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小說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八百九十九章 那殿初啓即生事閲讀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封印小点点其实对阿烛来说影响不大,她就算不使用神灵之力和星空般的源气,也有极为纯正的源气可使用。但当她用生灵之气将小点点包裹起来时,一股神秘的波动扩散,直接穿透阿烛的身体,令其愣在星空中,顿时不知所措。
究竟发生了什么?阿烛看似已解决问题,不会受到小点点的影响,但他成年后究竟会怎么变却难得知,也不知为何。因此,当其在床上醒来时,依旧迷迷瞪瞪,不知自己这样,是对还是不对。
夏萧和阿烛分享着刚知道的事,前者惊讶于小点点的反应,后者不解,前辈为何会看到那样的预言场面。但他们对视时,皆思考起究竟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前辈。
若承认,估计会变得很麻烦。若不承认,恐怕风声走露,或今后有事发生,责任便全在阿烛身上。
出于对阿烛的考虑,夏萧其实并不想将太多事公诸于世,但他考虑到今后,还是要将此事告知前辈才是。之前拒绝,现在又承认,这样的反差令阿烛有些不好意思,那夏萧便去和前辈独聊。
若不是荒殿在夕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夏萧也不会如此,但就算自损些面子,也要将事情解决清楚,免得夜长梦多。其实阿烛对此事的态度有些想逃避,但夏萧冲在她前头,自己和前辈交谈,她岂会畏惧?
黑道腾龙 木鱼打和尚
过了大概两个时辰,夏萧才重回小殿。虽然只隔了一扇门,但阿烛有些羞怯,没有出去见前辈,只夏萧一人去,此时又一人回。
“前辈怎么说?”
“我为前辈讲解了星洋的具体来历,他也不知怎么做,只是让我们注意。若今后他想冲破你的控制,一定要小心。”
“这么简单?”
相比满脸忧郁的阿烛,夏萧含笑点头。之前拒绝,现在承认是因为阿烛害怕,一个女孩子,遇到些事本就慌张,再加上她体内契约兽的阻拦,便没有承认。夏萧这般解释,至于自己,便死不要脸的说,阿烛都摇头了,定是有原因,自己便没有承认。
前辈那里倒是应付过去,但夏萧想知道阿烛之前反应的因果,阿烛便说:
“星洋情绪不稳,身体也产生大量龟裂,其中力量很强。我问了半天,他才说自己要蜕变为成年期。但他让我将其封印,我便用神灵之力阻隔了我和他的联系,且将其包裹,立于灵契空间。”
“看来他也察觉到了一些事,只是没说。如此来看,此事比我们想得要麻烦。”
“但他短时间内无法主动突破封印,就怕力量变强,强到我都牵制不住,且能挣脱灵契。”
灵契由语尚言创建,也有极限,被挣破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但那样一来,不知对阿烛的伤害多些,还是对星洋。夏萧希望是对后者,理论来说,他挣破灵契,受到影响最多的也应该是他,但就怕出现意外。
阿烛现在是神,灵契只是凡物,但它的奇妙之处就在于能随签署灵契的双方而变,所谓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到时产生的力量有多强,如今还不知道。但夏萧觉得星洋再强,都不可能吞掉夕曙,毕竟有阿烛在,她可是能召唤出夕曙意识的人。
这么一想倒也没错,可多想无用,夏萧便安慰起阿烛,令其能小憩一会,且坐在床边。其实就算星洋会带来很大的动静,只要夏萧在其之前达到十六重即可。这句话说得简单,但夏萧的修行速度的确不慢,当即便盘坐于地,开始吸收天地源气,充盈自身。
若是能在天宫灵泉中反复修行,夏萧的实力肯定能增长很快,但那等地方并非想进就进。夏萧心生几个坏点子,想着下次还得找机会再去一次。在其静心,快速朝东北而去时,灵初城中,却没有他们想得那么安宁。
老 納
荒殿的规模一再扩大,本是好事,但此时门前,多了两位意气风发,目露凶煞之气的青年。两位青年一个身穿素衣,一个身穿红袍,皆目光霸道,似有事寻来。此时,他们站在荒殿门口,叫嚣道:
“荒殿殿主,还请出来!”
当前的荒殿已有不少房屋宫门,皆为石白色,很是阔气,更似高四周建筑一等。但站在正门口且这般狂妄的人却不多见。自荒殿建立以来,还从未有过敢叫嚣的人,但这二位,并非饭桶怂包,见有人来,未后退半步也未过激出手。
“我家殿主正忙碌于招收第一批弟子,二位可有什么事?若有急事,在下可带话,也可带你们进去见殿主。”
所来之人乃笛木利,此时看着二人,不禁感叹。这夕曙世界果真卧虎藏龙,光是两位小辈,便有超乎自己的实力。他只是八重,但在大荒已能呼风唤雨,可在夕曙却怎么看都属没用的那种人。他所来已久,就是没改掉用大荒和夕曙对比的臭毛病,现在暗叹一声,不敢轻视二人。
“我们乃弑昊门弟子,此行来,是为了问荒殿殿主一些事,还请殿主能露个脸。”
荒殿外,很快聚集不少人,令笛木利瞥了一眼,不禁问:
“不能进去说?”
“你家殿主和我家门主恐怕有些过节,我们还是不进去了,免得节外生枝,传出去被人笑话。”
无疑,这两人便是那日在天宫见着语尚言三人的弑昊门弟子。他们受大师兄之托,一定要找到这三人的下落,且找到师父为何反应那么激烈的原因。因此,他们离开天宫后,四处打听有无两女一男的组合崭露头角。
这么找本是大海捞针,但语尚言三人的风头太盛,令他们很快便找到。这年头,从以下世界来到夕曙的很多,但能引起重视的却少之又少。像语尚言三人这种,简直就是万中无一,他们很快锁定,还在灵初城中收集到关于他们不少的消息,确定他们被天宫评估过资质。
灵初城本是个靠矿脉起家的小城,其中没什么达官贵族,但现在皆因荒殿而红,因此无比热闹,关于荒殿的事,也源源不断的告知外来人。就这般,弑昊门两位弟子轻而易举的站在此处,趁师父还没找到自己来调查一些事。
從前 有 座 靈 劍 山
他们这么坚定,倒是难住了笛木利,他背后的殿门紧闭,自然不想让步,语气稍冷,道:
“既然是大门派的人,自然懂得礼数,此时这样,是否有些无礼?”
语尚言这么一问,倒是惹恼年轻气盛的二人,身穿红袍的男子当即冷哼一声,道:
“家师为人正直,作风正派,见到你荒殿殿主却不禁失态痛苦,想必定有些隐情。今天我们不踏入他人屋檐下,只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还请殿主赐教。”
“你们师父尊姓大名?”
“弑昊门门主——唐伯恩!”
笛木利是知道弑昊门的,来到夕曙后,人级势力可以不知,地级实力还是得熟记于心,今后也好做事。但远在南部的势力,此时找到东北角来,能有什么仇什么怨?他皱眉不知,但劝道:
“无论为了什么,无论我家殿主和你家门主有什么过往,都不能让他人见了笑话,否则丢人的,不是我们荒殿,而是你弑昊门。”
冷漠下的杀意
笛木利说罢,侧身做一个请的手势,道:
“还请进!”
“二师兄?进吗?”
身穿素衣的男子名为刘昂,红袍男子姓唐名龙,此时虽有怒气,但也不失理智,在他人的地盘这么闹,显然不是明智之举,便开口道:
“进!”
笛木利见固执二人终于愿进殿,转身便踏上台阶,朝殿中走去。什么事不能在殿里说?非要在外面嚷嚷?不过还不等唐龙和刘昂走上台阶,殿门自开,其中走出一女,令笛木利正想开口诉说此时情况,却在后者随意扇手的动作下站到一边。
三界供应商
当前,荒殿已被语尚言成功掌握,至于三万年前的事,她也告知十一人,以此洗清自己身上的污渍,加强统治。但有些没说,比如和这弑昊门的恩怨,但不止语尚言,整个荒殿的人很快都会得知。
语尚言身穿湛蓝色冰袍,其上有五行也有魔纹,将其诠释的淋漓尽致,也令她这个殿主看起来名不副实,极具威严。脚步一停,语尚言语气冰冷,令唐龙和刘昂对视一眼,当即停在台阶上。
“既然不想进,就不要进,何需请?”
语尚言说时,瞪一眼笛木利,令其皱眉,也令唐龙和刘昂下意识的后退几步。面对强者就是这般,气都喘不上来,此时更紧张的连连后退。可俩师兄弟看一眼这殿主,确定就是那天在天宫见到的女人。
如果抛开仇恨不算,他们也会因语尚言的姣好面容将其记住,就是此时没心思欣赏,反而满脸敌意。
刘昂是小师弟,此时勇气不足,不等他开口,二师兄唐龙便以质问的语气发声,扳回一局。
“你和我家师父有何恩怨?”
唐龙和刘昂一样,瞳孔中皆有畏惧,但必须将事情弄清楚。可语尚言语气不屑,蔑视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