X怎么解释?
只有李翔能对上号。
也只有李翔会这么抠,送块米粒大的小石头就想把人给拐回家当媳妇。
一直在留意观察着褚美琴的表情变化,司华悦知道她已经猜到了答案。
为了转移她老母的注意力,她将话题移回婚事上。
“妈,你跟甄本他爸签的卖身契里写的什么内容?”
果然奏效,褚美琴一听“卖身契”三个字,瞬间瞪大了眼睛,反问:“谁跟你说的,我和尤尔根签了卖身契?卖谁?你还是甄本?”
“顾子健跟我说的,当然是把甄本卖给咱们家了。”司华悦对顾子健没啥好印象,不出卖他出卖谁?
“顾……”褚美琴从鼻孔里喷出一个冷哼,道:“没有的事!”
“妈你真要让甄本当咱们家的上门女婿?”司华悦继续追问。
“如果他没有中毒的话,或许现在已经开始操办你们俩的婚事了。”褚美琴说。
风流天师
抢在司华悦发作前,她补充了句:“眼下他还在疾控中心里住院观察,听说还要一个多月才能出来。”
一个月就出来了?
同样是中毒,仲安妮一直拖了近四个月才被允许离开。
或许是中的毒不一样吧,她想。
“甄本是个善良的孩子,你知道他救下的那只猫就是当初救了顾颐一条命的猫吗?”
褚美琴摇摇头,暗忖,缘分么?
“啊?!”竟然有这种巧合的事?司华悦有些啼笑皆非,猫救顾颐一命,甄本救猫一命,他们仨这缘分可真不浅。
“就因为这个,你想让我和他结婚?”司华悦问。
她严重怀疑当时在客厅当着甄本家人的面时,褚美琴给她的那个暗示的眼神,真的是她的错觉。
“口头上定的结婚时间是在国庆节,这还有接近五个月的时间。如果在这期间你有办法让甄本看清他对你是真感情而非冲动,我们再议。”
默了默,褚美琴望进司华悦的眼睛,郑重其事地嘱咐道:“这件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而且在这之前,你最好不要跟别的男人有说不清的关系。”
说完,褚美琴起身,将项链丢到司华悦怀里,攥着戒指往外走,“这枚戒指我先帮你收着。”
“妈,你倒是说明白呀,只许成功,是成功让他爱上我,还是让他主动离开我?”
“我想让他进咱家门,你爸不愿意,两个阵营,你自己选吧!”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